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這是我夫人

第494章 這是我夫人

第494章這是我夫人

蘇長安眸若春水,手中扇子輕遮面容,警惕的看着那邊的白氣。

所有人看到,一個個心裏咯噔一下。

知曉這女子好看,畢竟一眼看過去便知道了。

但這女子如此作態,卻是讓人莫名心窩窩被捏了一下一樣!

自古皆愛美人。

尤其以風流二字為追求的讀書人。

而蘇長安這看起來是阻擋白氣偷畫自己,所以拿了扇子遮面的舉動,還有那無意識之下我見猶憐眼神。

饒是牧序這個老秀才看到,也是不由苦笑了一下,多日未見娘娘,娘娘這模樣,當真是越發『雲想衣裳花想容』嘍!

而就在二樓之上那剛剛被小光頭指著說是徐家什麼幼麟的男子一行人,當下更是眼睛都發直了,竊竊私語,不知在說什麼。

但閣內眾多人,卻是總算是明白了,皇後娘娘所寫那些美人詩詞之中許多詩詞所繪什麼樣的女子。

於是牧序拉了下錢瀧到自己站的位置。

蘇長安自然是不客氣,當即作揖。

白氣這邊看着蘇長安的同時,低頭又要去畫。

眾人心中駭然之餘,再去看蘇長安,卻也是紛紛像是理解明白。

與自己【玉人錄】中所想兒畫出美人都猶有過之。

這隻母老虎!哎!

可現在白氣,毫無靈感一說。

本就是來喝酒的,什麼詩文,他興趣不大,非他所長,不去理睬,只聽即可。

剛剛動筆,也不過是聽到了那秋水安所寫詩詞,略有感覺。

所有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牧序看到蘇長安這又行禮了,當即朝着一邊站了站,受不起啊,這受了要折壽的。

如此文采,如此長相,非俗人。

但能拿出來?

見沒人說話,錢瀧看向身邊牧序,顧闕止等一眾夫子,看到眾人也不說什麼。

這麼想着,蘇長安看向牧序等人,白氣的事兒終究是個小插曲,蘇長安不在意這些,當下拿了琴走人是大事兒,於是朝着牧序拱手作揖后說道:「祭酒大人,各位夫子,錢先生,銘刻石碑一事,學生不知,但既然寫了這文章,自然是留在這雲暮閣內的,不過,學生想問的是不知能否拿到這【系舟子】.」

蘇長安有些滿意,知道自己躲了,不錯!

只是

蘇長安發現自己媳婦兒眼神里有些欣喜樣子,有些好奇這丫頭咋個高興成這樣。

夏鳳翔這邊看着蘇長安臉上奇怪表情,翻了個白眼后,笑了笑,不多說什麼,等會兒算你的賬!

蘇長安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出媳婦兒又不高興了,剛剛不還挺開心的嘛,這咋突然就變了.

伴君如伴虎啊!

可想到皇後娘娘,眾人又覺得,李星河.胭脂榜上沒這號人啊。

畢竟寫出那篇驚世駭俗的文章,更有如此嬌顏女子,如何畫出,二者之一便是驚為天人,二合一之下,如何畫出!

蘇長安看那個人躺下了,手中剛剛順手拿來,其實是裝一下的扇子合起。

錢瀧以為是讓自己說話,於是掃了眼眾人:「諸位學子可有異議。」

所以這再去畫,越來越畫不出,而當下,已然是不知如何下筆!

三歲便開始畫畫,無師自通之下,畫人畫山畫水畫蟲蟻草木的他,第一次不知如何下筆了。

於是隨手畫出,但發現女子笑容根本無法畫出,所以棄之!

之後再去畫,卻是聽到了牧祭酒誦讀其序文,再看這女子,卻已經是另外一番滋味。

但偏偏所要畫之人就在眼前,但白氣無論怎麼看,都不知如何下手,生冷模仿,不如不畫,尤其形而無神,圖紙罷了,並非是畫。

畢竟,能說啥,出來說不行?

畫畫要有感覺,正如寫詩詞文章也要有靈感一樣。

這位【畫甲】今日前來,其實就是恰好就在雲襄之地要前往廣陵尋友,因剛剛賣了副畫給錢老爺子,而被錢老爺子邀請這才過來看看。

但是這馬上,眾人就想到眼前女子如此,那天下第一美的皇後娘娘又是什麼模樣。

啪!

白氣手中筆落在紙上,而他也就此直接癱坐在地上,拿起手邊琉璃瓶裝紅酒,喝了一大口后,一下子躺在地上,抱着酒瓶不去看蘇長安,就閉上眼。

白氣突然扔筆不畫了,讓眾人更加確定,畫甲這是畫不出這位姑娘,所以如此閉目養神了!

行!你敢說,那你拿出來個比剛剛那文章更厲害的詩文出來。

起初看到蘇長安,見到竟然真有如此美人!

卻是發現自己媳婦兒不在自己身後站着,而是跑到了一遍,那位置倒是不被白氣看到,但能看到自己。

秋水安看着,有感而發,想寫詩詞,可腦中所想盡數是之前所看到皇後娘娘那些詩詞,當即無奈苦笑,只是收回了目光,愛美之心固然有,但卻不可如此直視人家姑娘,過於失禮。

但現在.

畫不出來。

然後轉頭看向夏鳳翔。

可這次.

他發現自己看着面前空空白紙,連如何下筆都不知道了。

錢瀧笑着看向蘇長安:「如此,這琴歸姑娘所有了」

可拿起筆,發現不過如此,所以又放下罷了。

沒人說話。

但世人皆知白氣是不羈狂夫,舉止無常,但也因此白氣總能繪製出那無人可及畫作。

很莫名其妙,甚至瞧著像是犯病了。

而錢瀧笑了下后看向眾人:「文會繼續,剛剛這位姑娘所寫文章,我等會抄錄下來幾份供大家品鑒,大家也勿要着急!」

眾人聞言,紛紛作揖。

音樂也在這時候再起,原本鴉雀無聲雲暮閣內,一下子又起了也熱鬧了起來,不過多是看着蘇長安這邊,竊竊私語。

但也有許多讀書人看着手上剛剛匆匆記下的序文內容議論紛紛,更有人眼巴巴看着牧序他們那邊,就等著看謄抄文章。

更有些人,走到窗戶邊,看着外邊暮水之濱,想着文章內容感慨萬分。

也有許多人看着白氣那邊,但發現這位抱着酒,依舊躺在地上不知在想什麼。

而蘇長安這兒,很是直接的就走到【系舟子】一邊,隨手就拿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眾人無奈一笑。

畢竟就算是你的,等下自然會有人送過去,你自己這樣拿,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但瞧見蘇長安如此做,眾人也就一笑,沒人多說話,大概就是長得好看,你幹啥都是對的!

顧闕止看着牧序皺起眉頭:「拿出來啊,我們要謄抄給眾人看了!」

牧序聞言:「怎麼就讓我拿出來,走走走,我已經背下來了,我寫就行。」

皇後娘娘親手寫的千古一序,拿出來?

老頭子我裝進衣服里的東西,就沒有能拿出來的道理!

眾人看到,紛紛不樂意了,都是老人家,多半也全是舊相識,管伱牧序什麼身份!

當即開始爭吵起來。

牧序一人戰這麼多老夫子,當真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錢瀧看着這些人當着這麼多孩子面還這樣搖搖頭,但看着跟那幾個孩子說話的蘇長安,又看了眼自己那邊眼巴巴看着蘇長安的孫子。

錢瀧想了想后,就朝着蘇長安走去。

蘇長安看着女孩,拿着手上的琴炫耀道:「厲害不!現在相信我是讀書人了不」

一邊夏鳳翔翻著白眼,跟小孩炫耀,出息!

女孩張大嘴巴連連點頭,剛剛發生的事兒,對她而言就跟做夢一樣、

明明都做好了丟人的準備了,可是沒想到事情成了這樣的一場景象,而且現在仔細去聽,周圍好多人都在稱讚這位姐姐詩詞呢。

她哪兒見過這樣的場面啊,畢竟這裏可全部都是好了不起的讀書人呢!

這些人都在讚許這位姐姐,這可比池魚姐姐都要厲害了呢!

蘇長安得意了,當即說道:「崇拜我不!」

女孩下意識點頭,可是馬上又努力搖頭:「我崇拜的是皇後娘娘,而且姐姐你雖然厲害,但也就是讓我多那麼一丟丟的喜歡,你剛剛要給老師棍子打我們的事兒,我還記着咧。」

蘇長安撇嘴。

一邊夏鳳翔笑了起來。

小光頭倒是一眼崇拜看着蘇長安。

但還沒說什麼呢

眾人看到了錢瀧走了過來,兩小隻馬上退到一邊。

蘇長安看着錢瀧疑惑了下。

錢瀧走過來笑着道了句:「李姑娘。」

周圍人看到錢老爺子跟這位女子說話,全部好奇看了過來,更有甚者湊近了想聽聽都說了些什麼。

蘇長安朝着錢瀧稍稍作揖。

錢瀧原想了一堆客氣話,但到嘴邊,卻是直接開門見山:「李姑娘口音這些,像是洛安那一代的?」

蘇長安點點頭:「是的。」

錢瀧點頭,瞧着眼前姑娘應該也是官宦人家,或是富貴商賈人家出身,於是想了下后問道:「家中可有婚配?不瞞姑娘,我有一孫子,年紀與姑娘相仿。」

周圍人聽到,紛紛詫異之餘,看向錢瀧。

不愧是大商人,這算盤打的幾裏外都能聽到,還有這機會抓的!了不起!

蘇長安聽到這話愣了一下,而後當即拉了夏鳳翔過來后說道:「學生已經成婚了,這位是我夫人,李清夢。」

夏鳳翔看着錢瀧笑了下。

錢瀧聞言,看看夏鳳翔,又看看蘇長安,當即作揖:「卻是小老兒唐突了。」

而周圍許多人更是一個個蹙眉,結婚了?

竟然結婚了!

眾人紛紛滿臉遺憾。

更看向夏鳳翔就覺得這姑娘命這麼好?娶了這位美貌與才華並存的奇女子!

可也有不少人,卻是一臉欣喜,結了婚的豈不更好!

錢瀧感覺尷尬,寒暄幾句后,轉身離開,只怪自己孫子沒這個福氣啊。

但轉身,就看到牧序朝着他點頭,一臉的厲害啊的神情。

錢瀧不懂,只當是牧序挖苦自己呢,所以完全不去理會。

而牧序這邊,也是看向蘇長安與夏鳳翔,想着要不要上去說兩句。

但卻看到這兩位轉身就要直接走了的樣子,也就很識趣的不去追上。

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錢瀧這老小子已經脫不開干係了。

於是稍稍彎腰,算是送這兩位。

但也就是這時候,牧序看到一隻跟在陛下身邊的小胖子跑到了自己跟前。

小胖子從懷裏拿出一張紙:「那個姐姐讓我給你的。」

牧序聞言,當即拿過紙張將其打開。

首先就看到的是『祭酒好算計』這五個字。

牧序稍稍一愣,馬上笑了一下,明白這是陛下瞧出了自己所想,心中感慨后,繼續看內容。

而看完內容,牧序將紙條小心收好,天子的筆墨,他再清楚不過。

但心中唏噓。

天子說問,那能是問?

就是讓你當場選擇罷了。

要嘛,答應。

要嘛,呵呵。

但想了一下,這也是自己這位老友的一條好出路,畢竟這也算是做官了。

這麼想着,牧序才要朝着錢瀧走。

卻是發現這小胖子一直盯着自己,想到天子特意提了一句這孩子很不錯,讓顧闕止好好教導的話,於是問道:「怎麼了?」

小胖子笑着說道:「那個姐姐說,你會給我雞腿。」

牧序聞言,失聲一笑,然後左右看去,看到旁邊一桌雞肉紋絲不動,當即走過去,直接拉着小胖子過來,然後說道:「你就坐這兒吃,若有人過來說些不該說的,你就告訴他們,我牧序讓你坐這兒的。」

小胖子眨着眼咧嘴一笑,然後搖頭:「姐姐說給雞腿,一整隻太多了,而且先生,靜姝,小顏他們都沒吃呢。」

牧序恍然一笑,難怪陛下說這孩子不錯,顧闕止教的不錯,當即點點頭:「隨便你,反正今天你放開了吃,若有人阻攔,來告訴我!」

小胖子咧嘴一笑。

牧序笑了下,伸手揉了揉小胖子頭頂,然後轉身就要去找錢瀧。

但是才轉身,牧序回頭看向小胖子:「你叫什麼呀?」

小胖子原本很饞的看着那雞肉,聽到這話,回頭看向牧序:「我叫狄懷英。不過老師說懷英適合表字,等我弱冠時候再這樣自稱,所以大家都叫我仁傑。」

牧序點點頭,狄仁傑,好名字啊。

而後,笑了笑后,轉身徑直朝着錢瀧走去。

小胖子看了眼牧序背影,不去多想什麼,那兩位姐姐身份那麼高,祭酒大人都要聽她們的話,那自己更不該多想什麼,反正有雞肉吃了!

所以轉頭繼續看面前雞肉,但也就看着,聞都不多聞,因為先生他們都沒吃呢。

來到錢瀧跟前。

錢瀧的孫子一臉失落。

牧序見到,笑了一下后看向錢瀧:「咱哥倆單獨聊聊?有重要的事兒。」

錢瀧疑惑了下,但難得見牧序正經於是點點頭,但想了下后說道:「你若是說我如意算盤打得好之類的,我可告訴你,別說!」

牧序立馬道:「我是那樣的人嘛!」

錢瀧瞪了眼牧序:「你不是誰是!」

牧序搖搖頭,不多啰嗦,瞧著兩人走到了沒人地方,牧序低聲道:「來來來,你抓住這個,我怕你等下腿軟倒下,我這身子骨可付不起你這一百八十斤的肉。」

錢瀧聞言,有些不開心的看着牧序。

牧序見到:「不知好歹你!行行行,隨便你,反正等下別腿軟啊。」

說完,牧序說道:「首先,我要告訴你那位你想讓做孫媳婦兒的那姑娘身份。」

錢瀧疑惑了一下,身份?

牧序開口:「她是皇後娘娘。」

錢瀧皺了下眉頭,才要點頭,但是突然,猛地看向牧序:「皇」

更是有點兒腿軟。

但好在牧序當即捂住了錢瀧嘴的同時扶住了錢瀧:「讓你抓着這個」

錢瀧拿開牧序的手,努力站穩,一臉駭然的看着牧序。

牧序繼續說道:「其次,我要跟你說的是,陛下讓我問你,南邊三大船塢之一,如今就在萬利商會徐家他們手上的台州船塢,你接不接手,若是接手,跟蘇立恆多聊聊。」

錢瀧看着牧序,陛下.

不由得,腦中想到了剛剛那個女子。

李星河是皇後娘娘,那李清夢自然就是陛下了啊。

那自己幹了啥

當着天子面問皇後娘娘是否婚配?

瞧著自己老友模樣,牧序搖著頭,難怪當年做官做不好只能做生意,就你這承受能力,做官不給嚇死!

於是立馬說道:「最後,我的建議是接手的好,因為沒第二個選擇了。至於徐家萬利商會啥的,你就當不存在吧。」

錢瀧看向牧序,臉上駭然絲毫不減。

當徐家,萬利商會,不存在

啥意思.

……

與此同時

蘇長安與夏鳳翔兩人離開雲暮閣的時候,不少學子依依不捨,彷彿少看一眼就損失了什麼一樣。

不過兩人卻是不在意這個,畢竟原本就是順路湊熱鬧的,雖說有意外所得,但還是趕路重要,而且繼續留着,指不定又有什麼閑事兒呢。

下了雲暮閣台階,蘇長安回頭,就看到女孩跟小光頭朝着他們揮手。

蘇長安笑着又揮了揮手。

真可愛.

要是亭子裏那位夫子真打了就好了,好久沒看到打孩子的熱鬧了。

哎.

蘇長安嘆了口氣。

一邊夏鳳翔看着蘇長安:「蘇長安。」

蘇長安看過去,就看到夏鳳翔似笑非笑看着他。

只聽夏鳳翔接着說:「長本事了呀,知道拿着扇子勾搭人了!是不是曲陽時候看那麼多男子女子送東西,上癮了你!」

蘇長安眨眨眼:「啥玩意兒?」

夏鳳翔眯眼看着蘇長安,手已經到了蘇長安胳膊上。

蘇長安感覺到這是要下手了,當即說道:「等下啊,先別動手。我拿扇子是因為那人偷偷畫我呢,所以擋着你,也擋着自己臉。我可沒勾搭什麼的啊.」

夏鳳翔聞言當即開口:「把自己弄那麼嫵媚,你還說沒勾搭!」

蘇長安突然正色起來,手指著夏鳳翔:「夏清歌,有一說一啊,我現在女裝了,已經無所謂了,反正穿着男人衣服我也是這幅樣子,但是!你不能說我嫵媚之類的話啊,我老爺們!」

夏鳳翔聽到,憋著笑說道:「說了,你怎麼着吧。要打我?來啊!」

說着,朝着蘇長安湊了湊。

蘇長安向後退了一下,但很嚴肅說道:「我真會生氣的啊,我可告訴你!我生氣了好幾天不理你,急死你。」

夏鳳翔笑了起來,然後說道:「好啊,那你別理我啊。」

蘇長安啞口無言。

但想了一下這才要開口,卻是意識到了什麼,扭頭看過去,發現三名讀書人朝着他們這邊快步走來。

蘇長安看到,沒去理會,而是看向自己媳婦兒:「我跟你說,你現在.」

當蘇長安說到這兒

只聽那些追來的公子喊道:「兩位姑娘稍等片刻。」

蘇長安被打斷了,扭頭看了眼那幾人。

但也不在意,轉頭繼續看向媳婦兒。

但這時候,那幾人已經追了過來,為首那格外秀麗的公子拱手作揖:「兩位,在下姑蘇徐家徐秀玉,今日得見兩位想請兩位吃飯,想結識一番。」

蘇長安看向這人:「徐家?」

徐秀玉一臉自豪:「沒錯。」

說罷,徐秀玉看向蘇長安與夏鳳翔:「兩位不知可否賞光。」

說話的時候,徐秀玉看着夏鳳翔眼中都閃過貪婪。

蘇長安看到,扭頭看向遠處一直等待的李錦繡等人:「錦繡!打一頓!」

說完,蘇長安看向夏鳳翔:「咱倆繼續!這事兒一定要說清楚!」

徐秀玉愣了一下,但才要開口。

一道身影卻是已經出現,並且一拳直接將徐秀玉轟飛!

徐秀玉身邊同伴一臉詫異,但還沒說什麼呢

李錦繡已經朝着那兩人動手。

蘇長安與夏鳳翔完全不理會這個。

倒是蘇長安看着夏鳳翔:「被他們打岔,我忘了要跟你說啥了。」

夏鳳翔自然也不在乎後邊那一幕,剛剛這幾人看蘇長安眼神她也看到了,就算現在不動手,她也會讓李曦之讓暗衛們動手教育了。

而當下聽到蘇長安的話,夏鳳翔說道:「你要不理我啊。」

蘇長安當即說道:「說的什麼話這是!我捨得嘛!?」

夏鳳翔白了眼蘇長安:「傻了吧唧!走了!」

說着,拉着蘇長安手就朝着馬車那邊走去。

完全不在乎身後慘叫連連動靜。

蘇長安看着這突然又好了的媳婦兒,嘆了口氣.

太善變了!

這要以後懷孕了,情緒更多變,自己咋伺候嘛!

……

PS:大章,補一下昨天沒更的內容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男扮女裝的我,竟然成了皇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男扮女裝的我,竟然成了皇后!?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4章 這是我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