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74章 英雄豪傑總是成批地來,又成批地走

番外第74章 英雄豪傑總是成批地來,又成批地走

趙雲滅漠北鮮卑和丁零人,戰鬥環節都沒費什麼事兒,因為部隊的訓練素質、軍紀士氣和武器代差,都明顯碾壓了。

馬超對西域的進一步用兵、把相當於後世塔吉克、吉爾吉斯全境,哈薩克東南角、阿富汗瓦罕走廊收入囊中,就更不存在戰鬥環節的苦難了。

有困難也是後勤方面和行軍方面的。蔥嶺地勢險要、部隊經過時高原反應明顯,這個要素對漢軍的殺傷力,都比花拉子模和莎車軍隊的殺傷力大。

好在,漢軍也真的只需要面對這個麻煩,後勤方面,帕提亞人是真心竭盡全力幫大漢的忙,在呼羅珊一側籌措軍糧供給給大漢了。

因為馬超抵達花拉子模、跟帕提亞人控制的呼羅珊接壤時,帕提亞末代王阿爾達班五世,正在跟薩珊人的初代開國君主血戰呢。阿爾達班太需要漢人承諾的「不與篡逆勾結合作」保障,來幫帕提亞續命了。

好在馬超出發之前也是得到劉備面授機宜的,讓他「如遇有事,可效呼韓邪單於故事」,可以假借「幫助阿爾達班五世平叛」,實際上給大漢撈好處。

有了「幫助正牌帕提亞王」的招牌后,漢軍在後勤籌措上當然是輕鬆得很。

馬超為此還不得不跟薩珊開國君主、那些土生土長的波斯人血戰了一場。而薩珊人只有輕騎兵,沒有鐵甲騎兵,數量雖多,還是被馬超殺得血流漂杵。

馬超自己的損失卻不大,打完立威之後,還趁機從帕提亞人那兒要了更多好處,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把相當於後世那四個國家的領土,漸漸蠶食收入囊中。甚至還多蠶食了一部分後世的土庫曼阿姆河草原。

至此,大漢在東北和西北兩個方向上的開疆拓土,都算是完成了主要目標。

北至庫頁島和貝加爾湖,西至巴爾喀什湖和撒馬爾罕的廣大疆域,都成了大漢國土。

當然,馬超在西北地區的征戰和平定,還需要持續一點時間,這些被征服部族總有不怕死或者特別桀驁不馴的,因為缺乏對大漢的認同,總會反覆多殺幾次來同化。

過程中,馬超本來歷史上到了這幾年,也天壽將盡了,因為水土不服、在中亞深入過遠,最後竟在225年病死在撒馬爾罕城。

好在馬超在之前備戰的那幾年裏,就不忘培養年輕將領、瘋狂練兵年輕一代,在西征之戰中一些爭氣的年輕將領也成功暫露頭角。

馬超麾下的新銳將領姜維,原本出征時只是一個軍司馬,因為戰功卓著,在作戰期間的兩年裏,火線升遷為都尉、校尉。

在馬超死後,他還緊急給了接管軍隊的馬岱不少建議,還提醒馬岱注意提防敵軍趁著馬超之死反撲、擴大叛亂。

馬岱也從諫如流,結果反而把冒頭的西域叛軍打得比馬超在時更慘,終於是穩住了局勢。

……

身在雒陽的劉備,最後是在225年秋天,才聽到前方傳回的馬超病死在征途中的消息。

這着實讓劉備受到的打擊又重了一層——原來,就在前一年冬天,劉備就連續遭受了好幾個親近之人病故的噩耗打擊,搞得劉備都有些病懨懨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打擊,居然是劉備的太子劉永,才三十多歲年紀,居然就早死了,還沒熬過65歲的劉備。

其實,歷史上劉備的次子三子裏面,確實也有短壽夭折的,而這一次,可能是跟皇后吳莧年紀太小的時候生出來的孩子先天不足有關。

白髮人送黑髮人,肯定是悲傷的,哪怕劉備兒子很多。他也想起了那個古老的詛咒——因為皇帝活太久,很多時候太子都熬不過,最後不能接班。

他覺得自己和武帝、光武帝的情況是一樣的,最初立的太子都沒等到。

好在李素一直做事很穩,讓劉備平穩地立了嫡次子、也是第四子劉理為太子。

劉理比同母兄長劉永年輕八歲,今年才二十三,相信他將來上位后,還是能幹不少年的,也降低了大漢皇權頻繁更替帶來的不穩定。

劉備經歷喪子之痛后,才不到半年,就聽說馬超也死了,心情着實鬱悶了好久。好在對於國家而言,該開拓的都開拓了,該建立的功勛也都建立了,大局上還是一片向好。

劉備重賞了馬超的子女,也加封了馬岱、新興的姜維。

至此,大漢的國土算是進入了一個全盛的階段,劉備也沒打算再靠對外發動武力戰爭來開拓地盤,最多再搞搞地理髮現。

說到地理髮現,在馬超對中亞用兵的同時,因為趙雲那邊的軍事行動已經閑下來了,所以之前兩年給趙雲提供後勤保障的周瑜艦隊,也終於空了下來,可以把新造好的大批船隻,全部正式用於當初建造時的原始目的——遠航搞地理髮現。

所以這兩年,周瑜一直在致力於尋找美洲,也越開越遠,經常與中原失去聯繫,劉備李素也不知道周瑜每時每刻具體在哪兒。

……

時間很快來到225年冬天,即將進入226年開春的時候。

劉備病懨懨了小半年後,也漸漸接受了換了太子的事兒,心情也好轉了些,他打算好好過個喜慶的年。

然而,似乎是一代人普遍走到了盡頭,正如後世有人說「大師總是成批地來、也成批地走」。

臘月的一天,劉備在雒陽宮中,忽然就接到了侄兒關平來報,說他父親關羽中風癱瘓了。

關羽臉那麼紅,一看就是常年血壓比較高,所以,這是典型的血管爆裂導致的風疾。劉備聽到這個消息時,如遭雷擊,跌坐在地久久說不出話來,他自己的病情也重新加重了。

消息傳出后,雒陽官場也是微微有些慌亂,大家都不知先去大將軍府上探病,還是寬慰一下陛下。丞相李素這時候是天下的主心骨,當然也免不了兩頭奔波穩定人心。

他探望了關羽的情況后,立刻趕到宮中,跟劉備解釋:「陛下不必過於擔憂,雲長雖然中風,卻沒有性命之憂,陛下還是先善保龍體為上。」

劉備嘆了口氣:「朕登基三十年整,馬上就第三十一年了,此生得建功業,得結識賢弟這等天下聖賢,得安享三十年優容富貴,於願已足,還有什麼念想?

雲長、翼德當年號稱與朕同生共死,朕也不算虧待他們,磨難是經歷了,最後也同享榮華富貴這麼多年。如今悲傷,只是因為想起當初三十年前、朕登基前,當時忠於先帝的大將軍朱儁,最後也是風疾癱瘓而亡……甚至那……」

劉備說到這兒,沒有再說下去,李素卻知道他要說的是「甚至那偽大將軍袁紹,也是中風癱瘓而亡」。

劉備這是產生了深深的宿命無力感,覺得「三十餘年來,凡是漢的大將軍,最後都免不了中風而亡」,這簡直成了詛咒了。

對此,李素也沒法勸了,只能說些車軲轆話,轉移注意力。

一個多個月後,轉眼翻篇到226年正月。上元節過後沒幾天,關羽居然沒撐下去。

冬天本來就是中風惡化比較快的季節,朱儁袁紹當年也都是冬天死的。關羽血壓高,積累的舊傷損也比較多,真到了宿疾陳傷疊加爆發的時候,還真沒扛過去。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說,關羽也沒受多久苦,也比較體面,跟朱儁、袁紹那種反覆被折磨一兩年才走的相比,關羽也算是好了,最後時刻儀錶依然很有威嚴。

朱儁當年是六十五歲走的,關羽還是六十五歲,又一個巧合,也是讓人們心頭壓上了宿命感。

而歷史上關羽是非正常死亡,219年就不在了,現在已經是多活了六七年,算是到了自然壽命的極限。

關羽之後,劉備病情加重了一些,太子,馬超,關羽都走了,嚴重打擊了他。他飲食難下,就喝喝粥糜,好在是卧病之後,劉備徹底戒斷了女色,倒是讓他補回一口元氣,此消彼長健康狀況惡化才沒太快。

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情況,這段時間裏吩咐了很多事情,還跟李素、諸葛亮私下密集談論了很多預案,李素讓他別想多他也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與劉備這種「病了之後反而減少不利養生的因素」情況截然相反,張飛在關羽故去之後,也是悲痛不已,茶飯不思,但他的不良嗜好卻是愈演愈烈。

沒辦法,誰讓張飛的不良嗜好是酗酒呢。關羽之後,他每天加大了借酒澆愁的力度。劉備自己病倒了也沒法管他,也不知道他情況。

李素倒是想管,但經常被劉備喊來喊去,國務繁忙,還在籌劃交接的事情,也顧不上張飛。

半年多的穩定期后,這年七月,看上去已經蒼老了不少、實際上時年六十二歲的張飛,在一次通宵達旦的徹夜暢飲后,忽然睡夢中酒精肝肝硬化急性發作,肝動脈破裂內出血,迷迷糊糊就走了。

本來以張飛的體質,要是喝喝原本歷史上的「中山冬釀」這種20度以下的酒,哪怕喝了四十年也未必會這樣。

但畢竟世界已經改變,張飛二十五年前開始就改喝高度蒸餾酒了,也算是禍福難料,享受了人生也會付出點代價。

不過他好歹是身體很完整,只是太醫給他處理時,把腹腔里的內出血放掉了一些減壓。而且走的時候在酒精麻醉之中,什麼都不知道直接就過去了,相比於關羽吃了一個多月苦,張飛竟是一夜苦都沒吃,很安詳。

張苞是第二天凌晨才發現的情況,怕打擾陛下休息,沒敢第一時間入宮稟報,熬到了天色全亮,辰時才入的宮。

劉備當時正在病榻上,看到張苞火急火燎趕來,明明對方還沒開口,但劉備就像是有預感一樣心驚肉跳,幾乎想本能讓張苞住口。

不過他自己也覺得那太沒道理了,忍住了,讓張苞說下去,結果就知道了一切。

劉備再次昏厥,連遭打擊的他,徹底一病不起。

「一年之內,雲長正月走,翼德七月走,怕是當年朕與他們盟誓的同生共死,真要順應天意了。」好不容易醒來之後,劉備已經有了感悟,他真心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

面對如此兇險,李素還能說什麼?他今年也肉身實際年齡五十四歲了,有些力不從心,他也無話可說。

劉備看他不說話,忽然記憶力也變好了,鬼使神差能想起很多陳年往事。劉備便挑了一件往事追問:

「賢弟可曾記得,三十二年前、袁術曾指使閻象以熒惑守心、天人感應逼宮懷帝?朕可是記得呢,朕還記得,諸葛賢侄算過,十六年後,三十二年後,各有一輪熒惑守心。

十六年前,熒惑守心時,那些依然迷信天人感應的愚臣,還藉此攻訐朝政失德,最後,卻應在了羅馬偽帝塞維魯之死上。

今年,可不就是第三十二年了么,如今都七月底了吧?還沒來?熒惑守心現於五月凶,七月超凶,九月至凶。現在超凶老天都嫌不滿足,非要熬到至凶才來?不是能算出來么?到底什麼時候來?」

「臣……沒有算過,是阿亮算的。」李素也沒辦法,只能坦誠相告,順便也是拖延時間讓劉備別多想。

可惜這種事情註定是拖不住的,劉備立刻召見了諸葛亮,隨後用自嘲的口吻吩咐道:「阿亮,你這甩手師傅,算學都不如你了,今年的熒惑守心,幾月份來呢?」

諸葛亮回憶了一下,謹慎但又不得不答:「九月初五之前,應該會來,誤差前後不超過五天。」

劉備笑笑:「也好,朕心裏也有底了,這不至少不用擔心、還能多活兩個月么。要不是知道了這一點,朕還以為翼德才去了沒幾天,朕就要跟上了。」

暫時安慰劑效應之後,劉備反而迴光返照了一段時間,日子很快拖過了一個多月,進入了226年九月。

九月初的一天,一支遠洋探險艦隊派出的使者,終於回到了雒陽,給劉備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已經水米不進的劉備,還是忍着病體,聽取了情況。

好消息是:周瑜的艦隊,在224年東北地區戰事結束轉入地理探險后、經過漫長卓絕的航行,終於在去年也就是225上半年的時候,發現了流鬼以東群島的另一端,也有一片綿亘巨大的大陸!

周瑜過了最靠近北極、最風高浪急難行的航線路段后,終於開始了高歌猛進、輕鬆沿着美洲大陸西海岸南下,一路繪圖極為順利。

周瑜在美洲沿岸前後盤桓了半年左右,趁著秋冬季節來臨前,再次北上、然後在寒冬前通過阿留申群島海域、回到亞洲這邊。然後今年上半年,則開始往扶桑返航,並且整理收穫情況,往中原派出使者彙報收穫。

而這裏面有一個壞消息:那就是最後的收穫彙報,其實已經不是周瑜本人做出的了。

周瑜在美洲沿岸的時候,染上了一種美洲人獨有的傳染病,亞洲人毫無抵抗力,最後埋骨他鄉了。探險艦隊中有三成的水兵,也都死在了各種美洲疾病上,剩下的人抵抗力比較強,或者是在好色方面比較收斂,對土著女人下不了手,才算適應出了群體免疫。

回航的艦隊,也按照李素之前多年心心念念的交代,盡量尋找帶回美洲特有的農作物。而其中最顯眼的就是所有印第安人都會廣泛種植的美洲糧食——玉米。

周瑜就是在發現沿海的印第安人部落、跟他們貿易特產的時候染上疾病的,所以那次也毫不意外地得到了玉米。

其他作物,因為暫時時間不夠,沒有得到更多,反而是可可豆這種印第安巫醫經常會用的興奮劑,也在貿易之列。而土豆辣椒番茄都還沒找到。

不管怎麼說,新航路已經開闢出來!剩下的就是時間問題和體力活!周瑜不在了,可以讓甘寧繼續去,順着成功經驗找。

劉備看了他們獻上的種子,也就是幾個乾枯的可以敲出可可豆的可可果,外加幾個玉米棒子,還不忘勤政地關心了一句:「這種東西,能畝產幾石?」

信使稟報說,據周瑜在時對當地土人的觀察,那些土人以燒荒灰肥的耕作之法,都能畝產三石以上,漢人精耕細作,應該能更多。

實際上,現代玉米的單季畝產都能輕鬆到八百公斤,比小麥水稻肯定高一些。

哪怕是古代玉米,三四百公斤還是有的,那就比普遍一百公斤的麥子有三倍之差了。

劉備聽完后,傷感於周瑜之死,但還是生出一股竊喜:丞相讓他重視地理髮現,最後居然真的沒有白費!

天佑大漢啊!又送來一種能達到麥子三倍的穀物!

看來,個人的生死,與國家的興衰國運,也並沒有聯繫。

「天佑大漢,看來大漢國運長久、百姓豐足,乃是天命。朕個人之生死,自當置之度外。

把這些種子好好保存,來年開春后精心種植。若果有如此高產,可給周瑜比照呂布,死後追封公爵虛銜。」

劉備接見完探險艦隊信使后,沒過三天,就等到了熒惑守心的天象。諸葛亮這次也沒敢瞞報,劉備得知后,雖然平時不看天象,但這天還是讓宮女把他推到御花園裏,躺在躺椅上看着星空。

還叫來李素和諸葛亮,跟李素談談心,交代一些事情。

跟諸葛亮則是請教一些觀星的常識、好讓他識別究竟怎麼看出熒惑守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第74章 英雄豪傑總是成批地來,又成批地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