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按計劃進行

第五百二十四章 按計劃進行

就像現在他們盯着曹安一樣,鎮內的租客一共也就是五人,除去曹安就是四人,其中誠豐鏢行訂做武器,等待完工的三人,最後一人也在趕出了訂做的那把寶兵后連夜離開了。

等於說現在的赤火鎮內,外人就只有曹安一個。

他是唯一一個完全沒有理由,卻還留在赤火鎮的人,監視曹安的人,依舊是那兩個,他們每天看到的就是曹安在院子裏耍著那狗屁不通的劍,然後照料那個垂垂老矣的羅化。

如此往複,一連七天,幾乎都沒有任何的變化,枯燥而乏味。

但現在,柳、范兩家已經無暇顧及曹安了,這七天,兩把神劍的蛻變剝離速度明顯慢了太多,比之前還要慢了數十倍,以白劍和兩家家主的估計,這種速度下來,至少還需要三個月時間。

這可比原先他們預計的時間慢了太多,最重要的一點是,這種速度不再受到外力的影響,也就是說他們即便催動劍爐,將整個小鎮現存的劍氣都獻祭出去,也無法讓神劍即刻脫胎。

兩家之人聚集在禪樓之內,柳騰、范元先,以及柳家那位守着禪樓的老夫人,貌美的婢女斟上茶水之後,就被屏退到了院子外,涼亭中升起一個結界,阻斷了此間與外界的聯繫。

「神劍的出世時間又要往後移了,而且這一次,不再受到劍氣的影響。」柳騰眉頭擰成川字,他現在很懷疑這個情形與那一夜的神劍悲鳴有關係。

慢一點他都已經不擔心了,他現在擔心的是神劍的靈性會被抹殺,那一聲悲鳴太過蹊蹺,他害怕就跟即將破殼的小雞一樣,胎死腹中。

對於神劍來說,就是胎死石中,這樣的話,他們兩家這麼多年的努力和造下的惡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笑話,空忙活一場。

范元先嘬了一口滾燙的茶水,眼神一狠,「要不然全力催動劍爐,將所有劍氣一次性灌注其中,看看效果?」

他這話剛說出來,柳騰就回道:「那要是全力推動之後依然沒有效果呢?到那時,赤火鎮一空,就算是個傻子來,也能看出來赤火鎮出了大問題,一鎮上萬人死亡,這麼大的事,足以驚動道誠里那些傢伙了。」

范元先不甘心,「那萬一成了呢?萬一現在看着沒什麼影響,只是因為我們注入的劍氣不夠呢?」

「你能確保一定會成?」

「別吵了!」柳母出聲打斷了兩人的爭論。

「禪樓下鎮壓的那些邪物最近也沒了動靜,安靜下來了,不知道是不是與這件事情有關,按照白老說的,如果只有三個月的話,我們可以再等。」

兩人都不在說話,聽着柳母訓話。

「這麼多年都等過來了,也不差這兩三個月的時間,一切以安穩為重,這段時間你們兩個就住在山上吧,時刻盯着神劍的情況,如果情況不對,直接全力催動劍爐,餵養神劍,當前,神劍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其二才是大局的安穩,神劍那邊時間拖延了,但我們這邊燃眉之急似乎也隨之平息了下來,不妨等等看。」

有了柳母的定論,二人不再堅持,點點頭。柳騰看着自己的母親,「娘,你的臉色似乎不大好。」

柳母老臉一紅,「可能是最近沒有休息好的緣故,沒事的話,你們就忙去吧,這裏有老身看着,有什麼問題會差人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的。」

有時候,必要的犧牲是值得的,比如柳母的犧牲,她自己也是武夫,並不是普通人,當年巔峰時期曾是五景武罡境界的存在,這些年來氣血衰退,實力跌回了三景。

但這並不妨礙她知道那地底的邪魔猖狂那些時日裏,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這種事情,她如何能與自己的兒子言說呢?再者自己都這麼大年紀了,她開不了這個口。

兩個後輩離開后,柳母獃獃的坐在凳子上,看向供奉著石碑的禪樓,怔怔出神。

人的心思是怪異的,有些時候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就好比現在的柳母,對於那惡鬼所做之事,當時無法反抗的她是悲憤、屈辱的,甚至一度想過自戕。

可隨着時間長了以後,慢慢從中體會到了年輕時從未體驗過的快樂,然後就是陷入了自責和期待的雙重矛盾之中。

她不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原本希望就此結束的事情,真的就此結束了,連着數天,她內心卻並沒有得到該有的平靜,反而空落落的。

忍不住會想那下方是發生了什麼嗎?

與柳母的胡思亂想不一樣,下方那始作俑者是一點不適也沒有,這些時日以來,都在積蓄自己的力量,他估計壓根沒有想過,這上方會有人,被自己的復仇方式,整出了情感來。

小院裏。

二人的修行還在持續,曹安的自在武道逐漸趨於穩固,找對了法門,現在即便是沒有頓悟,也能依靠演練十九式偶爾契入那個狀態,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是道選擇了技的過程,當曹安的道穩定下來之後,技就不再拘泥於任何形式了,技是穩住道的方式,而不是道的最終形式。

他的目光看向了一邊的羅化,他從一刻鐘前,就不再動彈了,周身氣息完全消失,如同死物一般。

「你倒是有些造化的,居然進了內景,只是不知道你去的是哪個內景,術樓還是氣海?看來時間要大大提前了,比我所預計的要早一些。」

【阿鼻道三刀】雖然只有三招,但確實無比契合羅化,短短几日修鍊就已經入門,完全得益於他那滔天的恨意,有時候,連曹安看着都感覺有些心驚,所謂的恨天無把恨地無環的那種意境,恐怕都未必能激發他現在這般濃郁的恨意。

他想到了羅化之母臨死之前的凄涼模樣,忽的便能理解了。

或許,自己了解的還不夠多,自己只是看到了羅母的模樣,卻未見過羅化的其他家人,這些淳樸的人從未將自己的不幸歸結到別人身上過。

直到謊言被拆穿的那一刻,才真正爆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武道天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武道天通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四章 按計劃進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