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誰都攔不住(求月票)

第397章 誰都攔不住(求月票)

第397章誰都攔不住(求月票)

這年頭的農村,爬樹是一項基本技能,無論男女!

5個女生穿梭在樹林中,先摘下面的果子,再爬上樹去摘頂上的,幾個人相互配合,一路掃蕩而過,每摘一顆果樹,都將所有果子全部掃光。

陳凡抄著兩手在下面轉悠,「有個別沒成熟的也沒關係,不用特意挑出來丟掉,加幾顆生果釀酒,可以調節酸度。」

說着還從籃子裏撿起一顆熟透的柿子,撕開皮咬了一口。

嗯,甜。

但不多。

完了嘴有點麻。

陳凡咂咂嘴,心裏想着柿子酒是怎麼釀的?好像要去皮去籽?

沒事,回頭多試幾次就知道了,明年就可以多釀果酒。

劉丹站在一顆樹頂的枝丫上,看到陳凡在吃柿子,便也從蔓延過來的葡萄藤上摘下一串葡萄,揪了一顆放在嘴裏,頓時齜牙咧嘴,「好酸呀。」

張翠娥看了看張隊長,「大伯,我去幫她。」

有了這些機械,雙搶一個月累死累活才能幹完的工作,一個星期輕輕鬆鬆就能搞定,這有可比性嗎?

所以平時只有他自己和姜麗麗她們4個可以進去餵食,其他人都不讓進的。

葉樹寶翹著二郎腿,扭了扭屁股,說道,「剛才陪公社的兩個幹部吃飯嘛,他們就提了一句,說我們生產隊現在副業搞得這麼興旺,而上頭有政策,要搞農業機械化,問我們有沒有想法,買一批農機支持生產。」

早就被鳥兒吃掉了!

楊書記卻直接坐在風雨廊的木欄桿上,背靠着廊柱,抽著煙笑道,「不用,你這裏東邊有河風,西邊有大樹遮陰,比屋子裏強,吹點河風就好。」

以前生產隊沒有買農機,自然是因為沒錢,可現在有錢了啊,完全可以通過公社,買一批農機回來。

陳凡愣了愣,正要說話,幾個女生從後面急匆匆地跑過來。

姜麗麗、黃鶯和劉丹落後一步,便一起去廚房燒水沖茶。

完全聽不懂!

陳凡一過來,先一人遞支煙,隨即笑道,「等一下哈,我去找幾個罈子,給你們弄點酒帶回去。」

看到劉丹無其奈何的樣子,楊菊和張翠娥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陳凡一聽,頓時滿臉喜色地說道,「這是好事啊。」

隨即指了指來的方向,「我們準備回去了,跟你打聲招呼。」

楊書記咧著嘴哈哈直笑,「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張文良和安全早已來過好多次,看都看膩了,便在一旁逗狗、逗鳥。

陳凡正要說話,卻又突然轉身回望。

楊菊,「我知道罈子在哪裏,我去拿。」

有的也坐在欄桿上,有的卻直接坐在風雨廊的台階上。

只有楊興秀捨不得滾滾,竟然坐在熊貓園竹欄桿下的底座上,還在輕聲呼喊著滾滾。

楊書記接過煙搖頭感嘆,「還是你們讀書人厲害,你給我一本書,我也看不進去。」

其他人也不含糊,各自找地方坐下。

陳凡倒是毫無察覺,打了個手勢說道,「商量事情的話,那就進去裏面唄,裏面有電風扇,坐着聊也更舒服。」

可惜多多、球球和燕隼一點反應都不給,還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他們,並做好隨時召喚菜花蛇的準備。

頓了一下,他又突然說道,「對了,聯合收割機就不要買了,那玩意兒不適合這種分散的小農田,大農場和平原才是他們發揮作用的地方。」

他們都不肯進屋,姜麗麗便和劉丹一起抬了一張八仙桌出來,又搬了幾條板凳,楊書記他們才從風雨廊下挪過來。

陳凡小小的汗了一個,他可不敢輕易開園門放她進去跟滾滾玩。滾滾聽自己的話,肯定不會傷她,可是人身上的細菌多,傳染了滾滾,可就麻煩了。

陳凡陪着他往前走,「正好,我上次釀的酒,黃酒可以開壇了,你們都帶點回去喝。」

說着便往坡下跑去。

他轉頭看了一圈眾人,正色說道,「要是有幾台收割機,秋收的時候能省多少人工啊?還有打穀機、旋耕機、插秧機、耕整機、……,要是有了這些機械,生產隊的效率一定更高,尤其是雙搶的時候,再也不用靠人力去熬了!」

來到前院,張隊長、肖烈文、葉樹寶、張覺民,還有大隊的李會計、羅保管員,正圍着風雨廊下的12個大酒缸轉悠。

下面扯著一塊布、等著接果子的黃鶯和姜麗麗滿臉無語,這傻丫頭,要是不酸還能留得住嗎?

這時葉樹寶招招手,指了指張文良,「你告訴他地方,讓他去弄,伱過來,我們商量點事。」

楊隊長在一旁站着抽煙,等著看他們的熱鬧。

楊興秀則牢牢地扒在欄桿前,跟裏面的滾滾聊天,可惜滾滾只是坐在遠離欄桿一米遠的地方,手裏拿着竹子,懷裏是兩個孩子,三隻大臉貓滿臉迷茫地看着她嘚啵嘚啵個不停。

說完也跑了。

正好楊書記從房子側面走了過來,看到他們幾個,不禁笑道,「嚯,我說你們去了哪裏,都在這裏摘果子呢?這果子能吃么?」

楊書記好奇地看着他,「你會釀果酒?」

陳凡掏出煙遞過去,「照著書上學唄。」

陳凡抽出一支煙點燃,剩下的煙丟在桌子上,任他們自取,隨即看着葉樹寶問道,「什麼事啊?」

張隊長和楊隊長在旁邊看得眼角直抽抽,怎麼感覺她們在這裏比在家裏還勤快些呢?

陳凡一邊往他走去,一邊哈哈笑道,「能吃的都被我們摘了吃了,前些天我帶去大隊部的那些就是,這些都是酸的,只能釀酒。」

葉樹寶呵呵乾笑兩聲,「還是你看得清楚,當年公社還真買過一台聯合收割機,結果下了水田就動不了,剛開幾步路就要轉彎,糟蹋的稻子比收割的還多,尤其這裏到處是水溝,他那個大機器,往哪哪都走不動,最後大幾千的機器,就用了一回,最後只能便宜賣掉。」

張隊長擺了擺手,抽了口煙,皺着眉頭說道,「我們當然都知道農機比人力好,但是,你也聽到了老葉的話,買什麼樣的農機合適,我們也是搞不清楚。

自從買了那台聯合收割機之後,公社的農機站呢,也幾乎成了拖拉機站,如果不是還有幾台後掛的旋耕機,都快要變成了運輸隊,問他們也是白瞎。」

他說着抬起頭,對着陳凡笑道,「所以剛才我們討論的時候,想到你不是見多識廣嗎,就來問問你的意見,另外呢,機器買回來,一個是要會開的人,另一個是要會修的人。

這方面呢,如果生產隊買了農機,公社會幫忙要幾個拖拉機手的培訓指標,可以去縣裏學習農機駕駛和維修。

但是我們擔心選出來的人不一定學得能有多好,你是懂文化知識的,連發動機都能自己拼裝,還能修水運公司的大機器,指導他們肯定綽綽有餘,所以這方面也要靠你來拉扯一把。」

陳凡二話不說便點頭答應下來,「行啊,回頭等農機買回來,給我研究研究,應該沒問題。」

這種小事確實沒什麼好說的,不就給他們兜底嗎,連培訓都不用,比辦學習班輕鬆多了。

這時楊菊和張翠娥各挑着一副籮筐走了上來,又將籮筐挑進廚房,去清洗陶罐。

姜麗麗她們卻從廚房裏出來,每個人手裏都拎着茶壺和茶碗。

3隻壺一摞碗放在桌子上,給每人倒了一碗茶,又將壺蓋揭開,方便茶水涼得更快。

等她們進了屋子裏面,陳凡才繼續說道,「我記得報紙上經常提到,從幾年前開始,上面就在推行農村機械化,當年李先生還親自做了指示和部屬。

買農機這麼大的事,公社和縣裏會不會有什麼支持呢?」

雖然盧家灣現在不缺錢,可是誰也不會嫌錢多,能省則省嘛。

楊書記立刻笑着說道,「這就是另一個事了,這裏面有內情,你不太清楚。當年搞農業機械化的時候,全國大部分縣都先後成立了自己的農機廠,一窩蜂地要造收割機、插秧機,咱們孤峰縣也不例外。」

他抽了口煙,搖著頭嘆道,「前前後後搞了三四年,最後終於研究出一台工農-3型收割機,當時他們想都沒想,一口氣造了38台出來,還準備送去上面獻禮。」

陳凡瞪大眼睛,孤峰縣農機廠竟然這麼牛?

他當即問道,「送了嗎?」

「送個屁啊!」

肖烈文沒好氣地說道,「那收割機還沒開到水運碼頭,半道上就熄了火,送到下面公社去用的呢,也是毛病不斷,雖然比那台聯合收割機強了一點,可也只強了一點點,幹活的時間還沒修理的時間長,最後38台機器,全部被退回農機廠。」

陳凡臉色頓時僵硬住,這麼神奇的嗎?

都不驗證一下,就敢送去獻禮?

張隊長接着說道,「從那以後,縣農機廠就跟水運公司的修理廠一樣,成了全縣農機具的修理單位,再也沒造過農機。」

楊書記敲敲桌子,「現在的問題是,上面有支持生產隊購買農機的專款,但是地方有地方的規定,如果下面的公社、生產隊,要去買大廠的產品,他們也會出具同意書放行。

可是,錢就一分都沒有了。農機具購買補貼,只能用在本縣生產的農機具上面。」

說到這裏,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陳凡,就連剛才在逗滾滾的楊興秀也情不自禁地轉過身來,目不轉睛地看着他。

見到這一幕,陳凡頓時醒悟過來,沒好氣地說道,「我明白了,你們過來找我,商量購買農機是假,讓我給農機手兜底也是假,真正的目的,是想讓我去縣農機廠看看那批機器吧!」

一聽這話,楊書記就咧著嘴直笑,「不假、不假,哪能有假呢,確實是想買農機,也想請你兜底。」

話音剛落,張隊便接過話頭,打着哈哈笑道,「但是買東西,誰不想買便宜好用的呢?你連水運公司的大機器都能修,萬一要是能檢查出那些農機的問題,我們再買回來,折舊價、再算上縣裏給的農機補貼,少說能省這個數。」

他說着伸出手指比了個手勢。

陳凡眼珠微轉,「1600?」

旁邊的楊書記立刻嗤之以鼻,「1600塊我還廢這勁幹嘛?」

陳凡嘴角微抽,這話好狂啊。

當初是誰連一塊錢都捨不得的?

然後就看見楊書記也比了個手勢,「1萬6000塊!」

陳凡瞬間瞪大眼睛,「怎麼可能?」

就算是舊農機,也不至於能省16000塊吧?

楊書記立刻說道,「我可以給你算筆賬,一台全新的小型拖拉機,要價就是3500,咱們有12個小隊,少說也要3、4台機器才夠用,按照4台算,那就是1萬4,再加上配套的旋耕機、插秧機、耕整機,算5000塊錢一台沒毛病吧?」

陳凡想了想,「稍微有點貴了,算4500可以。」

他現在也了解了不少機械方面的東西,估算價格大差不差。

楊書記抿抿嘴,「行,就算4500,那4台就是1萬8,但是買舊機器呢,首先就要打個對摺,然後這些都是被人退回來的問題機器,必須再打個折,一台算他2000塊錢,不過分吧!」

陳凡點點頭,「差不多。」

楊書記掰着手指頭,「這裏麵價格就差了1萬塊,另外縣裏說了,只有買縣農機廠的貨才給補貼,結果這筆款子在縣裏躺了好幾年,等著專款專用,偏偏肯花錢買農機的生產隊,寧肯去外地買舊貨,也不願意要他們的新貨,所以錢都還在。

如果我們去買縣農機廠的機器,就按一台機器補1000塊錢算,等於一台機器只要1000塊錢,你自己說,是不是能省1萬6,啊不,1萬4?!」

按照他們估算的新機器5000一台,就能省1萬6,偏偏陳凡給壓了500,差點腦子沒轉過彎來。

等他說完,安全端著茶碗喝了一口,笑着說道,「與農業生產相關的任務有很多,公社的那兩個幹部,估計也背着推進農業機械化的任務,他們建議盧家灣買農機,還話里話外的讓我們去買縣農機廠的那批問題機器,顯然是有意為之。

不過這件事的關鍵,還是在小陳你身上,如果你能找出毛病,把它們變成正常機器,那麼農機廠可以起死回生、縣裏的農業補貼可以下放、全縣的農業機械化可以繼續推進,我們盧家灣呢,也能用最低的價格得到一批機器。

甚至有可能比楊書記算的價格還要便宜,除此之外,還能跟縣農機廠建立合作關係,以後的農機維修、新農機試驗、優先購買等等便利,都可以有。」

陳凡看了看眾人,輕聲笑道,「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我還能說什麼呢?」

大家一聽這話,頓時喜笑顏開。

可是陳凡又趕緊說道,「有一說一啊,我只能答應去試試,不敢保證能修好。」

他看着楊書記,臉色滿是嚴肅,「去水運公司修推進器的事,安哥是知道內情的,他們的推進器主體結構其實沒壞,只是附屬配件出了故障,換個配件就能用。

而且農機跟推進器也不一樣,到時候我不會弄,你們可別怪我。」

楊書記當即搖頭,「那不會、那不會。」

肖烈文也在一旁說道,「這不是打仗、也不是生死攸關。要是完不成任務,就要被問責,那誰都不敢去執行生產隊的任務。這點我可以給你作保,有我在,沒人欺負得了你。」

楊書記沖他翻了個白眼,「呸,誰欺負他了?我今天就把話放這裏,在盧家灣,誰敢欺負小陳,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陳凡眼珠子左瞧瞧、右看看,默默喝了口茶。

都幾十歲的人了,這演技稍微有點不過關啊。

楊書記見他沒反應,便自己找台階下,當即乾咳一聲,對着陳凡笑道,「小陳吶,這事你放心,能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成了當然好,就算沒成,也沒關係,大不了咱們多花點錢,去外地買農機就是。」

張隊長也連連點頭,「就是就是,以後農機買回來,還要靠你帶着那幫小子照應着呢。」

楊書記又說道,「反正吧,不管能不能成,我可以給你交個底。」

陳凡眨眨眼睛看着他,「什麼底?」

楊書記故作神秘地湊過來,小聲說道,「你那個胖胖的小划子船,不是要弄一套什麼操舟機嗎,這套機器,算在農機具裏面,大隊部給報了。」

陳凡眨眨眼,還有這種好事?

隨即略帶猶疑地問道,「這個、不合規矩吧?」

楊書記眼睛一瞪,「在盧家灣,我的規矩就是規矩!」

又哈哈笑道,「反正你也辦不下來船證,回頭請水運公司幫幫忙給辦個證,就把船掛在盧家灣名下。

有了證,別說地委和縣城,這滿長江水域,你都可以隨便跑。

完了這條船還是歸你用、歸你專用,誰都不能碰,就跟你自己的船一樣。」

說完之後,他拍拍陳凡的肩膀,笑道,「怎麼樣,夠意思吧!」

陳凡當即一拍桌子,「縣農機廠我去定了,誰都攔不住!」

………………

(姜麗麗/姜甜甜:求月票!)

(77年的老照片修復了一下,看了那麼多,就覺得這張跟想像中的小姜很像。提前放出來求月票!)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穿在1977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穿在1977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7章 誰都攔不住(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