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復郡東海

第524章 復郡東海

第524章復郡東海

下邳右挾武水,左傍沂流,泗水橫其前,嶧、龍二山峙其後,山擁水繞,位淮泗之濱,占水運之利,又有灌溉漁獵之便,土壤肥沃,地理優越,是為交通要衝之所。

故其建城時間之早,可追溯至夏朝。奚仲受封為侯,建邳國,先居於薛地,而後遷至泗水下游。

春秋時,楚國入侵江淮,邳國為避兵戈,重遷至薛地,因二城分別位於泗水上下游,故分別命名為上邳、下邳二城。

時入西漢,劉邦平天下后,封韓信為楚王,都治下邳;及入東漢,改臨淮郡為下邳國。

漢末以來,陶謙割據徐州,以笮融為下邳相,特將徐州治所從郯城遷至下邳。

歷經各代執政者的翻新營造,至漢末時期。下邳城規模不遜彭城,外城周十二里半,南門稱為白門;中城周四里,為呂布所築。

歷史上西晉石崇治下邳,吸取曹操水攻下邳城的經驗教訓,加築周二里許的內城,且在西南高處營造下邳小城,至此下邳城的防禦達到巔峰。

今霍峻細察下邳周圍山水地勢,明面上修築堤壩,試圖用水來淹灌城池,暗地裏則令帳下軍士日夜挖掘地道入城。

花費了近二十天的土木工作,終是挖出長達數百餘米的地道,直通下邳城中,經歷一夜的奮戰,漢軍終是攻克徐淮重鎮下邳。

破城之後,則就轉入善後工作。

「都督!」

之所以這般,但就歸咎於笮融、劉備、呂布、曹操等軍閥輪番登場,常年征戰下,百姓離散而逃。

破下邳不易,欲守下邳更是不易。若將淮河看成整條防線,因壽春沒啃下之緣故,南漢的淮河防線,則就是不完整。

因淮河戰線不完整,故而才有霍峻致力開發淮東、江北之舉,試圖將淮東、江北打造成北伐基地。

東漢永和年間時,下邳國治有十七縣,民約六十二萬人。

今下邳憑藉泗水與淮東相連,如果泗口被魏軍封鎖,下邳則就容易與淮東失去聯繫。一旦失去聯絡,下邳則就容易淪陷。

眾人喜悅而笑,之前蔣濟以言取下邳是畫蛇添足,今霍峻將此語送給丁奉,真就是前後呼應。

當下這個戰績,若扣除軍事重鎮下邳,其餘所得較霍峻過往戰績來看,真就是稀疏平常,非是什麼值得宣言的大勝。

主簿劉忠走進府衙,稟報說道:「我軍昨夜破城,軍士肅然,無劫掠之舉。忠核查各部斬俘數目,共斬首八百餘級,俘虜兩千餘人,合城中男女是有一萬五千餘眾,糧草五萬多石……」

丁奉興高采烈入堂,笑道:「都督,今下邳已被我軍所取,賊兵分散於四方。何不如趁機東進,或是向西用兵,看能否再取郯、彭二城。」

霍峻笑指丁奉,謂左右眾人,說道:「畫蛇添足之輩,當是指承淵。」

劉忠將熱茶擱下,說道:「都督,下邳常年遭逢兵戈,百姓四散逃離。今不僅下邳人少,且其治下縣城戶籍亦是不多。我軍雖破下邳,但日後如何守住下邳,方是關鍵之事。」

下邳有上千年歷史,因地理優越,土地肥沃,人口巔峰有二十餘萬。今下之人口太過凋敝,完全不符合州郡級別城池的水平。

霍峻北伐之前,下邳十七縣廢六縣,殘存十一縣,每縣人口不足千戶,合併計算,戶籍僅在萬戶邊緣。

「哈哈!」

蔣濟認同說道:「都督,淮西壽春未下,下邳位居淮北,其雖以泗水與淮東相通,但如敵寇大軍斷絕泗口,我軍則難與下邳互通。下邳凡是孤立無援,則就有失守之險。」

請劉忠入座,霍峻吩咐侍從上茶,感嘆說道:「下邳城周圍十二里,然城中人口僅存萬餘人,當是名不副實也!」

及霍峻克下邳時,城中軍民男女合有萬餘人,較鼎盛時,當就是二十存一。

「正臣所言當是有理!」

當然最致命的一點,則就是曹操決泗、沂二水,淹沒下邳城,這導致了大量百姓死即逃。縱有十幾年的太平,但因臧霸不善治理,終究無法恢復生機。

霍峻招呼眾人入座,說道:「郯城是為徐州舊治所,今臧、呂二人固守,今不可輕下;彭城艱險尤勝下邳,不可言速下。當下秋季已至,泗水水降,如我所料不差,賊援兵不日將至下邳,今當可止矣!」

當然不是說南漢得到壽春,就能彌補下邳地理缺陷問題。其根本原因在於,南北的地理氣候的區別開始逐漸顯示而出。

南朝北伐常是順着渦、泗、潁等水道北伐,其水道是為南北走向,這與東西走向的淮水、長江,有非常大的不同。因長江、淮水為南北走向,故而南朝可以憑藉河水阻擋北方來敵的入侵。

渡過了淮水,行至河南與淮北地區,因地區平坦遼闊,幾乎是無險而守。南朝引以為豪的水師,在上下河流中除了運輸糧草的作用外,則就是失去了用武之地。

反觀北朝,則可以憑藉河北巨大的平原,調集河南豫、兗、青三州之力,趁著水勢下降,發兵南征,去與南朝爭奪淮北地區的控制權。

這也是為什麼南朝難以長期佔據淮北、河南地區的城池,其一旦撤軍,則就容易被北朝發兵奪回。除了距離吳楚腹地太遠外,另一則是缺乏天險屏障。

缺乏山水地理天險,河南地區難以形成獨立的地理單元。一旦實力衰弱,或是北朝昌盛,河南、淮北地區則就容易被北朝重新佔據。

秦嶺、江漢、淮河之所以能作為南北分界線,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三者的走勢是為東西而非南北。

南北走向的泗水幾乎貫穿河南,北朝則可以集結重兵圍困,玩圍點打援那套。堵住泗水口,阻擊北上的南朝軍隊,而南朝則就難以發揮出水師之利。

河南、淮北整體地理形勢上確實如此,當然世間總是不缺少例外。

此次北伐之初,霍峻、蔣濟則就有考慮過這點,下邳以東,朐縣、利城二城所在區域,其北臨五蓮山,東達黃海,西接沭、沂、泗三水,南至淮水。

故而將其縮小來看,可以勉強將其當作獨立的地理單元,僅是所需的駐防兵力要多而已。

下邳城之作用,可以看作為這個區域的屏障,而後者則可以作為下邳的依仗。

「今何以守下邳,某是有些許之見。」

霍峻踱步少許,說道:「欲守下邳,不可着重泗口,當多蓄兵民於海濱,復建海西、朐二城,於郁洲上設水寨。時賊發兵而取下邳,淮陰、朐城皆可出兵救之,擊賊軍側翼,以來牽制之用。」

過了淮河,其山水形勢多是南北走向,故而防守用兵佈置,不能採用之前那套南北思維,其要學會用東西分立的戰略眼光。

蔣濟捋著鬍鬚,說道:「如按都督所言,當委猛將銳士守東海郡。如此觀之,怕唐咨難擔東海太守之任。」

淮東地域行政劃分複雜,廣陵、下邳、東海三郡犬牙交錯,郁洲、朐城地域是為東海郡所管轄。

如按霍峻那般言語,東海郡太守將要擔負治軍、理民的職責,新歸附的唐咨,不僅缺乏能力,亦缺乏相對的信任度。畢竟如果此將反叛,徐東區域軍民將得歸曹魏所有。

「東海太守職務關鍵,不知誰可勝任?」霍峻問道。

蔣濟思慮少許,舉薦說道:「都督,霍征南或能勝任此職!」

霍篤,任征南將軍,領廬江太守。

聞言,霍峻多有猶豫。從官職上來說,兄長霍篤有資格出任,但霍峻擔心霍篤能力有所不足,復設的東海郡因處於青、徐邊境,肩負治軍與安民的擔子,其責任重大。

「將軍願否?」霍峻問道。

「末將願往!」

霍篤沒有猶豫,拱手說道:「東海是為門戶,某雖不才,卻願鎮之。」

「善!」

霍峻考驗道:「將軍鎮東海,將以何事為先?」

霍篤沉吟良久,答道:「朐城、郁洲臨近海濱,當開設鹽場,售賣南北,以為養兵蓄錢之用。及尋富庶之初,引水開田,糧草力求自足,招錄荒野流民,以為編戶齊民,此是為文事。」

「料武事而言,駐兵險要,廣遣斥候,賊少襲邊,則擊之。如賊眾至此,當退守朐山城,以待都督發兵來援。下邳城,則遣猛士將兵守之,如遭敵兵來攻,當從都督軍令。」

霍峻點了點頭,霍篤性情沉穩,從軍多年,可以說是宿將,不容易出錯。今讓他坐鎮東海郡,算是他手下恰當人選。

「都督,末將願守下邳城!」

忽然,霍攸之從席上起身,拱手說道:「下邳深居北境,易遭圍困,非勇將者,不能守之。末將自語韜略,今斗膽率兵坐鎮!」

「嗯?」

霍峻略有驚訝,他本想讓丁奉守下邳,竟沒想到侄子霍攸之自告奮勇。

出於提拔侄子之意,霍峻問道:「下邳城臨近泗、沂二水,易遭水淹,此將何以御?」

霍攸之不假思索,說道:「當建小城御之,下邳西南高而東南低,當築小城於西南,與外城相套。如賊至城下,我先守外城退之;如賊破外城,則退守小城。」

「小城加修高台,廣積糧草,縱洪水滔滔,亦能免其所害。除非泗水倒灌下邳,淹及城樓。否則小城不失,下邳可全。」

下邳城雖是大城市,但因戰事之故,僅能作為要塞。但于軍事要塞而言,下邳城周圍十二里,如果不居住百姓,僅用於屯兵,實在是太大了。霍攸之所言修築高台小城的建議,正是霍峻腹中所思。

「好!」

霍峻欣喜不已,任命說道:「即日起,你任下邳城督,從調都督府之軍令。」

「多謝都督,攸之當不辱使命!」霍攸之答道。

此番北伐,諸將各有建樹,霍峻寫疏為諸將請功。且將郡守一干人事任命上奏,高翔轉任廬江太守,治六安;東海太守由霍篤出任,治郁洲;徐盛拜下邳太守,治鍾離。

在下邳休整兵馬期間,霍峻與蔣濟商討,為了更好兼顧淮北,決定將江淮都督府的治所,從合肥挪到淮東廣陵。除了挪治所外,霍峻還向中樞,求調兵馬至江淮,加固淮北的防禦力量。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季漢大司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季漢大司馬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4章 復郡東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