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畫甲畫不出色甲皇後娘娘

第493章 畫甲畫不出色甲皇後娘娘

第493章畫甲畫不出色甲皇後娘娘

一副【洛安夢華圖】,一本【玉人錄】。

讓白氣成就【畫甲】之名,天下至今無人能出其左右。

書涯樓老樓主,那位昔年天下十人之一,堪稱天下識人之術最明了之人點評白氣『斟酒狂情之下,濃墨留畫,便是半座大夏。』

而也是【玉人錄】之後,白氣再不畫人,尤其畫美女美男,用他自己所說便是『哪兒有美女美男,若是有,皆在我玉人錄之中』

白氣見過彩雲間,見過文君,見過柳白獅,見過曲幼薇,更見過那胭脂榜第三清微觀的道姑女觀主。

用白氣自己的話.

不過如此。

不及他看遍世人而以想像畫下的那【玉人錄】之中美艷女子們。

但當下.

白氣看着那女子,看着那臉上掛着自信笑容的女子,表情一怔,一雙醉眼此時變得格外明亮,並且目光直直看着那蘇長安,完全不帶眨眼的。

只是

當下看蘇長安的人太多。

夫子們突然看不到了,紛紛皺起眉頭看向牧序。

實在是因為,那些詩文都缺了點兒什麼,便是那篇足足有千字一篇巨幅文章,也依舊讓人不足以銘刻石碑之上,不是文章不夠好,實在是感覺配不上這雲暮閣。

有人這時候開口:「祭酒大人,各位夫子,可否讓我等也知曉這位李星河姑娘所寫文章。」

畢竟這是要服眾才行的,若是不足以服眾,那就算是牧序牧大祭酒說的,也要站出來反對一下了。

夫子們雖然聽到紛紛點頭,但目光卻還是死死盯着那錢瀧手中的序之上。

牧序見到,這群沒見過世面的!

當即擠了進去后,從錢瀧手中拿過紙張。

可現在.

牧祭酒卻是開口便說這叫李星河的女子所寫文章,足以刻在其上。

發覺天子似笑非笑看着他,牧序再次倒吸口氣,天子這笑容就代表有事兒啊!

這般想着,牧序朝着蘇長安嘿嘿一笑,而後轉頭看向那些夫子們,只是道了句『差不多了,該給孩子們看看了』這樣一句話出來。

牧序聞言,看向蘇長安。

白氣只是其中之一。

因此許多人當下好奇之餘,更是看了眼那女子同時,眼中頗有不服。

畢竟牧序那話,說的有些驚人!

雲暮閣建成百來年,非是大夏文人墨客文采不及。是這裏實在過於瑰麗奇景,固然雲暮閣三樓之上能留下詩文記載足足有數百篇。

文人自有堅持。

蘇長安看着牧序,當即作揖:「一切聽祭酒大人的。」

那也肯定被嚇到了!

但同時,文人相輕,除非徹底服氣。

蘇長安是故意皮一下的嗎?

肯定是!

牧序被嚇到了。

不過牧序當即說道:「奇文共賞!」

牧序只是看向蘇長安請示一下,沒成想娘娘這樣一下,給老秀才嚇得不輕,當即微微作揖回禮,暗自捏了把汗后,看了眼天子那邊。

但直到如今,那雲暮閣之外石碑之上,依舊只有【雲暮閣】三個字,而沒有詩文銘刻。

許多人詫異之餘,更加好奇到底是寫了什麼。

聞言,夫子們雙雙一怔,這才意識到是自己等人有些沉浸其中,忘卻了身在何處,紛紛尷尬一笑後退到一邊。

不過眾人看向蘇長安,眼中卻是已有敬重。

如江湖人實力為尊,不管年紀如何,你強!便可得到尊重!

讀書人這裏固然因禮而不會不禮待任何一人,但你文采絕倫,自然更被尊重。

自古以來的道理就是這樣。

三小隻這裏,小胖子看着周圍人目光,嘻嘻笑着,彷彿早就知道這位姐姐會一鳴驚人,不是小胖子看懂了雲暮序,而是這個姐姐不說了嗎?她能拿到那琴,反正他一直相信的。

女孩從剛剛開始就張大了嘴巴,看着自己老師顧闕止,發現自己老師意猶未盡一般,湊到祭酒大人身邊觀看那詩文,而且臉上讚許連連。

周圍那些夫子們,更是一個個竊竊私語,但時不時就要看看這位姐姐,一臉驚訝與欽佩。

啥呀啥呀!

不是丟人嗎?

為啥這樣了呀,這姐姐幹了啥呀!為什麼那些夫子們都這樣看這位姐姐,那篇文章那麼丑的字,嚇傻了夫子們?

小光頭這時候已經跑到蘇長安身邊,嗯!雖然不知道發生了啥,但站在這兒感覺很威風!

而此時,牧序開始誦讀手中這篇文章。

「趨章故郡,雲襄新府。星分翼軫,地接暮曲」

牧序朗朗之聲,閣內原本喧囂,卻是突然完全安靜了下來,所有人聚精會神去聽。

更有人聽得同時,手中筆不停,卻是在迅速記下來。

饒是那些夫子們,固然已經看過,但當下也是一個個閉上眼睛去享受一般。

逐漸的.

所有人臉上表情越來越精彩,詫異,驚訝,欽佩,恍然.

各種各樣的表情在閣內所有人臉上都可以看得到的。

【文君子】秋水安屏氣凝神,努力記下每一個字。

而當牧序誦讀到:「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這句的時候.

秋水安一臉訝然扭頭看向蘇長安。

有人更是失聲開口:「好!」

但是才開口,卻是馬上捂住了嘴。

而牧序的誦讀依舊在繼續,當誦讀到:「雲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春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暮水之濱。雁陣驚寒,聲斷雲襄之浦。」

【文君子】秋水安神色更加精彩,看着蘇長安,這位文君子眼中滿滿全是駭然之色。

而其他人更是一個個固然就在這雲暮閣之內,但腦中只是因着短短數句,卻是已經出現了那外邊的景色,甚至腦中所顯景色,勝卻外邊實景。

當牧序誦讀到「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的時候.

陳慶朝着蘇長安深深一拜。

而後苦笑一下后,又凝神看向牧序。

他自視甚高!

二十六歲考中甲榜進士,但因要服侍家中老母,所以一直未出仕,事到如今,更是已經無心做官,整日看書讀書,名聲響徹雲襄之地,難免心中高傲。

便是【文君子】秋水安,陳慶亦是略有不服的,畢竟你秋水安再如何我陳慶詩文不如你,可不代表文采就不如你了!

你秋水安詩詞固然了得,但我陳慶詩詞,也有不俗之作,但因不善此處,所以從不深究罷了。

但是當下

這文章聽到這兒.

陳慶,心服口服。

而伴隨着牧序誦讀到『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時

許多人此時已經朝着蘇長安拱手作揖。

並且越來越多人如此。

而且每一人皆是一臉匪夷所思,只因這文章聽到這兒,已經達到了隨便一句,皆可為名句程度!

而當牧序誦讀到那『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的時候.

秋水安轉身朝着蘇長安深深作揖一拜。

秋水安從不覺得自己文采如何,只因他覺得,讀書的人,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樣,然後那些個文字在這些人筆下因所看到的世界不同而各有千秋。

他秋水安能到詩詞榜第一,總不過就是正好他筆下文字被人們所喜歡,所以才得了那名聲。

所以在他心中,文字沒有什麼高低一說。

可有時候,有些人讀書所看到的世界,異於常人。

當秋水安看到皇後娘娘那『雲想衣裳花想容』時候,看到那句『明月幾時有』時候,看到那『燈火闌珊』時候.

他就知道,皇後娘娘讀書讀到的世界,肯定十分精彩,否則斷然不會寫出如此令人賞心悅目的文字。

於是他曾經一度去共情皇後娘娘讀書看到的世界是什麼樣的,畢竟能寫出如此脫俗文字,該多精彩啊。

但終究無法想到。

而當下.

秋水安看着這位也是十分絕美的女子,秋水安心中所想便是,這位姑娘所看到的世界,是否跟皇後娘娘看到的一樣精彩,否則這些辭藻如何出現的.

一個接一個.

那些個剛剛在女孩跟小光頭口中說的一個比一個厲害的讀書人,此時此刻,伴隨着牧序誦讀卻是一個個朝着蘇長安拱手作揖,臉上更一覽無遺的欽佩之色。

尤其是連【文君子】都朝着這位姐姐行禮。

真的是簡直了!

這讓三小隻一個個看傻了眼。

三小隻雖然讀書很頑劣,但卻知曉回禮一說。

雖然不是跟他們行禮,但他們就在這個方向呀,所以三小隻就努力回禮。

可是回啊回的,回的人太多了,愣是亂了!

所以女孩索性不回了。

小光頭也是如此。

也就那小胖子努力作揖鞠躬,最後還是夏鳳翔攔住了,示意不用這樣,小胖子這才停了下來,不然小胖子非要全部回個遍。

而女孩當下緊張的抓住蘇長安衣服,早早做好了丟人的準備

可是現在這場面,她卻是完全沒想過的呀,所以不可思議是一碼事兒,這莫名其妙的緊張又是一碼事兒了。

蘇長安低頭看了眼女孩,笑了一下后伸手揉了揉她的頭,輕聲問:「厲害不?現在信了嗎?」

女孩看向蘇長安,使勁兒點頭,雖然腦子裏還是一片空白,不明白這突然咋就這樣了。

但.

現在她是完全傻了。

只覺得這個姐姐,咋個這麼厲害咧,完全不像那個給小木棒的壞女人樣子呀~

小光頭朝着蘇長安豎起兩個大拇指,一切盡在大拇指上的架勢。

蘇長安笑了下,不多說

而此時.

牧序已經誦讀到最後那四韻小詩:「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文曲今何在?檻外暮水空自流。」

當然蘇長安將最後那帝子改成了文曲。

畢竟雲暮閣不是什麼皇帝兒子修建的,是為了供奉文曲星弄得,因此閣內常有才子才女如今日這般開文會之類的事情,所以這裏將文曲比喻昔年那些才子才女們。

當下

全篇誦完

整個雲暮閣內異常安靜。

好一個畫棟珠簾.

好一個飛閣流丹,飛雲卷雨

好一個檻外暮水空自流

所有人徹底安靜了下來,一雙雙眼睛就看向那絕美女子所在.

三小隻都被那一雙雙眼睛弄的異常緊張,饒是小光頭也是沒來由抓住了蘇長安衣服,就算是小胖子也緊張的吃了口點心,然後看向周圍,大家不說話,我吃東西也不能出聲。

牧序將手中紙張眾目睽睽之下不動聲色的收入懷中,而後猶如啥事兒沒有一樣,看向眾人:「所以我說這篇序,可雕刻石碑之上,你們覺得呢?」

啪!

就在牧序說完這話的時候.

卻是一聲清脆響聲。

原本還沉浸在這篇千古一序之中的眾人,下意識看過去.

就看到卻是【畫甲】白氣,坐在地上,面前紙張已被剛剛倒下紅酒浸濕更是染了紅色

而那一張張紙張之上,皆是人像,但全部沒有臉

而且每一張畫作全部都像是會比前一幅少一些.

不過

唯有一張倒是畫了臉,仔細一看,跟這位李星河李姑娘頗為相似,可也只有形,無神!

但那一張之上卻是胡亂塗抹了許多筆墨,顯然是廢棄了的。

白氣不在乎周圍人看向他,而是依舊低頭持筆看着面前被紅酒浸泡了的紙張。

但突然!

白氣一筆在紙張之上亂沫,隨後又拿出一張紙。

十分不羈的拿着毛筆在舌頭之上沾了沾后,就要去下筆,可筆尖碰到紙張之時,卻是彷彿不知如何去畫了一樣,就這麼停滯著。

所有人看着白氣當下樣子,一個個不知說什麼好了。

但他們看得出來.

【畫甲】白先生這是在畫這位李星河姑娘,但.

好像是畫不出來.

天下十三甲之一,天下間最擅長畫畫之人,畫出那皆是美人美男【玉人錄】的白氣先生,畫不出這位姑娘。

蘇長安看着白氣,手中剛剛順手拿着的扇子輕輕打開。

這人偷畫我。

嗯,是個變態!

這麼想着,蘇長安擋在了夏鳳翔身前,媳婦兒這麼好看,不能讓這人也偷畫媳婦兒!

殊不知.

蘇長安這輕輕打開扇子去看白氣舉動。

讓在場所有人瞬間莫名心動。

……

Ps:本來今天是要請假一天,家裏有着急事兒去處理,早上忙到了中午,我抽空回來趕緊更新了一下,事情還沒弄完,我努力在晚上之前有個第二更,家家都有事兒,大家理解下,會努力有個第二更,但也許會沒有,所以說一聲。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男扮女裝的我,竟然成了皇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男扮女裝的我,竟然成了皇后!?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3章 畫甲畫不出色甲皇後娘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