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第436章 是結束,也是開始

436.第436章 是結束,也是開始

第436章是結束,也是開始

兩匹駿馬載着它們的主人奔跑在寬闊的官道上,很快遠去了。

千風與平安如影子,不遠不近跟上。

興元帝一直望着,久久未動,他的視線里早已空蕩蕩。

還是昭陽長公主先開了口:「皇兄,回去吧。」

回宮的路上,興元帝問昭陽長公主:「皇妹,阿柚是不是再也不會回京城了?」

昭陽長公主氣兄長的糊塗,可看着這樣的兄長,又有點可憐,沉默了一下道:「皇兄與阿柚是父女,血緣是永遠割不斷的。以後皇兄多做勤政愛民之事,推行好新政,從海外多引進有利民生之物。阿柚無論在哪裏,這些變化都會看到的,時間久了許就想來看看咱們了。皇兄也知道,阿柚是再心善不過的孩子。」

「朕知道,朕知道……」

皇上突然騎馬出城,早驚動了百官,這時候就有許多大臣聚在宮門處,猜測議論,着急擔心。

興元帝沒有心情說話,示意孫岩留下解釋一二,回了乾清宮。

太后與周皇后都等在乾清宮,見興元帝與昭陽長公主一同回來,齊齊鬆口氣。

「陛下。」周皇后迎上去。

太后仔細打量兒子,見全須全尾的,這才放了心:「皇帝,哀家聽說你突然騎馬出宮了。出什麼事了啊?」

興元帝解下披風交給宮人,再用熱熱的軟巾擦了手,才開口:「阿柚離開京城了。」

周皇后眼神微變,識趣一言不發。

太后一臉震驚:「她幹什麼去?」

興元帝疲憊得不想說話,這疲憊不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昭陽長公主替他回道:「阿柚四方遊歷去了。」

「四方遊歷?」太后更震驚了,「她一個小丫頭到處瘋玩去了?」

「不是一個人,有長樂侯護著。」

還帶着男人?

太后驚愕張嘴,不可思議看着一對兒女。

也不成親,也不要家,就和一個男人這麼跑了?

知母莫若女,昭陽長公主抽了抽嘴角,在老母親吐出粗俗話之前,笑道:「阿柚喜歡自由,這不是挺好的。」

「這好什麼,這不像話啊——」

「母后。」昭陽長公主往興元帝那邊一掃,提醒太后寶貝兒子心情很糟。

太后最是心疼兒子,被這麼一提醒,勸起興元帝來:「兒啊,你也別因為捨不得那丫頭難受了。你想啊,她不用應酬往來,操持家務,想去哪兒玩去哪兒玩,哀家記得那長樂侯俊得很,還有這麼個年輕俊美的男人陪着,這得多快活啊……」

昭陽長公主越聽越不對勁:「母后!」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居然從母親語氣中聽出羨慕來?

「咳,哀家的意思,當父母的不就盼著孩子過得好嘛。」

興元帝還真被這話安慰到了:「兒子明白的。母后,皇后,皇妹,你們都回去吧。」

太後點點頭,向昭陽長公主伸出手。

昭陽長公主不得不扶住老太太胳膊,送她回慈寧宮。

到了慈寧宮,太后趕緊打聽細節。

昭陽長公主也沒隱瞞,一五一十說了。

太后聽得瞠目結舌,好一會兒道:「這丫頭和她娘一樣倔啊!」

「母后您以後可別在皇兄面前這麼說。」

「這還用你說。」太后白一眼女兒,還是忍不住念叨,「這丫頭傻啊,好好的金枝玉葉不當……」

昭陽長公主當然不會閑得和老母親爭辯,聽太后念叨夠了,總算被放走。

「把大公子給本宮叫回來!」昭陽長公主一回到長公主府,就拍著桌子道。

孔瑞正研究新玩意,對剛剛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母親叫兒子回來什麼事?」

「你給我跪下!」

孔瑞一愣,看着母親發黑的臉,茫然下跪。

「等一下。」昭陽長公主攔住,吩咐女官,「取那副算盤來。」

女官同情看了孔瑞一眼,很快取來一副比尋常算盤要大上一圈的算盤擺在孔瑞面前。

「跪這上面。」

孔瑞老老實實跪上去,不解發問:「不知兒子犯了什麼錯,惹母親如此生氣?」

這算盤有年頭沒用上過了,居然保養這麼好。

「今日阿柚出走,因為你鼓搗出的那勞什子煙信,被你舅舅追上了……」昭陽長公主講完,罵兒子,「要不是你舅舅及時醒悟,阿柚恐怕就出事了!」

孔瑞聽得心驚:「還好表妹沒事。」

「那是你舅舅沒執迷不悟。可一個人的心思誰能完全把握?沒有你弄出來的煙信,阿柚定能順利離開,就不會經歷今日的驚險了……」

孔瑞知道母親這是因后怕而遷怒,小聲道:「這不是煙信的錯——」

「你說什麼?」

孔瑞忙低頭:「兒子錯了。」

京郊官道上,辛柚騎着馬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馬兒筋疲力竭才停下來。

天地開闊,郊野無邊,一時不知身在何處。

辛柚下了馬,賀清宵也下了馬。

千風與平安過來,牽走馬兒去飲水,給二人留出獨處的時間。

辛柚一頭扎進賀清宵懷中,用力捶他。

她的身體抖得厲害,並沒有從親眼「看到」他決絕自刎的后怕中緩過來。

賀清宵擁着她,是同樣的后怕。

他不敢想像,也無法承受阿柚死在他面前。

他定會變成一個只知道舉刀殺人的瘋子,一直殺一直殺,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也無法化解他的痛與恨。

也是這樣,他才懂得如果阿柚親眼見到他死去,會經歷怎樣的痛。

他后怕的不只險些失去阿柚,還有他若死去,將會給阿柚帶來的痛苦。

「賀清宵,你有沒有想過,你若為我自盡,我會如何?」辛柚死死抓着賀清宵手臂,氣憤問。

「阿柚,對不起,我錯了。」

「你就是錯了!你會讓我再經歷一次失去所愛之人的痛,不,比那更痛!因為你是因我而死,我若報復,只能報復自己!」辛柚眼淚簌簌而落,根本止不住,「你要我先痛不欲生,再為你償命,沒有人比你更狠心……」

擁著活生生的他,感受着他的體溫,辛柚從沒有一刻如現在,如此感謝她的這雙異瞳。

「我知道了。阿柚,我向你保證,以後我會無比惜命……」賀清宵抬手為她拭淚,卻越擦越多,乾脆捧住她的臉,去親她的眼,她的雙頰,她的唇。

往常的吻,總是帶著剋制,帶着對未來的遲疑膽怯。而現在,他只想用最激烈,最深入的接觸,來讓彼此心安。

……

幾日後,絳霜在整理書房時,發現了幾封信,放在最上面的就是給她的。

打開信之前,絳霜特意凈了手,小心翼翼把信封拆開。

清麗飄逸的小字映入眼帘:「絳霜,不辭而別,實在抱歉,一些事情要託付你來做了……」

絳霜讀完,擦了擦眼淚,還是無法緩解洶湧的情緒,先趴在桌上痛哭一場,這才按著辛柚的交代去辦。

幾封信里,一封給小八,一封給小蓮,一封給六當家,一封給胡掌柜,一封給昭陽長公主。

絳霜先安排人把給小蓮和六當家的信送出,再打發人去把小八喊來。

小八在知道辛柚離開時來過一趟,接到信匆匆趕來,擔心問:「絳霜,是遇到什麼事了嗎?有麻煩你一定要和我講……」

「這是姑娘留給你的信。」

小八臉色微紅:「我不大識字。」

他偷偷請了先生在學了,可惜進度太慢,先生說他於讀書上天賦稍稍差了一點點。

「那是請人給你讀,還是我給你讀?」

「勞煩絳霜姐姐了。」

於是絳霜替小八讀了信,信上內容不多,主要是告訴小八,若是烏雲庄將來有什麼難處,可以求昭陽長公主幫忙。

烏雲庄有兩百多人,這些曾經的山匪到底不同於普通百姓,也只有昭陽長公主這樣的身份能罩得住。

小八捧著信哽咽:「姑娘到離開都沒忘了我們這些兄弟……」

絳霜感同身受嘆口氣,再去了青松書局。

青松書局中,有客人進來時胡掌柜幾人都盡心招呼,等客人一走,或發獃,或嘆氣,這幾日陷入了愁雲慘霧中。

聽到門口處傳來的動靜,劉舟沒精打采望過去,愣了愣,一下子跳起來:「絳霜姐姐?」

胡掌柜也起身,神情變得嚴肅。

絳霜來書局,定然與東家有關。

「掌柜的,東家有事交代你,方便說話嗎?」絳霜曾在書局東院住了不短的日子,與書局等人都是熟悉的。

胡掌柜指了指待客室,領絳霜進去。

劉舟望着待客室的門,嘆口氣,對石頭道:「以前都是東家和賀大人在那裏談話。」

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劉舟心裏一陣難受。

石頭也不好受,悶聲低頭。

辛柚的突然出走彷彿一下子抽走了青松書局的主心骨,每個人都沒了勁頭。

絳霜在不大的待客室中落座,先把手中提的箱子往桌上一放,從中取出一個木匣推過去。

「姑娘給我留的信上說這是書稿,讓我交給掌柜的。」

胡掌柜怔了怔,盯着四四方方的匣子紅了眼睛。

東家竟然還給書局留下了新故事……

他愛惜撫摸著木匣,一遍又一遍。

「這是姑娘留給掌柜的的信。」絳霜把信遞過去。

胡掌柜接過信,迫不及待打開,隨着看下去,手越來越抖。

到最後,老頭兒把信一放,放聲大哭。

絳霜雖然不知辛柚留給胡掌柜的信上具體寫了什麼,但從留給她的信上讓她帶着青松書局的契書來,隱隱有所猜測。

劉舟幾人聽到胡掌柜的哭聲跑到待客室門口,擔心詢問。

「劉舟,石頭,你們進來。」胡掌柜帶着哭音喊。

絳霜道:「請朱姑娘也進來吧。」

看胡掌柜的意思,給他的信上沒提到朱姑娘,但姑娘留給她的信上提到了。

很快三人進來,本就不大的待客室立刻變得擁擠。

「掌柜的,你怎麼哭了?」劉舟和胡掌柜最熟,第一個開口問。

胡掌柜指著放在桌上的信,讓劉舟看。

劉舟拿起信看后,比胡掌柜剛剛哭得還大聲。

石頭看看胡掌柜,看看劉舟,一時嚇住了。

胡掌柜倒是緩過來了,踢一腳劉舟,對石頭道:「東家把青松書局交給咱們了。老頭子我佔四分,石頭你和劉舟各佔半分,再有三分盈利用作救濟貧困等善事。」

石頭聽愣了,指著自己,張大嘴巴:「我也有?」

他能在青松書局有個活計,都是東家和掌柜的發善心,劉舟哥有就算了,他憑什麼能有啊!

石頭年紀雖不大,但是個拎得清的,立刻表示不能要。

以青松書局的盈利,只佔半分也是驚人的收入了,且是年年有的。

胡掌柜道:「這是東家的安排,必然有東家的道理。你覺得自己一個小小夥計不配拿,老頭子我也只是個給人幹活的,就配占書局四分利了?」

其實胡掌柜也是疑惑的。

青松書局的收益東家分給了石頭半分,但對朱曉玥隻字未提。至於劉舟有並不奇怪,東家重感情,與劉舟的情分比石頭和朱曉玥要深。

不是說石頭有,朱曉玥就必須有。但二人一個小夥計,一個賬房,東家如果是從這方面考慮,沒道理落下朱曉玥。

除非東家另有深意——

胡掌柜人老成精,沒有把疑惑透露分毫,接着道:「東家還給段二公子和段三姑娘各留了一分。」

絳霜在心裏一算,這就全了。

她拿出貼身收好的地契,遞給胡掌柜:「這是青松書局的地契,掌柜的收好。」

胡掌柜顫抖著雙手接過。

絳霜再從藤箱中取出一個盒子,遞給朱曉玥:「朱姑娘,這是我們姑娘給你添箱的。」

朱曉玥一臉意外:「東家給我的?」

絳霜點頭:「朱姑娘不是馬上要大婚了嗎,姑娘信上說遺憾不能吃到你和何大人的喜酒了。」

朱曉玥紅着眼眶把盒子接過,打開來一看,是一整套華貴的金鑲紅寶頭面,控制不住落了淚。

失去了父母親人,她孤身進京,打算以命報仇。那時的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她還能擁有愛人,擁有朋友,擁有安穩和樂的人生。

她的淚落到釵頭紅寶石上,紅寶石越發璀璨生輝。

絳霜離開后,胡掌柜就安排劉舟去請段雲朗和段雲靈。

段少卿丟了官后,段家人搬出了少卿府,買了尋常地段相鄰的兩處宅子。老夫人,哦,現在只能叫老太太了,做主給兄弟二人分了家。

別看段家最終把寇青青的百萬家財全吐了出來,實際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幾年錢生錢還是置辦了幾個鋪子和不少田地的。

老太太偏心得理直氣壯,給二房分了兩個民宅中小的那個,一個小鋪子,一些田地,剩下的就全歸了大兒子。

當然,老太太自此也跟着大房過。

段文柏帶上段雲朗,父子二人一同打理分來的商鋪。段雲朗生性開朗,招呼上門的客人熱情周到,鋪子生意比先前要好上一截。

見劉舟進來,段雲朗絲毫沒有在國子監讀書的貴公子淪為商人的尷尬,笑問:「劉舟兄弟要買點什麼?」

「小人不是來買東西的,是我們東家有東西留給段二公子,請您去一趟青松書局。」

「阿柚有東西留給我?」段雲朗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傷感。

他聽說阿柚離開京城的消息時,都過去好幾日了,要說心裏一點不難受是不可能的。夜裏躺在床榻上睡不着時總在想,在失去青表妹后,以後也見不到阿柚妹妹了。

「對,請段二公子隨小人走吧。」

段雲朗忙擺手:「我現在可不是什麼公子了,劉舟兄弟你叫我段兄吧。」

劉舟也不糾結:「段兄,東家還給段三姑娘留了東西,麻煩你一起叫上。」

段雲靈已經出閣了,段雲朗就帶着劉舟去了段雲靈夫家。

她夫家姓呂,公爹也在太僕寺任職,段文松沒罷職前是其下屬。

段家倒了時,老太太等人提着心,生怕呂家退親。好在對方沒悔婚,按期娶了段雲靈過門。

段雲朗登門后等在花廳,門人把信傳進去。

聽說堂兄來找,段雲靈的婆母許氏眉一擰,不冷不熱道:「去吧。」

對這個兒媳本人,她其實是挑不出毛病的,模樣好,性子伶俐,也沒有因為娘家出事變得怯怯懦懦小家子氣。就是一想她敗落的娘家,許氏難免如鯁在喉。

兒子明明能般配更好的,但落井下石的名聲他們呂家不想背,委屈小兒子了。

「二哥怎麼來了,可是家裏有事?」見到廳中坐着喝茶的段雲朗,段雲靈眼眶有些酸。

從辛姑娘的身份挑明后,她在家中的日子極好過。而嫁進呂家轉為媳婦的身份后,明裏暗裏的委屈並不少。

她咬牙挺著,難受時就想想辛姑娘。

再艱難,還有辛姑娘剛到段家時艱難嗎?辛姑娘留在段家的短短時間,教會了她勇敢。她不會忘記辛姑娘對她說過的話:勇氣永遠是最寶貴的品質之一,特別是對我們女子來說。

她有勇氣面對那些刁難,她會把日子過好的。

「三妹聽說阿柚離開京城了嗎?」

段雲靈臉色微變,搖搖頭。

她還是新媳婦,不方便出門,而婆家人也不會對她多說。

段雲朗就簡單講了講,當然在民間傳開的不是父女對峙的版本,而是萬歲爺爺捨不得愛女,親自送出城去。

「阿柚給我們留了東西在青松書局,我們要去一趟。」

段雲靈點點頭,讓段雲朗稍坐,回去請示婆母。

「兒媳要出一趟門。」

「這都下午了,出門做什麼?」許氏下意識以為段雲靈要回娘家。而對遭了天子厭惡的段家,許氏當然不願兒媳常回去。

段雲靈大大方方道:「辛姑娘出遠門,給兒媳留了些東西在青松書局。」

辛姑娘的大名在京城可謂人盡皆知,許氏不滿的神色頓時一收,試探問:「你和辛姑娘處得不錯?」

段雲靈垂眸:「辛姑娘一直把兒媳當親妹妹般照顧。」

她也會在不妨礙別人的前提下,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來讓自己擺脫困境了。

果然許氏的神色更和緩:「那去吧,早去早回。」

段雲靈與段雲朗趕到青松書局,被劉舟直接帶到待客廳。

段雲朗忍不住道:「阿柚常在這裏喝茶。」

胡掌柜也不啰嗦,把擬好的契約遞給段雲朗過目。

段雲朗看過,神色茫然把契約遞給段雲靈。

看完契約的段雲靈震驚掩口,看着胡掌柜。

「二位若看好了,就在契約上簽字按印吧,以後一切按契約行事。」

一式六份契約上,把每個人所佔比例寫得明明白白。

「掌柜的,是不是弄錯了,我們與青松書局又沒關係——」

胡掌柜笑道:「這是我們東家留給段二公子與段三姑娘的,二位一定要收下,才不辜負東家的情誼。」

聽胡掌柜這麼說,段雲朗與段雲靈不再推辭。

胡掌柜請了管着印書坊的趙管事當中人,幾人一一簽字按印,完成了契約。擁有書局份額的五人和作為中人的趙管事一人一份。

段雲靈是坐馬車回去的,從進了車廂就開始默默掉眼淚。

段雲朗不理解:「三妹,你哭什麼,阿柚想着咱們,不該高興嗎?」

他好高興啊,阿柚說把他當哥哥,不是哄他的。

段雲靈捂著臉,淚流得更凶了:「我就是高興,才哭……」

她和辛姑娘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可辛姑娘卻給她留下了能面對人生風雨的底氣。

段雲朗回到自家鋪子,不等父親問,就主動說了去青松書局的原因。

段文柏聽了,沉默很久嘆了口氣,叫上段雲朗一同回家喝起了酒。

這不是慶祝兒子天降巨款,而是心情太過複雜,唯有喝酒才能舒緩。

「怎麼一回來就喝上了?」朱氏納悶問。

聽段雲朗說后,朱氏也沉默了許久,倒了一杯酒默默喝下。

至於段雲靈,回到婆家后把所得透露幾分,從此日子越來越好過就是后話了。

昭陽長公主看過絳霜送來的信后,思索半晌,進宮去見興元帝。

經過這幾日,興元帝看起來恢復如常,只是上朝時嚴肅了些,奏事的百官變得格外少。

「皇兄還記得阿柚從南邊帶回的那些人嗎?」

「記得。怎麼了?」

「皇兄不是說要開海,臣妹想着是不是可以問問這些人有沒有願意出去的。也不以朝廷的名義,就當成民間出海探索的嘗試了。這些人都歸心阿柚,要是能與阿柚遇見,而阿柚也願意用他們,她身邊多些人護著咱們也能放心些。皇兄覺著呢?」

「皇妹提議不錯,這些朕會安排的。」

原本對解除海禁,興元帝是抱着一步步來的打算。今年再派一批使臣出海,兩三年後能得到更多關於海外的訊息,再嘗試放開。

但辛柚的出走改變了興元帝的計劃。

欣欣會被那些士紳所害,就是怕欣欣回來,說服他推行新政,解除海禁。

現在新政已推行,海禁還未開,阿柚這麼一走,誰知會不會又有人擔心阿柚回來而動壞心思呢?

他對阿柚說同樣的錯誤他不會再犯第二次,在這方面也是一樣的。他這就放開海禁,先把事情做了,阿柚就不會被忌憚了。

「也不知阿柚到哪裏了。」昭陽長公主輕嘆。

辛柚與賀清宵一路往西,先去了西域,感受了「平沙莽莽黃入天」的狂野,一路賞景遊玩,等到南邊已是盛夏了。

「賀清宵,還記得這是哪裏嗎?」

賀清宵看着顧盼神飛的人一笑:「當然不會忘,這是靈山縣,當初咱們來時也差不多是這個時節。」

「獵戶大哥家就在靈山縣,咱們去看看他們吧。」

「好。」

「咱們帶些什麼去?」

……

二人商量著,閑聊著,與那些去探望親戚的小夫妻一般無二。

等到了獵戶大哥家時,還沒敲門就聽到了隱隱哭聲。

是嬰兒的哭啼。

辛柚與賀清宵對視,皆露出了笑容。

看來獵戶大哥娶上了媳婦,娃娃都有了。

「賀清宵,你去敲門吧。」辛柚把賀清宵往前推。

賀清宵抬手敲門,不知怎麼,有些緊張。

「誰啊?」門拉開,露出獵戶大哥黝黑的臉龐。

看到二人獵戶大哥一愣,眼中迸出驚喜,「小賀,大妹子?娘,快來啊,小賀和他媳婦兒來看咱們了!」

很快大娘健步如飛衝出來,一擰兒子耳朵:「這麼大嗓門幹什麼,嚇著禾寶怎麼辦?」

大娘罵完兒子,忙把辛柚與賀清宵拉進來,臉上笑容堆不下:「大娘前些日子還說呢,不知道你們小兩口什麼時候會來看我們,沒想到就來了……小賀啊,你還是那麼白,小賀媳婦兒比那時胖啦,更俊了……」

院中站着個抱孩子的年輕婦人,大娘嘴上不停:「這是你們大嫂,多虧了你們小兩口啊,你們大哥不但娶了媳婦,禾寶都有半歲了……禾寶叫小禾,禾苗的禾……」

獵戶大哥樂呵呵解釋:「是娘一看生的是兒子給起的名,說一喊孩子就像喊小賀兄弟,將來一準能和你一樣俊。」

賀清宵:「……」

辛柚抿唇一笑:「大娘真會起名兒。」

等到開飯,大娘給兒媳夾了個雞腿,給辛柚也夾了一個:「小賀媳婦兒,你們有娃娃了嗎?」

這下輪到辛柚臉熱:「還沒。」

「大娘一看你就還沒生養。也該要個娃娃了,這要娃娃太早了不好,晚了也不好……」

辛柚微微低頭:「知道了,大娘。」

在大娘的熱情挽留下二人住下,自是被安排了一間屋。

山間的天氣沒那麼熱,夜裏甚至有些涼爽。

賀清宵擁著辛柚,心頭卻熱。

「阿柚——」他輕輕喊了一聲,手伸過去。

辛柚捉住他的手,聲音更低:「別人家,不許亂來。」

「我知道……」他的手落下去,握住辛柚的手。

翌日清晨,山霧蒙蒙,二人告別獵戶大哥一家,與留在別處的千風和平安會合,前往廣城。

解除海禁的政令已頒佈,辛柚路上有所耳聞。等到了廣城,就見港口帆檣如林,一片繁榮。

辛柚帶路前往曾經小住的地方,見到了小蓮。

小蓮飛奔而來,緊緊抱住辛柚:「姑娘,婢子總算等到您了!」

激動過後,小蓮向賀清宵行禮:「姑爺。」

賀清宵點頭回禮,面上一派淡定,可惜紅了的耳尖暴露了他臉皮薄的本質。

進了屋中,辛柚喝了口茶:「這邊怎麼樣?」

「招了不少有出海經驗的船工,六哥正在訓練烏雲庄的兄弟們……」

「烏雲庄的兄弟?」

「姑娘不知道?」小蓮見辛柚搖頭,解釋道,「他們兩個多月前到的,一共來了八十多人。六哥就沒跟着朝廷的船走,留下來教教他們——」

小蓮猶豫了一下,小聲道:「他們想跟着姑娘,聽說萬歲爺爺和長公主殿下都知道,就不知姑娘願不願意帶上他們……」

辛柚一笑:「為何不用?用他們總比用陌生人強。」

至於這些人中會不會有人向那人傳遞消息,有什麼關係呢。到了海外,他們這些一條船上的人才是一體的。而僅僅只是掌握她的行蹤,她並不畏懼。

聽辛柚這麼說,小蓮喜笑顏開:「那太好了!」

辛柚深深看小蓮一眼,沒有問她與六當家如何。

若是有情人,不用旁人多問。

夏秋兩季海上風險多,辛柚並不急着出海,而是參與訓練,也與許多船主人攀談,多方面了解海上情況。

如此準備充足,終於到了揚帆出海的那日。

「姑娘,姑爺,登船嘍。」六當家高喊。

那些烏雲寨的山匪,後來烏雲庄的農夫,如今寶船上的船工,也跟着起鬨:「姑娘,姑爺,登船嘍——」

辛柚與賀清宵在一片笑鬧聲中,手牽着手一步步登上那打磨了許多個日夜的寶船。

寶船漸漸遠離岸邊,乘風破浪,駛向遙遠的彼岸。

辛柚望向被拋在後邊的陸地,彎唇笑了。

海外是她沒去過,沒見過的地方。趁年輕,趁喜歡,她要和心愛的人一起去看看啦。

「阿柚。」

「嗯。」

「賀清宵是這世上最幸運的男人。」

「我也這麼覺得。」

(全文完)

四章合一,到今天小柚子與賀大人的故事就結束了。這是柳葉第一次嘗試寫一個踏入朝堂的女主,辛柚堅持孤勇,賀大人克制隱忍,他們不是完美的人,就如這個故事礙於筆力、能力、見識,也有很多不足。在此感謝每一位訂閱、投票、打賞的讀者,感謝你們對《辭金枝》的喜愛與支持,包容與批評。這個故事結束后應該會休息久一些,之後如果老書有什麼動靜,新書有什麼計劃,會在微博吱聲。再次感謝書友們,暫且告別,新書再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辭金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辭金枝
上一章下一章

436.第436章 是結束,也是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