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3章 圍點打援

第2493章 圍點打援

對這些驍騎衛來說,體內的劇毒,是禁錮他們一生、並且永遠不可能打破的枷鎖。

但對葉辰來說,只需要一點點靈氣,就可以將他們體內的劇毒徹底清除。

所以,在剛才逐個拍打他們肩膀的時候,葉辰就已經用靈氣,挨個將他們體內的劇毒清除。

而此時的七人,聽到葉辰說,體內的毒已經解了,先是滿臉詫異,隨後閉上眼睛仔細感受,果然先前匯聚丹田的那股力量已經蕩然無存!

他們體內的毒,並非普通的劇毒物質,而是一種不受身體控制的能量,這股能量在他們體內就像定時炸彈,以七天為一個周期進行倒數,一旦七天時間一到,這股能量將徹底摧毀他們的經脈以及五臟六腑。

而所謂的解藥,也並非能解除毒素,只是服用一次,就能讓這七天的倒數時間重置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此刻的他們才能清晰的感覺到,體內那股毒素已經徹底消失。

這讓幾人在一瞬間都滿面駭然,他們實在想不明白,剛才還能感覺到的毒素,是什麼時候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的。

為首那人的腦子轉的相對快一些,他想起剛才葉辰又拍過自己的肩膀,於是便下意識的問道:「難道……難道剛才您拍我們那一下,就幫我們把毒解了?」

葉辰輕輕點了點頭。

那人面色驚詫的問道:「這種劇毒根本無葯可解,您……您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葉辰笑道:「無葯可解的原因,是留在你們體內的劇毒並非真的毒素,不過就是一種你們駕馭不了的能量而已,既然你駕馭不了它,就要被它駕馭。」

七人表情又驚又喜,同時對葉辰,也更多了幾分敬畏之心。

葉辰的話雖然寥寥幾句,但其中卻昭示了一個等級關係。

他們這些驍騎衛的實力,弱於體內這股一直控制着他們的能量,而這股能量卻又弱於葉辰的實力。

所以,對他們來說,葉辰就是他們現階段所有認知中,實力最強的天花板。

為首那人從椅子上站起來,後退一步繞過椅子,對着葉辰單膝跪地,畢恭畢敬的說道:「在下謝謝先生救命之恩!」

另外六人,也立刻不假思索的起身、後退、下跪,齊聲道:「謝謝先生救命之恩。」

葉辰微微頷首,對幾人說道:「起來吧,坐下一起聊一聊你們對組織的了解,看看還能不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那人立刻點頭說道:「您放心,在下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葉辰看向李亞林,開口道:「李探長,你有什麼想問的嗎?」

李亞林不假思索的脫口道:「我有不少問題。」

葉辰點點頭:「那你來問。」

「好。」李亞林當即拿起自己的記事本,剛才葉辰與幾人對話的工夫,他已經羅列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

最開始的幾個問題,其實都是葉辰在北歐伯根的時候,就曾經問過他們的。

諸如,他們的身份、智能、駐地所在的位置以及關於駐地的一些具體情況。

這七人自然是將所有知道的都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李亞林聽的仔細,待他們介紹完基本情況,便開口問道:「你們這些驍騎衛,在塞浦路斯的組織架構是怎麼樣的?」

為首那人解釋道:「驍騎衛一共兩百七十一人,共分為左、中、右三旗,每旗九十人,每個旗又分為三個營,每個營三十人,每個營下面再分三個隊,每個隊有十人,設一位指揮使,下面是三個旗的旗長、九個營的營長、二十七個隊的隊長,我就是中旗一營的營長。」

說着,他繼續介紹道:「除此之外,再往上還有一名節度使,以及節度使身邊的五名貼身近衛,不過他們就是另一套體系的人了,地位比我們要高很多。」

李亞林問他:「節度使是什麼官職?」

那人回答道:「節度使便是整個駐地的最高指揮官,掌管整個駐地所有人的生殺大權。」

李亞林皺眉問道:「節度使、指揮使、驍騎衛,你們的這些職能稱謂,好像都很古老,有什麼來頭?」

那人解釋道:「都是源自明朝的軍兵制度。」

李亞林脫口道:「你們這個組織,該不會是從明朝一直延續到今天吧?」

那人道:「不瞞您說,單單是被操控奴役的死士,可追溯的歷史就有至少三百年,所以組織初創的時間,很可能真是明朝時期,不過這些我也只是推測,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太清楚。」

李亞林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隨後他定了定神,又問:「那你們有這個節度使的身份信息嗎?」

「沒有。」那人搖了搖頭,道:「駐地內部的構架極其嚴明,我們這些驍騎衛雖然比死士的地位高一些,但也依舊是組織奴役的對象,每天做什麼都是奉命行事,不知道節度使的具體身份。」

李亞林抿了抿嘴,又問:「如果按照實力進行劃分,節度使、節度使貼身近衛、驍騎衛以及死士,哪個群體的實力最強?」

那人想了想,道:「我們沒見過節度使和他的貼身近衛出手,不過我們的實力,一般要比死士強一些,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從死士中脫穎而出的。」

李亞林問他:「你們驍騎衛平時經常執行任務嗎?」

那人回答道:「驍騎衛只執行緊急任務。」

說着,他進一步介紹道:「正常任務,一般都有死士執行,我們會提前挑選執行任務的死士,然後在出發之前使他們深度昏迷,再交給郵差把他們運到執行任務的地點,不過這種前後準備時間比較長,突發事件來不及,所以一旦有突發事件,就由我們驍騎衛來負責。」

李亞林再問:「那你把你們這次收到任務的所有細節跟我描述一下。」

那人想了想,一五一十的說道:「我們是出發前幾個小時才接到的臨時任務,節度使給了指揮使八個北歐人的圖片資料,指揮使根據照片上八個人的體型特點,將我們七個人挑選了出來,在銅礦經過化妝之後,由他帶隊,乘坐飛機去了伯根。」

李亞林一下感覺有些棘手。

他對葉辰說道:「葉少爺,這個組織的架構森嚴,而且每一層之間的信息隔離做的非常到位,即便是驍騎衛,所知道的所有內情,也僅限於他們那個駐地,以及駐地一些掩人耳目的業務,其他的幾乎一概不知,如此看的話,想知道更深層次的信息,就必須得找到那個節度使了。」

葉辰點點頭,又道:「節度使也未必知道多少有價值的信息。」

李亞林忽然想起什麼,連忙問葉辰:「葉少爺,您剛才說,他們體內的劇毒,是需要定期服藥才能延緩發作的,對吧?」

葉辰微微頷首:「沒錯。」

李亞林又問五四七:「五四七,你們這些生活在斯里蘭卡附近的死士,也是需要定期服藥的,對吧?」

五四七如實的點頭道:「是的李探長。」

李亞林隨後看向那位驍騎衛,問他:「你們每周要服用的葯,是怎麼來的?是有一大批放在銅礦的儲備,還是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人來送?」

那人忙道:「葯是定時來送的,而且都是由我們與土耳其之間來往的貨輪負責運送,我們需要的大量物資,也都是通過貨輪的渠道送進來。」

李亞林點了點頭,喃喃道:「也就是說,如果能有辦法切斷解藥的供應,那整個駐地所有的死士、所有的驍騎衛,都活不過七天,對嗎?」

那人後背一涼,下意識的說道:「理論上是這樣,可是您不能這麼做啊!」

李亞林看了看他,淡淡道:「我只是提出了這種可能性。」

說完,他看向葉辰,認真道:「葉少爺,如果想解決掉這個駐地,那切斷解藥的供應絕對是個好辦法,而且,一旦把解藥的供應順利切斷了,那就能進入到一個圍點打援的狀態中,就好像戰場上的狙擊手,不殺死傷員,而是利用傷員吸引對方的救援人員,然後一個個將前來援助的人都幹掉。」

萬破軍聽到這裏,不禁激動的說道:「圍點打援!李探長這個辦法太好了!」

說罷,他連忙對葉辰說道:「葉先生,若是用李探長的辦法,一邊圍點打援,一邊等七天期限,那七天之後,這個駐地恐怕就自己消亡了。」

五四七恐懼不已的說道:「葉先生三思啊!一旦這麼做了,幾千名死士和死士的家屬可能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是啊……」那名驍騎衛也慌亂不已的說道:「死士與驍騎衛,大多是被迫才為組織賣命的,如果真斷了他們的解藥供應,他們一個都活不下來,這……這對他們來說……太殘忍了……」

說完,他看向葉辰,哀求道:「先生,求您看在我們都是被逼無奈的份上,給我們和我們的親人、朋友留條活路吧……」

葉辰沒說話,一個人沉思片刻之後,才開口說道:「斷解藥的辦法雖然好用,但確實不太人道,一旦成功,幾千條人命就不復存在了。」

說到這裏,葉辰忽然看着五四七和這幾名驍騎衛,認真問道:「如果有一天,你們發現你們吃下組織給的解藥之後,體內的劇毒不是被延後發作,而是忽然被徹底清除了,你們會是什麼反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上門龍婿葉辰蕭初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上門龍婿葉辰蕭初然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93章 圍點打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