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第426章 皇位不穩

426.第426章 皇位不穩

「若不是他,外祖母可就救不回來啦……」

「到時候我們來南都,就會被假貨拿捏。」

「嘖嘖……」

「我還未正式謝過你兒子呢。」陸朝朝是慣會誅心的,氣得南鳳羽當場暴起,就要朝她衝過來。

可剛跳起來……

陰寒蝕骨的鐵鏈便直接拴在她手腳上,讓她當場慘叫一聲。

寧老太太一回頭,便見桃源村兩個村民笑着同她打招呼。

身上,穿着黑白無常的衣裳。

一個穿着白衣戴着高帽,帽子上寫着一見生財。手中握著哭喪棒。

一個穿着黑衣戴着高帽,帽子上寫着天下太平,手中握著勾魂鎖。

「寧兒,你怎麼來了?」兩人甚是驚訝。

「今日我們特意找黑白無常換了差事,過來勾魂呢。」看向南鳳羽的眼神,泛著幾分陰冷。

「你莫要擔心我們。」

「我和你嬸嬸,在奈何橋掌舵呢。」

「咱家小孫女,在孟婆身邊掌勺呢。」

「日子過得和和美美,上五天班,休息兩天呢。」說完,瞧見陸朝朝,急忙對她行了個大禮。

開玩笑,連酆都大帝見了她都得行禮呢。

寧老太太喜極而泣,竟不知該說什麼好。

「長公主,想不到吧,高貴如您,也落到我們這種泥腿子手中。」白無常輕笑着道。

黑無常拉了拉勾魂鎖,便痛得南鳳羽連連慘叫。

「這就受不了?底下,還有無數兄弟們等着你呢。」

「放心,一定把你和蘇大人放一口油鍋。」

「一家人,整整齊齊。」

南鳳羽神情崩潰:「不不不,我不走,我不走!!你們這些賤民,放開我!我是南國皇嗣,我是神侍,我要見酆都帝君!」她高喊著要見帝君,可就憑她,也配?

「就憑你也配見酆都帝君?」黑白無常不屑的怒斥。

「多謝昭陽公主大恩,有酆都帝君在冥界,咱們過得極好。村民們一直牢記您的恩德,但身上有差事,都不敢擅自來凡間。只求公主莫要怪罪……」兩人再次道謝。

陸朝朝毫不在意的擺手。

南鳳羽突然愣住,她抬手指着陸朝朝,面露驚恐。

「慕白說的是真的,他沒騙我!他說的,是真的!你才是真的神……」神女還未出口,少年輕輕抬手。

「噓……」

「不會說話,就永遠也不要說話。」

少年聲音溫柔,但眼神帶着幾分戾氣。

言出法隨,只一句話,南鳳羽便猛地抬手捂住嘴。她倒在地上瘋狂的打滾兒,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力量,生生將她口舌拔斷。

黑白無常不敢看少年,低垂著頭,恭敬地立在兩邊。

面對酆都大帝,都沒有這般強悍的威壓。

「我們無法在凡間久留,寧兒,我們先走了。別擔心我們,我們都在底下團聚呢。」瞧著,日子過得很不錯的模樣。

「村長讓你一定記得回桃源村,拿牌坊下的東西。」

寧老夫人流着淚點頭,見他們一人一腳,踹著南鳳羽打開冥界大門,消失在眼前。

冥界內。

黑無常見冥界大門關閉,不由怔了怔:「以前沒發現,現在總感覺,寧兒身上有點不一樣。」

「小時候就不一樣,當年鬧飢荒,連山上的老虎都送咬死的野雞下來。」

兩人嘀嘀咕咕,押著南鳳羽走向冥界。

寧老太太總壓在眉宇的愁緒,緩緩散開。

心頭的重擔,這才卸下。

「好好好,如此,我也放心了。」老太太不由擦淚。

幾人剛回到寧府,太監已經在門口焦急的轉圈。

「公主,您終於回來了。陛下病重,接您入宮呢。」

太監看了看寧夫人,怔了一瞬。

「寧老夫人,您……」

寧老夫人一甩袖子:「不見!婚書已毀,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見面的必要!」

太監輕嘆,倒也不曾強求。

只帶着許時芸與陸朝朝等人入宮。

這次,老皇帝確實病的利害。

整個人臉色蠟黃,嘴皮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這,才是真正的臨終……

老皇帝如今連說話都沒力氣。

他已經年邁,龍床前跪滿皇子皇女,以及皇孫。

但這些孩子,天資一般,都撐不住南國。

一旦皇室失去神力,恐怕,皇位很快就會旁落他人。

凡人,震不住神侍世家。

「慕……慕白如何了?」老皇帝氣息奄奄,對長生的渴望達到巔峰。

這是他的長孫,原本,資質比不上南鳳羽與南知意。

但現在……

卻是南國皇室唯一的救贖。

太監沉默著不說話。國師站在床前,亦是垂着眼眸不吭聲。

老皇帝激動的咳嗽起來:「說!」

「皇孫殿下……皇孫殿下他……」

國師無奈,只得道:「帶皇孫殿下進來。」

還未進殿門,就能聽見南慕白瘋瘋癲癲的聲音:「你是神女!哈哈哈,你是神女!!」他瘋瘋癲癲的指著國師。

國師無奈,將他推進去。

他又指著太監:「你是神女,哈哈哈,你是神女。」

見人便喊神女,老皇帝瞧見他這模樣,心頭緩緩一沉。激動的這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南慕白咧著嘴傻笑:「神女,神女就在我身邊,嘿嘿……」

陸朝朝隨着母親進入大殿。

南慕白猛地跳起來,指着陸朝朝大喝:「神女!她是神女,她才是竊取神界寶貝的神女!」

可如今,無人信他。

陸朝朝老神在在的看着他,甚至挑釁的笑笑。更是激的他當場發狂,被將士按住,拖了下去。

「知意殿下被天罰凌遲,長公主又被活活撕碎。慕白殿下似乎心理受到重創,瘋了……」太醫署早就輪流診斷過,就連江谷主,都親自定性,他瘋了。

陸朝朝看着被拖拽下去的南慕白,狐疑的偏著腦袋。

『奇怪,他不像會被嚇瘋的人……』

許氏看向南慕白,深以為然。

只是,腦子裏突然想起一幕。

南慕白被將士從百姓手中救回來時,朝朝身後的少年,似乎對他做了什麼。

許時芸皺眉,那個孩子,瞧著溫順乖巧,自己真是瞎想。

「拿,龍紋玉來。」老皇帝奄奄一息。

皇室血脈中,只有南鳳羽南知意,南慕白與他有神力。如今,該怎麼是好?

難道,南國傳承,要斷在自己手中?!(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上一章下一章

426.第426章 皇位不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