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四百八十四章 天騎士的殺招

第四千四百八十四章 天騎士的殺招

筆趣閣頂點,最快更新生死帝尊!

「見人高一級?這應該也難不住你們吧!」

方岳說道。

見人高一級。

對於普通的修行者而言或許是個難以逾越的溝壑。

但是對於夢天宗而言,解決的難度應該不大。

夢天宗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別說跨越一個小境界作戰。

就算是跨越三五個小境界作戰都不是問題!

「你把這日月城的進入門檻想的太低了!」

林秀兒說道。「上一個文明紀元以上的強者,沒有挑戰的資格,他們只要出手就會迎來陰陽城的規則懲戒,開始的時候,是天劫轟殺,如果再不走的話就是規則抹殺!而這個文

明時代中誕生出來的所謂天驕,恕我直言,實力太弱,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別說和天騎士高一階交鋒,就算是同階為敵,都不是天騎士的對手!」

林秀兒道。

「哦?若是如此的話,我都是要看看了!」

方岳聞言,頓時來了興緻。

他知道這個文明紀元,因為遠古時代,上古時代,中古時代曾經的出現過多次的文明斷層,導致諸多傳承中斷。

但是林秀兒說這個文明時代中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他的心中則是不服。

別人不行的話。

起碼還有他方岳啊!

「那就看看你是否可以通過這九騎士的考驗了!」

林秀兒說道。

林秀兒帶着方岳和梵音來到了一座古老的城池前面。

這座城池的城牆千丈,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將它與外部的世界隔絕。

城牆的上面。

暗紅色的花紋遍佈。

一頭頭猙獰的凶獸的浮雕顯露出來。

每一頭凶獸,盡皆栩栩如生。

其中不僅有神韻,更有凶獸的真形。

方岳注視一眼。

他似乎感受到每一頭凶獸都是活的,在他注視凶獸的時候,那些凶獸也在注視着它。

「這些凶獸……」

方岳微微蹙眉。

「你也感受到了?!」

林秀兒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沒錯,這些凶獸都是真的,它們在最巔峰的時候,被人封印,化成了浮雕,出現在了城門上!」

林秀兒說道。

「有人說,這些凶獸都是當年那些人血脈實驗失敗之後的殘次品。

但儘管如此,倘若這些凶獸復甦,這混沌疆域中恐怕也沒有幾人可以抵擋!」

林秀兒的話,讓方岳默然。

殘次品。

他倍感壓抑。

因為他隱約察覺到,這些凶獸如果是活的,每一位都是天尊,而血脈,更是在荒級之上。

當年的日月城,到底有多麼強大,又是怎樣的存在將這座城池永恆封印,化成了現在的這般模樣!

「那天騎士的考驗在哪裏?」

方岳問道。

林秀兒打了一個響指。

那銀甲傀儡將一枚血色的石頭獻上。「這是開啟考驗的鑰匙,亦是一枚通行證!你將你的精血滴落其上,天騎士自然會出現!不過,有句話我要提前告訴你,這天騎士的考驗一旦開始,只有勝利或者

死亡兩種選擇,認輸無用,也不能用任何的方法中途退出!」

林秀兒看向方岳認真道。

方岳沒有猶豫。

他咬破手指,一滴精血落在了石頭上面。

「這麼果斷?」

看到方岳決絕的模樣,林秀兒反而是有些驚訝。

「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方岳冷笑道。

精血與血色的石頭融為一體。

方岳彷彿聽到了遠古戰場中金戈鐵馬的廝殺聲。

千軍進發,橫掃天下。

凶獸嘶吼,眾生悲鳴。

方岳身周的天地轉變。

成為了一座遠古戰場。

戰場中,黃沙漫天,折戟沉沙,一具具的白骨在黃沙的掩埋下只留下了些許的痕迹,天空中一輪紫色的太陽,散發出妖冶而詭異的光。

「沙沙沙!」

風卷塵沙的聲音在方岳的耳旁響起。

窸窸窣窣。

一個跨騎白骨馬的骷髏騎士從漫天的黃沙中走來。

果然,見人高一級。

此刻的方岳魔物分身是仙君境的層次。

而對方則是無上境!

「又有卑微而狂妄的生靈前來挑戰我等偉大的威嚴嗎?」

那白骨馬上骷髏騎士的聲音傳出。

深陷的眼窩中,綠色的魂火跳動。

詭異中帶着幾分神秘。

「卑微不卑微,我不知道,可是我這個人卻從不狂妄!」

方岳笑道。

「喊你的同伴出來吧!不是說一共九位天騎士嗎?你一個人的話,根本就不夠打!」

方岳揉了揉肩膀。

咔嚓,咔嚓。

骨骼鬆動的聲音傳出。

他想要看看傳說中具備洪級血脈的天騎士到底有幾分本事。

「果然狂妄!」

「爾等卑微的生靈根本就不懂我等的強大!」

「殺你,我一人足矣,受死!」

噠噠噠!

馬蹄蹬踏。

天騎士向著方岳衝鋒而來。

他的左手一柄一丈長的生鏽鐵劍揮舞起來。

「方岳,小心!」

林秀兒短促的驚呼傳來。

她擔心方岳輕敵,陰溝裏翻船,會死在這天騎士的手中。

大劍劈斬。

力道無窮。

劍氣的餘威將萬里沙漠硬生生從中間劈斬兩半。

然而。

方岳站在劍氣的中央,身體紋絲未動。

劍氣斬過。

他的身上連一道白色的印痕都沒有。

「只是這樣嗎?」

「太弱了,你根本就沒有讓我出手的資格!」

方岳說道。

他的眼神中都是失望。

看似兇猛的一劍,力量太過分散,根本就傷害不到他的身體。

方岳撣撣身上那不存在的灰塵。「我現在大概知道你們那個文明在血脈方面研究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但卻依舊會隕落的原因了。因為你們太過注重血脈的力量,而忽略了技巧的存在。如果是在實

力差距極大的情況下,一力降十惠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思路。」「只可惜你遇到了我。別說你只是比我高出一個大境界,就算是你能夠比我高出兩個三個大境界,你也依舊不是我的對手。因為你在力量的控制方面實在是太過薄

弱了。十成的力量分散出三成,最後打到我的身上,卻只還剩下不到七成。縱然你們有滔天的偉力,也不可能擊敗我的!」

方岳說道。

方岳那種高臨下的指點,讓天騎士的心中無比憤怒。

他是誰?

他是天騎士,哪怕是在他們的那個時代,他這洪級的血脈都是極為高貴的存在。

可是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敢對他進行指指點點。

這個螻蟻以為自己是誰?

「不屑嗎?那好!我就用剛才你對付我的力量來還擊給你,看看你是否可以接得住。」

方岳舒展筋骨,體內虎豹雷鳴,澎湃的氣血,宛如滔滔的江河奔涌而動。

在方岳運轉力量的時候,他的身後竟然浮現出了一座巨大的熔爐。

這座熔爐竟然是將天地間的無盡元氣當做薪柴,轟隆運轉,無窮無盡的氣血注入到方岳的體內。

「十元之力!」

「這應該就是剛才你對我出手時候使用的力量吧!能夠在無上境的層次施展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的確是你的優勢。但是對於這力量的控制,你卻太過薄弱了。」

方岳一邊說着一邊緩緩的打出一拳。

他這一拳的力量並不是多麼的龐大。

而速度則像是烏龜探頭一樣緩緩而動。

可是天騎士卻感覺自己的世界正在變得無比狹窄。

他明明看到這一拳,再向自己的頭顱挪動,只有龜速,可是無論如何,他都無法躲開。

因為他已經被方岳的殺機鎖定。

他的世界只有這一個沙包大的拳頭。

拳頭落下,氣血轟鳴。

天騎士也同樣揮出了一拳。

天騎士的拳頭和方岳的拳頭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方岳的拳頭已經返璞歸真,樸素到了極致。

而天騎士的一拳則猶如風雷涌動,拉扯到天地扭曲,氣勢無邊。

兩拳.交鋒。

砰的一聲。

元氣震蕩,大地崩裂,黃沙翻滾,遮掩雲天。

漫天黃沙遮掩之中。

天騎士悶哼一聲。

他的嘴角,一縷鮮血溢出。

他的步伐踉蹌,連連後退。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拳頭。

瞳孔倏然緊縮。

「我的拳頭……」

入目。

天騎士看到自己的拳頭上面露出了白岑岑的骨骼。

他的皮肉盡皆在剛才雙方對拳的時候崩碎,化成血霧消散。

「同樣的力道,不同的發力,你在我的面前,有敗無勝!」

方岳淡淡說道。

他負手而立,衣袂飄動。

哪怕是天騎士高出一個境界,哪怕是這天騎士的血脈達到了洪級也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為什麼?」

天騎士不可思議的聞到。

他緩緩收拳,拳頭上的血肉蠕動,生出新的肌體。

這是純粹力量的交鋒。

沒有任何道則的干預,這樣的傷勢最容易恢復。

「同樣的力量,我的已經達到返璞歸真的地步,哪怕是招式平凡,但是力量集中,十成十的力量都在這一拳中,你自然不是對手!」

「可是你的力量分散,看似聲勢浩大,但是在出手的一刻,力量就耗散了起碼七成,怎麼會是我的對手?」

方岳淡然說道。

「力量,技巧,原來如此!」

天騎士聞言豁然開朗。

只可惜。

他即便是知道了其中的根由,也依舊不是方岳的對手。

因為發力技巧的錘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哪怕是在極為注重發力的流派時代。

能夠完美掌控力道,做到百分之百發力的也寥寥無幾。

「如此說來,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不過我天騎士可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一人是一個人的力量,九人是百倍疊加!」

「哪怕是你掌握了精準的發力技巧,也依舊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出來吧!我的隊友,讓這人類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

方岳的發力技巧,得到了天騎士的重視。

他呼喚一聲。

八道同樣是跨騎白骨馬,手持長劍的天騎士凝聚成型。

九位天騎士一出。

他們的氣息互相共鳴,渾然一體。

各自的氣場力量提升一倍不止!

「同宗同源,同氣連枝!」

最初的那位天騎士高呼一聲。

九位天騎士激發體內氣血,演化一座領域。

漫天的黃沙剎那轉黑,天空之中,烏雲密佈,不見天日。「人類小子,受死吧!能死在天騎士的秘法一氣訣下也是你的榮耀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生死帝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生死帝尊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四百八十四章 天騎士的殺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