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暗夜獅嘯斬

第202章 暗夜獅嘯斬

聽雪刀作為玄級上品的寶器,威力自然恐怖,哪怕聶簡併未發動攻擊,但是眾人也感覺自己彷彿身處於冰天雪地中,寒意十足。

有聽雪刀在手,聶簡戰力暴漲,有了能與煉髓九層交手的資格。

在坐的二十位長老中除了聶簡是煉髓九層外,最厲害的就是吳矽新晉的煉髓八層境。

雖然不知道現在這些長老中有多少已經轉投吳矽麾下,但是聶簡一點都不慌,有聽風刀在手,哪怕其餘十九人一擁而上他也有自信能夠抵擋。

看到聽風刀的時候吳矽雖然驚詫了一下,但是並未流出出一丁點害怕的表情,依舊是那麼雲淡風輕,好似根本沒有將聶簡放在眼裏一般。

聶簡與吳矽相識多年,知曉他的性格十分沉穩,很少會幹沒有把握的事情。

現在吳矽的表情讓他心中生起一抹慌亂。

隨着聶簡拔刀,整個議事廳中的氣氛變得焦灼起來,四長老,六張老和八長老這三個聶簡的死忠立刻就站到他的身旁,虎視眈眈的盯着吳矽。

其餘長老皆是坐在座位上不動分毫,就這麼看着聶簡和吳矽。

「吳矽!你在千毒門這麼多年,念在共事多年的份上我勸你早日迷途知返,否則就別怪我出手狠辣了!」

聶簡壓低聲音給吳矽下最後通牒,同時身上有淡薄的靈力湧現,顯然他並不準備試探,一旦出手便是全力。

吳矽搖頭冷笑連連:「大長老,你真以為我今天會一點準備都沒有?我說過你老了,時代早已變了!」

吳矽說着煉髓九層的氣息如同狂風一般席捲全場,在他煉髓九層氣息的壓制下聶簡的氣勢瞬間蹦碎,聽雪刀所帶來的寒意一掃而空。

「你怎麼可能是煉髓九層!」

聶簡滿臉不可置信的盯着吳矽。

「嘶!沒想到二長老竟然偷偷的晉陞了到煉髓九層境!怪不得他今天敢無視大長老和聽雪刀。」

原本大長老陣營的那些長老看向吳矽的眼神立刻變得尊敬起來,原本還坐着的那些長老們紛紛起身默默的站到吳矽身後來。

吳矽冷笑道:「你真以為我這麼些年是白乾了?看在大家共事多年的份上,我也不願意大開殺戒,將聽雪刀交給我,你依舊是千毒門的大長老,如何?」

聶簡面沉入水,揮動聽風刀朝吳矽劈來。

有聽風刀在手的聶簡的確是有煉髓九層的人交手的資格,但是也僅僅是有資格而已。

吳矽倒是也不藏拙,直接將靈輪釋放出來,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聶簡感覺自己好似身陷泥沼,竟然難以前進分毫。

「三寸靈輪!你……」

聶簡在看到吳矽的三寸靈輪時大為吃驚,比他知道吳矽是煉髓九層境的時候還要吃驚。

三寸靈輪,在赤雲府域中的的煉髓境九層之中也不算弱了,兩宗三門中的三門宗主靈輪也全都是三寸!

吳矽用靈力附着在手掌上輕飄飄的對着聶簡拍出一掌,他頓時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吳矽眼疾手快的從空中將聽雪刀拿在手裏!

聽雪刀入手,吳矽只是輕輕揮動一下便感覺到一股強勁的刀氣噴薄而出,他急忙用力量將之抵擋,避免破壞議事廳。

「不愧是玄級上品的寶器!呵,正好我如今還缺一把稱手的寶器,那我便笑納了!」

聶簡挨了一掌之後氣息萎靡不少,哇的吐出一口鮮血之後就連面容都憔悴許多,哪怕如此,他依舊惡狠狠的盯着吳矽:「吳矽!你竟膽敢造反,宗主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吳矽將聽風刀收入囊中笑道:「宗主么?不用那麼麻煩,我現在就帶你去找他談談,看看他是否願意支持我。若是支持,那他依舊是我所敬仰的宗主,若是不支持,呵呵,那就只能做過一場,成王敗寇了!」

吳矽說着便要去伸手去抓聶簡。

聶簡的那幾個四忠雖然修為沒有很高,但是真的很衷心,三人在明知道吳矽是煉髓九層的強者的情況下依然選擇向他出手。

「大長老!你快逃!」

聶簡深知道三人與吳矽之間的差距,想要阻止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面對三人的同時圍攻聶簡只是冷喝一句:「滾!」

頓時煉髓九層的其實如同狂風一般將三人吹得站都站不穩,吳矽抬起衣袖輕輕一揮,頓時一股勁風便將三人刮飛出去,摔得七葷八素。

吳矽一把抓住聶簡的胳膊笑道:「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宗主,我也好奇他到底會怎麼選擇呢。」

吳矽提着聶簡離開議事廳,來到千毒門山峰頂端的閣樓前,這裏便是千毒門宗主潛修之所。

此時閣樓被禁制籠罩,吳矽倒是也不客氣,拔出聽雪刀直接一刀劈出。

磅礴的刀氣落在禁制上,禁制頓時劇烈晃動起來,此時閣樓中傳出一刀驚怒:「是誰?竟這般大膽,敢驚擾我的清修!」

禁制關閉,一道魁梧的身影從閣樓中衝出來。

來人身材魁梧,足有兩米之高,渾身都是見狀的肌肉,哪怕是在如今這種寒冷的天氣依舊是裸露這上半身,下半身也只穿着一條短的獸皮褲,他裸露的上半身卻與常人不同,皮膚呈現紫黑色,一雙拳頭格外的大,足足是常人的三倍有餘,看起來像是一對鐵鎚,他身上的氣息也很是強大,達到了煉髓九層境。

他便是千毒門的宗主,鐵拳毒梟彭雄!

「宗主,數年不見,你近來可好?」

吳矽將聶簡像沙包一樣丟到彭雄面前,手中拿着聽雪刀不斷把玩,雖然嘴上叫着宗主,但是眼神中滿是戲謔,沒有一點尊敬之意。

彭雄看到吳矽時眉毛頓時豎起來質問道:「吳矽?你這是想幹什麼?」

聶簡急忙告狀:「宗主,吳矽現在已是煉髓九層的強者,他要造反!」

彭雄聞言心中一驚,立刻將感知釋放出去,當他從吳矽身上感受到一股不輸於他的氣息時心臟狂跳不已。

「他是如何做到的?」

彭雄雖然平日裏對宗內事務不怎麼上心,但是如聶簡,吳矽這種重要的長老他還是留了心眼盯着的,在他所掌握的信息中吳矽一直都是煉髓七層境,一個月前方才宣佈晉陞煉髓八層境的,這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他是如何做到的?

吳矽的天賦彭雄很清楚,若是正常情況下吳矽這輩子都不可能晉陞煉髓九層境,但是據他所知,整個赤雲府域中他也從未聽說過有什麼秘法或者丹藥能讓人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從煉髓八層境晉陞到煉髓九層啊!

更為重要的是在他的感知中吳矽的氣息很圓滿,與他們正常修鍊上來的一模一樣,根本不像是服用那種副作用極大的丹藥提升上來的。

「吳矽,你不要以為晉陞到了煉髓九層境便可以無法無天!你不過剛晉陞罷了,而我在這個境界已經多年,要是真打起來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念你這麼多年管理宗門的份上,只要你迷途知返,我可以讓你當大長老,那聽雪刀日後也交由你使用!」

吳矽聞言聳聳肩道:「大長老也好,二長老也罷我都不在意,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若是答應,聽雪刀還給大長老又如何?」

彭雄眉毛一挑:「什麼要求?」

「很簡單,全面向聖丹宗開戰!」

彭雄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冷下來:「簡直胡鬧!此事不成!」

吳矽搖搖頭:「宗主,我原本以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你竟然與大長老一樣,愚不可及!我千毒門這些年暗中發展多年,實力早已今非昔比,更別談如今我也晉陞煉髓九層!我們與聖丹宗早已勢同水火,那溫明晏現在已經領悟劍意,若是不趁現在除掉他們,等溫明晏也晉陞煉髓九層的時候我們還有機會?一昧求穩的迂腐只會讓我們走向滅亡!」

彭雄聞言冷哼一聲:「哼!雖然這些年聖丹宗各處的爭鬥中都顯現頹勢,但是你真以為他們這幾百年的底蘊是鬧着玩兒的?你不會真以為紅塵劍尊下落不明吧!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無論是聖丹宗還是昊陽宗,他們既然能夠穩壓我們一頭自然是有道理的!就算是你晉陞煉髓九層也無濟於事!」

吳矽雖然是千毒門的二長老,在赤雲府域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但是礙於修為有限一些絕密的消息他還是不曾知曉,其中就包括彭雄所說的兩宗的抵禦和紅塵劍尊的的去向。

吳矽雖然忌憚紅塵劍尊,但是他此時已經傍上了拜火教這棵大樹,他此時心比天高,甚至都不正眼看督主府就更被說聖丹宗了。

「呵!膽小如鼠如何能成事?既然這樣,那就只有做過一場了!」

彭雄對此倒是不懼,如他所言,吳矽方才進晉入煉髓九層沒多久,境界都還不曾穩固完全,就更別說對靈輪的使用了。

雖然兩人都是同樣的境界,但是彭雄有自信在三十招之內將吳矽擊敗!

「既然你如此不信邪,那就做過一場!也好叫你知曉你我之間的差距!」

彭雄雙拳對撞,煉髓九層的氣息瞬間釋放出來,三寸大的靈輪頓時浮現在他胸口,乳白色的靈力迅速在他的雙拳上形成一層薄膜。

吳矽有意檢測一下自己現在的戰力,立刻也將自己的三寸靈輪召了出來,主動揮劍迎上去。

看到吳矽的靈輪竟然與自己一般大時彭雄心驚不已。

「暗夜獅嘯斬!」

吳矽也知道他與彭雄之間有所差距,一上來便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武學。

有聽雪刀在手,暗夜獅嘯斬的威力更加恐怖。

猛烈的刀氣形成的世子虛影張開血盆大口朝彭雄的腦袋咬下。

「呵!看來這些年你倒是也沒閑着,竟然還將暗夜獅嘯斬給學會了!不過,如果你只有這點實力的話,那就還是乖乖的投降吧!你能有如今的境界實屬不易,也算是我宗的底蘊,我實在不忍心殺你呢!」

彭雄獰笑連連,雙拳上爆射出一股強大的拳勁,他朝前踏出一步,雙拳砸向獅子虛影。

「拳破八荒!」

一聲飽和,濃郁的黃色拳勁轟然爆發,巨大的聲響傳來吳矽的暗夜獅嘯斬竟然直接被轟碎。

吳矽見狀也不敢大意,急忙抽身後退,同時手中的聽雪刀快速揮起來,道道強悍的刀氣劈向彭雄。

方才那一招彭雄便已經探出了吳矽的虛實,吳矽對於靈輪的運用實在太淺薄了,否則他剛才那一拳斷然不會這麼輕鬆就將暗影獅嘯斬擊潰。

經過第一招的試探之後彭雄也放開手腳,胸前的靈輪飛速轉動,源源不斷的靈力注入到他的雙拳之中,他每次揮拳都能打出音爆聲,吳矽揮出來的那些刀氣被他一拳錘碎!

當兩人距離不過兩米時彭雄高高躍起,雙拳並在一起朝吳矽砸來。

此時彭雄雙拳之上黃光大方,威勢竟然比先前施展的拳破八荒還要更加強大。

吳矽心中慌亂,急忙高喊:「天火大人,救我!」

「嗯?還有人?」

彭雄雖然心中疑惑,但是手上的動作並未停止,他的雙拳如同一座小山一樣朝吳矽砸來。

「彭宗主,夠了,既然都是自己人何不坐下來談談呢。」

天火戰將現出身來,抬起的右手上有淡淡的紅光閃爍,他竟然憑藉一隻手便穩穩的將彭雄的雙拳接住。

彭雄低頭一看頓時驚呼不已:「五寸靈輪!」

彭雄立刻抽身撤退,與天火戰將拉胯距離,眼神浸提的盯着他。

五寸靈輪,目前赤雲府域中也就只有赤雲督主有。

天火戰將既然能輕易的將他的攻擊接住,他的戰力就已經不用質疑了。

彭雄神色凝重的盯着天火戰將:「閣下何人?你氣息陌生,我不記得赤雲府域中還有你這號人物!我千毒門與你近日無怨往日無讎的,為何要插手我宗內之事?」

天火戰將呵呵一笑:「我只不過是想送你千毒門一場潑天的富貴罷了,就看你願不願意接了。至於我的身份么,你且看看這個。」

天火戰將朝前拍出一掌,頓時紅色的靈力從他掌心噴出在空中形成一個特殊的火焰標記。

彭雄看到這個火焰標記后神色變得更加凝重起來:「你是拜火教的人?」

天火戰將雙手背在背後點點頭道:「拜火教,天火戰將便是我了。怎麼樣,是談談呢?還是打完再談?」(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苟在妖魔亂世肝經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苟在妖魔亂世肝經驗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2章 暗夜獅嘯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