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文武對立

第275章 文武對立

第275章文武對立

符同玄被賈瑜一連串的發問弄得有些張目結舌,但他畢竟是言官之首,掄起噴人他可是專業的。

聞言眼珠子轉了幾下后冷笑道:「此為你武官之責,卻來詢問本官,豈非問道於盲乎?」

「你既不知遼東情況如何,建奴大軍有何長處,也不知邊關各路情形。

適才妄言軍政者,又是何人?」

賈瑜才不會跟這些人客氣,信奉打人就要打死的原則,他冷笑道:「汝為都察院左都御史,本該不偏不倚,一心為公仗義執言。

卻甘心當首輔應聲之蟲,如僕從搖旗吶喊,就憑你也配提妖言惑眾四字?」

這下輪到符同玄面色發黑了,想他堂堂言官之首,那可是清流中的清流。

按理說應該是剛正不阿,不為權貴折腰才對。

此刻卻被人當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指責為首輔的應聲蟲,不管這個罪名有沒有落實,等到散朝之後,他的名字勢必會成為一個笑話,賈瑜這是要刨了他的根啊!

西寧郡王冷冷瞥了符同玄一眼,「符大人,本王雖久在邊關,但也知汝為風憲之官,糾彈劾風紀,如無實據,不可妄言。」

這時,一等伯牛繼宗也瞅準時機站了出來哈哈大笑道:「安王爺,本伯平日裏去喝花酒時,就時常聽人說那裏的女子喜歡既當又立,沒曾想今日來到朝堂,發現不僅是青樓的女子喜歡玩這調調,連當朝的左都御史也喜歡這一口啊,這可真是讓本伯大開眼界啊。」

武將們是笑了,可文官們卻全都一個個神情凝重起來。

「哈哈哈……」

文官和武將只有互相爭鬥,作為統治者的他才能居中調節,乾坤獨斷。

聽了牛繼宗的話,站在右邊的武將勛貴們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來。

就是因為明朝的武官勛貴集團已經失去了跟文官集團抗衡的能力,皇帝這才不得已提拔起了閹黨集團跟文官集團相抗衡。

就連北靜王水溶也站了出來笑道:「本王昔日聽聞前秦有指鹿為馬之事,當時還以為是古人杜撰。

和文官們的如臨大敵不同,昌平帝卻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愜意。

這個牛繼宗實在是太損了,人家賈瑜和安再師好歹只是罵人,這位卻乾脆把人家比成青樓女子,你這是想把符同玄當場送走么?

事實上,符同玄也確實被氣得面色發黑,身影顫抖,看其模樣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

林如海、景三和以及袁英德三人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隨着武官勛貴們的不斷下場,這場爭執也從彈劾內閣首輔演變成了文武之爭,搞不好今天這場中秋宴會就要變成文武大戰啊。

後世不斷有歷史學家提出質疑,土木堡之變是文官集團的一個陰謀,目的就是消滅那些武官和勛貴集團。

自從賈瑜帶頭之後,先是安再師,隨後又有牛繼宗,現在連水溶也站出來公開站台,可以說幾乎所有的武將都對文官展開了攻擊,這是數十年從未有過的。

「哈哈哈哈……」

可今日看到符大人所作所為,和昔日趙高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丟人……實在太丟人了,作為一個專業的噴子,竟然被一群粗鄙的武夫給噴到無話可說,這要是傳了出去,他的臉面都要丟盡了。

在另一個歷史時空裏,明朝中後期時,皇帝為什麼要大力提拔宦官,甚至賜予了司禮監硃筆披紅的權利?

水溶的話又引來了一陣哄堂大笑。

倘若文武官員一團和氣,那才是災難的開始,這意味着皇帝已經失去了左右朝堂的能力。

帝王之道在於平衡關係、調理陰陽。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數十年來逐漸式微的武官勛貴們開始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

否則,你們真以為明朝的皇帝全都心理變態,喜歡寵幸太監么?人家那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誰讓自從土木堡之變后,明朝的武官集團便失去了跟文官集團抗衡的能力。

這就好比後世的小仙女們突然發現,平日裏圍在自己身邊各種跪舔的舔狗們突然開始對自己說不了,這對於已經習慣了高高在上的小仙女來說,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事實上也難怪人們會發出質疑,當時的明朝軍隊可不是明朝末年那種垃圾軍隊,彼時的大明可謂是兵強馬壯強將如雨。

而且是以20萬明軍對3萬瓦刺軍,用亮劍中楚雲飛的話來說,就算是二十萬頭豬,讓瓦刺人去抓,他們也不可能兩三天之內抓完。

可就是這麼一個強大的陣容,明軍居然輸了,而且還輸得如此的莫名其妙,短短兩三天的時間裏20萬大軍就這樣灰飛煙滅了,換做誰也不能接受這個結果吧?

再看看土木堡之間陣亡的大明將領,他們分別是太師、英國公張輔、成國公朱勇、大同都督西寧侯宋瑛、大同總兵官武進伯朱冕、泰寧侯陳瀛、平鄉伯陳懷、襄城伯李珍、襄城伯李珍、都督梁成、王貴等等一共六十八名伯爵以上的勛貴。

可以說,這一仗把整個大明的武官精英階層幾乎一網打盡。

別的不說,光是太師兼英國公張輔、成國公朱勇,這兩人可是從永樂年間就跟着永樂皇帝打仗的四朝元老,也是整個勛貴集團的主心骨。

他們的戰死,對於勛貴集團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此後的兩百多年時間裏,被打斷了脊樑的武官集團徹底失去了跟文官集團抗衡的能力,變成了文官集團羽翼下的附庸。

好了,咱們言歸正傳。

要說看到勛貴們居然站出來跟文官集團叫板,最高興的自然是昌平帝。

隨着承平日久,勛貴們的墮落腐化自然不可避免,昔日開國之初勢力龐大的武官勛貴集團也漸漸走向了沒落,與之相反的是文官集團卻開始日益壯大。

在此之前,武官集團也就勉強靠着西寧郡王等幾名勛貴在勉力支撐,雖然這兩年又出了一個賈瑜,但總體來說勛貴集團的實力還是弱於文官集團的。

昌平帝看在眼中急在心裏,但卻毫無辦法,誰讓勛貴們不爭氣呢。

可今天,老天彷彿給了他一個大驚喜。

先是賈瑜上了摺子,提議成立軍機處、開設水師學堂、開通商海岸等等,無一不是加強武官集團的實力。

隨後,勛貴們也終於雄起,敢於公然站出來和文官們打擂台,這是他登基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事。

如果昌平帝還不能抓住這個機會的話,他也不配當這個皇帝了。

「賈瑜!」

昌平帝的聲音在皇極殿裏響了起來,「朕命你在兩日之內,速速將成立軍機處的、開設水師學堂、開通商海岸等諸多事宜草擬一份詳細的章程,然後呈現於朕,不得有誤。」

「臣遵旨!」賈瑜躬身領命。

昌平帝又看向了大殿中的文武百官,冷峻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意:「各位臣工,今日的議題主要是推舉出三位入閣的人選,除了適才提交上的人選,不知各位還有新的提名否?」

文官們全都沉默了,剛才的事情對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尤其是賈瑜提議成立的軍機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來分內閣權力的,跟這個比起來,林如海三人入閣的事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看到文官們集體沉默,昌平帝的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那現在就開始庭推吧,兩刻鐘后,首輔將庭推的結果呈送上來。」

兩刻鐘后,庭推的結果出來了。

林如海、景三和、袁英德三人成功入選內閣,這也宣告新黨成功的進入了大夏的最高政治舞台。

汪知節、簡德三等一眾官員雖然心有不甘,但對他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了。

那個還未成立的軍機處才是文官集團最大的敵人。

待到庭推結果出來后,昌平帝長吁了口氣,今天的庭推不僅圓滿完成,甚至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昌平帝滿意的點了點頭:「戴權,時候不早了,傳宴吧!」

「喏!」

伴隨着昌平帝的旨意,早就侯在外面的數百名宮女太監在管事太監和女官的帶領下,將一張張桌子抬了進來,隨後一盤盤月餅、瓜果、擔心以及飯菜也被抬了進來。

此時已經到了後世九點多十點的時間,皇極殿裏的群臣們經過一上午唇槍舌劍的爭辯,加之按照慣例,早朝的時候絕大部分人是不敢多吃的,怕的就是早朝上到一半時上茅廁。

許多人早已腹中空空,饑渴難耐,看到宮女太監們將食物抬進來,自然不會客氣,一個個都坐了下來大快朵頤起來。

鳳藻宮

就在皇極殿裏,群臣們唇槍舌劍爭執不下的時候,白皇后、吳貴妃、周貴人等人與一眾女眷誥命們正低聲談笑着。

只是倘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白皇后雖然在和誥命們說話,但卻有些心不在焉,起碼一半的心思都放在了外面。

正所謂知夫莫若妻,作為昌平帝的枕邊人,白皇后當然知道自己丈夫對於今天的庭推有多看重。

大夏國經過七八十年的發展,早已不復開國初期銳意進取的精神,開始弊端叢生,文恬武嬉,百姓們的生活日漸困苦,昌平帝登基以來,幾次試圖改制,但卻遭到了極大的阻力。

這些阻力不僅來自於龍首宮,更多的還是來自於朝堂之上,究其原因還是內閣沒有和他一條心的人。

而這次庭推,他之所以執意要將林如海三人調入內閣,就是要給自己找幫手,如果此次庭推失敗,對他的打擊恐怕將是巨大的。

其實,不僅白皇後有些憂心匆匆,元春、黛玉、探春三女也有些心不在焉,雖然她們同樣在低聲說話,但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殿外。

就在幾個人心中焦急的時候,一名小宦官匆匆來到了白皇后的身邊,此人正是奉命去皇極殿打探消息的人。

「怎麼樣?」白皇后急聲問道,「如今廷議進行得如何了?」

白皇后問話的時候,原本正在談笑的誥命們也停止了說話,原本還有些喧嘩的鳳藻宮頓時變得寂靜起來,所有人都在靜靜聽着小宦官的說話。

只見那名小宦官道:「回娘娘,適才各位大人們為了庭推之事在皇極殿裏都快吵翻天了。

林大人、景大人、袁大人都被人彈劾了,就連定遠侯也未能倖免。

估計是此舉惹怒了定遠侯,他當場給陛下上了摺子,提議成立軍機處、開設通商口岸、開設水師學堂,大幅提高武人待遇,此舉徹底就激怒了文官,汪閣老更是說要誅殺國賊以謝天下。」

「嘩……」

此言一出,恍若一聲驚雷炸響,鳳藻宮裏一眾誥命、女眷,齊齊臉色微變,交頭接耳,聲音漸漸喧鬧起來。

「汪首輔居然要彈劾定遠侯?」一名命婦低聲道。

一名年輕的命婦低聲笑道:「水王妃,您沒聽錯,人家說了要誅殺國賊呢。」

坐在白皇後身邊的吳貴妃聽到大臣們居然要誅殺定遠侯,心裏不禁樂開了花,他斜眼看了看不遠處的元春,故意加大了聲音,對一旁的周貴人道:「周家妹子,你說那定遠侯說的那勞子什麼軍機處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惹得大臣們群情激奮,連閣老都要誅殺此人?」

吳貴妃跟元春的間隙早在其未出宮時便已有之,後來看到元春出宮后居然嫁了一位年少有為的侯爺,她心裏自然是極度不爽的,現在能有落井下石的機會,她自然不會放過。

周貴人一身宮裝,頭戴珠釵,眉眼溫寧,以柔軟酥糯的聲音說道:「吳姐姐,我朝罕少因言而獲罪,閣老雖然嚷着要誅殺定遠侯,也只是說說罷了,陛下自然不會因此而誅殺大臣,否則日後還有誰敢為陛下分憂?」

「話雖如此,但這定遠侯這次肯定是將那些文官們得罪死了,日後有他好受的。」吳貴妃的話語里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

一旁的賈母同樣臉色微變,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擔憂之色,忍不住低聲喃喃道:「瑜哥兒怎麼就跟閣老們起了衝突,更是被人家彈劾,這該如何是好?」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紅樓生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我的紅樓生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文武對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