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大勢漸起

第248章 大勢漸起

第248章大勢漸起

墨綠色的漁網撈上來,血淋淋的海魚無力地撲騰,尾巴蘸着的海水甩到船員的嘴裏,魚腥混雜着海咸,莫名的作嘔感涌至喉間,但船員來不及在乎這個,他結實的雙臂拉拽著網,拚命地后拖。

「有大魚!快!」他高聲呼喚。

高大寬厚的黑影落在他的身後,沉悶的聲音響起,「我來。」

出聲的人一手抓住漁網,船員看向他,不合群的重甲披在身,斑白的頭髮上頂着個海怪模樣的頭盔,敢在航行前穿重甲的人只有一位……

他連忙後退了半步,低下頭。

「鐵船長。」

維克塔利昂·葛雷喬伊右手臂的肌肉鼓起,漁網連帶着海水撲騰到了甲板上。

他拍了拍手,「縱歡一夜,點十幾個船妓,我們後面要忙。」

船員微微低頭,「是。」

等到船員走遠,維克塔利昂冷冽的眼看向遠處的汪洋,派克城港口漁村的嘈雜被鋪天的海浪掩蓋。

我才是巴隆大王最得力的助手,最善戰的船長!

維克塔利昂的身子緊緊繃直,到最頂峰時卻忽地緩緩泄氣。

他握緊雙拳,但他是鐵群島的士兵,鐵民的先鋒,他必須服從命令,服從海石之位傳達的命令,即便……那是曾霸佔自己妻子的該死的攸倫!

「抱歉,拉弗,」維克塔利昂低聲向遠在卡林灣鎮守的拉弗·肯寧道歉,「卡林灣地勢艱險,沒人能從陸地上攻破,只要補給船到位,北境人就會無能為力。」

「海上我們才是群狼,至於史塔克,就是活該溺死的哈皮犬!」

「鐵群島?狹海?冰冷的北境?我給你們的將是七大王國,將是整個維斯特洛,日出到日落,太陽能照耀的土地,全是鐵民古道的行踐地!」

鐵民居然選擇了攸倫而不是自己,這個生來變態的哥哥居然坐上了海石之位,甚至受了淹神的祝福……一個不敬神的混蛋居然坐上海石之位?

該死!

命令同樣蹊蹺,但也令多數鐵種興奮。

維克塔利昂彷彿不是在看無邊的海面,而是注視着攸倫臨死時的刑台。

維克塔利昂眉頭緊緊皺起,不甘和服從命令交織的情緒全部涌了上來,哽咽在喉間。

是的,維克塔利昂承認,這些瘋癲的話的確蠱惑人心,但他不相信即便冷靜如自己,也不由得為之沉醉,這實屬奇怪。

「行了,別說……」補給船的船長不耐地對手底下的船員告誡,但只一瞬話就止在了喉間。

他左手緊握著巨斧,泛白的邊緣猶如巨浪撲出的白沫,只不過在陽光下多了幾分寒意般的反射。

「你們將會自由地行古道,沒有妥協,沒有屈辱的投降,一切富饒都是獻祭給我們的祭品!」

「向盾牌列島進發,這是我們征服大陸的第一步!」

身邊的鐵種一個比一個能扯皮,堆滿補給品的長船緩緩地朝熱浪河的深處前進,最盡頭便是卡林灣西靠的丘陵。

攸倫似乎對巴隆取得的成果還不在意,卡林灣的求救信壓根沒在會議上討論攸倫就下達了命令,絲毫沒有繼續堅守北境的想法。

「我將是維斯特洛之主,你們將是高貴的鐵種,不再向任何人屈膝低頭,他們的財富是我們的鐵錢,城堡是我們的居所,妻女是我們的鹽妾!」

「北境人只能在陸地上對咱們乾瞪眼哈哈!」

他篤信地說,看向遠洋的眼神又更加堅定,筆直地站在甲板上,船體晃動他卻渾然未動。

……

鐵民的笑聲甚至超出了熱浪河泛起的白霧,無數飛鳥撲騰地驚嚇逃脫。

眼前白霧消散,長船駛入。

前方人魚旗遍佈,一艘艘臨時打造的小船排排鋪開,弓弦綳直的聲音處處迴響。

鐵民雜聲止息,寂靜籠罩。

「嗖!嗖!嗖!噗!」

長船頓時變成刺蝟,像是四肢沉水,漂浮在海面上。

自詡「海上群狼」的鐵民一個個「撲通!」掉入海,血渾濁了水,成霧暈開。

艾德·史塔克站在岸邊,瑪龍·曼德勒騎馬站在他身邊,在一眾曼德勒男性中他算是瘦小的那位,但相比常人,結實的胸膛和身材暴露了他武藝不菲。

「我現在才真正見識到白港船匠的效率。」艾德看着眼前漂浮的一艘艘小船,訝異地說。

瑪龍輕輕點頭,「白港還有一批未下水的戰艦,跟它們相比,眼前這些都是小魚小蝦,更何況,岸邊漁夫也有不少造船的好手。」

艾德聽完頷首表示同意,波頓把卡林灣北面大批的村民趕至更北方,幸好忽略了靠近海岸的漁村,他猜測大概率是波頓認為這裏實際上成了鐵民的控制區。

而當艾德提着史塔克旗幟來到此地時,無數北方人眼眶濕潤地出來迎接,無數他在臨冬城治理期間聞所未聞的凄慘故事紛紛入了耳。

他向東面望過去,卡林灣就在遠處。

「等拿下卡林灣,堅守海岸和頸澤,我們至少可以將南方人完全隔絕。」艾德說。

瑪龍點點頭,的確如此,他心想。

也許,艾德猶豫地想,這也會增加他和阿提斯·艾林談判的籌碼……

「艾德公爵,有渡鴉傳信給白港。」

艾德扭過頭,「來自哪裏?」

「來自長城,守夜人軍團,伊蒙學士。」

他接過信封,一股莫名的窒息感湧上心頭。

「我們的人過少了,公爵,」哈羅德·哈頓皺着眉看向身後整隊的騎兵,「只有兩百騎兵跟隨,若是史塔克襲擊……」

「不需要。」阿提斯簡短地回答。

「通過頸澤,我們……」

「不,」阿提斯說,「我們停在頸澤前面,等史塔克過來。」

哈羅德眉頭再次一皺,「艾德·史塔克在紅堡就被襲擊一次,他要是吸取教訓,把史塔克的軍隊全都帶過來……」

阿提斯搖搖頭,「格拉夫森的軍隊就在孿河城,我們很安全。」

「但是,這點人根本擊敗不了史塔克……」

阿提斯扭頭看向哈羅德,眼裏透露了點失望,「史塔克已經被擊敗,我們不需要再擊敗他一次。」

「可……」

「是戰是和,」阿提斯打斷哈羅德的疑問,「不取決於我們。」

阿提斯揚起馬鞭,加快了步伐,與哈羅德關注的並不同,阿提斯更關心的是艾德本人的轉變,當初被北方寒冬冰凍的大腦有沒有在經歷過紅堡的兵變和長期的關押失蹤后融化。

若艾德有心和解,北方人會渡過頸澤,向艾林低頭。

他想起君臨和南方的局勢,心裏的緊迫感再次湧上來。

時間並不等人,阿提斯不會甘於囿於原地。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冰與火之谷地雄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冰與火之谷地雄鷹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8章 大勢漸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