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印加拓荒 0454神聖護盾

第七卷印加拓荒 0454神聖護盾

威靈面色肅然,走上前去,伸手抓住了李元明的手:

「閥主,對不住,失禮了,我要檢查一下你。」

李元明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將手伸得更直:

「檢查什麼呀?」

威靈一抓住李元明的手,精神力已經探測了過去。

略作偵測,隨即後退半步,躬身一禮:

「閥主,你還記得你如何到這堂外的,如何見到我過來的?」

李元明面有困惑之色。

威靈隨即給他丟出一個信息包。

李元明的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該死,這傢伙竟然如此毫無顧忌!」

威靈苦笑:

「是啊,防不勝防,神曲現在算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呢?

我感覺,他目前有點類似一個智慧術士的慧體,可以在一段時間範圍內離開肉體的支撐,獨自在很遠的距離進行有理智地行事。

但時間一久,也不行,他需要能力較高的術士身體為他提供必需的能量補給,因此,他會不斷在不同的人群中流轉。

而被他寄居過的人,或許會出現短暫的記憶空白。

因此,但凡有記憶丟失的時間範圍,那就要引起注意。」

閥主的臉色依舊不好看:

「既然如此,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避免?」

威靈搖搖頭:

「但願訶子能夠對付他,訶子那邊,我憑直覺,他是必須去面對的,而訶子,也未必是那麼好對付的。」

「嗯,最好訶子能將他的能力給幹掉一大半!」

威靈苦笑點頭,心想誰折騰誰還真不好說,不過他依然安慰閥主:

「閥主,無需過多擔憂,世俗的一切,對神曲沒有意義。」

李元明聽懂了威靈的潛台詞,心中稍微鬆懈:

「那就好,不過想起他這種無聲無息的入侵方式,還真的頭疼。」

「是的,我會在閥中待一段時間,我會隨時注意你的,對了,那六套裝備,可以撤除了,那東西,對神曲也沒有用。」

李元明的神態苦澀,微微點頭。

回到湖畔墅院,威靈剛進院落,就看到鬼車跑過來。

威靈一把拉住鬼車,仔細檢查他的識海和精神力。

鬼車有點懵:

「師父,幹啥呢?」

他丟開鬼車的手:

「沒事,沒事,師父就是檢查一下你的修行有沒有進步。」

威靈苦笑搖搖頭,暗道自己都快被神曲搞得神經過敏了。

鬼車立即有些慚愧:

「師父,我……是有點貪玩……主要是我隨便怎樣努力,都沒有看到進步。」

威靈立即想起神曲提過一句,鬼車這樣的噬魂鳥,本源靈力對他的繼續修行意義不大,他需要的是去吞噬神魂。

威靈立即有些頭大,哪裏有什麼神魂供鬼車去吞噬?

「嗯,好的,鬼車,師父會幫你想辦法。」

「好的,師父,這段時間有點奇怪,有時候我會有些犯糊塗,會猛然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地方,卻想不起是如何到那裏的,去幹什麼。師父,是不是我的修行境界在倒退啊?」

威靈哈哈一笑,知道自己有幾次控制鬼車去傳遞想法,對鬼車本身的神魂進行了夢遊術法干擾,他醒過來必然疑惑。

「沒事,沒事,你是在幫師父做事情,你自己忘記了過程而已。」

正交流着,守宮走過來,看到神采奕奕的威靈,不禁大喜:

「公子,解決了?」

威靈將事情的經過打包丟給守宮:

「沒有從根子上解決,但估計有一段時間的平靜期。」

得知威靈逼走對方的結果,以及神曲附身閥主用以測試的事情,守宮也暗暗心驚:

「這傢伙,太神出鬼沒了……不過,我很期待,沉睡的訶子要是被這傢伙弄醒,那起床氣,會是一種什麼暴走狀態。」

威靈忍不住笑了:

「神曲沒有那麼笨,他會很小心潛伏的,訶子多半會不知道。」

隨即,威靈再次進入源靈世界,召喚零餘子,兩人在源靈世界見了面。

威靈將所有驅逐神曲過程和細節,都給零餘子打包,丟了過去。

零餘子對威靈的手段策略,伸出了大拇指:

「很好,我們先前的約定依然不要解除,一旦神曲回來,你及時呼叫我們,我們聯手幹掉他!」

威靈苦笑搖頭,能幹掉么,就眼下的狀態看,是看不到可能性的。

……

西玄大陸,榮光之城。

榮光大教堂宏偉的高塔內,教宗大人專屬的起居室中,那位一直頂着格利高列形象的教宗大人,正在查閱一些從各個邦國教區呈上的各種例行信息。

當前這位教宗大人,利用的是前任總統安格斯的皮囊,但其神魂卻是那個一直在聯邦荒僻邦國苦修的執著者。

在當初訶子給格利高列設局的情況下,他與敏銳者屬性的承載體、前總統安格斯進行了殘酷的彼此吞噬融合,最終獲勝,成為了當時的勝利者。

因為其融合了執著、虔誠、高尚、謙遜等十三種人性中最正面最光輝的屬性,由此帶來的聖潔結果,是他比任何人都適合教宗這個職位。

這兩年以來,教宗大人「格利高列」的偉岸、聖潔與神聖、仁慈深入人心,在整個西玄世界,神主教在過去從未到達過如此的信仰高度。

神主太過高高在上,永遠不會將祂們的目光停留在宛如螻蟻的普通教眾身上,眾生只是祂花園的一顆草芥。

但現在祂在世間的代言人,偉大的格利高列大人,足以詮釋祂的唯一性和神聖性。

就在神曲的神魂,從源靈世界滲透出來的一剎那,執著者其實已經感應到了有種陌生的精神力靠近自己。

他下意識地心中抗拒,微微抬起頭,狐疑的眼眸還有一些暗綠。

現在,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本來苦修士形象,徹底將自己與曾經的格利高列融為了一體。

其實,他的敏感和抗拒是無效的,就在他感應到陌生精神力的那一剎那,神曲已經完成了整個侵入和寄居過程。

一個意外發生了。

神曲從極北冰原下密室帶走的星塵,那黑乎乎的星塵大氅,就在入侵寄居的那一瞬間,沒有如願化作能量進入,被遺留在教宗大人的身體之外。

而在最後的時刻,教宗本能地發動了他的術法。

十三種最正面的屬性,發出的任何術法,都只能是,光明。

那一刻,無盡的光明綻放。

一道道筆直而刺眼的光芒,從高塔的窗戶射出,幾百公裏外的區域,都能看到道道直射蒼穹的光芒。

蒼穹中的流雲被瞬間打碎,飛鳥墜落!

無數的虔誠教徒,看見了來自榮光大教堂的光芒,無不躬身禮拜,對着榮光大教堂的方位,狂熱地祈禱。

而在教堂內,意外還沒有停歇。

基於某種神秘的屬性原因,那十三種正面能量衍化的光明力量,瞬間就將那些暗黑的星塵給融化了,化作一道液體鎧甲一樣的護盾,覆蓋了教宗的身體。

時間太快,變幻太過劇烈,執著者根本無法逆轉這個過程,他只能眼睜睜地被動接受。

隨即,他感覺身體變得沉重了許多。

但是另一方面,他有一種直覺,自己穿上了一身神聖的護盾,在這顯化世界中,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的能量與物理攻擊,都將被大部分豁免!

虔誠的執著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神聖庇護,激動得五體投地,對着身後那懸掛的抽象徽章行禮。

除了神跡,他無從解釋這一切。

神曲此刻也有點發懵。

他弄不清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可以肯定,威靈將自己帶入的那個地下密室中的無名星塵,沒有如約能量化進入教宗的身體,被阻隔在外部了。

片刻之後,教宗所感受到的一切信息和他的理解,神曲也都一併獲知。

神曲非常困惑,對那黑沉沉的星塵,為什麼會在教宗的光明力量面前,頃刻間發生這樣的變化,非常不理解。

他甚至有點擔心,教宗大人畢竟是某位存在在世間的代言人,自己的入侵與寄居,該不會引發神祇的懲罰吧?!

事實證明,神曲的擔心有點多餘。

那星塵除了化身為一副隱形的神聖護盾,並沒有任何的後續事情發生,這讓神曲總算有了喘息時機。

片刻之後,他翻閱了執著者的所有記憶。

如果可以苦笑的話,神曲此刻唯有苦笑連連。

這些記憶信息中,在荒僻的邦國虔誠苦修,佔據了執著者大部分的記憶,而參與同敏銳者的爭奪,以及後續的諸多事項,其實所佔份額不多。

相反的,對於後期如何發展教會,這方面信息不少。

執著者擔當教宗,是相當稱職的,有着許多一看就行之有效的想法和還沒有實施的措施。

但是,神曲的關注點不會是這方面的,他從教宗大人的記憶中,發現了一個秘密,讓他對威靈的忌憚到了更深的程度。

在教宗的記憶中,威靈身邊那個毫不起眼的小孩,雲軸,竟然也是承載體,而且是那個非常重要的輪迴者。

威靈太狡猾了,將重要的輪迴者就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給其他人染指的機會。

最可怕的是,前段時間神曲寄居威靈的時候,威靈對自己思維的控制簡直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沒有絲毫透露過,一點點徵兆都沒有。

威靈甚至連和雲軸進行念體交流的機會都沒有,神曲自然也無法得知雲軸的任何情況。

這種對神曲防備、剋制到極限的情況,讓神曲有些膽寒。

僅僅片刻功夫,神曲學會了教宗大人的一切能力。

與訶子一樣,那最關鍵的特殊術法,吞噬承載體,自然不會落下。

而起居室內,匍匐在地上的教宗大人,經過長時間的虔誠祁拜之後,感覺一切都平靜下來了。

他仔細感受着自身狀況,除了能感受到多出了那副神聖護盾之外,並無任何不適,不免有些激動萬分。

雖然他就算沒有這護盾,也不會有太多的危險。

但是,有了這副神聖護盾,是不是意味着他身份的合法性和神聖性,是蒙神主親自賜予的,具有無可置疑性了?

基於這種猜測,執著者希望更加全面地理解這護盾,隨即發動了術法,閃身進入源靈世界。

他進入的源靈世界,準確說不應該是源靈世界,而是光明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黑暗和陰影的世界,一片熾熱亮白,沒有了色彩上的對比,這個世界就像是一個平面的空白世界。

此刻,他激動地看着身處源靈世界的自身,高大而宛如神人,最神聖的還是身上那流轉不息的一層金色護盾,彰顯其神聖的來歷。

「哦,一切都歸於主!讚美主!」

如果可以發出聲音的話,教宗大人一定會高聲讚美。

但隨即,他看到自己龐大的身軀前方,懸浮着一個三英尺左右的精神體。

精神體的面容變幻不定,從一張貓臉,瞬間切換為封界、元寶、威靈、幼年執著者、幼年安格斯,最後定格為幼年的格利高列。

不知為何,教宗大人此刻卻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恐懼感,宛如面對天敵!

他瞬間就跪伏下來,恐懼地看着對面這個小小的神魂精神體。

他不知道對方是誰,也說不清為什麼自己會如此恐懼並崇拜對方。

而此刻,神曲卻已經欲哭無淚了。

他看着跪伏的教宗精神能量複合體,甚至連交流的慾望都沒有了。

因為,神曲又發現一個問題,斷定自己上了威靈很大一個當。

正常情況下,如果自己直接過來找到訶子或者執著者,他們那融合了不同屬性的承載體神魂,註定了會被自己這種天生具備神性意識碎片的神魂體壓制,自己除了寄居,甚至可以奪舍!

自己可以將他們融合了各種屬性的神魂給吞噬,利用他們的真身,形成獨立的神祇分身!

於是,就在執著者進入源靈世界的第一時間,神曲就沒有忍住對方神魂對自己具備的極大誘惑力,並付諸了堅決的行動。

那一刻,他的神魂體就已經撲了上去。

但是,轉眼間,他就被那一道流轉的金色護盾給彈開了。

正是那道星塵衍化的神聖護盾。

神曲絕望地思索了一下,最終承認,威靈的智慧碾壓自己。

以最快的速度走一個捷徑,成就神祇分身的機會,被威靈給毀了。

他將自己帶到那地下密室,任由自己帶走那些星塵,難道就是在為這一刻做準備嗎?

當然,如果威靈知道這個結果,無疑會慶幸自己的當機立斷。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寂靜武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寂靜武裝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卷印加拓荒 0454神聖護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