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再提阿沙巴河治理

第761章 再提阿沙巴河治理

第761章再提阿沙巴河治理

「若不是爵士幫助我們分析,我們還一直稀里糊塗的以為,只要戰爭還在持續,糧食價格就會一路飆升,谷民們種越多越好呢!現在看來,有點想當然了,像以往一樣,前面有無數人握著黃金餓死,而我們手中有無數糧食要爛在手中,而這一切由掌握著大量航運的散塔林會和桑比亞商人說了算。」

「所以,根結在運輸上,那些邪惡商人用這種方法卡住我們的脖子,從我們的身上榨取利益,變相奴役我們。」

「不僅是運輸上,還有我們內部團結上,我們自己不抱團,任由那些邪惡商人說了算,當然只能任由他們壓榨,爵士先前的提議就非常好,我們組建一個迷霧谷農業工會,讓所有的農夫加入其中,我們可以幫助他們尋找銷售渠道和販賣,至少能掌握一定主動權,確保價格不被壓到慘不忍睹程度。」

議會模式固然存在着鬆散、效率低下等諸多缺陷,卻也有着任人唯賢的優點,至少在迷霧谷這種政治傾軋較為輕的大型農村社團中,選議員主要是選賢,在場的幾名議員的智慧都在水平線上。

蓋文稍微一引導,他們便發現了問題關鍵所在。

「就算是發現問題關鍵所在也白搭,我們谷地已經被散塔林會和桑比亞徹底包夾起來,大部分臨海都掌控在他們的手中,在這件事情上,科米爾王國是站在他們那一邊的。」

「是啊,我們谷地唯一大型港口傷痕鎮,還因為拉珊領主的愚蠢,給了散塔林會和桑比亞那些邪惡商人們完美借口,到現在依舊被別人接管着,我們辛辛苦苦種植出來的農作物,還是賣不出去。」

「就算是有港口也白搭,誰不知道桑比亞的那些邪惡商人與墜星海的海盜們存在着勾結,他們的船在墜星海上平安無事,其他商人的船離港沒多久,就會被他們盯上,最後屍骨無存,很多商品反倒是到了桑比亞商人手中。」

問題關鍵不難發現,但是想要解決問題,又是另一碼事了。

他們絕望的發現,散塔林會與桑比亞、科米爾王國,早對谷地形成了包夾,只能任由他們從自己身上吸血。

谷地號稱周邊最大的糧倉不假,但是真正到了他們手中的財富少之又少,大部分都被那些邪惡商人用各種手段給生生的剝削走了。

「這就是我要談及的第二個合作項目,徹底治理阿沙巴河,讓這裏變成連通我們整個谷地的大動脈。」

蓋文適時地拋出了第二個重磅炸彈,「只要將這裏的水運徹底的開發起來,它便能將匕首谷、陰影谷、迷霧谷、深林谷、弓谷、戰役谷、塔瑟谷、翎羽谷、耕谷和傷痕谷十谷連成一片,互通有無,共同進退,哪怕海上銷路掌控在散塔林會和桑比亞手中,我們還可以通過陸路分銷一部分,不會完全由他們牽着鼻子走。」

「你們成立阿沙巴河治理基金會的事情,我們早聽說了,但是這件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阿沙巴河狂暴的一面,相信爵士已經親眼見識過了,兩者根本就不是一條河。」

「阿沙巴河是典型的上半截水低流緩,從阿沙班灘到你們戰役谷,還能勉強通平底船,到了阿沙班灘上游,稍微大一點的平底船都難以穿行。

而到了耶汶池塘下游,又變成了水流湍急、地勢起伏大,小型平底船在那裏行使很危險,很容易顛覆,最多還只能到羽毛瀑布,那裏水流落差多達數百米,根本沒有辦法直接入海。

一條河生生的被分成了四個部分,如何治理?」

「就說這個堤壩,我們怎麼修?一旦修小了,等到雨季一來臨,直接沖塌淹沒,勞民傷財,可若是修大了,一年有十個月用不到,反而成為我們自己日常生活阻礙。」

「最主要是這件事情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不是一星半點,根本不是一個谷能完成的,短時間內又很難見到收益,難,實在是太難了。」

對蓋文這個提議,迷霧谷七名議員的臉上都有着掩飾不住的心動,但是一張口提出來的卻是各種各種治理難題。

阿沙巴河是谷地母親河,看看各大分谷的分佈就知道了,這可不是一種巧合,而是一種必然,因為那些移民開拓谷地的時候,就是沿着這條河來的,更準確說,它連着的是十一個分谷,還要加上已經成為桑比亞一部分的月谷。

他們的生活受這條河的影響不是一般的大,他們何嘗沒想過治理,何嘗沒想過將其利用起來?

但是這條河的情況之複雜,遠在普通河流之上,不僅要受到各種地形限制,還要受氣候季節影響,從而大幅度增加治理難度。

「若是我在這裏建立一座攔河大壩,將阿沙巴河上游的日常水位提升到雨季時的呢?」蓋文也不廢話,直接掏出了一張谷地地圖,在自己的領地、耶汶池塘的出水口點了一點,拋出了一個假設。

「能夠將整個阿沙巴河上游水位抬高十米的攔河大壩?你確定?」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已經不是工程大小的事情了,而是能不能成功的問題,這樣的攔河大壩得承擔多大的水壓?

「伱們先別管攔河大壩能不能修建,我就說假設,有了這個大壩,你們願不願意加入到我們治理的行列中來?」蓋文並沒有吐露準備直接移山的事情,因為這有點過於驚世駭俗,這種借用神力的事情,悶聲發大財就好,沒必要滿世界宣傳。

「加入,肯定加入,若是阿沙巴河的水位能維持雨季時的,中小型的平底船就能夠在整個上游暢通無阻,甚至一些大型的平底船也能駛到阿沙班灘,水運運載能力將會大幅度提升。」

「若是你真的有能力做到這一點,阿沙巴河上游的治理將會簡單很多,因為我們完全可以在水位上來之前,將相應河堤修好,甚至可以對即將淹沒的區域,進行人工的挖掘修整,更便於船隻的航行。」

「一些地形特殊的地方,我們完全可以隔離開,形成河中魚塘,用來開展養殖業,增加漁獲。」

「只是一些原本屬於洪澇河道中的東西,就必須得徹底放棄了。」

「這裏面很多東西,本身就屬於臨時的,放棄了也不可惜。」

「林中水道必須徹底清理,那些樹木必須想辦法將它們移走。」

「這個簡單,拜託那些德魯伊施展活化植物,將它們帶到更合適紮根的地方便可以。」

蓋文的這個假設,直接讓迷霧谷七名議員興奮了起來,因為這一招,直接將整個阿沙巴河上游都給盤活了,不僅水運能變的十分暢通,甚至能夠開展一系列的附屬產業。

而阿沙巴河下游因為三河匯聚造成的湍急水流,也能一定程度的控制,在斷流攢水的這段期間內,他們將會有不小的空檔期,可以對河道進行進一步的治理,該拓寬的拓寬,該挖深的挖深,該變窄的變窄,完全讓其按照人類的意志改變。

「爵士,你真的能夠在耶汶池塘修建一座攔河大壩?」

「爵士,你能夠修建攔河大壩的把握究竟有幾成?」

這其中帶來的可能性實在是太誘惑人了,讓他們完全都心動了,現在蓋文能不能夠修建於一座攔河大壩成為最關鍵的一環。

「這種溶劑名為水泥溶劑,是用爆爆鰲蝦的蛻皮製作而成的,與泥沙按照一定比例融合后,可以讓其變得如同岩石一樣的堅固。」

蓋文並沒有回答他們,而是直接掏出了一個紅酒瓶大小玻璃瓶,裏面裝滿了暗紅色膠水物質,「這一公斤的水泥溶劑足以與十噸泥沙混合,將它們變成建築材料,我們已經在圖恩沼澤那邊展開了大規模養殖,下一步我會在谷地這邊擇地養殖,有了它,你們覺得攔河大壩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嗎?」

用幽影力量拖拽血角的事情沒辦法明說,蓋文直接將功勞推到水泥溶劑的身上。

這玩意沒有任何的技術含量,只要能搞到爆爆鰲蝦,就算是有水盆魚缸也能養殖,收集它的蛻殼。

蓋文準備將這個拿出來惠民,在谷地這邊推廣開來,全面養殖,它將會成為治理阿沙巴河的關鍵,因為這裏最不缺的就是泥沙。

只要量足夠大,它就能創造奇迹。

「這種東西豈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養殖?」

「是的,爆爆鰲蝦的養殖難度並不高,就算是那些污水、淺水灣中也能夠生存,無論是雜草還是魚蝦,它們都會吃,唯一需要擔憂的是,它們太能吃,並且繁殖速度驚人,很容易成為入侵物種,對當地的水域造成嚴重衝擊,尤其是那些魚塘。」

「若是這東西真像爵士所說的那麼神奇,豈不是建造神器,不僅能用來治理阿沙巴河,還能用作建築,有這麼數瓶水泥溶劑,就能在河邊起一座小屋。」

「這確實是這種溶劑的另一種用法,所以,即便是阿沙巴河治理完畢后,這些爆爆鰲蝦也可以繼續養殖下去,作為一種獨特的商品向外出產,相信在很多地方,都能用到它。」

「不知道我們迷霧谷是否也可以養殖這種爆爆鰲蝦?」

「若是你們願意,等到我們大軍過來的時候,我們給你們留下一車爆爆鰲蝦幼苗,它們都是經過德魯伊用自然法術魔育過的,不僅個頭要比普通爆爆鰲蝦大三倍,褪殼頻率也高,基本上兩到三個月一次。

它們只是初級魔育品種,圖恩沼澤那邊還正在進一步的深研。

你們可以先嘗試養殖一下,真實的感受這種全新生物建築材料的效果。

若是依舊感興趣,我們可以無償分享最新研究成果。」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就白拿白占。」

「我們谷地都是一家,合作才能共贏,只有無數人共同養殖爆爆鰲蝦,到時候我們才有足夠的材料鑄造攔河大壩,這種水泥溶劑,我願意用一百金幣/公斤的價格回收,無限量。」

所有的承諾都是虛的,金幣才是最實實在在的,只有這樣,爆爆鰲蝦的養殖才能推廣開。

等到世人見識到水泥溶劑的真正功效后,真正以一百金幣每公斤價格交給他回收的,只怕少之又少,大部分以更高的價格到市場上販售去了。

這已經不單純是的開展養殖業,而是通過這種方式革新費倫的建築業,而谷地便是試點。

「爵士已經將方方面面考慮的這麼周全了,我們沒有不加入的道理,諸位議員,你們什麼意見?」

「我贊成加入。」

「我贊成。」

「我也贊成。」

「爵士,你聽到了吧?全員通過,治理阿沙巴河的事情,算我們迷霧谷一份。」

迷霧谷的七名議員也不避諱,直接當着蓋文的面表決,全員通過了這項提議。

畢竟這是一件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大好事,若是他們真的能力協助蓋文完成這件事情,他們的名字就算是不被銘刻到谷地歷史上,也會被迷霧谷歷史銘記。

「治理阿沙巴河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一谷的事情,我會繼續協商其他谷,爭取也讓他們加入其中。」

蓋文對這種決議並沒有感到任何意外,「在計劃步入實施階段前,我會組建專業的團隊,對整個阿沙巴河進行專門的了解,制定詳細的治理計劃,計劃啟動時,會有專門的人前來協同。」

「爵士心思如此縝密,我們對這件事情更有信心了。」最高議員哈瑞斯克笑着道,「我相信不僅是我,在座的諸位都相信爵士是真的心懷谷地,一心為民,你先前的第一項提議,我們現在也能給出答覆了,我們願意與爵士簽訂長期購買協定。」

「那我就贈送你們一項福利,我們大軍路過迷霧谷的時候,我會幫助你們將主路翻修一遍,全部變成類磚石結構的油柏路。」

蓋文自然是不放過為自己賺好名聲的機會,反正修路是對大家都有益的事情,迷霧谷也不像是那種能拿出大量金幣請他們修路的存在。

這種好事僅限於徵服者大軍抵達三河之地,以後其他國家和勢力,想要請他們修路,就需要花錢了,除非是政治需要,進行其他利益交換。

「那就多謝爵士了。」

迷霧谷七名議員雖然笑着應聲,卻沒有放在心上,他們對蓋文口中的油柏路還沒有概念。

「牧首,我們的大軍路過迷霧谷的時候,會將我先前訂購的五千噸糧食運走,你們那邊沒有問題吧?」蓋文將目光轉向了大地之神牧師,再次確認道。

在這件事情上,蓋文可以說是存了十二分的小心,又是先付款,又是派人暗中盯着。

就是防止意外發生,因為財帛動人心。

隨着局勢突變,現在糧食的價格一日三變,蓋文先前訂購的時候,這筆糧食市價在五十萬左右,現在已經飆升到了一百五十萬,還是有價無市,有多少能夠消化多少。

這種情況下,不僅讓無數匪類動心,蓋文就怕詹妮拉這些當事人也臨時變卦,雖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這種可能性卻不得不防。

「你們越快運走越好。」詹妮拉一副十分頭疼的模樣道,「你是不知道,我現在的壓力究竟有多大,現在那些買糧食的大小商人天天圍在修道院的門口,他們還好打發,頂多就是閉門不見,他們還不敢衝撞母神的神聖之所。

關鍵是散塔林會與桑比亞那些商人也盯上了這批糧食,天天給我內外施壓,價錢已經給我開到了一百八十萬,很多牧師都被他們買通了,跑上門來給我做工作,若不是母神庇護仍在,我怕哪一天,我這個牧首位置都保不住了,爵士的這批糧食可就不再是我說了算了。

若是爵士早將這批糧食運走,就沒有那麼大的麻煩了。」

言語中,詹妮拉倒是沒對這筆交易反悔的意思,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惦記這筆糧食。

尤其是逐利如蒼蠅逐臭的散塔林會與桑比亞商人們,若不是金色麥捆修道院是一座得到大地母神庇護的修道院,他們就不是單純試圖出高價購買那麼簡單了,各種下作手段早上陣了。

不對,更準確說,金色麥捆修道院壓根就沒有囤積這麼多糧食的機會,早被吃干抹凈。

「我何嘗不想。」蓋文神情中也有着掩飾不住的無奈道,「五千噸的糧食,究竟有多龐大,相信牧首再清楚不過,先不說運輸究竟有多麻煩,就算是運到了,我也沒有地方存,放心,這一次就算是不全部運走,也會運走一大部分,後續的會在一個月內,全部運走。」

哪怕是用不需要支付酬金的狗頭人運輸,也是一件耗費巨大的工程,那些矮弱的狗頭人,最不擅長的就是這種體力活,典型事倍功半。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在異界種田封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異界種田封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1章 再提阿沙巴河治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