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梁飛請罪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梁飛請罪

有了天眼聖魂的加持,秦朗的感知力變得更加恐怖。

老者五臟六腑之內的那種神秘能力,再也沒有辦法阻擋秦朗的探查。

在秦朗的神識進入到老者五臟六腑之後的一剎那,秦朗有一種恍惚的感覺。

沒有想像當中的那種被寒毒肆虐的景象,在這裏彷彿是一片被祝福的凈土一般。

「這股氣息,有點熟悉。」

秦朗皺着眉頭,思索著在哪裏見過這股氣息,但是也僅僅只是感覺熟悉而已,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之前在哪裏感受到過同樣的氣息。

雖然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但是現在可以確定的是,老者體內的寒毒,已經完全被清理乾淨了。

秦朗收回自己的神識,又再次運轉自己的神力,幫助老者恢復經脈和身體。

梁雄在閣樓之外,焦急的心情,讓他一直圍着閣樓打轉。

此時距離自己出來,已經過了快兩個時辰了,但是屋內依舊沒有動靜。

秦朗說過,治療的過程需要兩個時辰,越是接近這個時間,梁雄的心理就越加的緊張起來。

閣樓之內,依舊散發着絲絲的寒意,在外界根本無法感知到閣樓內的變化。

梁雄不敢去打擾秦朗,只能一個人守在外邊,腦海之中,思慮著一會可能出現的任何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雷霆谷的一眾長老,還有少宗主梁飛,都趕到了閣樓之前。

此時梁飛已經知道了,自己調戲的女孩,身份對於雷霆谷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所以梁飛一臉的愧疚,走到梁雄面前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被梁雄擺了擺手,制止了梁飛的話,梁雄嘆息一聲,開口說道:

「現在什麼都不要說,過會聖子出來之後,你親自向聖子賠罪。無論聖子怎麼罰你,你都不能有一點怨言,你明白了嗎?」

梁飛點了點頭,做錯了事情,接受懲罰也是無可厚非,梁飛自然不會逃避。

其餘的雷霆谷長老們,也都是沉默不語,等待着最終的結果。

「梁宗主,你們可以進來了。」

就在眾人糾結的時候,閣樓內傳來了秦朗的聲音,而隨着秦朗的話音落下,閣樓內的寒意也瞬間消失。

原來,在秦朗逼出寒毒的時候,那些寒毒順着老者的手指,全部流到了閣樓內,所以閣樓內的寒意才會更加明顯。

在秦朗為老者調理完身體之後,秦朗也順手將這些寒毒收了起來,以便有時間了研究一下這些寒毒的來歷。

梁雄等人感受到寒意的消失,心中有所期待,但是還不敢確定秦朗是否成功,所以只能心情既期待,又忐忑的向著閣樓上走去。

進入二樓之後,梁雄首先看到的就是,秦朗臉色有些煞白的坐在椅子上,自顧自的喝着茶水,而自己的師叔祖,則是盤膝坐在床上,身上隱隱有神力波動。

此時的師叔祖,雖然臉色還有點難看,但是已經恢復了一些血氣,看起來情況好了不少。

但是梁雄不敢確定,小心的開口向秦朗問道:

「聖子,我家師叔祖,現在情況如何了?」

秦朗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寒毒已經祛除,而且說不定你家師叔祖,還會因禍得福,也說不定。」

秦朗的話,讓梁雄忍不住大喜過望。

只要自家師叔祖能夠醒來,那麼雷霆谷的危機就能暫時化解,至於秦朗所說的因禍得福,梁雄卻並沒有那麼在意,師叔祖能醒來就謝天謝地了,其他的,梁雄不敢過多奢求。

秦朗擺了擺手,開口對梁雄說道:

「他現在正在調息自己的身體,我再給你一份丹藥清單,你去取來,幫你家師叔祖調養好了身體之後,說不定他的實力能夠再次提升一重或者兩重。」

秦朗說完,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宣紙,遞給了梁雄。

梁雄接過宣紙之後,查看起來,裏邊記載的神丹都算不得名貴,雷霆谷應該能拿的出來,一想到秦朗說師叔祖不但身體能夠痊癒,還能再次晉陞,梁雄此時的心情更加激動起來。

梁雄將宣紙遞給藏寶閣的長老,讓其現在就將神丹取來,藏寶閣長老不敢怠慢,立刻去辦。

其餘的雷霆谷長老,也都聽到了這個消息,心裏也是開心不已。

梁雄帶着眾人,一齊向秦朗行禮道謝:

「多謝聖子出手,聖子真乃我雷霆谷再生之父母呀!」

秦朗擺了擺手,現在還不是客套的時候,因為剛才發生的一件事情,讓秦朗一直耿耿於懷,但是又不好直接開口詢問,便開口說道:

「梁宗主,剛才你似乎有話要對我說,是雷霆谷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梁雄聽到秦朗的詢問,臉色變得有些尷尬起來,這時候梁飛突然跪倒在地,對秦朗說道:

「聖子明鑒,是小人一時糊塗,衝撞了聖女,請聖子責罰!」

梁飛看到秦朗居然能夠治好師叔祖爺的寒毒,心裏對於秦朗早就已經感恩的五體投地,想起自己所做的事情,梁飛羞愧的無地自容,所以只能率先跪倒地上,希望秦朗責罰了自己之後,能夠開恩不連累到雷霆谷。

「衝撞了聖女?」

秦朗身上的殺意一閃而逝,可是僅僅是這一瞬間的時間,就讓梁飛猶如經歷了生死輪迴一般,背後的衣服,也全部被冷汗所浸濕了。

梁飛更加驚訝於秦朗的實力,大家都是神者境一重,但是秦朗卻僅憑泄露的一點殺意,就讓自己猶如化身為大海中的一葉孤舟一般,隨時都有可能在這片殺意之中被淹沒。

秦朗聽到梁飛居然敢衝撞到唐心然,心中當然會有殺意,但是想起來以唐心然的實力,梁飛應該做不了什麼,所以才收回自己的殺意,決定先將事情問清楚再說。

但是秦朗也不會直接去質問梁飛,而是悄悄的與唐心然傳音問道:

「心然,剛才發生了什麼?」

唐心然知道秦朗所問何事,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秦朗。

秦朗對於發生的事情,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按理來說,梁飛並沒有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而且對於唐心然也是一直很有禮貌。

錯也是錯在,梁飛耀武揚威,找錯了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魂丹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魂丹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梁飛請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