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第348章 摔倒

348.第348章 摔倒

第348章摔倒

海棠與周文君跑過石板橋,到了溪流對面,看到周雪君與周華君面色古怪地站在兩株蠟梅樹下,周婉君正蹲下身柔聲詢問著吳瓊,摔得厲不厲害。

吳瓊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連連搖頭表示沒有大礙,可話剛說完,眼淚就掉下來了。

周文君身為在場姑娘中年紀最長者,負有照看好小宴上所有女孩兒的責任,見狀連忙上前查看吳瓊的傷勢。海棠落在她身後,仔細觀察了一下吳瓊跌倒的那片地面,是稍微有些坡度的草地。長安眼下還是早春,嫩草剛長出短短一小截,未能蓋滿整片坡地,但吳瓊身下正好是一大片嫩草,底下是厚厚的泥土,又沒什麼碎石樹根。她個頭不高,摔在這裏,頂多是把新裙子給弄髒了,受傷還不至於。

她怎麼還能哭出來?難道是在京中嬌養慣了,連一個小摔跤都受不住嗎?

海棠又瞥了周雪君與周華君臉上的表情幾眼,見她們與其說是在為吳瓊的傷勢擔心,又或是為闖了禍而心虛,倒不如說,她們更象是在尷尬與震驚兩種情緒之間反覆切換著……

周文君把吳瓊扶了起來,周婉君在旁搭了把手,見她沒有外傷,卻雙腿發軟,好象連站都站不住了,都有些不放心,生怕她真的摔出了好歹。

這時周怡君帶着幾個婆子,抬了擔架過來,要把吳瓊抬回住處去。吳瓊忙收了淚,再三表示自己不打緊,只是嚇著了,坐一坐,歇一歇就好,沒必要勞師動眾,讓長輩知道了擔心,云云。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事,她還掙脫了周文君與周婉君堂姐妹倆的攙扶,獨自在坡地上走了幾步,果然行走如常,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

周文君納悶極了。吳瓊既然沒有受傷,方才怎麼一副站立不穩的樣子?果然是太過嬌弱了么?自家兄弟們可不能娶這麼一個媳婦,將來外放駐邊,都不能放心家裏。

她把婆子們打發走了,拉着周怡君、周婉君,三人簇擁著吳瓊,把人迎回水閣里去坐着說話,不敢再讓這位嬌客在園子裏亂走了,萬一回頭又摔了怎麼辦?

周華君與周雪君兩個小姑娘安安靜靜地跟在後頭,卻遲遲不肯進水閣里,只互相對視着,躊躇不前。

海棠見狀便小聲問:「你們這是怎麼了?為何不進閣中去?可是方才做錯了事?」

周雪君跟她更熟悉些,小聲回答:「海姐姐,方才我們真的沒有欺負吳姐姐,是她自個兒摔的跤!婉君姐姐在場看得分明,也沒有指責我們的意思。可我們覺得好尷尬啊……她這會子可能也不想見到我們吧?萬一她想起方才的失態,看着我們哭出來了怎麼辦?」

周華君雖不熟悉海棠,卻知道海家人是自己父親周三將軍的老部下,並不與她見外:「吳姐姐多哭幾聲,她娘就該懷疑我們欺負她了。就算我們佔了理,她娘也不是個講理的人。回頭祖母、伯娘、我娘和嬸娘們為了息事寧人,只會讓我們去賠不是。那我們多憋屈呀!我們只是說說家常,真沒有招惹她!」

海棠有些好奇:「那你們當時在說什麼?她看起來好象受了驚嚇的樣子,因此才會摔跤的吧?」

周雪君與周華君又對視了一眼,再次露出了那種尷尬的表情。

周雪君示意海棠彎下腰,後者照做了,便聽得她在自己耳邊小聲道:「我只是跟華君姐感嘆,說捨不得哥哥……我要跟着爹娘上京,哥哥卻很可能要去寧夏中衛歷練了。這一分別,還不知道要等幾年才能再相見。我心裏難過,就跟華君姐吐苦水……」

海棠挑了挑眉,看向周華君。周華君苦笑着點頭,小聲道:「我也聽說了,歸夫人想把吳姐姐嫁給奕君哥。四嬸娘推說他們一房人要進京了,恐有不便。歸夫人反道這樣更好,因為吳姐姐就是在京城長大的,更習慣在那裏生活,若能重回故鄉,也是祖宗保佑,她這個做母親的也能跟着沾光,日後靠着女兒女婿,還能回去拜祭先人。四嬸娘當時半天說不出話來,實在沒辦法點頭應承……」

周雪君也小聲道:「我哥哥就是為了這個事兒,才主動跟祖父說,願意提前去邊城歷練的。眼下地方還未決定,但不外乎甘、肅二州,又或是寧夏中衛,都有本家叔伯們在,不怕沒人照應。誰知方才吳姐姐一聽到我們的話,就臉色大變……」

原來如此。吳瓊受母親歸夫人影響,一心以為自己能嫁給周奕君,沒想到他要去邊城歷練了。親事說不成,硬要強求這門姻緣,她可能就得跟着周奕君到邊境去,這讓從小在後宮、后宅里嬌養長大的吳瓊怎麼接受得了?也怪不得她會震驚得摔了跤。過後的流淚,也是因此而來的吧?並不是真的摔疼了。

周文君目前還不知道事情原委,但周婉君在旁從頭看到尾,想必心裏是有數的。

海棠也不多言,只對周雪君、周華君道:「你們要是不進閣里,興許會讓人誤會你們心虛。不如你們主動去向長輩稟明此事,就算回頭歸夫人誤會,鬧騰起來,你們家的長輩也會知道你們是清白的。」

周華君有些不以為然:「長輩們哪一回不清楚我們是清白的?可她們不想讓歸夫人鬧騰下去,終究還是會讓我們讓步。」

周雪君卻拉起她的手道:「華君姐,咱們就去說吧。我哥哥都被她們母女逼得自請提前去邊城歷練了,憑什麼我還要為她們背鍋?大不了咱們就把事情攤開來講明白。我哥哥跟吳姐姐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吳姐姐自個兒受驚摔倒,是她不知自重,跟我們才沒有關係呢!無論誰指責我們,我們都是有理的!歸夫人要鬧騰,我就跟她鬧,鬧得滿長安城的人都知道才好呢!」

歸夫人一心想把女兒嫁進鎮國公府,還要嫁給受重視的嫡支子弟,倘若不行,那就跟長安城裏有名望有勢力的將門世家子弟聯姻。若是周雪君真要把事情鬧大,吳瓊的閨譽肯定要受影響,日後除了周奕君,便不好再跟其他的青年才俊議親了。歸夫人若是知道輕重,自然不會再糾纏不休下去。

周雪君小小年紀,倒是很看得清形勢。

海棠沒有多說什麼,笑着把兩個小姑娘送走了,回頭進了水閣,便告訴周文君:「雪君她們擔心吳姑娘方才摔傷了,會有後患,便去稟報長輩們,說要給吳姑娘請大夫呢!」

周文君覺得這樣也好,更穩妥些。可她的頭還沒點下去,吳瓊就蹭的站起了身,臉都白了:「不用不用!我真的沒事!我不用看大夫!你們別告訴夫人們……」

周文君雖不喜她性情,但也是個負責任的人。她把吳瓊強行按回到座位上:「你就別跟我們姐妹客氣了。方才你摔得這麼疼,都哭出來了,還是請個大夫來看看的好,萬一傷著筋骨了呢?你現在覺得沒事兒,往後發作起來,有你好受的!」

吳瓊掙脫不得,無法起身,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又想哭出來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卷飛全家后我躺平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卷飛全家后我躺平了
上一章下一章

348.第348章 摔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