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前奏

640、前奏

「你輸了,」陳余坐在荒野上與李秉熙對弈,並笑着調侃道:「你這棋勢倒是和你性格一樣,不願意冒險,也不願意犯錯。聽說你有個很著名的理論,一百個沒有失誤的過程,就等於最終的勝利,起初聽着很有道理,但人生太穩妥了也不行啊。」

陳余依然穿着他素凈的白衣,棋盤旁邊卧著一頭青牛正在打盹,青牛背上還馱著滿滿兩隻竹簍,裏面裝着合計32支畫軸。

天上的烏雲籠罩,兩人就坐在集團軍前進基地里,泰然自若的下着圍棋。

下一刻,外面淅瀝瀝的下起小雨來,雷聲滾動。

驚蟄了。

李秉熙慢悠悠的抬眼看着陳余:「你準備的也很充分,不是嗎?那是慶氏影子,給予戰略上的尊重不丟人。」

「老前輩,該動手了,」陳余突然說道。

「還沒到時候,」李秉熙回應道。

這時,一位一直等候在旁邊的中年人忽然說道:「我們慶氏已經給出了足夠的誠意,請兩位儘快啟程。他們如今被封鎖在山裏無法突圍,正是圍殺的最好時機。」

「急什麼?」李秉熙淡淡道:「我倒是沒有覺得你們有什麼誠意,想動手的人都不敢親自來戰場,反而派你這麼一個幕僚過來,早些年慶氏的血氣一點都看不見嘍。我不急,反正沒有退路的人不是我。而且,你們也代表不了慶氏,想代表的話,當上家主再說吧。」

李秉熙斜眼看那幕僚:「你們現在應該想想,怎麼才能讓我們滿意。畢竟只有我們出手,才能讓你們活命。」

那位幕僚的平靜面目下,有青筋在快速跳動着。

如今慶氏某些人的投名狀已經給了,而且已經損失了不少人手,跟影子也結下死仇。

但是,李秉熙看到投名狀之後反而不急了,頗有種待價而沽的意思。

他知道,只要拿了這投名狀,便是將某些人拿捏在了手上。

若是他和陳余現在忽然撤了,那些想動寧秀墳墓的人,那些調派軍隊圍剿慶塵的人,恐怕都得一起承受慶氏影子和情報系統的怒火。

政治便是如此,到處是出爾反爾的人,他們只講究如何將自己的利益最大,至於信義……可以換錢嗎?

不過,那位慶氏幕僚也很快平靜下來,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在事情發生之前其實就能想像到。

他看向陳余問道:「兩位怎樣才能出手?」

陳余笑着擺擺手:「你別看我,要看這位老前輩。他連修行都放棄了,一門心思要做一個政客,他說了算。」

李秉熙說道:「你們在北方與神代合作的納米機械人開發項目要停掉。另外,北方春雷河上的高能核研究室、發電站,都掌握在你背後那幾個人手裏,這些也要一起轉讓給鹿島,24號城市外的天然氣田,也得轉讓給鹿島。」

幕僚沉思片刻:「這件事情太大了,我必須彙報上去。」

李秉熙笑了起來:「這幾樣東西加起來,哪裏有命重要?趕緊去吧,趁著影子還在昏迷,慶塵還被封鎖在山區里逃不掉,趕緊考慮我開出的價碼。」

鹿島家族一直以來在某些技術上都落後於其他家族,能源也匱乏。

他們之前一直跟神代結盟,想從神代手裏掏點什麼,結果神代十分雞賊,沒讓他們搞到任何好處。

如今,李秉熙之所以豁出命來走這一遭,一方面是他確實覺得影子底牌無多了,只需要再觀察觀察便可以動手。

另一方面是,他也要給鹿島謀一個未來,家族必須掌握某些核心技術,這樣才不用處處受制於人,不能再指望神代。

這才是李秉熙想要的。

殺影子、殺慶塵,固然也是李秉熙為自己的安全考慮,但更多的還是利益與野心。

慶氏幕僚離開了,用加密電話與上面彙報。

李秉熙看向陳余:「你不向慶氏提條件,這讓我覺得很反常。」

陳余笑道:「我只是擔心影子會威脅老前輩你的安全,所以發自內心的關心你,才找你聯手的。」

李秉熙嗤笑一聲。

他知道陳余是來報仇的,因為陳余的父親陳傳之算是死在騎士手中,所以陳余想讓騎士組織絕後。

但這絕對不是陳余的唯一目標。

陳余轉移話題笑道:「不過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慶氏家主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那位慶氏家主卻像是沒事兒人一樣,完全看不到他的一點動靜。」

李秉熙冷笑道:「影子過去十年裏一直在蠶食那老傢伙的勢力,恐怕那老傢伙也看不下去了,想要借其他人的手早點除掉影子。至於慶塵……自己好不容易藏起來的兒子,卻被時間行者頂替,換我的話也會想殺他。」

陳余笑而不語。

沒有認可這個推測,也沒有反駁。

「若慶氏那幾人答應了你的條件,打算何時動手?」陳余問道。

李秉熙說道:「何時答應,何時動手。」

「他們很快就會答應的,畢竟已經沒有退路了,」陳余說道:「那就準備開戰吧。」

說話間,陳余和李秉熙身後,各自有一位高手朝山野里走去。

這時,南方山野又有一支部隊抵達,他們在002號禁忌之地外做了短暫的休整,便一頭扎進荒野里。

一支歸屬與影子的直系部隊正在南下支援,卻被早就守在路上的陳氏部隊攔截,彼此戰鬥瞬間爆發,哪邊都沒有留手。

聲勢浩大。

所有人就像是坐在一張桌子上打牌似的,彼此的底牌不斷掀開,只有最後一刻才知道,到底誰才拿着王炸。

……

……

002號禁忌之地的參天大樹上,叮咚站在樹梢邊緣極目眺望。

這參天之樹的樹榦粗壯極了,哪怕是叮咚這樣的巨人站在上面,也顯得格外渺小。

他在樹上看到又有部隊抵達,看到天上烏雲席捲,雨水淅淅瀝瀝的拍打在巨大的樹葉上,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音。

不知為何,叮咚已經有些確認,這些人就是來圍攻慶塵的。

就是這些人擋住了去路,慶塵才沒能來赴約。

「叮咚!」

(青山隼,拜託你飛去看看好不好?)

樹冠里青山隼梳理著自己的羽毛:「啾!」

(你特么咋不去呢!)

叮咚:「叮咚!」

(我害怕!)

青山隼:「啾!」

(老子也害怕,你沒看戰場外面還停著一支空軍嗎,還有半神也來了,我才不去。)

叮咚站在樹上猶豫了許久,忽然轉身從樹榦上爬了下去。

青山隼愣了一下「啾!」

(你去找死啊?)

「叮咚!」

(不要你管!)

巨人叮咚落在地面之後,便發足朝禁忌之地森林的邊緣跑去。一路上,他要小心不去踩到地上的小動物和昆蟲,還要小心不讓自己那高大的身軀撞到樹上,撞壞了鳥窩和鳥蛋。

叮咚彎腰跑去。

可是當他跑到禁忌之地邊緣時,忽然停下來了。

他看着外面的世界有些猶豫了。

叮咚從未走出過這裏。

老傢伙們說,外面很危險。

……

……

回歸倒計時22:00:00。

凌晨2點鐘。。

山野間,幾個人忽然從土裏冒了出來。

所有人劇烈喘息著,呼吸著新鮮空氣。

孫楚辭與糰子兩個人癱在地上,彷彿剛溺水上岸似的。

剛剛,zard帶着他們在地下穿梭了三分鐘時間,才躲過一波集團軍的搜尋。

想要躲避機械獵犬的嗅覺,他們就得深入地下,所有人都必須憋著氣硬熬才行。

越強大的超凡者,身體機能就越強,也就越需要氧氣。

所以就算是半神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落入水中,憋氣時間也就在3分鐘到5分鐘,比正常人好一點而已。

zard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慶塵好奇道:「你開心什麼呢,我們在被追殺啊。」

zard看着眾人樂呵呵笑道:「你們都沒我憋氣時間長!這場比賽你們輸了!」

慶塵:「……」

神特么比賽,大家現在逃命呢,誰有心思跟你比誰憋氣時間長啊。

這時zard若有所思:「不對,是影子先生贏了,他現在不用呼吸,我比不過他。」

「你這都什麼腦迴路,」慶塵問道:「你就不能把土遁改良一下嗎,每次土遁都得憋氣,萬一哪次憋死了怎麼辦?」

zard愣了一下說道:「我覺得憋氣很爽啊,挺好玩的。我小時候,最喜歡玩的就是跟幻羽一起在臉盆里憋氣來着。」

所有人萬萬沒想到,這貨竟然是這樣一個回答。

神特么喜歡憋氣。

不過這句話里也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zard和幻羽從小就認識!

難怪這倆人,一個是慶氏的,一個是陳氏的,卻在穿越后攪合在一起,原來是表世界的發小。

孫楚辭坐在一處山谷里喘息著:「這南邊的封鎖線也太多了,怎麼感覺滿山遍野都是人呢?而且這群孫子還設下了幾十條地雷帶,太狠了。」

將近一天的時間裏,他們都在不停的跑跑跑,每次都是剛休息沒多久,就會被漫山遍野搜捕他們的士兵找到。

這山野中的士兵數量,少說有四千多人,還攜帶着重火力,就算有zard這樣的a級,也很難穿透過去。

好在神遊號浮空飛艇已經被擊穿,雲庭號也逃離,不然的話,有相控陣雷達在天上不停掃描,他們會更難受。

慶塵確實可以模擬相控陣雷達的電波,但隊伍里每多一個人,模擬的難度便會增加一分。

現在,他們只能打游擊戰,等待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契機。

「要不,院長你再試着把影子先生喊醒?」孫楚辭試探道。

慶塵小心翼翼的將影子放下,然後湊到他耳朵邊上說道:「陳余來了。」

「李秉熙來了!」

「陳余說你打架不行!」

結果,影子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慶塵放棄了……

糰子小心翼翼問道:「咱們會不會出不去了啊。」

孫楚辭看了她一眼:「別說喪氣話。」

糰子小聲道:「不是說喪氣話……我是想說,其實就算出不去了,我也不會後悔的。要不就讓秧秧姑娘先帶着影子先生走吧,我們繼續留在這裏和他們周旋。」

慶塵看着身邊影子那寧靜的面龐,想到對方這十多年來殫精竭慮的為自己謀劃一切,他慢慢說道:「一定能出去。我不知道他此時此刻還在等什麼,但我一定要讓他等到才行。」

「咦,秧秧姑娘呢,丟了嗎?」糰子好奇道。

眾人環顧四周,卻絲毫沒有看見秧秧的身影。

然而就在此時,慶塵忽然站起身來:「小心,有人來了。」

山谷入口處,漸漸有腳步聲傳來。

人未至,聲先到。

有人笑着說道:「堂堂白晝之主,慶氏家主之子,在荒野上亡命逃竄成何體統,讓別人知道了豈不是丟了慶氏的臉面?」

慶塵皺起眉頭又看向身後,另一邊還有一位背着竹簍的年輕人走進來,竹簍里放着八支畫軸。

兩個人都是陌生面孔,一位明顯是陳氏的年輕一輩高手,光看氣質就與陳余極為相似。

另一位則實力未知,身份不明,他笑着看向慶塵:「旁邊的就是影子嗎,沒想到堂堂影子卻落得昏迷不醒的地步。」

「走,還是打?」zard看向慶塵,轉頭的時候,腦袋上的小樹苗還在晃動。

慶塵皺起眉頭背起影子:「走!」

話音剛落,zard便化作漫天的沙土將慶塵等人包裹住,帶着所有人往地下沉去。

可下一刻,那位身份不明的高手嘴角含笑,他以雙手按向地面。

剎那間,卻見他面前的土地開始泛紅,巨大的火焰滲透地底灼燒,那原本好好的泥土突然變成了岩漿!

那岩漿在地底熾烈燃燒,要封堵住zard的去路。

慶塵心中暗道不好,這些人知道zard的能力,所以專門挑了一位火元素覺醒者來克制。

zard哎呦一聲帶着慶塵等人回到地面,他的左手剛剛不小心被那熔岩碰觸,整隻左手都被燒灼的出現了釉化玻璃的跡象。

「疼疼疼疼疼!」zard嗷嗷亂叫着。

那屢屢得手的土遁逃命法,竟是沒法再用了。

火系覺醒者笑道:「各位不會還以為,我們出手之後,還能允許你們故技重施吧?」

……

晚上11點前還有一章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夜的命名術
上一章下一章

640、前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