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男身女相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男身女相

羅冠道:「之前,魏某開出條件,陳兄竟問也不問,便直接答應合作……就不怕,魏某是胡言亂語,根本做不得數?」畢竟,要助陳王窺得神皇境,其中難度可以想像。

陳團一笑,狹長眼眸間,銳利流波,「魏兄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假話如何?真話又如何?」

「假話就是,吾與魏兄一見如故,看到你第一眼,便知魏兄言出必踐,乃人間君子。」

「真話嘛……魏兄你要的,是周氏家族之位,找不到你難道還找不到,那周錦泰嗎?」

陳團眯起眼,繼續道:「這世上,敢賴我帳的人不多,魏兄你應該,也不想看着他死吧?」

或是因為喝了酒,此時他面頰微紅,本就狹長的眼眸,如今眉梢處,冷厲之外竟有些許媚意交織。

羅冠收回眼神,微微一笑,「陳兄所言極是,魏某人間君子,承諾之事自然辦到。」

他起身,「良辰美景,就不多打攪陳兄了,但明日事關重大,望陳兄勿要折騰太晚。」

拱拱手,轉身離去。

陳團看着他背影,抬手摸了摸臉,暗暗皺眉,「姓魏的,好敏銳的觀察……日後在他面前,得提防些了。」旁人或許做不到,但這魏庄來歷莫測,或有道妙之法。

一念及此,陳團心情大壞,沒了夜戲美人的興緻,「金華,金華,你死哪裏去了?」

金華匆匆而來,「……師叔,您有什麼吩咐?」

陳團唬著一張臉,「安排

個清靜點的地方,我要睡覺。」

金華趕緊道:「是,師叔請跟我來,晚輩親自帶您去。」

一夜無話。

羅冠第二日見到陳團時,他仍臭著一張臉,將提醒他動身的金華,罵的狗血淋頭,「急什麼?周氏族長競選,名額錄入至午時方止。現在過去的,都是群上不得枱面的小嘍嘍,你要本公子跟他們一起等?」

金華滿頭大汗,臉色發苦,「師叔不要動怒,是我說錯了……您這般身份,豈是他們能比的,壓軸……您必須壓軸登場才行!那個……晚輩現在就吩咐廚房,趕緊將早飯端上來,請您稍等片刻。」

說罷行了一禮,匆匆逃離。

「哼!」陳團抬眼看來,語氣不善,「魏兄看我做什麼?難道也覺得,我們現在該動身?」

羅冠微笑,「主隨客便。這裏是陳兄的主場,我們自然聽你的,只要不誤了時辰便可。」說話間,有下人奉茶,他接過來喝了幾口,笑着讚歎,「好茶,香味清逸,滋養精魄。」

不知為何,看着他一副,嘴角含笑意態從容模樣,陳團臉色越發難看。一頓早飯,吃的沉默且壓抑,若非羅冠不動如山,周錦泰幾乎懷疑雙方合作已是昨日黃花。

袁藝低頭不語,暗道這陳團看着一副溫潤、純粹模樣,原來竟是這般喜怒無常。

呸!

皇朝的狗……算了,王爵就別罵了,免得對方心有所感,總之想跟我親近,做你的春秋大夢。

過早飯,陳團拂袖便走,說要睡個回籠覺,望着對方離去方向,周錦泰遲疑再三,苦笑道:「大人,這……不會有什麼意外吧?」他連哪只腳先踏入周家都想好了,如果最終放棄,老周表示我有點接受不了。

羅冠道:「無妨,等著就好。」心裏面忍不住暗暗感慨,陳團這作態,是越來越娘娘腔了。堂堂神王,男身女相也就罷了,居然連舉止、脾性都這樣……嘖嘖,可真是奇葩。

壓軸登場不壓軸登場的,羅冠不在意,但今日早早過去,的確不是一個好的選擇。臨近時限,打對方的個措手不及,也能免去許多麻煩。不然,早早的亮明

身份,肯定會有諸多波折。

羅冠抬頭看了一眼窗外,今天萬里晴空,天光無遮灑落,輕聲道:「真是個好日子啊……」

另一邊,周氏祖宅。

自天亮開始,便已熱鬧起來,競選者錄入雖至午時方止,但受邀觀禮者總不能來的太晚。

而且,還有許多人不請自來,都迫切的想在第一時間,確定周氏權柄花落誰家。

周氏祖宅坐落於帝都西南,依山而建殿宇綿連,今日隨着眾多貴客到來,霞光照耀四方,盡顯王爵大族氣象。

山腳大道兩旁,諸多宅邸、茶樓、酒樓等,到處都擠滿了人,眼巴巴望着祖宅方向。

其中,大部分是不請自來的「客人」,但他們甚至沒資格,在今日進入周氏祖宅,便只能包下一處包廂

,又或者與三五人擠在一張桌子上,緊張的等待着結果。

另一部分,則是周氏旁支,或血脈較遠的聯姻親眷。新任族長的確定,將直接影響他們的未來,雖然這些人連站隊、表態的資格都沒有,但如果最終掌權者,與己方更加親近,日後自然能水漲船高,反之就要夾着尾巴做人,甚至被清算、料理。

所以,族長之位更迭,關乎周氏,卻又不僅僅是,周氏一族的事情。這個盤踞帝星,在皇朝內部有着,舉足輕重地位的王爵氏族,正在吸引著幾乎所有人的眼球。

突然,一陣驚呼響起,「快看,有人來了!」

唰——

唰——

無數眼神匯聚,便見周氏祖宅,山下直道上,正有一支隊伍行來。

為首者,是一名神情肅穆,步伐沉毅的中年人,身後有麾下執旗,上書:周氏嫡傳血脈同,祭拜先祖,參贊傳承。

第一位競選者,登場。

「周同!他竟然,也來參選了。」

「邊疆重將,周同!聽聞,他曾在戰陣之中,正面擊殺流光皇朝大將,得神皇陛下誇讚,有機會窺破神王之境。」

「嘶——膽敢參與族長競選者,果真不同凡響!」

但很快,更多的關注,便落在周同身邊,那名閉目不語老者身上。對方氣息內斂,卻自然而然,散發着厚重如山的威壓,只是眼神落下,便自心底生出驚悸、顫慄。

就在這時,周氏祖宅中,突然一聲大喝,「來者何人

?」似驚雷滾滾,響徹四方。

老者睜開眼,神光乍現,竟令眾人頭腦一片空白,剎那失神,「虞山王,朱楨!」

周氏族長之爭,開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大荒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大荒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男身女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