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582皇帝訓示

第584章 582皇帝訓示

醉春樓的大廳已經被徹底摧毀,戲台後面青磚的牆體已經倒塌,三層高建築一整面都被打的粉碎,已經成了搖搖欲墜的危房。

以為必死的捉妖人有些呆愣愣的。

其餘人也被眼前這出乎意料,又驟然之間的變化而驚的大腦短暫空白。

巡邏隊的槍口則已經指向了那個妖怪被打飛的方向。

「吼!」

一聲響天徹地的怒吼聲中,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上百米外的位置,並一躍上了天穹,劃過一個拋物線之後又朝着這邊砸落了下來。

在它的懷裏,還抱着剛剛和他一起出來的那個小女孩。

「噠噠噠······」

槍聲響起,但是對於來者沒有什麼威脅,他只是緊緊地抱住懷裏的女孩,不讓她受到子彈的衝擊。

「白熊!」

捉妖人看着妖怪此時的樣子。

「白熊王?」

任平生看着眼前化作原型的北極熊的模樣,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張照片,夜貓組織所獲取的情報之中,達魯國第九位異姓封王的妖王——白熊王。

這白熊王因為封王晚,是齊國情報組織之中,除了金身王以外信息最少的。

「你是誰!」

白熊王頗為忌憚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實在是剛剛那瞬間爆發的能量太猛、太突然了,瞬息之間從平靜到爆發,沒有一點點端倪,沒有一點點跡象,就那麼旱地拔蔥一樣瞬息的爆發,雖然沒有受到重傷,但足以讓他心有餘悸。

「我是誰?白熊王,你偷偷潛入我大齊境內,妄殺我大齊官員,真當我大齊劍鋒不利?」

任平生說着,就在萬里之外躺在床上的他,也分出更多的意識降臨於這一具投影之上,並調動力量,收束念動力集中北方。

「嗡~」

還被白熊王握在手裏的游龍劍,忽然金光大盛,「嗡嗡」嘶鳴起來。

白熊王還想扣住,卻忽然感覺手掌刺痛,不由鬆開手掌。

游龍劍「嗖」得飛走,他的手掌卻被鋒銳之氣割出了數道深深的口子。

捉妖人手裏的游龍劍,和在任平生手裏的游龍劍,不可同日而語。

它歡快的嗡鳴著,圍着任平生的身周上下翻飛,一時間根本看不到劍影,已經幻作了一團金色的光影了。

「他究竟是誰?」

捉妖人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一道金光之中若隱若現的身影,撓頭想着:「莫非是鎮守府里的前輩?」

白熊王手掌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恢復,但他此時的心裏已經有些後悔了,方才應該藉著被掃飛的機會逃跑才是,而不應該怒氣上頭的跳回來!

他也沒想到,隨隨便便就能在齊國碰到一個實力這樣強大的強者。

這個不知道什麼身份的人,實力怕是不比自己弱多少,如果是自己在這裏,他是不怕的,但是懷裏抱着小孫女,卻讓他不得不忌憚對方了。

「不過······」

他一雙眼睛緊緊的盯着對方。

既然是一個異人,這看上去並不健碩的身體,應該會是他的弱點吧?

白熊王根本不在意其他人,而是尋找着他眼裏對手的弱點。

「滋啦~」的聲音劃破殘破的大廳。

空氣之中電弧閃爍,白熊王瞬間沐浴在電漿之中,那龐大的身軀像是瞬移一樣,帶着強大的威勢衝撞了過來!

空氣在此刻變得極為粘稠,所有人都覺得體表一陣酥麻,毛髮全都豎立了起來,皮膚被電弧打的生疼!

這般強大威勢,任平生卻毫不在意。

揮手之間,一股無形力量形成,在白熊王踩踏之下,因為大地震動而瓦礫摔落,搖搖欲墜的醉春樓中,捉妖師、小倩、巡邏隊和戲班的四個妖怪,乃至黃老爺和他的手下,都被這一股無形力量所裹挾著,吹出了醉春樓的範圍。

下一刻,「轟隆」的聲響之中,三層的青磚樓房轟然倒塌,碎石迸濺,煙塵四起。

周圍街巷之中的人早已被驚醒,出了家門就看到眼前這一幕,驚嚇之中,紛紛朝着遠處跑去。

凌亂的腳步聲中,又有一些整齊的腳步朝着這邊逆流而來。

他們都是駐紮在南陽城內,暫時承擔維持城內治安的正軍士兵。

同時,在這裏駐紮的大齊高手,也在紛紛朝着這邊趕來。

一時之間,整個東城縣都陷入了短暫的混亂之中。

煙塵散去,一個三米方圓的範圍,卻是纖塵不染。任平生的身上,一絲灰塵也無,而對面的一頭白熊的身上,卻滿是傷口,層層疊疊,有深有淺的傷口,鮮血染紅了它的毛髮,將它從一頭白熊,變成了一頭漸變色的紅熊。

「為什麼?」

「我為什麼打不到你?」

白熊王躺在地上,心中滿是這個疑問。

任平生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看向了他懷裏依然抱着的那個小女孩。此時這個小女孩不知被白熊王點了睡穴,已經睡著了,那白白嫩嫩胖胖的小臉上,噙著天真嬌憨的笑。

白熊王警惕的見到任平生看着自己懷裏的女孩,抱着女孩的胳膊更用力了幾分。

「這孩子倒是很好。」

任平生眉心有金色神紋浮現,輕易看穿了女孩的身份。

是一頭幼年期的北極熊精。

「滋啦~」

白熊王身上凝聚雷電失敗。對方方才的致命一擊,已經徹底打散了它所積攢的靈力。

「前輩!」

捉妖人率先來到了近前,看到了一塵不染的任平生,和廢墟之中灰頭土臉的白熊精。

「噌!」

任平生長袖一甩,游龍劍就回歸了捉妖人背上劍鞘之中:「將白熊王抓起來!」

「白熊王?」

捉妖人聞言怔了一下:「他就是白熊王?」

白熊王作為達魯國的妖王之一,雖然對於他的資料不多,但也在鎮守府這些捉妖師學習的範例之內。

像是白熊王這樣實力相當的強者,如果在城內真正的打起來,足以將半座城都給毀掉!

這位前輩能將白熊王乾脆利落的擊敗,並且還將戰鬥範圍控制的這樣小,只是損失了一個小小的醉春樓。

這得是什麼樣的實力啊!

「是!前輩!」

捉妖師掏出了縛妖繩,激動的朝着白熊王走去。

畢竟這是天下有名的妖王之一,能夠將這樣的妖王捉拿歸案,不亞於在戰場上俘虜了達魯國一路大軍的統帥。

即便他所做的只是最後的收尾工作,也足以給他吹噓的資本了。

縛妖繩可長可短,極為堅韌,尋常妖怪不可能掙脫。

白熊王雖然不是尋常妖怪,但此時體內靈力被打散,身上傷勢也難以恢復,無法抵抗的被縛妖繩狠狠的捆住。

「孩子是無辜的!」

白熊王也沒有再掙扎。

成王敗寇,既然輸的這麼徹底,對方戰敗他不存在任何僥倖,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只是不願意看到孫女也被迫害掉。

「她可以活。」

任平生念力一動,將小女孩抓取了過來。

看上去三四歲,睡起來小臉肥嘟嘟的,頭上是柔軟的白毛,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着,很是可愛。

「你發誓!」

白熊王盯着任平生說道:「我腹內有妖丹一顆,你雖然切斷了我的靈力,但我還可以將內丹引爆,我的實力如果引爆妖丹,所能造成的後果,你是知道的!」

任平生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手指輕輕一點,便喚醒了昏睡中的女孩,然後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着白熊王。

看着女孩醒來,白熊王終於覺得自己的威脅無比的可笑。

自己所珍視的孫女就在這裏,他如果自爆了,孫女也要屍骨無存,這樣的威脅聽上去就毫無道理。

「鈴鐺來了?」

任平生轉頭看向了廢墟之中,一個站在橫樑上的女人。

她剛剛還在猶豫不定的看着任平生,此時被叫破了身份,當即輕飄飄的落了下來:「陛下!?」

「朕今夜一念化身,來這南陽城看看,發覺這裏有妖氣,卻是遇見了這白熊王。

你明日遣人,將白熊王押送京都,依律法辦。」

任平生雙手負於身後,朝着廢墟外面走去。

鈴鐺拜見之後,亦步亦趨跟在他的側后。

隨着他走動,前面的廢墟自動朝着兩側褪去,地麵灰塵也沒有留下,變得纖塵不染。

「陛下?你是齊國皇帝?」

白熊王朝着任平生的背影驚聲問道。

牽着縛妖索的捉妖人,此時驚的瞪大眼,抿著嘴,猶自懷疑自己剛剛聽到了什麼。

陛下一念化身進入南陽?

這得什麼樣的大神通?

陛下是謫仙人的傳聞,肯定是真的吧!

「可還需發誓?」

任平生腳步停了一下。

「不了不了,我早聽聞齊國皇帝一諾千金,我這孫女未曾吃過人,也未曾害過人,我相信陛下不會傷害她!」

白熊王在他身後說道。

「大官人!」

任平生走出廢墟,大街上的小倩竟然還沒有逃走。

見任平生踏着月光自廢墟中走出來,卻纖塵不染的樣子,當真像是濁世貴公子一般,讓人一見傾心!

而黃老爺眼神則頗為躲閃。

畢竟,對方這等實力,還是一名官員,那在齊國的身份肯定不簡單!

自己之前還守着對方的面,誣陷了對方,此時心中有鬼,只希望對方忘了自己。

他本來想跑的,但是巡邏隊的人卻不肯讓他離開。

他湊到東城縣令王貴海的身邊,只希望依靠着對方的身份,或許這次能混過去。

「東城縣令王貴海,拜見陛下!」

王貴海已經麻利的跪下了。

能在急烈競爭中,成為南陽城的東城縣令,他也是有本事的。

除了大學畢業,通過國考進入官場,觀政結束成績優秀這些之外,他還是一個隱元境武者。

耳聰目明,已經聽到了廢墟之中鈴鐺的話。再加上那一張在齊國隨處可見的聖顏。如何能不讓他大禮參拜呢。

黃老爺聞言,一下子麻了!

他不敢說話,也說不上話。

只是慌忙的哆哆唆嗦的也跟着跪了下去,把頭都埋進了地面上,貼著濕冷石板的臉上生出一層細密的虛汗,一時之間心裏都麻木了,機械的跪着。

他能感覺到從這一刻起自己的命運已經不在屬於自己能夠掌控的了,只能寄希望對方不要看到自己的臉,好把自己給忽略過去。

「起來吧,大齊不流行跪拜禮。」

一股力量憑空升起,將跪在地上的人扶了起來。

萬分不想起來的黃老爺,也被這一股力量硬生生的託了起來。

「凡是遵紀守法的良善妖精,在大齊不需要擔驚受怕、委曲求全。

律法不止給人類撐腰,也給妖精做主。

不止懲罰作惡妖族,也懲處違法的惡人。」

任平生說道。

作為皇帝,說話自然擁有無上的權威,也代表着他的一種態度。

這樣的態度就會慢慢引導天下,成為一種行為的準則。

在擁有權威的同時,也就約束了皇帝在公眾場合不能隨便說話,無的放矢。

「完了······」

而這話說完,黃老爺渾身發麻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了。

雖然皇帝沒有針對他說什麼,但他已經知道,自己註定成為了這一席話里的那個惡人了。

任平生看向戲班,此時他們手足無措的看着看向他們的皇帝,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但是眼神里的振奮和感激,卻非常的明顯。

尤其是瓔珞,那一副迷妹的表情,就差把「花痴」兩個字掛在臉上了。

她是一隻兔猻成精,脾氣大,膽子小,外表威猛,實在很弱,對於制定法度保護良善的皇帝,本來就有好感。

而皇帝剛剛又保護了她,給她的衝擊比「霸道總裁愛上我」還要大得多。

周圍人聽着訓示,任平生看向小倩:「國家的教育法度一定要貫徹執行到最基層,中間不允許又任何的動作變形,更不允許在落地的最後一公里,出現『賭點』。」

在他的背後,被捆負着從廢墟裏面走出來的白熊王,見到任平生的所作所為,心中忽然感到釋然。

對於齊國妖族與人類和平相處的傳聞,似乎是真的。

而並非自己之前所看到那樣對立。

「陛下,我有關於達魯國的情報要跟您說。」

白熊王忽然開口說道。(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身後是地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我的身後是地球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4章 582皇帝訓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