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月亮與六便士

第二十九章 月亮與六便士

「焦慮……」

上白石雪乃有些獃滯的躺着,讓自己瀑布般的青絲就這麼鋪滿了整個枕頭,屋外的月光透過窗縫偷偷的溜進被窩裏。被窩裏的兩個女孩四目相對着,寺田蘭世的小臉被白色的月光所照亮,眼波流轉之間,明亮的雙眸像天空中的星星。

「我沒有感覺到什麼焦慮啊。」

上白石雪乃緩緩的搖了搖頭,無聲的張了張嘴,手指輕輕的封在自己的唇上,「又或者說沒有感覺到?」

「我還以為雪乃會因為當Center很苦惱呢,」寺田蘭世側過頭來笑着,緩緩的眨了眨眼睛,「未央奈最近看樣子一直不怎麼開心,有時候雖然不在一起,但是即使不說,在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也能看出來未央奈在歡笑過後,臉上的表情是苦的。也許只有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未央奈才是真的開心吧。」

寺田蘭世頓了頓,似乎在觀察著對面上白石雪乃的表情,可是雪乃的樣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寺田蘭世想了想,小聲的接着說道,「雪乃雖然我還沒有從臉上看出來,但是雪乃你一向比我們聰明,也比所有人會假裝堅強。」

「假裝堅強?」

上白石雪乃眯着眼睛,不知不覺的話語之間似乎有了一絲的急躁,「蘭世你想的太多了吧。你看我像是那種假裝堅強的人吧。你還記得上次……上次我連走路崴了腳都哭了好久。」

上白石雪乃語速有些了加快,面對着對面沉默的寺田蘭世,似乎急於找到一個合適的例子,最好能直接一步證明自己是個小哭包就更好了。

「那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了!」

上白石雪乃眼睛猛地瞪的大大的,原本平坦的胸口因為呼吸的聲音上下起伏着。

「蘭世說的不對!」

寺田蘭世眨了眨眼睛,黑暗中沉默著,小小的被子裏,上白石雪乃似乎是一隻被逼到牆角的小狗一樣,對着混雜的無助的黑暗無力的狂叫着,期望黑暗中能被叫破一絲的光明。

就像人們遇到黑暗一樣,懼怕的不是黑暗,而是黑暗中所帶來未知的不安。而面對這些,無助的人們用高聲吼叫來驅逐自己心中的恐懼。

長久的沉默,一瞬間寺田蘭世似乎覺得對面的上白石雪乃的眼神狠烈的都要奮起讓自己滾下床去。但是隨後是無助的迷茫,以及潮水般湧來的悲傷和不安。也在那一刻,寺田蘭世才發現,上白石雪乃的不安來的要比堀未央奈的更加純粹和迅速。

甚至不需要自己從她臉上看出來,被窩裏的上白石雪乃雙手抱着自己的大腿,蜷曲著身子縮成一團,緊閉着雙眼。似有似無的啜泣聲,在寂靜無聲的夜空中也是這麼的顯而易見。

「對不起蘭世,」過了好久,上白石雪乃喃喃自語的聲音才從被子裏的一旁響了起來,抬頭的一瞬間,眼淚噙滿了女孩的眼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就是!就是……」

上白石雪乃猛地抓住自己的胸口,「就是這裏難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甚至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哭。就是一瞬間,眼淚它,它,它自己就流下來了。」

看着滿臉寫滿悲傷的上白石雪乃,有這麼一瞬間,寺田蘭世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太過分了。

「對kii醬也是,」上白石雪乃小聲的抽泣著,「對不起,上次突然就朝着kii醬發火了!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覺到很慌,但是我也不想別人知道我很慌,我,我我我,我只能平時跟前輩們打好關係,然後積極的表現自己。但是,但是,但是當站在隊伍最前面的時候,當燈打過來的時候,我,我就好像什麼都不會了。」

「但是雪乃做的很棒啊。」

寺田蘭世輕聲的說道,「我看了節目,好多人都看了,大家都說雪乃很厲害。」

「可是,可是我還是很怕。怕前輩們辛辛苦苦積攢起來的乃木坂被我弄壞了。」

上白石雪乃抽泣著的時候,自己脖子上的筋一抽一抽的,「我,我知道未央奈為了我好,有什麼東西都是她幫着我查,有些難的節目都是未央奈幫着我說話和做反應。我知道未央奈,未央奈她不想讓我看到網上人們對我們的評價。可是,可是我早就看到了,我只是故意沒有告訴未央奈她。我我我我,我其實也對不起未央奈。」

「雪乃,」寺田蘭世看着抽泣著的女孩,突然才意識到眼前在自己眼裏無所不能的上白石雪乃,跟自己一樣現在才是一個14歲的女孩。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你,你遠比我要聰明的多。」寺田蘭世伸出手慢慢的拉緊了上白石雪乃的小身體,「雪乃你還記得你以前跟我說過的話嗎?」

「什,什麼?」

「你說這個世界上的最好的朋友是什麼,是當你沉溺在這個俗世中的時候,可能幫你往上提一提的人。」

寺田蘭世看着淚流滿面的上白石雪乃,眼前的女孩逐漸和那時候拉着自己手,讓自己和她一起抬頭的女孩的臉漸漸的合在了一起。

「你那時候告訴我,也許你就想當那樣的人。可以在想的時候隨時停下來,抬頭去看看藍天,去看看天上的月亮。你可以感受到一種美,這種美是不需要我們付出的代價的。」

寺田蘭世伸手輕輕地去拉開了蓋在她們頭上的小被子,寂靜的夜空中,透過窗戶可以看見一輪明月。月光無暇的灑在每一個仰望它的人的臉上。

「這種價值不是說我們要去索取,要去維持的,只是說要去放空一切的欣賞。」

「也許這個時候,我們才會感覺到我們的生命不是那麼的虛幻,是有那麼些沉甸甸的重量在裏面的。」

寺田蘭世的手指輕輕地去劃過上白石雪乃的臉頰,擦乾了她的淚水。看着仰望着月光的上白石雪乃,寺田蘭世輕輕的笑着,「而你說,朋友就是在這你陷入其中之後,無力掙脫內心的不安的時候,需要一起帶你去看月亮的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在乃木坂寫同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乃木坂寫同人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月亮與六便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