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不知死活

第407章 不知死活

第407章不知死活

被安康公主一腳踢翻的近侍太監被同伴攙扶著起身。

此人除了臉上的紅印和鼻血讓他顯得有些狼狽以外,倒並沒有什麼大礙。

畢竟是一個七品的武者,並沒有普通人那般脆弱。

可這也側面證明了安康公主的腳力是有多大,竟然能把一個七品的武者踢倒在地,弄得如此狼狽不堪。

「你,你沒事吧?」

「我剛才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哦。」

安康公主湊上去連連道歉,為自己先前的過失感到不好意思。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在比賽上的第一腳射門就闖了禍。

那個從地上被扶起來的近侍太監,聽了安康公主的話,還是顯得愣愣的,似乎依舊沒有回過神來。

近侍太監頂着一臉的紅印和鼻血,看了看安康公主,接着抬起手,默默的恭敬行禮。

宮裏的奇珍異獸還有一種,那就是養在禁苑裡的那些。

在場邊裁判的引導下,比賽繼續進行。

但李玄先前展示出來的力量,顯然已經超過了這兩類的範疇。

三小隻在之前的秋狩比賽中,降服的白虎大白就是其中之一。

「薛太醫給她到底喂的什麼葯?」

而六皇女在後面看了一陣,也是看出了些門道。

她已然能夠確認,玉兒只有八品的實力,從氣息上判斷應該是不如自己的。

這類奇珍異獸因為危險性更大,很少會養在宮廷之內,除非是已經馴養好的。

而李玄又故意低調起來,每回進攻都只是簡單的防下對面的攻擊,一下子就把球傳出去,大大縮減了自己表現的機會。

六皇女退到後面之後,就幾乎沒怎麼觸球,如同一個在球場上的看客。

可這效果也有點太離譜了吧?

只不過兩個丫頭的攻擊到現在為止,依舊沒能建功,比分還是鎖定在一開始的一比零。

之前,她在御花園裏,從輪椅上蹭的一下站起來時,就已經嚇了不少人一跳。

那個被安康公主踢到臉的近侍太監,緩了一會兒之後,便恢復了正常,繼續在球場上活躍。

其他還有不少僅僅是作為觀賞用的奇珍異獸。

李玄此番展露手腳,讓眾人對安康公主的更加感到高深莫測。

奇珍異獸宮中並不少見,八皇子的海東青阿翔、大皇子的白色細犬白痕都算在其中。

三人蹴鞠的規則,倒是和排球很類似,每一次進攻中,每個人都只能觸球一次,超過就算犯規,要轉換球權的。

眾人齊齊冒出這樣的疑問。

明明是自己闖了禍,跟人家在道歉。

至於安康公主,則是毫無修鍊過的痕迹。

而三小隻這邊反倒是踢得熱鬧。

「別是什麼迴光返照了吧?」

因此,李玄倒也算是有了個名正言順摸魚的機會。

早就聽說薛太醫找到了給安康公主改善體質的辦法。

不管對面的那兩個近侍太監如何進攻,都會被李玄輕鬆的接下來,然後交給兩個丫頭自行組織進攻。

至於李玄,大家早已把他從普通家貓歸類到了奇珍異獸。

坐在看台上的宮中貴人們都不由得心動起來,打算自己雖然沒病,也去找薛太醫補一補。

六皇女本來是想先看清楚李玄的深淺的,可是安康公主的表現實在是太過令人矚目,讓她都根本挪不開眼睛。

這個發現讓六皇女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這還是安康公主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展現自己如今的身體素質。

跟六皇女有着同樣感受的還有觀賽的不少人。

對面現在雖然只有兩個人在踢球,但這兩個近侍太監都有着七品的修為,乃是此次三人蹴鞠比賽的參賽要求上限,再加上他們對蹴鞠更加熟練,防得倒也算是滴水不漏。

安康公主眨了眨眼睛,感到哪裏有些不對。

但不知為何,以前那個病殃殃的安康公主,體質變得異常的強大,力量和速度都遠超常人,甚至反應速度好像還在六皇女之上。

可對方的反應……

此時,安康公主還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給薛太醫惹來了多大的麻煩。

常年的冷宮生活,讓安康公主對宮中一些稀鬆平常的事情反而感到陌生。

「沒道理啊……」

所有人都在猜測,這一手出神入化的馴獸術,安康公主到底是師承何方?又是在哪裏尋到了李玄這樣的奇珍異獸?更是如何餵養至今?

可如今卻好,又是一陣不見,安康公主都已經能在蹴鞠場上身輕如燕的參賽了,甚至表現比其他練過武的皇子皇女們都要好。

這些種種猜測,都讓安康公主蒙上了一層迷霧,讓他們再也不敢小覷,甚至變得謹小慎微起來。

畢竟,這宮裏的聰明人可不止四皇子一個。

「阿玄!」

「你別偷懶了!」

兩個丫頭攻了一陣,發現實在破不開對面的球門,不禁急道。

安康公主和玉兒一開始還挺興奮,可是連連受挫之後,就開始累得喘起了粗氣。

尤其是玉兒,光潔的額頭上布上了一層香汗,體力竟然是連安康公主都不如。

安康公主現在還只是臉色微微發紅,呼吸急促一些罷了,看樣子支撐到比賽結束是完全沒問題的。

李玄見兩個丫頭開始抱怨,但依舊不參與進攻,一副笑嘻嘻的模樣,看得她們直牙癢。

「臭阿玄,看待會兒我和玉兒姐姐累得跑不動了,你一隻貓怎麼踢!」

安康公主不服氣的說道。

李玄也不是純粹的捉弄她們,只是想多逼她們一下,激發出兩個丫頭更多的潛力罷了。

李玄給她們遮風避雨的同時,也得給她們成長的機會。

因為李玄相信,兩個丫頭都是潛力無窮的天才少女,未來成就不可估量。

他可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而限制了她們的發展。

李玄的出發點雖然是好的,但是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過欠揍,在蹴鞠場上時不時的打個哈欠,伸伸懶腰。

就他這般懶散的態度,還能將對面的攻擊滴水不漏的防下,估摸著對面兩個太監的心態也好不到哪裏去。

小貓咪搞人心態還是有一手的。

只不過是範圍群傷,沒有隊友保護。

這樣的局面持續到了上半場結束。

裁判的一聲哨響之後,兩隊稍作休息,準備下半場的比賽。

通過整整上半場的觀察,六皇女已經看出了三小隻的深淺。

安康公主和玉兒不足為慮,倒是那隻黑貓,她完全沒有辦法應對。

雖然不知為何,除了第一次的進攻之後,那隻黑貓就再也沒有發動過進攻,但對面的防守,她這邊也破不開。

六皇女的兩個近侍太監心情忐忑的站在一旁休息,可出奇的並沒有被六皇女責怪。

六皇女坐在選手休息區,轉頭看向了大皇子和四皇子所在的方向。

大皇子輕輕搖了搖頭,六皇女不禁露出失望之色。

接着她又看到四皇子給她打了個手勢。

四皇子沖六皇女握緊了一隻拳頭,然後輕輕點了下頭。

六皇女眉頭輕蹙,遲疑片刻之後,也對四皇子點了點頭。

接着,她轉頭對兩個近侍太監問道:

「那隻貓,你們有辦法應對嗎?」

兩個近侍太監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為難。

從他們短暫的沉默中,六皇女已經得出了答案,趁著兩人無意義的請罪之前,她接着說道:

「那就對付那個宮女。」

「我希望這是她今天的最後一場比賽,你們聽清楚了嗎?」

兩個近侍太監面色一肅,冷冷點頭應下:

「謹遵殿下之命。」

六皇女點點頭,站起身來。

此時,中場休息時間剛好結束,下半場他們要換邊再戰了。

而明顯從下半場開始,六皇女一方的比賽目標已經徹底改變了。

下半場的時候輪到三小隻先行開球。

安康公主笑嘻嘻的急忙跑上去,來到中場準備開球。

李玄看了不禁想道:「沒想到這丫頭還蠻喜歡踢蹴鞠的嘛。」

可下一刻,他就看到安康公主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更加糟糕的是,玉兒的臉上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她們想幹嘛?」

李玄第一時間就提高了警惕。

可接着他馬上就明白這兩個丫頭在打什麼主意了。

只見安康公主快速地進行了發球,將皮球輕輕地顛了起來,精準地傳給了玉兒。

玉兒早有準備,一腳就踢給了李玄。

這下好了,李玄成了最後一個觸球的人,想不發動進攻也不行了。

「我說她倆剛才在場下研究什麼呢。」

李玄不禁感到一陣好笑。

但既然球已經被傳了過來,李玄也被叫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在意給這兩個丫頭一些指點。

先前兩個丫頭的進攻,全都被對面的兩個近侍太監攔下,未能建功。

畢竟人家的實力擺在那裏,沒道理讓她們輕鬆突破防守。

但李玄覺得,或許還有一種進攻路線她們還沒有嘗試過。

面對飛來的皮球,李玄妖嬈的翹起自己的小屁股,然後對準皮球之後,一擺尾巴。

毛茸茸的大尾巴跟一支球棒一樣,將皮球高高擊飛,接着緩緩下落,速度並不快。

安康公主和玉兒紛紛皺眉看着皮球的軌跡。

她們知道,這一球是李玄故意這麼擊打出去的,並不是失誤。

而當安康公主看到皮球向著對面的風流眼下落,她立即明白了李玄的用意。

「好你個狡猾的小貓咪!」

安康公主回過頭來,笑着對李玄稱讚一句。

對此,李玄只是翻了個白眼。

「哪有這麼誇貓的。」

可就在此時,一道人影蹭的從下方竄出,在皮球即將穿過風流眼的瞬間將其攔下。

李玄撇撇嘴,不禁想道:「切,高了一品卻是不同呢。」

李玄的高射進攻被對面的一個近侍太監攔下。

這個近侍太監只是憑藉了自己的輕功,甚至都沒有和同伴借力。

但對方也同樣取了巧,沒有在皮球的上升階段進行攔截,而是選擇了下落的時候,降低了攔截的難度。

皮球撞在對方的靴子上,彈向了他們場地的前方。

而在那裏,另一個近侍太監早已就位,蓄勢待發的抬起了一條腿,準備進行射門。

六皇女依舊站在場地後方,只不過不再進行觀察,而是無聊的看着自己身前的地面。

李玄見自己的進攻沒有奏效,倒也沒有太過失望。

他本來就是為了給安康公主一個提示,讓他們找到更適合的進攻手段。

即便對方有能力做出高難度的攔截動作,但體力總是有限的。

而且反正他們已經勝券在握,主要還是以在比賽中消遣為主。

就在李玄準備再次攔下對方的進攻時,卻突然瞥見了對面那個抬腳的近侍太監的目光。

此人在瞄準球門之前,不知為何竟然先掃了一眼玉兒的方向,目光冰冷。

「糟了!」

場下,八皇子暗呼一聲。

他蹴鞠踢得那麼好,光看那近侍太監的擺腿動作就知道此人的目標不在球門。

可球場上的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八皇子此時再想大聲預警已經來不及了。

「轟!」

「砰!」

與先前完全不在一個等級的巨響炸開,有些嬪妃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這種大動靜,誰能猜到是踢蹴鞠引發的呢。

場邊的趙奉沒有動作,只是眼睛微微眯起,掩飾了一閃而過的寒芒。

蹴鞠場上,一道人影被皮球撞飛,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迹,直至過了底線飛出場外。

人影無力的趴在地上,沒有絲毫的動靜,不知死活。

整個御花園靜悄悄的,就連另外兩個場地的比賽也暫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地上的那道人影身上。

六皇女更是不可置信的回過頭去,看着從自己腳邊向後蔓延而去的恐怖拖痕。

土裏染著一抹血腥。

只有站得最近的她才能看清楚。

安康公主和玉兒也被這突然的動靜給嚇了一跳,但看到護在她們身前的小小身影又立即安心下來。

「砰。」

又是一聲悶響。

先前攔截了李玄攻擊的近侍太監竟然直直的從半空中栽了下來,絲毫沒有七品高手的風度。

接着,這個近侍太監不顧疼痛,連滾帶爬的從地上掙紮起來,跑向了同伴的身影。

「喂,喂……」

「你……」

他結結巴巴的,都問不出之後的話語了。

這怎麼看都不是沒有事情的樣子,甚至他都不敢去翻動一下同伴的身體。

六皇女和她那僅剩的近侍太監驚恐的將目光轉向對面,看到了那隻看似人畜無害的小黑貓。

李玄迎着他們的目光,勾了勾嘴角,露出了自己的一顆森白虎牙。

這一刻,六皇女感覺對面的並不是一隻可愛的貓咪,而是一隻擇人慾噬的猛虎。

她被嚇得忍不住後退一步,結果身子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但也免不了踉蹌幾步。

場邊的趙奉掃了六皇女這邊一眼,暗道一聲:

「不知死活。」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大內御貓,從虎形十式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大內御貓,從虎形十式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7章 不知死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