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朋友

第219章 朋友

第219章朋友

「聽說了嗎?朝廷也下場了,大批內廷三司高手湧入荊湘之地,逐府逐縣的圍剿五毒教教徒……」

「聽說了,我七舅老爺乃岳陽巨闕門掌門,他連番傳信招我回去,說是朝廷開了大價錢!」

「喲?李兄竟是『開山闢地』丁掌門的侄孫,失敬失敬!」

「見笑見笑……」

年過完了,回家過年的鹹魚們也三三兩兩返回客棧,大幾十號鹹魚見天扎堆兒在客棧里熱熱鬧鬧的喝茶吹水、搓麻鬥嘴,時時刻刻都洋溢着快活的氣息。

楊戈坐在櫃枱后,捧著歪嘴小茶壺,磕著瓜子兒、吸溜著茶水,興緻勃勃的吃着瓜,足不出戶卻知天下事。

適時,跳蚤搓着手湊上前來,訕笑低聲道:「二爺,您聽說了么?」

楊戈扔著瓜子皮兒漫不經心的問道:「聽說啥?」

跳蚤低眉順眼的輕聲道:「連環塢老當家,興許要不行了……」

楊戈嗑瓜子的動作一頓,當即放下手裏的瓜子,皺眉道:「你打哪兒聽來的?」

跳蚤徐徐道來:「二爺,江淮那邊兒新近冒出了一個錦帆塢,當家的名叫庄楚,背後是江東七大世家,近日暗地裏拔了連環塢不少據點,連環塢少當家李錦成帶人前去理論,被人打了回去,動手的是正氣盟左護法『鐵筆判官』謝彥平,樓中推測,連環塢老當家恐命不久矣……」

「你等會兒。」

楊戈低聲念叨著『庄楚』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耳熟,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到底在哪兒聽過,轉而問道:「江東不是八大世家嗎?」

跳蚤點頭:「項家沒摻合這檔子事兒。」

楊戈眉頭略微鬆開:「那正氣盟的手怎麼又伸到江淮了?正氣盟的地盤不在山東么?」

跳蚤接着點頭:「『鐵筆判官』謝彥平,對外宣稱出身太湖八卦門,但樓中有記載,此人出身會稽謝氏。」

楊戈的目光閃爍了片刻,點頭道:「我知道了……這事兒,謝了!」

跳蚤訕笑着揖手道:「二爺您這就見外了,往後有啥理不清的,您儘管問我,短則一日、長則六日,必有結果!」

楊戈拉長了音調「哦」了一聲,笑道:「我聽明白了,你們樓外樓就派伱來對付我了是吧?」

跳蚤嚇了一大跳,連忙說道:「二爺,您是知道我的,我打小兒膽兒就不大,您可別嚇唬我……」

楊戈笑道:「一碼事歸一碼事兒嗷,我記你們的情歸記你們的情,再敢亂來,我該削你們還會削你們,想不挨削,就老實點,別凈給我整么蛾子!」

跳蚤暗自咽了口唾沫,強笑道:「聽您的,我們保證再不亂來。」

楊戈揮手:「行了,玩你的去吧!」

跳蚤:「哎,那我去了,有事您招呼我!」

他轉身,逃也似的回到了麻將桌前,落座端起茶碗一口喝盡……

楊戈再度抓起瓜子嗑了幾顆,轉而朝着後院喊道:「渺渺,渺渺你人呢?」

「哎,來啦!」

趙猹一陣風似的從後院衝出來,嘴唇油汪汪,又不知道在後廚偷吃什麼。

楊戈覺著把這貨放到后廚,簡直就像是把老鼠放進了米缸里!

「你看着店。」

他放下歪嘴茶壺,轉身從櫃枱後邊轉出來:「我出去一趟。」

趙猹點頭:「你放心去吧,店裏有我呢!」

楊戈:……

……

路亭擴城的工地,早就已經延伸到了汴河碼頭。

大量打石條、搬運石條的建築工人,和碼頭來往的商客混跡在一起,人流如織、摩肩接踵,已經有了府城的氣象。

楊戈在碼頭轉了好幾圈,才找到了正帶着人巡查碼頭的吳二勇。

「二爺?您怎麼來了!」

見到楊戈,吳二勇慌忙迎上來見禮道:「有事兒您派人招呼一聲就行了,哪能勞您親自過來啊!」

「少扯淡。」

楊戈揚了揚下巴:「找個清凈點的地兒,聊兩句。」

「誒。」

吳二勇慌忙側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您隨小的來……」

二人一前一後,走進碼頭邊上一座還算規整的小院子裏。

吳二勇一進門就大聲嚷嚷道:「來喜,快我把年後從家裏帶來的龍井沏一壺過來,來福,快去城裏整治一桌菜酒……」

「行了!」

楊戈打斷了他:「弄壺茶就行,別麻煩了!」

「哎……」

吳二勇一邊答應着,一邊隱蔽的給迎出來的兩名手下使眼色。

那兩名手下見狀,點着頭唯唯諾諾的退下,楊戈心頭想着事兒,沒注意到這一齣兒。

「我問你……」

二人一進堂屋,楊戈就開門見山的說道:「你們連環塢最近是不是有麻煩?」

吳二勇怔了怔,回過神來本能的笑道:「沒有啊,塢里最近挺好的,托您的洪福,各下屬幫會日進斗金……」

「裝,繼續跟我裝!」

楊戈把臉一板:「我要什麼都不知道,我會來問你?錦帆塢是怎麼一回事兒?」

他也是來的路上才忽然想起,過年的時候,這廝放下年貨就匆匆忙忙趕回了連環塢,連口水都沒有喝。

吳二勇一臉恍然大悟:「哦,你說那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啊?害,混江湖的,誰還沒有十個八個仇家啊,咱們連環塢家大業大、樹大招風,有幾個仇家正常的,您就別操心了,我們擺得平……」

楊戈冷不丁問道:「李錦成給你打過招呼?」

吳二勇想也不想的搖頭如撥浪鼓:「沒有沒有,您在說些什麼,小的根本就聽不懂……」

楊戈笑了,起身道:「行了,既然你們不拿我當朋友,那我就也不多話了,你們愛怎麼着就怎麼着吧!」

他轉身往外走,吳二勇慌忙追上來,連連揖手道:「二爺,我們少當家的不是那個意思,他是覺得,您這樣不世出的人物,還三天兩頭為了咱家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臟手,太給那些短壽的臉面了,也憑白辱沒了您的身份!」

楊戈腳步一住,扭過頭來看着他:「你剛不說李錦成沒給你打過招呼嗎?」

「這……」

吳二勇訕笑着弱弱的說道:「是小的記錯了、記錯了。」

適時,有人送了兩碗茶進來,楊戈順手接過一碗,端在手裏轉身走會堂上一言不發的坐下。

吳二勇見狀,連忙接過剩下那一碗,揮手對送茶的手下說道:「出去、守着門口,誰都不準進來。」

末了,他也捧著茶碗,轉身回到堂下,小心翼翼的陪着楊戈坐下。

楊戈慢悠悠的撥動着蓋碗,輕聲道:「說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吳二勇強笑道:「就…就那麼一回事兒唄,江湖上事您不又不是不知道,不是猛龍不過江、不是強龍不壓蛇……」

楊戈不由的笑道:「你還聽你們少當家的!」

吳二勇訕笑着不敢搭腔。

楊戈:「行了,你當我稀得管你們這檔子破事兒?我來,是想問問,李叔的身子骨咋樣了?有人告訴我說,李叔快要撐不下去了,到底有沒有這回事兒?」

「這…那……」

吳二勇磕磕巴巴的捋不直舌頭,急的汗都出來了。

楊戈把臉一板,突然拔高音調:「說話!」

吳二勇一個激靈,失聲道:「老當家的是快撐不住了!」

「呼……」

楊戈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把手裏的茶碗放到身側的案几上,無奈的說:「你們是真不拿我當朋友啊!」

吳二勇連忙說道:「二爺,我們少當家的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真覺得這點小事兒,不值當麻煩您……我們老當家也說,江湖兒女江湖老、各人各有各的命,這是他的命,他認,不能再將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無休止的延續下去。」

楊戈:「所以呢?你們準備連李叔的後事,也不告訴我?有這麼做朋友的?」

吳二勇無言以對。

「行了,別扯淡了!」

楊戈起身道:「我回去安頓一下家裏,明日一早,你領我去你們連環塢!」

吳二勇跟着起身:「啊…這…我……」

楊戈舉步往外走:「啊個屁,再敢逼逼賴賴,我先揍你,再去揍你們少當家的!」

吳二勇連忙道:「是是是,小的不多嘴、不多嘴,哎,二爺,吃了再走啊!」

楊戈:「吃你妹!」

吳二勇:「來人啊,速去把我妹接過來……」

楊戈腳步一住,轉身就擼起袖子大步走向吳二勇:「看出來了,你今兒就是皮痒痒!」

吳二勇抱頭鼠竄:「二爺饒命……」

……

連環塢總舵。

李錦成披麻戴孝,眼神空洞的跪在其父李長江靈前,機械燒着紙錢。

適時,有連環塢執事快步入內,定身對靈位捏掌三擺后,上前一步在李錦成耳邊低聲道:「少當家的,分水寨來報,清晨錦帆塢強攻分水寨,王寨主雙拳難敵四手,被錦帆塢擒了……」

李錦成聽言,捏著紙錢的手掌青筋暴起,好一會兒后才輕聲道:「命各寨兒郎放棄分寨,先行退回總舵,緊守門戶!」

「是!」

這名連環塢執事應了一聲,挪動着步伐走了兩步后,又有些不忍的上前低聲道:「少當家的,您要振作啊,弟兄們都等著您帶他們干回去,老當家的心血,可不能就這麼跨了!」

李錦成低着頭:「我沒事,一切……都等老當家的入土為安后再說!」

「哎!」

這名連環塢執事應聲快步退下,走出老遠再次回望靈堂中那道孤零零的背影,驀地長嘆了一口氣。

靈堂內,李錦成揚起頭,定定的望着面前的靈位,耳邊忽然又響起老父親散功的痛苦嘶吼聲,驀地淚如泉湧……

他爹,早就快不行了。

卻苦苦壓制着內傷反噬,數着日子一直捱了最後一刻才散功。

有人說過,散功的痛楚就如同用一把燒紅的鋼刀,一寸寸的刮遍周身每一寸血肉、每一骨骼。

他老人家本不必遭這個罪,早先就可以一點一滴的散去一身功力。

可直到咽氣,他都還在遺憾沒能最後最後再幫他一把。

死都沒能合上雙眼……

「兒子不爭氣!」

李錦成一頭重重的磕在地上,泣不成聲的低聲道:「愧對父親大人養育之恩。」

一陣清風湧入靈堂,搖曳靈前長明燈。

……

翌日清晨,楊戈拎起哇哇亂叫的吳二勇,一路順水南下,凌空奔赴連環塢總舵。

日上三竿之時,二人順利抵達位於太湖之中的連環塢總舵。

還未落地,楊戈便望見下方水寨隨處可見靈幡、紙錢,水寨所處的湖心島外圍,還分佈着大批船隻,以包圍之勢圍着整個島嶼。

楊戈擰起眉頭:「你不說你家老當家只是快撐不住了嗎?」

吹了一路冷風的吳二勇,此刻望着下方的靈幡和紙錢,整個都處於懵逼狀態:「是啊,三日前小的接到家中書信,都還只讓小的緊守路亭碼頭……」

「哎!」

楊戈輕嘆了一口氣,拎着吳二勇快速向著水寨中心落去。

「什麼人?」

「欺人太甚,弟兄們,抄刀子跟他們拼了……」

楊戈一落地,周圍就響起無數悲憤交加的怒吼聲,霎時間,無數衣裳雜亂的精壯漢子抓着五花八門的兵器從四面八方湧出來。

吳二勇見狀,慌忙伸手大喊道:「慢,自己人吶,我是吳二勇,這位乃是楊二郎二爺!」

「二爺?」

聽到這個名字,眾多精壯漢子齊齊放慢了步伐,半信半疑的打量楊戈。

又有幾名跟着楊戈去過東瀛的連環塢高手越眾而出,欣喜若狂的上前抱拳拱手:「二爺,您來了!」

楊戈面無表情的沖幾人頷了頷首,扭頭辨認了一下方向,舉步往靈堂所在的方向走去。

擁擠的人潮,隨着他前行的腳步劈波斬浪般的在他面前分開,聞訊趕出來的李錦成一眼就望見楊戈。

看見楊戈的一瞬間,他就紅了雙眼,卻還強笑着上前抱拳拱手,輕聲呼喚道:「二哥……」

「啪。」

楊戈面無表情的一巴掌將他打翻在地,頭也不回的從他身邊邁過:「待會兒再找你算賬!」

他大步流星的走到靈堂門口,解下背上的冷月寶刀,連鞘插進青石板里,然後鄭重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緩步走進靈堂,跪在了李長江的靈位前下禮。

李錦成見狀,掙扎著爬起來衝進靈堂里,跪在靈前。

楊戈下禮。

他還禮。

吳二勇見狀,一腳把作司儀打扮的人影踹翻在地,罵道:「你他娘的眼睛長來出氣的嗎?」

他狂奔著衝到靈堂前,扯著嗓子大喊道:「路亭侯,『顯聖真君』楊二郎,到……家屬答禮!」

聲嘶力竭的聲音,傳出了老遠。

外圍包圍着連環塢的船隻,聽到這聲呼喊登時一陣騷動。

適時,又有兩聲高呼聲遠遠的傳來:「楊老二,你離得比我們哥倆遠,怎麼來得比我們還早啊?」

話音飛速由遠及近,話音落下的時候,佩劍的楊天勝和負槍的項無敵,同時翻過水寨牆頭衝進來。

靈堂前的吳二勇見狀,當即扯著喉嚨接着呼喊道:「明教青木堂堂主,『旭日劍』楊天勝到!」

「『槍豪』,『霸王槍』項無敵到!」

明天二更嗷~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桃李春風一杯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桃李春風一杯酒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9章 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