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

「你……她是你妹妹吧,如果師父確實不是你們所殺,我當賠罪。」左向晴雖有些彆扭,但到底是修士,便索性直言。

李聽看了她一眼,神色如常,「你盡可找到王飛才與我們當面對質,當時還有一個叫趙應成的修士,應該也逃出去了,我們一行人在藍鬼鬼境內的種種,都可講與青門人聽。」

「多謝。」李聽的神色平和,沒有什麼不耐,讓左向晴也放鬆了些,越發覺得自己之前有些不講道理。

「至於有趣,她確實是鬼,但她不是怨鬼,也從不傷人,如果是你傷了她,等會和她道歉吧,她還是個小孩子。」說這話時,李聽的語氣比之前嚴肅了不少。

左向晴看了一眼小女孩,點了點頭,道:「好。」

她說罷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道:「謝謝你救我。」

李聽一愣,接着露出了淡淡的笑,「我們本就不該是敵人。」

這一笑讓他清秀的面龐顯露出點溫和,他語氣平和,眼神沉靜,彷彿已經走過三四百年的修士歲月。

左向晴看着他的眼睛,有些愣神,眼前之人年紀應不過五十,和二百多歲的自己比,應該如小孩子一般才對。

怎麼好像比自己年長一樣……她愣了一下后很快回神,「嗯」了一聲,轉開了臉,往有趣和雲舒那邊挪了挪。

有趣抵擋外面鬼的過程中,雲舒又畫好了一個符紙陣,陣法落下,有趣也收回了手,往嘴裏塞了些什麼,短暫的休息起來。

左向晴一直默默看着她們的動作,見此走上前去,道:「有趣?」

小女孩僵硬的眼珠微微向左轉動,接着一點點回身,看向了左向晴,她手中握著一條軟鞭,軟鞭上有倒刺,還瀰漫着點灰黑色的霧。

「姐姐。」顯然,有趣是記得左向晴的。

「我那個時候傷了你,對不起,謝謝你帶我出迷林。」左向晴也不是什麼彆扭的人,有趣雖然是鬼,但她面龐乾淨,平時也習慣在自己的臉上加一些幻化,看起來和人類孩子差不多。

面對這個樣子的小女孩,既然有錯,她也不會扭捏。

有趣輕輕的歪了下頭,

朝李聽那邊瞟了一眼,堪堪控制住,沒有讓腦袋耷拉下去,然後才道:「姐姐不是說了為我好么?」

小女孩的手握在軟鞭上,大大的眼睛一錯也不錯的看着左向晴,彷彿在期待着什麼一樣。

她不提還好,這一提,倒是讓左向晴想起了她身上的傷痕,既然是鬼,那就是生前受的傷吧,這樣一想,左向晴也覺得自己有些魯莽。

「不,不是,是我失禮,抱歉。」欺負一個不傷人的孩子,她到底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有趣看了一眼手中的軟鞭,又看向左向晴,好像在失望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有,她的聲音很小很輕,道:「那就不報答了。」….

「什麼?」左向晴沒聽清。

「沒關係。」有趣兩邊的嘴角向上勾,乖巧道。

左向晴不自禁的心中有點發寒,還是有些不適應和一個鬼說話,但她對有趣並無惡感,所以還是控制着自己點了點頭。

她點完頭后剛想說自己也來幫忙,卻立刻反應過來自己身上有傷,便閉上了嘴巴,心中有些緊迫感,走到了武樹和歐陽松附近,選了塊山石靠着,盤膝坐地,服藥療傷。

雖然在同一山洞裏,但這些也大概分成了幾個小團體,各自湊在一起。

雲舒、夜鳴、有趣,算是堵縫隙組,兩人一鬼湊在一起。歐陽松離他們最近,旁邊就是武樹和左向晴,是青門的人。

夜門的就是水瑩和宋平,一個暈倒,一個重傷在身,安靜的在一處角落裏待着。

唐元在

偏中間的位置,和一塊大石頭在一起,周圍有他扔下的陣法,朦朦朧朧的,叫人看不太清裏面的情況。

再裏面就是風雨和李聽了,兩人各站在山洞的兩個角,比較有默契的輪流調息,另一人就盯着山洞的動靜。

……

又是半個月過去,唐元周圍朦朧的霧氣一點點散去,露出了裏面的人和巨石。

李聽聞聲抬頭,看了一眼箭不離手的風雨,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走向唐元,問道:「煉成了?」

這一聲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唐元點了點頭,道:「裏面加了陣法,不會讓鬼穿過。」

鬼通常能夠穿牆穿山而過,如果不想讓鬼通過,就要將這些東西裏面加上陣法,是一個比較複雜的過程,畢竟稍有疏漏,就會留下縫隙,讓鬼有可乘之機。

很多高大的建築想佈滿陣法,都要花費好幾年的時間。

所以這個山洞也算是奇特,也不知是誰提前煉化佈置過,以至於鬼無法穿山而過,只能從那一個小縫隙里闖。

而唐元二十來天就能煉製一個結實的石門,就要歸功於他煉器師的身份了,煉器師往器具裏佈陣,同時煉製,要比后往一棟建築里融陣更快,更穩。

唐元一邊說,一邊用自己的法力包裹着石頭,往前挪移,待挪到離雲舒等人無限近,只有一人可通過的縫隙時,他才道:「你們慢慢退到我後面,我把它推上去,其他人打鬼,要快。」

雲舒歐陽松等人一離開,之前的石門就會徹底破碎,鬼定會蜂擁而至,他只是用法力護住了自己新煉製的石門,並不能長久,還是要徹底關上激發陣法才好。

而且這個過程中還可能會有鬼溜進來。

幾人都是肅了神色,索性這個時候縫隙被雲舒的新符紙陣封著,兩人一鬼便先後退。

接着是左向晴和武樹,也退到了唐元後面。

「要是有鬼溜進來,我們擋。」武樹朗聲道。

在另一個角落裏的宋平看着眾人的動作,也拔出了劍,擋在了水瑩的身前。

新的石門外面就剩下歐陽松一個人了,只要他一鬆手,石門就會徹底破碎。

至於為什麼沒有佈置簡易陣法暫時護住這個石門,那是因為洞口太大,雲舒帶的材料不足以佈置這麼大的陣,而且她本身也不精通陣法。

唐元的材料倒是夠,但正因為夠,他索性選擇做個新的,一勞永逸。

歐陽鬆手上法力傾斜,喝道:「都準備好了吧,本座鬆手了!」

晃來晃去的大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修仙的話我不想努力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修仙的話我不想努力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新的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