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如此財力

第267章 如此財力

第267章如此財力

包廂內,劉暢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回來,還輕輕按了按起伏的胸口。

「怎麼了你?去了趟洗手間做賊一樣?」韓露有點好笑的問。

「你猜我剛剛看到了什麼?」劉暢好看的臉上還殘留着不可思議,偏偏還盯着韓露,等她主動問。

「說吧,還賣關子呢?」韓露眨眨眼。

「好吧,不賣關子了,就剛剛,我去衛生間,竟然看到張洋和田楚曦兩個人,兩個人··」劉暢不可思議的說着,「竟然壁咚,KISS,最後還一起手拉手的進電梯了。」

韓露微微一愣,下意識的先是驚訝,但是隨後,好像細細想來,又不是那麼驚訝。

大晚上的,什麼樣的朋友一落地就要見面?還是異性朋友?

再者說,若是張洋只是個普通人,她當然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張洋是普通人嗎?人家論長相,論身家財力,男神中的男神,和明星談個戀愛算什麼?

不過,張洋這算是腳踏幾條船了?

「早該想到的。」韓露搖頭失笑道。

「早該想到?你好像一點不意外,也不介意?你難道不該有危機感嗎?」劉暢完全不理解韓露的表現。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韓露笑着看向劉暢,「你真以為張洋是湯王火鍋的高管啊?事實上,整個湯王火鍋都是他的好嗎?」

張洋看了她一眼,剛想說點什麼。

說實話吧,在裏面一次花個百八十萬,其實挺常見的。

【返現上限:兩百萬】

「要不,要不你們去逛吧,我先回去。」

【指定對象:韓露、劉暢】

因為這番話,豈不是就是【只想我不想當副科,那我就是正處】的復刻版?果真無敵。

「這還不止呢,你猜下午張洋去順義買了什麼房子?」韓露笑看着小姐妹此刻的神情,感覺挺有意思的。「京城莊園三個億的別墅,幾千平的那種,他那輛古斯特,還真是買房送的。」

「所以···所以好像一切都不奇怪了。」劉暢喃喃自語,終於明白了,這樣身家才貌俱是頂尖的男神,田楚曦也阻擋不了魅力啊!

「可是,可是你反應不對,大明星哎,伱拿什麼和人家比?」

「湯王火鍋,目前全國門店總數八十家,去年全年營收十一個多億,凈利潤一個多億?」她一邊念,一邊雙目失神的抬起頭來。「一年收入一個多億啊,今年還在擴張,收入肯定還會更高。」

「啊?」劉暢小嘴張大,然後手忙腳亂的拿出手機來查。

「你戴的什麼表?」張洋順手拉過韓露的潔白手腕看了一眼。

「J12?」張洋記起來了。

一聽這話,韓露倒是還好,畢竟早有準備,倒是劉暢一聽這話,頓時羨慕無比的看向韓露,神情又多少有點尷尬。

「幹嘛要比?給自己找不痛快?」韓露笑吟吟的說,「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反正我又不圖成為他女朋友,豈不是立於不敗之地?」

兩個小空姐打打鬧鬧,沒一會兒,張洋回來了。

希冀當然是有些的。

「這··」劉暢一陣掙扎,最後只能點點頭。

嗯?

【宿主已觸發隨機事件:指定對象消費雙倍返現事件】

「你們吃好了嗎?」

「走什麼呀?一起逛唄。」張洋看看劉暢笑道。

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張洋頓時好笑一聲。

這就叫見者有份。

「香奈兒的J12陶瓷表,空乘戴這款的挺多的。」韓露乖乖讓張洋握住自己的手腕,任他端詳。

萬一這張大老闆一心善,隨便送她點什麼呢?

一邊查,還一邊念出來了。

她似是終於反應過來,一把抓住小姐妹韓露的胳膊。

「一年收入一個多億的富豪啊?!我們竟然認識了這樣的人物?」

「以退為進,小白兔你果然變成大白兔了。」劉暢微微一怔,心服口服。

畢竟有些名表,動輒就是百萬幾百萬了。

只不過待會兒肯定是韓露占那一百萬花銷的大頭,至於劉暢,隨便給買點什麼就成。

兩百萬上限的返現,也就是說今天自己給這兩個小空姐花上一百萬就成。

腦海中,系統忽然就叮的一下。

「吃好了好吃了。」兩個小空姐齊齊點頭。

「又開小火車了。」韓露臉色一紅,莫名輕啐一句。

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小錢也是錢啊。

走進SKP。

「行,吃好就逛逛吧,剛好對面就是SKP。」張洋隨口一句道。

雖說是百貨風格的裝修,好像有點對不起它的定位,但是有一說一,各種頂級奢侈品大牌,真的是不要錢一樣,一個接一個。

京城SKP的地位自不用說,定位就是高奢,別說在京城,就算是國內,都是屈指可數的奢侈品商場天花板。

不過這次來,張洋倒也不是為自己消費,而是揣著系統給的雙倍返現權益,給這兩個小空姐花錢來了。

片刻之後,張洋帶着兩個小空姐,直接步行前往了對面的京城SKP。

這表小巧精緻,好像不少女生都在戴,價格大概兩三萬,既脫離了大眾品牌,也談不上多貴的奢侈品,倒是挺適合空乘這種收入的人群戴的。

「張帥哥,難不成你想給韓露換一塊表?」一旁的劉暢忍不住問。

「嗯,有這個想法。」張洋點點頭,四下看看。

巧了,卡地亞剛好就在SKP的一樓。

那要不,直接送塊卡地亞好了。

張洋目標明確,也不耽誤時間,順手就牽住韓露的手,直奔SKP的卡地亞店裏而去。

劉暢看着自己小姐妹懵懵的樣子,心裏那個羨慕勁,簡直了··

片刻之後,卡地亞店裏。

張洋身姿挺拔,手腕戴着的是兩千多萬的百達翡麗,身邊跟着的是兩個如花似玉的小空姐,還有忙前忙后的簇擁着他們的店員。

「就這款藍氣球好了。」

張洋指了指一款價值三十九萬的卡地亞藍氣球說道。

他的眼光還用說?

這表玫瑰金鑲鑽,看起來很大氣精緻,戴在韓露手腕上剛剛好,價格差不多四十萬也沒什麼好說的,反正系統買單。

「這表?」韓露小心看了一眼價格,頓時吃驚的捂住嘴。

劉暢也難忍好奇,靜站一旁看着。

三十九萬?

張帥哥出手竟然真的這麼豪?近四十萬的手錶說送就送?!韓露豈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也太好運了吧?

好啊,之前還說什麼都不圖。

什麼都不圖的人都能被送四十萬的手錶,換她她也願意不爭不搶,什麼也不圖啊!

「太貴了,真的,要不你換個。」韓露戴着卡地亞藍氣球,又是喜歡,又是覺得太過於昂貴,昂貴到她都不好意思心安理得的收下。

「那你喜歡不喜歡?」張洋笑着反問。

韓露看看手腕上的布靈布靈,和白皙的手腕交相輝映,又看看鏡子裏自己也不知道激動還是羞澀的緋紅面頰。

「喜歡。」她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那你還推辭個什麼勁。」張洋頓時好笑道,順便讓店員去開了票。

其實他心裏想的是。

給你買就收著,別墨跡,也別耽誤我返現。

須臾,他眼睛眨都不眨的付了三十九萬,近八十萬的返現秒入賬。

雖然這點錢都不入他眼,但也聊勝於無了。就好像再有錢的人,路上你看到一百塊你不撿?

韓露換上這塊表,整個人都彷彿雲里霧裏,就好像在做一場夢。

這就是知足常樂的回報嗎?

此時此刻,她只想說一句,真香··

片刻之後,走出門店,劉暢拉着韓露,視線和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她的那塊表上。

「某人哦,一邊說着什麼也不圖,一邊戴着四十萬的表··四十萬哎。」她語氣多少有點酸溜溜的。

祝福嗎?當然也有。

酸,也不奇怪,畢竟是人之常情。

她現在細細回想,哼,傍晚她主動獻吻,張洋還趁機把她摸夠嗆呢!哪怕是假扮的男女朋友··

「羨慕啊?羨慕你去求張洋啊。」韓露笑着開玩笑道,「你不是說了,我不下手你就下手,別光說不做啊!說不準張洋大發善心,隨手給你買個包包也說不準。」

「你··哼,誰讓我這人重感情呢。」劉暢有點心虛的說。

「你們兩個嘀咕什麼呢?」張洋回頭看看湊在一起低聲嘀咕的兩個小空姐,奇怪的問了一句。

「沒事沒事,我這不是羨慕我家韓露么。」劉暢輕輕一抱韓露的胳膊,「羨慕她遇上你。」

「那有你羨慕的了。」張洋搖搖頭,又看看不遠處的愛馬仕。「來,再給你買個包。」

他遠遠沖韓露招招手。

韓露一愣,連忙小跑着乖乖走上來,被張洋攬著小腰。

劉暢一驚,再次倒吸一口涼氣。

愛馬仕店內,十八萬加的愛馬仕奶昔白鉑金包來一個。

古馳店裏,幾萬幾萬的女士成衣一件一件不要錢一樣的買。

韓露這小空姐,眨眼間就成了戴着小四十萬的腕錶,挎著小二十萬的包包,穿着幾萬幾萬連衣裙,一身行頭七八十萬的千金大小姐。

劉暢像個小丫鬟一樣,一邊強顏歡笑,主動搶著幫忙提購物袋,一邊心裏自怨自艾的酸。

「哼,還不如讓我回家呢,讓我過來幹什麼?還不是幫忙提包?」

心裏的希冀,漸漸隨着時間的推移,早就消散一空。

「劉暢。」張洋忽然在遠處招招手。

「哎來了!」劉暢趕緊換上笑臉,屁顛屁顛的小跑過去,「張帥哥,怎麼了?」

「那什麼··你去排三杯茶,我們坐會兒。」張洋毫不客氣的吩咐道。

「你真把我當丫鬟啦!」劉暢揚起小臉,笑容一滯。

「那我去··」張洋不以為意,直接說道。

「等等!」劉暢深吸一口氣,「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她一言不發,轉身就去買奶茶了。

張洋笑着看看劉暢的背影,看她氣呼呼拿手機付錢的樣子。

為什麼可勁使喚她呢?

真當他待會兒準備用在劉暢身上的錢是白花的啊,得讓她知道,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況且,只是使喚使喚而已,待會兒說不準對自己還感激不盡呢。

片刻之後,劉暢拿着奶茶過來了。

「張大老闆,你的,還有韓露大小姐,這是你的。」

她一邊說着,一邊自顧自的咬着自己奶茶的吸管,有點悶悶不樂的坐下,「你們還逛嗎?我想回去了。」

「逛啊,怎麼不逛?」張洋似笑非笑的說道。

「還逛?」劉暢看看放在一旁的購物袋,心裏一氣,想着乾脆眼不見心不煩,「那你們逛吧,我要回去了。」

「哎呀劉暢。」韓露輕輕一拉小姐妹,「一起回去啦,急什麼?」

「他給你買東西,反正又沒我什麼事咯?幹嘛非得多我一個?」劉暢氣呼呼的說。

張洋站起來,「那隨便你咯,韓露,過來。」

他一邊說,一邊看看遠處的路易威登,自顧自的徑直走過去。

「走啦暢暢,我們很快就回去。」韓露拽上劉暢。

「人家都不稀罕我跟着,我還熱臉貼冷屁股啊?」劉暢幾乎是被拽著走,拽三步她自己才走一步,要多不情願就有多不情願。

片刻之後,路易威登店裏。

張洋站在原地,看了一圈,然後讓店員取來了一個包。

是一款八萬多的路易威登硬盒子包包。

包身很閃,鑲嵌的是幾千顆仿水晶。

「那個··劉暢,你過來。」

「幹嘛。」劉暢有點悶悶不樂的走上來,沒好氣的說。

「心情不好啊?」張洋好笑道。

「你說呢,換誰心情好的了?」劉暢嘀咕了一句。

全程她沒份也就算了,還可勁的使喚她,偏偏她這人還犯賤,偏就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她特別生自己的氣。

「那背上這個呢?」張洋將包包遞了過去。

「背了能有什麼用,看得見又摸不著。」劉暢下意識的一句,然後整個人呆住,有點不敢置信的抬起頭。

心中,升起一個她想都不敢想的可能性。

「難道?」

「見者有份啊,免得你回去在我背後嘀咕。」張洋笑笑,再次示意了下。

「啊?沒有沒有,怎麼可能嘀咕?」劉暢連忙陪着笑,小步小步的踱上來,又有點扭扭捏捏的來了句張帥哥。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聽勸的我終成男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聽勸的我終成男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如此財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