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第428章 身份信物

428.第428章 身份信物

這熟悉的一幕。

讓寧老太太剎時落淚,上前便抱着狼王嚎啕大哭:「你們從未忘記我,從未忘記我啊!!」

從林子裏探出個腦袋的猛虎,讓眾人放下的心弦再次提起來。

可老太太只喚了一聲:「虎哥。」

白色猛虎便匍匐在她腳下,認她抱着哭泣。

眾人被這一幕驚得咋舌不已。

「老夫人竟是個馴獸高手?」

「這猛虎與狼群,可是山中霸主,在她面前竟這般溫順!」謝靖西驚愕萬分。

老太太這才擦著淚站起身,滿眼懷念道。

「我哪會馴獸。」

「我生來便是個棄嬰,醒來睜開眼,就在山中。自小,我是喝着虎奶長大的……」說來也怪,老太太對嬰孩時期的事,記得極其清楚。

「夜裏,躺在虎皮中。」至今,記得虎母將她圍在身上的溫暖。

「有時候虎母出去打獵,便是狼群護着我。」她溫柔又慈愛的撫摸虎頭。

「那時我漸漸長大,喝奶已經無法果腹。開始蹣跚著學走路,虎母便打回獵物叼到我面前……」她至今記得血糊糊的山雞丟在自己腳下,自己嚇得嚎啕大哭。

最後狼群叼來幾個野果子,她咬也咬不動,哭的睡了過去。

第二日。

虎母便扛着她在山中轉悠,她緊緊攥著虎毛,坐在虎背上。

扛着她走到一個村落面前,最後又默默離開。

直到,來到桃源村外,虎母站了許久。

某一天早晨醒來。

她便被虎母叼著來到村長門外,將她放在門口便撒腿朝山上跑去。

養在桃源村這些年,她的門外,時常能看到野雞野鴨野兔子。

她成婚那一年,門口甚至有一頭野豬。

當年養她的虎母與狼群已死,但它們的後代,依舊記得她。

「它們都是我的親人。」

這番七月,聽得謝靖西等人一愣一愣的。

「再有半個時辰,就能到達桃源村。許夫人可還能撐?」兩天兩夜的趕路,謝靖西也不敢馬虎,畢竟許時芸還是個孕婦。

懷孕三個月,胎才剛穩。

許時芸面色紅潤,瞧著頗為精神。

「連夜去桃源村吧,不礙事。」自從她時常飲用朝朝所給的靈泉,時不時吃幾口蟠桃,她的身子便越發硬朗。

眾人繼續朝着桃源村前進。

林子內,樹木蔽月,看不見一絲月光。

即便舉着火把,前方也黑黢黢的伸手不見五指,令人不安。

「哇,你們快看山上……」謝玉舟指著遠處的叢林。

只見,叢林之中飛出無數星光。

星光從四面八方飛來,在寧氏周圍匯聚成一條銀河。為她點亮一盞回家的燈。

「是螢火蟲,我從未見過如此多螢火蟲……」謝玉舟從車窗探出半個身子,伸手去抓螢火蟲。

螢火蟲也不怕人,圍繞着車隊,為眾人指路。

饒是謝靖西,也不由感受到幾分奇異之處。

寧夫人,真是普通人嗎?

她回到山林之間,那股不凡越發明顯。

老皇帝,曾見過她這一面嗎?

若是見過,恐怕不會輕易就放手!

眾人很快便穿越大山,來到一條小河畔旁。此刻天色剛亮,老太太卻半點也不疲憊,眼中的光芒越盛。

「那裏,就是我時常洗衣的地方。」

說完輕頓,指著懸崖道:「那裏,是老皇帝跌落下來的地方。」

她在底下洗衣,撿到墜崖落水的他。

之後,便是毀滅一切的災難。

她輕輕吸了吸鼻子,抹去眼淚,低頭整理自己的衣裳頭髮。

「許多年不曾回家,也不知村裏變成了什麼樣……」近鄉情怯,她站在村外,反倒不敢靠近。

許時芸上前扶住她的手。

「娘,我們一起回家。」

「我和朝朝,還從未回來過呢。」

寧老夫人紅着眼點頭:「對,對,你們還未回過家呢。」剛出生就分離的孩子,連回家的路都不認識。

老夫人左手牽着女兒,右手牽着朝朝。

祖孫三代朝着桃源村而去。

「我已經時常來這裏摸魚……」

「那時災荒,大家都摸不到的魚,就我能摸到。後來啊,村裏就將摸魚的任務交給了我。」

「村長在打穀場支起一口大鍋,將小魚小泥鰍熬成一鍋濃湯。村裏的叔叔伯伯,就將找來的野菜丟鍋里。」

「誰家還有麵粉,一人撒兩把進去,就能得到一碗熱乎乎的濃湯。」

「那碗湯,我至今記得味道。」

後來逃亡的日子裏,她撐不下去時,腦海里便是大家坐在打穀場熬湯的那一幕支撐着她。

陸朝朝抬起腦袋:「其實,他們現在在底下熬孟婆湯。」

「你想喝,以後總有機會喝兩碗的。」

「還能追憶曾經呢。」

寧老夫人??

許氏直搖頭:「大可不必!」誰踏馬相約喝孟婆湯啊!!謝邀!!

陸朝朝胸口拍的噗噗作響。

「我底下有人。你們想喝就叫我!」

寧氏母女倆眼皮子狂跳,腦海里那些心痛的回憶霎時全消。

你是魔鬼嗎!!

兩人提着陸朝朝飛快朝村子走去。

遠遠的,就能瞧見桃源村村口的大牌坊。

牌坊是木的,風吹日晒,已經無數裂痕。但上邊桃源村三個字依稀能看出來。

寧老夫人深深吸了口氣,心頭隱隱有些沉重。

當初她倉皇逃離,只在山上看到衝天的火光。如今,再次回到桃源村,那股悲傷依舊快要將她淹沒。

入目所及皆是被燒焦的黑。

即便過去四十年,斷壁殘垣依舊能看出那場熊熊大火的影子。

寧氏從進村便開始落淚。

「這是林爺爺家……」

「這是王嬸嬸家……」

「這是青兒家……」

「這是村長爹爹家……」寧氏心尖痛得厲害,扶著漆黑的牆,大滴大滴眼淚落下。

在村裏走了許久,走走停停,才來到祠堂外。

祠堂也被那把火燒毀,但門口的青石板依舊完好如初。

青石面上,長滿青苔。

信物,便在青石之下。

「來人啊,掀開青石板。輕一些……」許時芸低聲吩咐道。

容澈和謝靖西親自動手,將青石板掀開,抬到一側。

青石下。

紅布包裹着一物,靜靜的躺在其中。(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上一章下一章

428.第428章 身份信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