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變天了

327.第327章 變天了

夜裏。

陸朝朝盤著腿坐在床上,屋裏燒着地龍,暖洋洋的。

小傢伙露出藕節似的胳膊,雙手交叉抱在身前。

「狗東西,你滾出來!」

「誰請你了?請帖我放在枕頭底下,你不要臉!」

「你還要不要老臉?你個賊,偷人家東西的賊!」

「還敢入我娘的夢,信不信我削你?!」

陸朝朝坐在床上足足罵夠半個時辰,累的嘴皮發乾,喝了一大杯茶,才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夜裏,她總覺混身難受。

心頭悶得厲害,沉甸甸的,睡不踏實。

第二日。

天剛蒙蒙亮,便聽得宮門大開,陛下突召全院太醫。

陸家四處亮起燈火。

「怎麼回事?」陸朝朝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玉書面上不太好看,玉琴眼睛通紅,眉宇間帶着幾分慌亂。

「太子出事了。」

玉書一句話,驚得陸朝朝當即坐起身。

「你快仔細說說,太子哥哥怎麼了?」陸朝朝聲音急切,外衣都來不及穿,便奪門而出。

「公主,穿衣裳!當心着涼……」玉琴抓着衣裳便飛奔出去。

陸朝朝跑出院門時,陸家四處已經點燈。

陸硯書面上佈滿寒霜,他早已換上官服,神色冷峻,準備入宮。

容澈安撫好芸娘,也匆忙道:「芸娘,你且在家中等著。我入宮看看……」

陛下召全院太醫入宮,只怕,不太好。

「你放心,安心進宮吧。」芸娘站在院門口。

一抬頭,便見朝朝穿着裏衣,赤腳出門,急忙給她穿上襖子。

「娘親,朝朝要入宮看看。」陸朝朝心頭髮慌。

眾人迅速爬上馬車,急匆匆朝宮門而去。

馬車上,陸硯書隱約瞥見,南國使臣竟與他們背道而馳。

「清風,隨時注意府中情況,若有異樣,立馬來報!」

清風立即應下。

抵達宮門口時,天還不曾大亮,灰濛濛的,壓得人心頭喘不過氣。

宮門口聚集著無數朝臣。

李自溪抓了抓衣襟,只覺胸口悶得厲害,卻又說不清哪裏有問題。

陸朝朝馬車疾馳入宮,朝臣快步跟在後頭。

馬車還未停穩,陸朝朝便直接跳下馬車。

「王公公,太子哥哥怎麼了?」小傢伙眼眶發紅,承璽哥哥怎會突然急病?

明明,他與自己共享壽元啊!!

王元祿神色憔悴,眼眶微腫:「殿下突然吐血,昏迷不醒。陛下已召太醫入宮……」

【不可能,他與我簽訂契約,與我共享壽元,怎會出現意外?】

陸朝朝推門而入。

殿內氣氛凝重,殿前跪滿太醫。

太醫臉上佈滿冷汗,太醫院長診脈后,心頭不住的下沉。

轉頭,便跪在地上。

皇帝眼前一陣陣暈眩:「到底怎麼回事?說,允你無罪!」這群太醫,一看便是有口不敢言。

宮人扶著皇后,皇后眼神期盼的看着太醫。

太醫們低垂著頭:「殿下……殿下……」

「說!」皇帝眼皮子瘋狂跳動。

「殿下脈搏全無,只剩微薄的呼吸……微臣暫時以金針吊命,維持殿下着這口氣……」太醫一句話,皇后便渾身癱軟,昏死在當場。

皇帝猛地後退一步。

扶著桌沿,才勉強站穩。

「你說什麼?太子脈搏全無?怎會如此!!明明白日裏,太子毫無異樣!」皇帝雙眼泛紅,床上,謝承璽渾身蒼白,竟無一絲血色。

太醫們低垂著頭:「微臣,還未尋到病因。」

他們甚至感覺離奇,太子就像突然間被抽走生機。

陸朝朝緊抿著唇,明明是共享生命,為何謝承璽突然病重?

她能感覺到謝承璽微薄的生命力。

殿門外,跪着滿朝文武。

「陛下,釋空法師來了。」小太監輕聲稟報。

殿內氣氛太過凝重,壓得眾人喘不過氣。

釋空法師步伐蹣跚的走到殿前,眾人皆是被他的狀態嚇一大跳。

釋空法師身有佛法,誰也不知他活了多少歲。

但此刻……

他整個人狀態極差,小沙彌紅着眼睛扶着他。

「讓太醫出去吧。」

皇帝看着釋空法師,揮手讓眾人出去。只陸朝朝和皇帝站在殿內……

「朝朝就在殿中。」陸朝朝還在猶豫,皇帝便開口。

釋空法師輕聲嘆息。

「陛下,還記得太子降生時的異象嗎?」

皇帝沉默一瞬:「記得。當時三年大旱,他產下時的一聲啼哭,便引得天雷浩蕩,降下甘霖。」

「父皇親自為他起名承璽,定下他的身份。」

釋空法師平靜的看着昏迷的太子殿下。

「啼哭引來甘霖,他怎會是凡物?陛下,殿下……只怕是神界中某位神靈的一縷魂魄。」

「神靈魂魄受三界約束,不得隨意下界干擾生靈。」

「一旦被規則捕捉,便會多災多難,直至消亡,回到正軌。」

「三年前,他便有一劫。因昭陽公主,殿下才免去劫難。」

皇帝赤紅着眼眸:「朕不管什麼神靈,朕只知道,他是北昭太子!北昭離不得他!」

陸朝朝猛地看向釋空法師。

「他,他是神靈的一縷魂魄?哪位神靈?!」陸朝朝突然問道。

釋空法師搖頭。

「陛下,殿下昏迷,只怕與那位神靈有關。」

「貧僧來之前,曾為太子卜過一卦。太子尚有一線生機,在南國。」

釋空法師面色越發蒼白。

他突然笑了,笑的極其開懷。

他卜到了帝星的蹤跡。

代表着三界主宰的帝星。

他眼神灼灼的看着朝朝:「陛下,讓昭陽公主去南國吧。」

她,不止是北昭的太陽。

她能救北昭於水火之中,她能撥亂反正,她能……

召喚神靈。

「昭陽才三歲,怎能去南國?荒謬!」皇帝冷斥,太子已經昏迷,他怎放心讓朝朝去南國?

「南國那群神叨叨的東西,眼睛長在天上,朝朝要受多少委屈?」

便是皇帝,都受過南國白眼。

「陛下,此劫,唯有昭陽能度。」釋空露出淺淺的笑意。

他這一卦,算出不少東西。

帝星身邊圍繞着七顆星子。

太子本就因她而來。

要變天了。

PS:三更送上。明日繼續三更……給聲聲點個催更吧,看看姐妹們在哪裏……(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上一章下一章

327.第327章 變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