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第424章 撕碎

424.第424章 撕碎

「我全村死去的六百多口人,你不該有交待嗎?!」

「我們村死亡三百二十一人,你不該有交代嗎!!」

「我們村上千人,你不該有交代嗎!!」

南鳳羽很聰明,他們作孽皆在窮鄉僻壤,遍佈在南國四周。

若非此次神女飛升,南鳳羽絕不會煽動他們來南都。

相聚,就代表着風險。

人群中,此起彼伏的質問聲。

他們都是從各地趕來的,卻不曾想,竟面對如此大的騙局!

「南鳳羽,你拿我們當什麼?」

「南鳳羽,你好狠的心!!」

「我的孩子,她不是死在凶獸口中。她是死在你的陰謀詭計之下,死在你的狠辣之下!」

「你竟敢還讓我們信奉於你,你將我們當做什麼?!當做牲畜嗎?」

「你還我女兒命來!你還我相公命來!!」

婦人聲聲泣血,彷彿一道信號。

人群霎時沸騰,他們哭喊著要交代。

他們開始衝擊侍衛,人群隱隱有潰亂的跡象。

南鳳羽一派的權臣道:「殿下,今日南都百姓極多,恐怕會造成大亂。」

「殿下……不如……」大臣眉宇露出冷汗,今日城中匯聚的百姓,已經超過守衛的極限。

之前,他們信奉神女,是最虔誠的信徒。

可現在,他們是最大的變數。

而且盛怒之下的他們,已經被仇恨沖昏頭腦。

南鳳羽眼中的傲氣毫不掩飾:「不如什麼?不如讓本宮認錯,給這群泥腿子跪下認錯嗎?」她語氣嘲弄,甚至有幾分可笑。

大臣不由抬手擦汗:「若能如此,定能安撫民心。」此刻,穩住民心才是正經。

百姓被士族壓迫千年,他們面對權貴,又是至高無上的皇族,不敢喊打喊殺。

但凡皇族低頭,憤怒便能被平息。

可南國皇室掌控著至高無上的權利,他們對平民就如同對螻蟻。

高高在上的皇族,怎會對他們看不上的螻蟻低頭?

況且,她有神力傍身。

殺平民,猶如殺雞一般簡單。

「讓本宮對這群泥腿子下跪,他們也配!」她手中武器已經泛起微光,她只需橫掃一劍,就能殺出重圍。

她的實力不允許低頭。

朝臣咬了咬牙,緊抿著唇,臉色難看。

百姓已經被她的高傲刺傷,不少人眼眶通紅,厲聲喊道。

「我們是人,我們也是人吶!」

「我跟你們這些權貴拼了!」

「大不了舍了這條命!」

「上天不公,你這樣的人怎能執掌大權,南國將亡,南國將亡!哈哈哈哈……」百姓近乎瘋癲。

他們架起一道又一道人牆,衝擊將士們的防線。

這群老弱病儒,這群老實巴交的村民,他們滿臉滄桑與絕望。

他們一個個衝上前來,被長槍一刀刺死。

可依舊有無數的人撲上來。

將士們的武器是用來對準敵軍的,從來不是對準自己人的。此刻,無數的血順着長槍而下,彷彿灼傷他們的手,灼傷他們的心。

握著武器步步後退。

「誰都不許退!」

「給本宮,殺無赦!反了,反了!」南鳳羽怒斥,凝聚起神力,儼然動了殺機。

現場亂了套。

南鳳羽不願低頭,激的各方百姓又氣又怒。

「殺啊!要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他們無謂生死,只想求一個公道。

一個又一個百姓倒下,可身後立馬又有無數百姓頂上。

他們已經不在乎生死,他們的尊嚴被再三踐踏。

他們只想證明,自己是個人!

是個活生生的人!

包圍圈越來越小,南鳳羽幾乎寸步難行。

「給本宮退下,否則,別怪本宮手中的劍!」她高高揚起劍,劍上已經泛著殺意與神力。只需一掃,就能倒下一大片。

隨着百姓的崩潰與混亂,南鳳羽心頭一狠。

直接揮劍砍去。

陸朝朝曲起胖乎乎的手指頭,輕輕一彈。

突的,小傢伙眼皮輕跳。

「油油油油……」

「游什麼?」謝玉舟冒出個小腦袋。

陸朝朝又氣又急,手上的油花花彈出去了。

南鳳羽一劍揮下,她嘴角噙著殘忍的淺笑。可直到長劍揮出……

她嘴角的笑意緩緩凝固。

眼神略有幾分驚愕,與不可置信。

一滴冷冰冰的水花滴在她眉心,她抬手輕輕一抹,油乎乎的。

她體內的神力,瞬間如潮水般褪去,被直直的封印在其中。

「誰?誰!!」南鳳羽突然不安的回頭。

可她此刻已經被百姓包圍,已經看不到遠方。

只鼻翼間,有幾分雞肉味兒,似乎有幾分熟悉。

隨着體內神力的消退,她心中恐慌蔓延,神力就是她的底氣!沒有底氣,皇室的高傲算個屁!

她將長劍一丟,高聲道:「此事是本宮之過,本宮願下跪賠罪!」

本宮都下跪了,對你們這群泥腿子下跪了!

可此時,周遭已經倒下無數黎民百姓。

所有人都被仇恨與不甘沖昏頭腦。

「我要為孩子討回公道!」

「你一個下跪,就想抵消無數條性命嗎?」

此刻,已經漸漸有人能抓到南鳳羽的衣角,嚇得她連連後退。

南慕白提着劍想要將母親護在身後,可他才發現,自己半點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直到,他被百姓拽住,人潮將他淹沒,無數拳頭朝着他臉上砸來。

「救命啊,快,救本宮!」

「父皇,母后,救救女兒!」南鳳羽驚慌失措的大喊,可此刻皇后也不好受。

已經被百姓團團圍住。

「還我女兒!」

「還我兒子!」

「還我全家性命!」不知是誰,拽住了南鳳羽的頭髮,生生拽住她滿頭墨發,直接扯入人群。

「救……啊!!」

「救命啊!!」

南鳳羽的尖叫聲隱隱淹沒在人潮中,有的百姓扯住她的手臂,有的百姓扯住她的頭髮,有的百姓扯住她的雙腿……

「啊啊啊!!」南鳳羽的尖叫直衝雲霄。

她的慘烈,不亞於南知意。

容澈猛地抬手捂住許時芸的眼睛。

不知何時,少年站在陸朝朝身後,抬手輕輕捂住她的眼睛。

謝玉舟看看陸朝朝,又看看許時芸,默默抬手捂住自己的眼。

「自己疼自己!」

南鳳羽,被盛怒之下的百姓,活活撕碎。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上一章下一章

424.第424章 撕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