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太皓到達沂川城

第350章 太皓到達沂川城

太皓首次踏入沂川城,眼前的景象便讓他心生震撼。這座城池彷彿一條巨龍蜿蜒盤踞,以其獨有的姿態傲視四方。不同於他以往所見的任何城牆,沂川城的城牆是那樣的堅固與古老,彷彿每一塊青石都融入了能工巧匠的智慧與匠心。它們以糯米漿為粘合劑,歷經風雨滄桑,卻依然屹立不倒,守護著這座城池的安寧。

城牆上,烽火台高聳入雲,像是一位守望者,時刻警惕著外來的侵犯。

沂川城內的建築更是別具一格,充滿了古色古香的韻味。街道兩旁,店鋪林立,青磚黛瓦,飛檐翹角,每一處都彰顯著中原大地的風韻。茶館里,茶香四溢,文人墨客們在此品茗論道,揮毫潑墨;酒樓中,酒香撲鼻,江湖俠客們在此暢飲美酒,談笑風生。布莊、藥鋪等一應俱全,每個店鋪都散發着獨特的韻味,彷彿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而那古色古香的木質門楣上,懸掛着各式各樣的招牌,字跡龍飛鳳舞,或端莊大氣,或飄逸靈動,讓人一見難忘。這些招牌不僅是店鋪的標誌,更是沂川城繁華的象徵。

街道之上,青石板鋪就的路面光滑如鏡,映照着行人的身影。路上百姓絡繹不絕,或行色匆匆,或悠閑自得。江湖俠客們身着錦衣華服,手持長劍短刀,英姿颯爽;文人墨客們則身着寬袍大袖,手持摺扇,儒雅風流。商賈走卒們則穿梭於人群之中,忙碌而充實。

在沂川城的中心,有一座氣勢磅礴的府邸,乃是城主府。這座府邸佔地極廣,門前兩座石獅威武雄壯,守衛著這座權力的象徵。城主府內佈局嚴謹,亭台樓閣錯落有致,花園池塘相映成趣。每當夜幕降臨,府邸內的燈火通明,猶如繁星點點,照亮了整個沂川城的夜空。

而在這府邸之中,更隱藏着許多江湖秘辛,等待着有緣人的發掘。或許在某個角落,就藏着一本失傳已久的武學秘籍;或許在某個樓閣之中,就有着一段蕩氣迴腸的江湖傳說。

似乎在這沂川城中,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武俠氣息,每一個建築都承載着無數故事。

太皓在沂川城的繁華街角,漫無目的地徘徊著,心中卻充滿了困惑。屠毒墨這個名字,如同一片迷霧,讓他無法捉摸。他心中明白,想要解開這個謎團,需要耐心和智慧。於是,他決定先到一家酒肆,放鬆一下心情,好好吃上一頓。

在一家別具一格的酒肆前,他停下了腳步。這酒肆名為「江湖一夢」,外觀古樸典雅,彷彿訴說着江湖上的風雲變幻。門楣上懸掛着一塊青色幌子,隨風飄動,如同江湖中人的心,永遠不定。

太皓將馬匹拴在酒肆門外,剛要踏入酒肆,卻被一名店小二攔住了去路。店小二身穿一身青衣,面帶微笑,看上去頗為機靈。他指著門邊的告示,說道:「客官,本店有個規矩,所有進店者不得攜帶兵器。」

太皓微微一愣,隨即按住劍柄,回應道:「我只是佩戴着,不會使用這把劍的。」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自信和堅定,彷彿在告訴店小二,他並非惡意之人。

然而,店小二卻仍然堅持着酒店的規矩:「那也不行。本店是江湖俠客聚會之地,為了大家的安全,請您將兵器放在旁邊的兵器架子上。你放心,放在那裏不會丟的。」他指著旁邊的一個兵器架子,向太皓解釋道。

太皓的目光,透過酒肆的門縫,投向了門外的「兵器存放處」。那裏,彷彿是一個江湖兵器博物館,每一件兵器都充滿了傳奇色彩,彷彿在訴說着它們各自的英勇事迹。兵器架子,由堅固的梨木製成,歲月在其表面留下了斑駁的痕迹,更增添了一種古樸典雅的氣息。

架子上的兵器,琳琅滿目,種類繁多。刀劍槍戟,一應俱全,每一件都擺放得整齊有序,彷彿在等待着主人的召喚。鋒利的寶劍,劍身閃爍著寒光,劍柄上鑲嵌的寶石,猶如星辰般璀璨,顯得尊貴而神秘;厚重的戰刀,刀背厚實,刀刃鋒利,透著一股霸氣;長槍如林,槍尖直指蒼穹,彷彿能刺破天際,凌厲而威猛;而戟則猶如猛獸的獠牙,彰顯着它的威猛和威力。

除了這些常見的兵器,還有一些頗為奇特的武器。一把看似普通的扇子,卻隱藏着鋒利的刀刃,彷彿是一位瀟灑飄逸的俠客,在談笑間取人性命;又或是一把精緻的短笛,實際上卻是一把鋒利的短劍,讓人在欣賞音樂的同時,也感受到了江湖的險惡和冷酷。

兵器架子旁邊,有一塊石碑,上面刻着「兵器存放,責任自負」的字樣。這是酒肆的規矩,也是江湖上的信條。每一位進入酒肆的俠客,都要遵守這個規矩,將自己的武器暫時存放在這裏,放下江湖的恩怨和紛爭,享受片刻的寧靜與安逸。

太皓微微一笑,帶着些許調皮的口吻問道:「店小二,你既然口口聲聲說兵器放在這裏不會丟,那為何又要強調『責任自負』呢?」他的話語中透著一絲戲謔,彷彿在試探著店小二的底線。

店小二似乎被太皓的問題問得有些不耐煩,他皺了皺眉,語氣中帶着幾分強硬:「客官,你這就有所不知了。自打我們酒肆開業以來,這裏從未丟失過任何一件兵器。你儘管放心好了,就算真的丟了,我們酒肆也能賠你十個八個的。」他的話語中透露著一種自信,彷彿在告訴太皓,這裏是最安全的地方。

太皓見狀,不再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他微笑着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長劍解下,輕輕地放在了兵器架子上。劍身與架子上的其他兵器輕輕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彷彿在訴說着江湖上的恩怨情仇。

隨後,太皓的目光在兵器架子上掃過,看到了各式各樣的兵器,心中不禁感嘆這裏果然是江湖俠客的聚集地。他轉頭看向店小二,好奇地問道:「這裏兵器如此之多,看來到這裏喝酒的俠客還真是不少啊。」

店小二得意地笑了笑,回答道:「一看你就是從外地來的,不知道我們沂川城的習俗。今日是三月十五,正是我們沂川城遊子歸鄉的日子。每年這個時候,那些在江湖上有頭有臉的沂川城子孫都會回來,他們會在我們酒肆里飲酒作樂,慶祝這個特殊的日子。」

太皓聞言,心中恍然大悟,難怪這裏會有如此多的兵器。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又問道:「看來沂川城的習武者還真是不少啊。」

店小二點了點頭,附和道:「沒錯沒錯,我們沂川城可是武術之鄉,習武者自然是不少的。不過,你既然是從外地來的,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到二樓去,直接在一樓找張桌子吃吃喝喝就行了。」他的語氣中透露著一種善意和關心。

太皓聞言,微微一笑,表示感謝。他轉身走進了酒肆,只見酒肆內部裝修別緻,昏黃的燈光灑在木質桌椅上,營造出一種溫馨而神秘的氛圍。牆角擺放着幾盆綠植,為這室內增添了幾分生機和活力。吧枱上,擺放着各式各樣的美酒佳釀,酒香四溢,讓人陶醉其中。

酒肆之內,彷彿是一個獨立於世俗的小世界,濃郁的江湖氣息瀰漫在每個角落。酒客們在此或低聲細語,互訴衷腸;或高聲暢談,豪氣干雲。他們的身份各異,有的身負絕技,是江湖上聲名顯赫的英雄豪傑;有的才華橫溢,是揮毫潑墨的文人墨客;還有的便是那尋常百姓,來此只為尋求一份片刻的歡愉。酒肆之中,彷彿是一個交織著各種人生故事的舞台,每個酒客都在這裏扮演着屬於自己的角色。

太皓下意識地朝酒肆二樓望去,只見二樓房間里房門緊閉,但歡聲笑語卻不斷傳出,彷彿有什麼好事正在發生。他心中好奇,卻也沒有多言。

一名店小二熱情地引領太皓坐在了一樓中間的桌子上,為他推薦了幾道招牌菜,並親自為他斟上了一壺美酒。太皓點了點頭,表示感謝,隨後便開始品嘗起這些美味佳肴。酒香四溢,菜肴鮮美,太皓不禁陶醉其中,暫時忘卻了外界的紛擾。

然而,就在這時,一群官兵突然闖入了酒肆之中。他們手持通緝令,氣勢洶洶地環顧四周,領頭的官兵更是大聲喝道:「本官奉命抓捕逃犯刁以,都坐好不要動!」隨着他的話音落下,酒肆內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太皓心中一緊,他知道自己並沒有犯下任何罪行,但在這群官兵的搜尋之下,卻也難免感到有些忐忑不安。他盡量保持鎮定,一邊繼續品嘗著美酒佳肴,一邊暗中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那名長官迅速吩咐二十餘名官兵到二樓查找逃犯刁以的蹤跡,而其餘官兵則拿着畫像對着一樓的酒客一個個仔細比對。

就在比對即將輪到太皓時,二樓忽然傳來了一陣打鬥聲。緊接着,一名官兵狼狽地從二樓欄桿處探出頭來,大聲喊道:「逃犯在這裏!逃犯在這裏!」他的聲音充滿了驚恐和緊張,彷彿有什麼可怕的事物正在二樓肆虐。

隨着這聲呼喊,整個酒肆瞬間陷入了混亂之中。客人們驚慌失措地四處逃竄,店小二們也忙得團團轉。太皓卻並沒有慌亂,他迅速站起身來,準備趁機離開這個混亂的場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貓界遊俠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貓界遊俠傳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0章 太皓到達沂川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