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悄悄告訴我之所以不更新是因為玩遊戲(小聲)

34.悄悄告訴我之所以不更新是因為玩遊戲(小聲)

牧蘇嘴唇微動,讓只有透明橋和觀眾聽得到的聲音小聲嘟囔。

「幫我把這些玩家的名字記下來。」

牧蘇從來就不是個大度的人。

老師輕咦,覺得這一幕很有趣。起碼比打盹有趣。

「老師你都看到了。」墮星海靈攤起手掌。「大部分同學只是覺得舉手很麻煩而已。」

牧蘇眸中黑瞳漸漸變得銳利,他輕聲道:「你是要找我的麻煩咯?」

墮星海靈沒有說話,帶着笑意的小臉仿若寫有四個字。

是又怎樣。

短暫對視,牧蘇一收目光,帶着微笑對老師說:「老師,對不起隱瞞了你這麼久,其實……我是精靈族的木之精靈。我可以聽懂草木們的聲音。」

話音落下,他做作側耳貼上講桌,闔眸一副認真傾聽的神情。玩家們一臉愕然之中牧蘇保持這種姿勢十幾秒,忽然深吸一口氣站起,與其輕快道:「它們說贊成我當班長。」

牧蘇浮現一抹自信對老師道:「現在哪怕全班不投票也不要緊,算上這張講桌,我……比半數多出一票。」

學生們一陣驚呼,這麼不要臉的辦法牧蘇居然也會用。

「這麼看來你的確適合做班長。」老師若有所思。「不過你能告訴我班長是什麼嗎?」

重點是他居然被牧蘇說動了。

「咦?」牧蘇此時輕咦一聲,轉看向墮星海靈:「原來這位同學不知道什麼是班長就來反對啊?不了解事情真相就跳出來反對……是不是有些不妥當啊?亦或是說……你知道的比我們都多一些?」

教室玩家們屏住呼吸,牧蘇的報復要開始了嗎……

恍惚間他們看到血流成河的一幕。

墮星海靈微怔,不慌不忙回答道:「只是類推而已,就像隊長或是鎮長。」

他做過調查,望海崖存在這兩個名詞。

透明橋:這傢伙積分排行146名,不是普通玩家。

「那說明他和我的差距是141個人。」牧蘇自負輕聲道,環視教室語氣一轉。

「班長需要做的不只是領導能力,還有帶頭和激勵學生的作用。而正好,我就具有以上所有特徵。」

他並不需要學生的認同,甚至不需要理會墮星海靈的針對。因為只要老師答應,他的班長身份便算坐實了。

雖然當班長這事毫無意義,只是牧蘇單純的抽風。但高人一等總歸更令人舒坦。

尤其是半路跳出個不知死活熊孩子的情況下。

「就比如大部分學生都沒有的勇氣。我們……」

說到這時牧蘇忽然一頓,扭頭問老師:「我可以講故事嗎?一個關於勇氣的故事。」

老師撐著腦袋,抬手向前一伸,示意隨便牧蘇怎麼說。

君莫笑汗毛倒豎。

一個副本兩個故事!

牧蘇是想滅絕人類嗎!

透明橋也有點忍受不了,評論道:你能不能有一點下限……

牧蘇泛起冷笑:「下限……便是為了突破的。」

透明橋:不要給我一本正經講這種話啊!

總之,遊戲里昨天剛剛遭受牧蘇小劇場洗禮的玩家們迎來了新的故事。

「我有個朋友,在一個聖誕節他的表弟送給了他一隻小丑鴨,也就是我們熟知的大ne↗。」

透明橋:你這口音是怎麼回事……

牧蘇語氣漸漸低沉。雖說仍然是孩子聲線但已經不那麼輕浮。

「他不知道為啥表弟要送給自己一隻鵝,但這傢伙超級可愛。他就收下了還給它起名叫『皮特』,他們那個州叫這個名字的狗大概有幾千隻,這傢伙顯然想將鵝當成狗養。」

「家人雖然不反對,但不太高興皮特在家裏到處跑。所以在冬天過去融雪化掉之後,就把它放在後院散養了。朋友家後院的籬笆大概到腰部,所以已經三四個月長大到比膝蓋還高的皮特偶爾會翻出籬笆,去外面覓食溜達找小姑娘。」

「漸漸又過去幾個月,皮特和我朋友一家人相處的很好,他們也容納了它當作家庭新的成員——雖然還是不喜歡在家裏亂跑。」

到現在為止,故事還沒出現任何有關勇氣的內容出現。

和npc孩子形成對比的是緊張的玩家。

有一名玩家不安的挪動屁股。

「不過它畢竟是一隻鵝,是一隻巨型殺戮機器,對待生人它無比冷酷無情,一旦有外人踏入後院,這隻巨型殺戮機器就會啟動。」

故事變得有些意思了,雖然依舊與勇氣二字無關。

只有君莫笑流露絕望。他清晰的記得,那個達摩克利斯之胡蘿蔔的開頭也是這般平鋪直敘。

牧蘇的故事還在繼續

「有一天,我朋友在閣樓窗口看到鄰居家的孩子們在後院玩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總之最後,一名他們之中最壯的小男孩被慫恿來翻進我家後院,踢醒了睡午覺的皮特。」

「在巨型殺戮機器眼中不存在仁慈和留情。所以它撕了上去,啄身體用翅膀拍打身體撕扯衣服之類的……我朋友就在樓上很高興的看戲。畢竟除了家長,所有人都討厭熊孩子。」

「總之差不多過去了十幾分鐘,孩子的父母找了過來,看到他們的孩子衣衫襤褸倒在草坪上,而皮特耀武揚威張開翅膀,圍繞戰敗者的『屍體』轉動。」

「孩子的父親拿了一個棒球棍,但當他試圖翻越後院而被攻擊后不得不退縮。他們只好繞開後院,去前門按動門鈴。」

「我的這位朋友等了一分多鐘才下樓,那對父母讓他把皮特拉開。事後表明孩子只是受了些皮外傷,皮特只是想稍微懲戒一下這個惹怒了他的人類幼崽。」

「孩子的父母想讓我朋友趕走皮特,皮特當然拒絕了,把他們趕出家門。那對父母當時就報了警,還叫來動物保護機構。但警察和工作人員來了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我朋友和皮特也沒做錯事嘛。」

「過了幾天,那對父母帶來一隻新的醜小鴨,希望我朋友能扔掉皮特,改養這隻幼崽……那隻醜小鴨和當初的皮特一樣可愛,我朋友就收下了。」

故事漸漸到了結尾,牧蘇流露一抹意味深長,緩緩說道。

「所以……現在我朋友當地社區的黑人混混鬥毆時甚至不敢靠近他們家。」

「因為他現在有兩隻巨型殺戮機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注視深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注視深淵
上一章下一章

34.悄悄告訴我之所以不更新是因為玩遊戲(小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