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違背祖宗的決定

第406章 違背祖宗的決定

第406章違背祖宗的決定

帝都·大旻聖金聯總部

挑高几十米的書房帶着哥德式建築獨特的削瘦、尖銳、修長風格,穹頂上描繪著聖經故事的彩色玻璃窗映透下五彩斑斕的光澤。

迷離聖潔的五彩光芒照耀下,一個優雅的人影端坐在書桌前,不緊不慢的翻閱書籍。

逆着光的人影輪廓暈開一圈朦朧金邊,宛如降臨到凡塵的神祇,帶着一股宏偉崇高的莊嚴感。

而在書桌不遠處,豐滿妖嬈的玉體橫陳在軟塌上,大片雪白肌膚暴露於空氣中,在紫紅色華麗長裙的襯托下顯得妖艷而神秘。

勾人心魄的嬌軀微微蠕動,一雙幽紫色的邪異瞳孔盯着專心看書的男人,似笑非笑的抿起鮮艷紅唇。

「你真的不管管那小子嗎?魯州可是你的大本營。」

翻閱的動作微微一頓,孔方合上書籍,扶了扶臉上的金絲單邊眼鏡,漫不經心揚起笑容,起身走到幾十米高的落地窗前,俯瞰腳下廣袤無垠的古老城市。

「一顆飼養的果實,當然要等他成熟甜美之後才能採摘,在此之前,我不介意為他澆水施肥,提供營養。」

「但那可是一州之地,放到泰西都快趕上一些中等國家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我賜予他的,最終將【連本帶利】一起拿回來。」

喃喃自語中,孔方抬起眼眸,視線從腳下的城池移向天際。

「殺破狼命格,以混亂血腥為食的凶神,他的成長道路上必將鋪滿屍骸,只要他作為禍亂的源頭不斷掀起風暴,我就能持續從中漁利……」

「不管願不願意,他都將成為我的騎士……替我在這片大地上挑起戰爭,散播瘟疫,掀起飢荒,販賣死亡……」

「這麼好用的一個工具,我為何要將他處理掉呢?更何況……他與舊秩序的衝突,能幫我更快的瓦解這諸聖與天命編織構建起來的藩籬。」

遙望天際,孔方輕輕探出手,修長白皙的五指猙獰虛握,冥冥中彷彿將整個世界都攥在了掌心。

「一根支柱坍塌了,下一根還會遠嗎?」

「我要的,不是魯州,而是整個天下……」

深邃的瞳眸中黑光閃爍,視線穿透時空,落向了地平線上中央帝國的心臟——【紫禁城】!

在旁人無法觀測的視界裏,蘊含一切色澤的混沌黑光已經將整個天地淹沒,只剩下零星的微弱神光還在抗拒掙扎,其中最大的一道神光就隱藏在【紫禁城】深處,宛如風中殘燭般搖曳不定。

凝視着那愈發腐朽無力,已經被黑光侵蝕大半的神性光芒,孔方的嘴角翹起一絲細微弧度。

「命運在我掌中收束,我才是最終的【答案】,陛下,時代變了啊……」

而在他身後,嫵媚妖嬈的女子痴痴凝視着他的背影,幽紫色的瞳孔中倒影出一顆扭曲蠕動的混沌黑洞,彷彿將觀察者的靈魂都吞沒其中。

…………………………

「【鎮國公】不行仁義,必遭天譴,爾等鷹犬爪牙,不知死之將至!孽畜!別碰我!吾乃孔家嫡傳,天潢貴胄……啊!!」

深宅大院裏,肥肥胖胖的孔家人被如狼似虎的士兵狠狠按在地上,多少帶點個人情緒的一通暗揍。

穿着鎧甲,手持長刀的軍士如水銀瀉地,迅速控制了整座大宅,驚恐哭喊與色厲內荏的咆哮此起彼伏,淡淡的血腥味開始在空氣中蔓延。

類似的場景在整座城市數百府邸內同時進行,數以千計的罪人被帶到了市中心的城主府內。

然而,哪怕面對高高在上的白衣少年,某些作威作福慣了的土皇帝還是一時間無法扭轉過來心態,桀驁不馴的叫囂道。

「我乃孔家嫡傳,杖斃幾個泥腿子怎麼了?你沒資格判我!我要見陛下!我要見陛下!」

「就你踏馬姓孔是吧?!」

「這是什麼?嗷嗷嗷嗷嗷啊!!我錯了!【鎮國公】饒命啊!饒命啊!」

伴隨着幽煌業火在體表蔓延,原本桀驁不馴的犯人瞬間「痛改前非」,慘叫着只求一個痛快。

調動無形能量,在地上翻滾掙扎的肥胖人影緩緩懸浮上升,很快就被固釘在幾百米的高空,與其他數百枚「天燈」一起,將整座城市照耀得宛如「紫晝」。

「剩下的這些燒不了幾周,掛路燈吧。」

瞄了眼瑟瑟發抖的從犯,趙胤舜隨手一揮,虛幻紫炎橫掃而過,附着在每一個罪人身上。

一名風韻猶存的婦人隨手將神性金針打入他們體內,疲憊而無奈的看着趙胤舜。

「君上,城裏路燈不夠了。」

「沒事,房頂四個角也能掛。」

這年頭的建築都喜歡飛檐斗拱,很適合掛一些「裝飾品」。

少年隨意擺擺手,彪悍的【神武軍】士兵迅速把這些慘叫掙扎的「人形吊燈」拖下去,偌大的城市內已經隱隱能聽到此起彼伏的凄厲哀嚎。

手上的事情告一段落,趙胤舜莫名感覺到一陣空虛,漫不經心的問道。

「魯州府那邊怎麼樣了?」

「湯鴻達跟您這麼久,他比我熟練多了。」

「熟練?什麼熟練?」

「抄家滅族。」

「…………」

「粗鄙,那叫正義的審判!」

不滿的撇了眼戚彤,趙胤舜義憤填膺的揮了揮拳頭。

「你看這些人渣敗類私設地牢,折磨異己,杖殺百姓,姦淫婦女,我這叫代天行罰!」

「…………」

瞄了眼天上紫汪汪、閃閃發光的「群星」,戚彤欲言又止,表情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一想到偌大的魯州天空一到晚上全是這些玩意在發光,她就覺得腦仁隱隱作痛。

審判可以接地氣,但不能接地府。

代天行罰不是叫你把天上掛滿「星星」,你知道這些會慘叫的「星星」給魯州兒童造成了多大不良影響嗎?

他們會以為天上的星星不僅發紫光,還會叫!

「君上,答應我,等天氣轉暖,他們快要爛掉的時候,請一定要及時燒掉。」

「我這不是一直在燒嗎?」

「我說的是用真正的火來燒!燒成灰!」

「嘖,真浪費,有些人能燒好幾年呢。」

「…………」

呼~

深吸一口氣,戚彤壓下胸中翻滾的咆哮,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君上,您也不想魯州瘟疫橫行吧?」

「這不是還有你嗎?你每過一段時間給他們來幾針,保證他們活力四射……」

「500萬顆兵道覺醒大葯,君上,您是不是覺得我很閑?」

此言一出,趙胤舜頓時乖乖閉嘴,無奈摸了摸鼻子。

「好吧,那你忙之前要給他們足夠的『臨終關懷』,盡量延長他們的壽命,畢竟,我這個人可是最見不得生離死別了……」

悲天憫人的仰望天空,凝視着那一顆顆熊熊燃燒的「星辰」,趙胤舜眼底滿是不舍。

暗暗撇了少年一眼,觀察着他俊美無瑕的側顏,戚彤總覺得結束了魯州的征伐后,君上性格中不著調的部分又隱隱佔了上風。

「對了,既然這次【聖衍公府】如此識相,那我們也要投桃報李……」

聽着少年的喃喃自語,戚彤心中莫名湧起一絲不安。

然而,這股不安很快就成為了現實。

「所以,我們去挖了孔家祖墳吧!」

看着白衣少年摩拳擦掌,興緻勃勃的「純真」模樣,戚彤一時間陷入了深深沉默。

我聽到了什麼?

挖什麼墳?

不對,我什麼都沒聽到,湯鴻達你個狗日的快回來!

但少年根本沒等她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說走就走,當場就要讓【神武軍】的將士去找鐵鍬。

心頭一急,戚彤下意識一把抱住了趙胤舜的大腿,被他在地上拖行。

「君上!萬萬不可啊!!!」

堂堂神話尊者宛如深宮怨婦般抱住少年的大腿,被拖在地上發出杜鵑啼血的哀鳴,生怕一撒手他就把孔仲尼的骨灰給揚了。

其他人也許干不出來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但面對自家君上,戚彤實在不敢賭。

「有什麼不可的?孔家能刨別人祖墳,就不許我刨他家的?」

「您不能因為不肖子孫的事情怪到【至聖先師】頭上啊,仲尼何辜啊!!」

「誰說我要動孔子的?對於仲尼我還是很尊敬的……」

不滿的皺起眉頭,趙胤舜抖抖腿,企圖把戚彤震開,沒想到她卻抱得更緊了。

「您的尊敬太沉重了,我怕仲尼承受不住啊!」

「…………」

「放肆,我堂堂大旻【鎮國公】,豈是如此侮辱先聖之人?」

別說侮辱先聖,現役聖人您都說殺就殺,還有什麼是你不敢做的?

死死抱住少年的大腿,戚彤下定決心一定要阻止他喪心病狂的行為,不然天下之人真都要群起而誅之了。

看到戚彤如此堅決的模樣,趙胤舜無奈長嘆一聲。

「唉……好吧,我答應你,絕不動孔仲尼。」

「真的?」

「本尊金口玉言。」

聽到這話,戚彤長長舒了口氣,放開他的大腿緩緩站起身來,然後就看到少年臉上若有似無的壞笑。

「不過,孔家其他人的墳本尊刨定了,耶穌都救不了他們!」

下意識的伸手去抓,卻只抓到了一抹空氣,戚彤看着虛化消散在自己面前的泡影,眼底逐漸湧出濃濃絕望。

我當初怎麼就沒選擇【敏關】呢?

抓不住他,也能一頭撞死在他面前啊!

…………………………

宏偉莊嚴的建築群佔地數千畝,遠遠看去,恍若一座微縮版的紫禁城,肉眼看不見的神光從內部各個宮殿中綻放,縱使天上的太陽也無法壓下這些光輝。

跨過朱紅大門,趙胤舜饒有興緻的環視【孔廟】,一名面容蒼老,但衣冠整潔的老頭悲壯跟在他身後。

「這麼說,【孔廟】真正的本體在聖域內,這裏只是一個投影?」

「還是有區別,天下【孔廟】何以萬計,但只有咱們曲阜的孔廟才是本宗。」

「在我眼裏沒區別。」

「…………」

原本還有點驕傲的老頭呼吸一滯,不甘的低下頭顱,在心中暗暗腹誹。

粗鄙武夫!

「對了,這麼大一座建築群,就孔仲尼一個人住嗎?」

「咳咳,當然不是,裏面一共祭祀著173人。除【至聖先師】外,還有172位從祀。」

「分別是四聖、十二哲、七十九先賢、七十七先儒。」

「其中,【至聖先師】為正享,即主祀。神位在【大成殿】正中,南向。」

「【四聖】為配享。是從祀的一等級。」

「東配2人,在殿內東旁,西向;西配2人,在殿內西旁,東向。復聖顏子、宗聖曾子、述聖子思子、亞聖孟子雕像分坐於孔子像的兩側……」

聽着老頭有條不紊的介紹,趙胤舜若有所悟的點點頭。

而看到少年的反應,老頭還以為他感受到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心中暗暗欣喜。

孺子可教,也許我能糾正他無法無天的性格,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然而下一秒,老頭嘴角微不可查的弧度就僵在了臉上,深刻認識到了什麼叫做朽木不可雕也。

「太多了,以後別整這些花里胡哨,除仲尼以外的從祀全部移除,既然是【孔廟】,那有孔子一個象徵就夠了。」

說到這,趙胤舜扭頭對身後的士兵吩咐道。

「傳我命令,今後天下所有【孔廟】都比照辦理,但有違反者,視為淫祀。」

「遵令!」

「…………」

獃滯的嘴巴越長越大,老頭愣了足足幾秒鐘,猛然跳起來尖叫道。

「不可!萬萬不可!孔廟的祭祀規制乃聖人欽定,除了陛下以外沒人能……呃……」

忽然想起來面前少年的頭銜,情緒激動的老頭忽然卡住了。

【鎮國公】,佐天子理陰陽、平邦國,無所不統。

只要【皇帝】沒有明確反對,他就代表了【皇帝】的意志!

「沒人能什麼?」

「呃……沒人……沒人……」

乾澀喃喃兩句,老頭心頭一急,悲愴跪地勸誡道。

「【鎮國公】大人,祖宗之法不可廢啊!!」

「哦,那我今天就要做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神武軍】聽令。」

「諾!」

數以百計的彪悍戰士發出整齊劃一的怒吼,殺氣騰騰的咆哮驚起無數飛鳥,讓原本恬靜莊嚴的【孔廟】染上了一股野蠻的氣息。

感謝【三體惡人羅輯】【勿00擾】【圖新】等書友的打賞。

水是因為更得少,你們告訴了我一個殘酷的事實……

今天多碼了兩千字存稿,明天把昨天的補起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超維武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超維武仙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6章 違背祖宗的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