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魔法少女!

第439章 魔法少女!

第439章魔法少女!

沈判和巫臣打完,網上頓時炸開了鍋。

……

-

我焯,我沒看錯吧?

-

巫臣把沈判,一jio秒了?

-

誰懂啊這一jio,直接踢到我這個這個……心巴上了

-

該死的滿氪玩家,接受代表我們平民的一jio吧!-

喂喂,你這平民是不是有些太平民了!

-

他乾脆連裝備卡都不用了!-

當我的魂卡無法突破對手的場子時,魂卡師應該怎麼做呢……哦,魂卡師在熱身!-

本來還以為能看到巫臣的卡組的-

別期待了,我有內部消息,巫臣的卡組裏全是裝備卡和斧王,而且卡和卡之間沒有任何聯動,抽到什麼用什麼

-

啊?不是,這都1011年了,怎麼還有這麼原始的卡組啊?

-

笑死,就連段峰在巫臣面前都能稱得上是三體人了-

這一組裏好多原始人啊……誰會是最強的原始人呢?

-

冷知識,當初神話武天子的親兵「玄黃衛」也是這種戰鬥方式……不說原始人,也確實是古代人了

-

真的沒有裁判來管一管嗎?在魂卡師聯賽里不用魂卡真的不算犯規嗎?-

不行了,忍不了了,好想看到這種大肌霸被於蒼的三頭龍狠狠欺負啊……

-

???

-

《該賬號已被封禁》

……

「燃燒真血嗎?」於蒼若有所思。

真血的概念,於蒼還是自從血脈帝國那裏得來的。

真血,指的是一個靈獸種族中最為精華的血脈,其中蘊含了這個種族的所有基因,光靠一滴真血,哪怕一個種族只剩下了一隻個體,也能重新繁衍出完整的種群,而完全不用擔心近親相交生出bug。

每一位混血,都有概率繼承真血,但是這個概率很低——顧解霜就恰好繼承了真血。

擁有真血的人,修鍊天賦會十分誇張,但是也會受到那「妖岐」的完全控制,導致壽命變低……巫臣能平安活到現在,確實不容易。

「姑奶奶教了我燃燒真血的辦法。」顧解霜解釋道,「但是我就一滴真血,裏面還住着姑奶奶,根本捨不得燃燒……但那個巫臣,看樣子完全將燃燒真血當成常規的戰鬥手段了,這傢伙,這麼奢侈嗎?」

……

輸了。

這衣服,既不適合戰鬥,也不日常,上面的很多裝飾都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要穿這些來參加高校聯賽呢?

等等,他明白了。

「好,我也會全力以赴。」

於蒼對這方面沒有很關注,但是眼前這位少女cos的角色相當經典,他還是很快認出了她。

這傢伙……

於蒼的腦海中閃過一道光。

顧解霜的眼神眯了起來。

看着傒薇認真的表情,於蒼也不由得緩緩露出一抹笑意。

而在於蒼思索的時候,對面的少女一手叉腰,已經向他伸出了手。

到這裏,這一組的八強名單就已經出來了——段峰、仲寧、巫臣、蒙燃!

上午的決鬥場次已經打完,工作人員送來了盒飯。

後台

沈判坐在一把長椅之上,低着頭,神色有些陰沉。

魔都大學在高校聯賽的成績一向很好,而今年竟然止步於第二輪,這讓他這個戰鬥社社長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嗯,這麼一看的話,這個傒薇的穿着也有點奇怪。

嗡……

這傢伙……這麼入戲嗎?

下一場決鬥,是蒙燃和野都的戰鬥社社長。

穿着cos服來打比賽?這合適嗎這。

「於蒼,你很強,但可不要小瞧我哦,魔法卡牌之中隱藏着無盡的可能,哪怕面對你只有百萬分之一的勝機,我也會全力以赴,將那種未來呈現給你看!」

沒有什麼意外,蒙燃還是很強的,手持長弓、身隨巨狼,無數長矢如同疾風驟雨一般射出,很快就贏下了勝利。

第一場,就是於蒼上場。

「……你好。」於蒼握住了她伸出的手。

但不得不說,哪怕於蒼並沒有認真看過那部番,只從雲玩家的角度來看,傒薇的cos都稱得上是活靈活現。

觀眾席

不對,不是紅色頭髮……是戴的假髮!

說起野都,於蒼就想到了裴翎——當初在收治局的時候,和他有過一場決鬥。

假如裴翎沒有加入收治局,現在野都的戰鬥社社長,想來應該是他。

這是……魔法少女!

原來竟然是在cosplay嗎!

這個世界的動漫產業不算髮達,畢竟有魂卡在,製作動畫的性價比完全比不上真人拍攝,但是還是有幾部相當經典的動漫的。

……

鞋尖稍稍蜷曲的長筒靴、長統黑絲、橘色連身短裙,甚至還有外黑內紅的披風和一頂又大又重的巫師帽……

於蒼走入競技場的防護罩,來到了場地中央,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紅頭髮的少女。

第二輪,自己就已經遺憾退場……剛才他得知,另一位戰鬥社成員也敗給了蒙燃,也就是說,單人項目,魔都已經退場了。

他的對手是——來自花都大學的戰鬥社社長,傒薇!

為什麼要在高校聯賽戴假髮……

於蒼也不由得一笑:「總有人運氣好,這沒有辦法。」

握手的時間有點長了吧!

少女的聲音之中充滿元氣,笑容自信而富有感染力,站在人聲鼎沸的觀眾席前向著於蒼伸出手——站在這幅畫面之前,於蒼只覺得彷彿看到了一張活的二次元海報。

「你好,大名鼎鼎的於蒼,我叫傒薇,是來自花都的魔法少女——很高興能和你決鬥!」

嗯?

於蒼眉頭一揚。

本來,自己的目標可是戰勝段峰,成為第一啊……可惡!

沈判不由得捏緊了拳頭。

……

……

叮!

靜默回合開啟!

傒薇眼神頓時認真了起來,她伸出手,將頭上的那頂又大又沉的巫師帽摘了下來。

而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隨着傒薇的手掌在空中劃過,手中的巫師帽也在一陣光芒之中緩緩變小,最終竟然變成了一張魂卡,被她拿在了手中!

於蒼眉頭一揚。

那竟然是一張魂卡?

看來……那張魂卡在製作的時候應該借鑒了一些圖騰的製作方式,讓它能夠在日常的時候以帽子的形式存在。

竟然將魂卡也當做了自己cos服的一部分嗎?

很好,我認可你是一位真正coser了!

傒薇閉上了眼睛,一手撫胸,輕輕吟唱道:「寄宿在卡牌之中的魔法之靈啊,聽從少女的召喚,將伱純凈的身軀映照在現世之中吧!」

嗡!

這張巫師帽化作的卡牌被傒薇輕輕扔出,半空之中便化作了一陣光芒,而後,一隻由湛藍色光芒組成的人形靈體,便出現在了傒薇的身前!

這隻靈體只有輪廓,看上去是一位少女的模樣,但是細節被湛藍的光芒所掩蓋,讓人看不真切。

這靈體之上,唯一擁有細節的,便是它身下坐着的懸空掃帚,以及頭頂戴着的巫師帽——看那巫師帽的樣子,不正是之前傒薇所戴着的那一頂嗎?

「於蒼,這就是我的夥伴,我的魔力之源!」

傒薇的眼神之中閃爍著點點絢麗的光芒——那是特製的美瞳。

「我們會一起,戰勝你與你的巨龍!」

「……這是把我當做魔王來征討了嗎。」於蒼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那就如你的願。」

嗡!

一張灰濛濛的魂卡在面前被翻開,嘹亮龍吟響徹全場,下一秒,蒼眼君臨龍的身形便出現在了場上!

「來了嗎。」傒薇的眼神凌厲了起來。

這強到恐怖的巨龍!

她知道,一旦靜默回合結束,那麼她將只有十秒鐘的時間應對,一旦十秒之內他沒有找到解場的方式,那麼帝蒼眼天臨龍登場,她的最後勝算也將消失。

不知道那一招行不行……事到如今,只有上了!

叮!

思索之間,靜默回合已經結束!

傒薇張開雙臂,就繼續吟唱道:

「純潔、純凈、純粹、純真之力,勾勒出四方天際的法陣!以魔法與月亮之名——命你托起少女的足,升入天空,簽訂契約!我發動永續法術卡——契約魔法陣!」

嗡!

一張魂卡在傒薇的腳下展開,而後,光芒化作了一個湛藍色的不斷旋轉的魔法陣,無數光芒從其中流出,其中彷彿輝映着無數世界!

而對面,第二隻蒼眼君臨龍赫然現身於蒼穹,兩隻巨龍振翅昂首,龍威揮灑,龍息已經在嘴中醞釀!

巨龍之下,傒薇面無懼色,眼中的光澤彷彿活了過來,她一手前伸,道,「當該魂卡被發動時,召喚一隻『魔法靈衍生物』於場上,只要法陣存在,該衍生物無法被戰鬥破壞!

「就在此時,我將『純凈少女』與『魔法靈衍生物』為素材,進行同調召喚!」

純凈少女是五階召喚獸,而魔法靈衍生物為三階,5+3=8!

協調是純凈少女!

傒薇的卡組,核心就是這張「純凈少女」。

人家蒼眼君臨龍還有【龍威】【龍息】呢,這張卡卻沒有任何效果,是純粹的白板。

但這張卡的魂卡紋路卻複雜的可怕——假如用顯影藥水觀察就會發現,這張魂卡之中幾乎蘊含着所有屬性的紋路,但是所有屬性的紋路又恰好互相抵消,構成了某種屬性循環,才導致這張魂卡的屬性和能力都是無。

而這也就意味着,假如以這張魂卡為協調,那麼就會有無數種可供選擇的終端!

只要將不同屬性的魔法靈衍生物與之進行同調召喚,就可以召喚出相對應屬性的魔法少女,在戰鬥之中發揮種種作用!

而此時被傒薇踩在腳下的契約魔法陣,則是這套卡組的第二張核心。

這張魂卡正是最新最帥的永續法術卡——當這張卡在場上時,會不停地召喚出魔法靈衍生物,這些衍生物在被賦予屬性之後就可以與純凈少女同調,形成不同的戰鬥力!

在永續法術卡、星階體系與同調召喚誕生之後,傒薇眼饞很久的魔法少女卡組,終於可以被做出來了!

從這一點上,傒薇非常感激於蒼……但是即便如此,身為魔法少女的她,可是有着不得不戰勝對手的理由啊!

就算你是於蒼,也決不能輸!

此時,第一隻魔法少女已經被同調而出,湛藍長袍隨風飄揚,剛一登場,便直接抬手,手中一人高的橡木法杖直指天空中的兩隻巨龍。

傒薇道:「魔法少女·零,發動【擴散封印術】!」

嗡!

湛藍色的光芒從魔法少女的法杖之上綻放,眨眼之間便已經籠罩了兩隻巨龍!

「成功了——當場上有兩隻以上同名召喚獸時才能夠發動,只要魔法少女·零存在於場上或者死亡冷卻,就不可將同名召喚獸召喚至場上!」

於蒼的動作一頓。

他手中捏住了那張灰色的魂卡,正要第三次將其發動——但是已經無法發動了。

他不由得一笑:「原來是這樣解決的嗎。」

自己的命星之形,可以連續發動三次,召喚出三隻蒼眼君臨龍,而一旦將同名召喚獸封印……那確實就將他的召喚鏈打斷了。

果然,在高校聯賽之上,遇到什麼樣的對手都不足為奇……帝蒼眼天臨龍的召喚流程已經很簡短了,區區十秒鐘,竟然都能有人想到破解的辦法。

五秒已過,於蒼的魂能已經回滿,但是第三隻蒼眼君臨龍遲遲沒有召喚出來。

見此,傒薇暗中鬆了一口氣。

計劃通!

但是,不能鬆懈。

那兩隻巨龍雖然只有六階,但是戰鬥力卻誇張得可怕,戰鬥才剛剛開始!

當即,她又扔出一張魂卡:

「我發動法術卡:月色下的解除變身!將場上一隻『魔法少女』解放才能發動,將死亡冷卻中的一隻『純凈少女』召喚至場上,假如此時存在『契約魔法陣』,則在其中召喚一隻光屬性的魔法靈衍生物!」

嘭!

場上光芒流轉,魔法少女·零在光芒之中化作了最初的純凈少女的模樣,傒薇腳下,法陣中迸出了一隻白色的衍生物,剛一出現,就在光芒之中與純凈少女緩緩合體!

八階,魔法少女·月!

白色巫師袍的少女堂堂登場,法杖高高舉起。

「發動能力【月光領域】!」

嗡!

一輪明月在頭頂展開,柔軟的月光撒下,落在兩隻巨龍身邊的時候,卻化作了最為堅固的牢籠。

選擇複數個目標,只要魔法少女·月在場,便不能活動、不能發動能力!

與此同時,傒薇的手中又捏上了一張法術卡。

正是「火焰中的解除變身」,可以在解除變身的同時,在契約魔法陣中召喚兩隻火屬性魔法靈衍生物。

魔法少女·月只是中轉+解場之用,現在只等魂能回夠,她就要再次展開,做出終端了!

這一次,是5+3+3=11,終焉的魔法少女·炎!

到時,戰鬥就結束了。

傒薇緊張地盯着於蒼的表情。

那麼,你會怎麼做呢……帝蒼眼天臨龍已經沒辦法召喚了,要換成其他魂卡來對敵嗎……但是她對自己的十一階魔法少女很有自信,只要不是帝蒼眼天臨龍,那麼肯定都有一戰之力!

……

「精彩。」

於蒼一笑,而後亮出了手中的灰色魂卡。

「你的魔法少女,種族為『類人』,對吧?」

「啊?」傒薇一愣,「確實……」

「那我就不客氣了。」於蒼扔下魂卡,「我發動帝前皆臣——」

傒薇一驚。

怎麼還是這張魂卡……他不是沒有召喚出第三隻蒼眼君臨龍嗎?素材應該不夠才對!

等等,他剛才說……

她連忙看向自己的魔法少女·月,然而已經遲了,融合旋渦一閃而逝,月與一隻蒼眼君臨龍化作光芒合二為一,刀鳴聲從漩渦之中響起,一位刀客緩緩走出。

素材確認,龍族召喚獸+類人召喚獸!

傒薇瞪大了眼睛。

你……拿我的魔法少女融合?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制卡師:我的卡牌無限連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制卡師:我的卡牌無限連鎖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9章 魔法少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