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女畫的圓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女畫的圓

少秋頗為震驚,本來不敢停留,想立馬回去,可是既然進來了,再度回去,怕是不妥,倒不如就此坐在一條板凳上,至少這樣一來,可以為少女作個伴不是?

如此坐了一陣子,等到天色漸漸亮起來了,以為能夠出去,至少可以欣賞一下夜色之美了,卻不料,發現大門關閉了之後,便再也開不開了。

本來是極其糟糕的事情,可是轉念一想,倒也不錯,可以看着少女的漂亮的臉,如果願意,他甚至可以湊上前去親吻一下子。

可是少秋是害羞之人,不敢如此冒昧,倒不如就這麼坐在一邊看上一眼就已然是知足了哈。

如此過了一陣子,也不知道這天色如何,想出去看看,可是大門緊閉,開不了,無法出去,唯今之計,亦只好是順其自然罷了。

屋子裏的燈火閃爍不已,非常之詭異,無風自滅,眨眼之間便又自動點燃了,確實是有些恐怖,不敢呆在此處了,幸好有少女相陪,倒也不懼,相反,尚且想在那條板凳上睡一覺來着,與少女睡在同一間屋子裏就是不錯哈。

正這時,少秋看到少女漸漸從床上爬起來了,背對着他,一時看不清面貌,不知到底是為什麼,敢情是生氣了吧,不然的話,何至於不肯與自己面對呢?

少秋湊上前去了,在這種時候,再不拿出點男人的本事出來,可能這一輩子就算是白活了,絕對不能這樣,於是湊上前去了,抱住了少女的腰,而少女此時也轉過頭來,看到的卻並不是一張少女的臉,而是一張十分恐怖的鬼臉,沒有眼睛鼻子什麼的,只有一張嘴,漆黑的嘴巴大大地張開着,不住地往著外面噴吐出黑煙。

少秋趕緊放手,此時嗆得不行,想把大門拉開了,不逃出去是不行了,不然的話,瞬時之間可能就要死掉了哈。

「此時有張防毒面具就好了。」少秋靠在冰冷的牆壁上,如此想着。

正這時,聽見那鬼的腳步漸漸地湊過來了,因為煙霧之深厚,根本看不清什麼,卻可以感覺得到,那鬼就站在少秋的面前,不住地對着他哈氣,那種氣是非常漆黑的那種,與尋常煙囪冒出來的那股股黑煙相差不多,一旦熏著,後果不堪設想。

這不,少秋已然是有了輕度的中毒跡象,再這麼下去,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沒命了哈。

少秋湊到大門邊,想把門拉開了,可是不成,整個大門,也不知為何,本來是木頭造的,可是一旦進入,旋即變成了鐵門,渾然一體,幾乎沒有個縫隙,就算是大門與牆壁相接處,那也是嚴絲合縫,根本就沒有一丁點裂縫什麼的,憑人力想把大門弄開,談何容易。

……

夜色下,花嬸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天井裏,荒村的人們,到了此時,漸漸沉入了夢鄉,對於花嬸之所作所為,根本就感覺不到嘛。

花嬸此時的穿着,與白天又不是一個樣子了,整個道姑打扮,非常之莊嚴肅穆,夜裏相逢,無端碰到,膽子不大,當真是會嚇著的。

幸好此時花嬸的天井裏沒有什麼人,一隻湊上前來的老鼠,早已被花嬸的樣子嚇跑了,在逃跑的過程中,由於動作過於迅速,碰在一塊石頭上,一命嗚呼,當場殞命。

花嬸此時口中念念有詞,不住地作法,一時大風颳起,小河上下,一片濤濤,亂石滾滾,天邊的月輪更是無端從天幕上落下來了,濺起一片火花,非常之壯觀。

花伯也被花嬸攝住了,從自己的床上飄出來,在法場上下轉悠不住,只有眼睛是閉着的,根本就感覺不到花嬸之存在,不然的話,尚且有可能勸說一二,畢竟如此歹毒的行為,還是不要做為好。

在花嬸的法言之中,但見花伯往著雲天之中慢慢飛舞著而去了,不久之後,可能當真就會離開了荒村,去到一個沒有煩惱也沒有憂愁的所在,甚至會上了西天也說不定哈。

花嬸之所以如此,亦不過是因為花伯平時對自己指手畫腳來着,此時不出一口惡氣的話,卻要什麼時候再去出這口氣呢?

本來想送花伯上西天來着,可是念及他畢竟是自己的男人,少女可不能沒有父親呀,於是收回法術,把花伯慢慢地放了下來,圍繞着壇場不斷地上下飛舞,有時甚至懸停在空中,看上去極其嚇人,幸好花嬸膽子頗為了得,不害怕,不然的話,肯定要嚇著了都。

捉弄了花伯一陣子,看到天色大變,可能要下雨了,於是悄悄地把花伯送進了屋子裏去了,躺在床上,劓聲陣陣,蔚為壯觀。

桌子上依舊擺着個木偶,上面寫着兩個字:少秋。

花嬸圍繞着那張桌子,上下作法,不時揮舞着法鞭,打得桌面啪啪亂響,一時幾乎要把人都吵醒了,風颳得更大了,雨不斷地落下來了,花嬸不想進屋,冒着雨,把這場法事做得更加的大了。

……

少秋正困在那屋子裏,也不知道怎麼出去,圍繞着牆壁來回不住地兜圈子,想找到出口,否則的話,在如此緊閉的空間里呆得久了,顯然不是個事。

可是找不到出口,之前有個門來着,可是到了這時,那鐵門竟然是消失不見了,整個牆壁變成了鐵的,此時想出去,如何可能。

如此過了一陣子,少秋感覺到渾身沒有什麼力氣,便坐在一條長板凳上,略事休憩,正好煙霧也散去了,但見床上的少女仍舊躺着,樣子極其嫵媚,知道是個假的,不敢上前去,只好是遠遠地坐在一邊,一切等出去了再說吧。

正這時,感覺到屋子開始不住地搖動,一些石塊瓦片什麼的紛紛從屋子頂上落下來了,有些砸中了少女,不復躺着了,爬了起來,面對着少秋,可不就是個厲鬼,張開了黑黑的巨口,準備趁著此時無人,把少秋吞食了。

厲鬼當真撲過來了,可能由於動作之過於迅猛,把屋頂頂起來了,一縷天光灑了進來,知道外面正是白天,少秋果斷逃出,出去了一看,才知不過是一座可怕的墳墓,天空此時漂浮着一個可怕的厲鬼,穿着黑衣,大概有一座山那麼大。

四處打量一下,才知並非是什麼白天,而是一個月夜,一輪蒼白的月亮懸掛在長空,那厲鬼跳上了月輪,旋即又蹦到西山上去了,之後往著群山深處一跳,便看不到影子了。

……

花嬸本來是想致少秋於死地來着,可是這時不知為何,不知從什麼地方跳出來一頭牛,二話不說,以尖尖的牛角往花嬸的法壇上一挑,整個法壇就掀翻了,灑落一地的東西,那少秋的木偶也破碎不堪,大風一刮,旋即不知飄到何處去了。

……

少秋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裏了,此時拍去了身上的灰塵,整個人似乎都消瘦了一圈,癱坐在椅子上,渾身無力,望着外面,月輪高懸,正是深夜呢。

這樣的夜裏,無法入睡,只好是打開一本書,無聊地看了起來,而外面似乎有頭牛,正不住地趴伏在破敗的窗戶上,往著裏面不住地張望着。

那牛長嘆一聲之後,似乎覺得不該趴伏在人家的窗戶上叨擾人家,於是果斷離去,回到了曠野無人之處去吃草去了。

少秋此時正好可以打開一本書看看,而門外的月色非常之不錯,桃花開放,一縷花的香味飄進來了,呼吸著這種美妙的空氣,心情之不好,漸漸地也散去了不少,此時想起了少女,好久不見,不知她變得如何,日子過得怎麼樣了呢?

不久之後的一天,少秋獨自呆在大山上自己的田地里幹活,此時正是春季忙碌之時,可不能荒蕪了大田哈,不然的話,可能就不好了。

而在這個時候,少女背着一個背簍慢慢地靠了過來,走到少秋的大田邊時,一時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一塊石頭上,對着天邊的快要沉下去的夕陽唱起了醉人的歌曲。

少女此次上大山之主要的目的就在於割豬草,路過少秋大田邊時,便不走了,想與之說個話,可是這話剛到嘴邊,忽然想起了什麼,於是又咽回去了,不說了。

少女沒有說話,只是離開之時在那塊石頭上畫了一幅畫,這使得少秋有些好奇,休息之時,便湊了過去,得去弄明白了,不然的話,老憋在心裏也不是個事不是?

少女只是在那塊石頭上畫了個好大的圓圈,在圓圈裏面擺放上一束鮮花,之後匆匆離去,留下少秋一人怔怔地呆在大田邊,想到太陽漸漸地落下去了,依然想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想不明白事情的少秋,只好不去想了,扛着鋤頭,慢慢往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此時在遠方似乎傳來花嬸的謾罵聲,聞聽到如此不堪的話語,少秋一時嚇得幾乎不敢動彈了,扛着的鋤頭也掉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了。

可是靜下心來一聽,大山上一片空曠,幾乎什麼也沒有,不要說人了,就算是一些樹木,到了此時也似乎不存在了都。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荒村物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荒村物語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女畫的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