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你得幫我

第269章 你得幫我

第269章你得幫我

羅成從家禽廠回來,就直接去鄭可的宿舍了,交通的原因,只是去那邊交談一下,一個下午基本就浪費了。等人比較無聊,正好宿舍里這邊有雜誌看。鄭可這邊的雜誌都是青年雜誌,應該是鄭可從她雜誌社帶過來的。

而在雜誌社還沒下班的鄭可,此時又被李晨糾纏着,但社長是讓他帶着鄭可,以前鄭可是投稿的作者,現在是編輯,審核一篇文章,得多角度看待問題。

畢竟青年雜誌在國內也是分量不輕的一本雜誌,每一篇文章的刊登都是要多角度分析問題的。有些稿子好的,如果涉及到一些敏感問題,也不一定能發表。而編輯除了退稿,可能還要回復一些人如何去修改,修改後再投稿。

而作為一個實習編輯,剛到這邊不是如何去工作,而是學習。

鄭可承認,李晨的確能教她很多東西,但對方靠的太近交道,加上對方那不抽煙的時候身上都一股很煙味,讓鄭可有些反感。

「鄭可,快下班了,賞個臉一起去吃飯吧。」

「李哥,真不用,我跟你直說了吧,其實我有對象的。」

「有對象?你騙我,你之前不是說沒對象嘛。我知道我以前有過媳婦,但我沒背叛過感情。你可以慢慢了解我的,我現在又不會強迫你什麼。」

「之前我說沒對象,是因為我對象是父母介紹的,還沒定下來。但我現在不想讓父母那邊操心,所以想試着跟對方處一處,而且對方也找到江城來了。說明對我很用心的。」

「鄭可,你這是包辦婚姻呀,你可是大學生,又這樣有才氣,怎麼也接受這個。而且現在國家還提倡婚姻自由呢。」

因此不甘心的李晨又詢問了一下那所謂的對象情況,得知對方根本沒什麼文化,就算是工作,也不過是一個機械廠的採購科科長,按照級別不用問都不會高。

「羅成,你給我這個幹嘛,我自己有,用不着。你還是自己放好吧。」

鄭可回應着,她也不好說自己就這兩天找了一個對象。一開始跟大家說沒對象,這才幾天就有一個對象了。但她相信羅成就是她的緣分,火車相遇,派出所搭救,多麼奇妙呀。這些她可不會告訴李晨,乾脆直接把父母扯出來算了。

電影票羅成提前買好了的,在去家禽廠的時候買的,又是一部這個年代的特有劇情電影。解放前如何受苦被剝削,解放后翻身當家做主的。

六點半的電影,吃過飯去看剛好。而今天晚飯兩人商議著煮一些粥就可以,家裏可是有羅成帶的花生米和水煮蛋,就這白粥配雞蛋,已經很奢侈了。

羅成此時正躺在鄭可的床上看雜誌呢,坐累就躺一會。他可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競爭者,而且他的手都摸到鄭可的衣服裏面了,也不怕競爭者。拿下鄭可,羅成只是想稍微的水到渠成,而不是仗着鄭可對自己有意思,就強迫她做出選擇。

「那,那我就收著。」

「沒辦法,我父母養我到這樣大不容易,我得聽父母的。」

不過唯一比不了的是人家年輕,但鄭可不懂,年齡大的會疼人呀。所以李晨並不打算放棄追鄭可,因為明顯聽鄭可說的,她跟對方也沒感情,只是家裏介紹的,否則一開始來雜誌社報道,就不會說沒對象了。

「可以先用我的呀,我不夠了再問你要。」

但幾乎很少人會用全國糧票去買糧買油,這能在全國使用的屬性,就註定這糧票的價值不會表面化。私下裏跟人換地方糧票,能多換不少呢。

沒多久,鄭可這邊到了下班點,她的辦公桌上,還擺放着羅成給她的蘋果呢,捨不得吃。這是上班帶來雜誌社,下班就帶回宿舍的。而鄭可想到今天羅成要帶她去看電影,那這個蘋果也走到了盡頭了,等會去看電影的路上,就一人一半,解決它。

羅成給鄭可的是糧票,全國糧票,這是機械廠開了出差證明,才能換的,全國糧票是帶油的,又能全國通用。可以說出門在外,這個比錢還管用。一斤全國糧票帶一錢油,也就是十斤全國糧票能額外多買一兩油。

李晨沒有想到自己家裏條件這樣好,他自身形象條件也不差,竟然會敗給一個包辦婚姻。這讓他如何甘心,但從鄭可的神色中來看,又不像是騙他的,起碼鄭可口中說的,的確應該有這樣一個人。

而且鄭可已經做出過選擇了,哪怕是有些不情願,其實也被羅成突破了心裏防線。想跟羅成競爭,羅成是不知道有競爭者,知道的話,也不帶怕的。

要知道大學生畢業轉正,在什麼地方,工資都會有五十多塊錢。而李晨是雜誌社編輯,工資一個月八十多,還有各種福利。就他這身份,到什麼地方去人家都得客客氣氣的。

這明顯是鄭可的思維觀念問題,因為響應國家號召,要婚姻自由才對。李晨想着近水樓台先得月,這在一起上班,有的是時間讓她轉變觀念。

「不要分的這麼開好嘛。」

下班后回到家的鄭可看見宿舍門是虛掩著沒關上的,就知道是羅成在家,內心自然欣喜。進門后前屋沒人,在內屋才發現他在自己的床上看雜誌。和羅成中午都那麼親密了,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鄭可,這個給你,伱拿着。」

「你不是說我們要一起過日子嘛,我又不做飯,天天下館子嘛。你拿着,我以後在這邊的時候就可以過來吃飯了。」

一般這糧票都是出門在外吃飯用的,在飯店裏使用全國糧票,一般也能少算你點糧票。

羅成的糧票其實不多,而且又是第一次出遠門,也沒存什麼票。不過吃飯對於他來說都從未來時代帶過來,根本就不需要用票。

而鄭可的定量,肯定不多,哪怕是在雜誌社工作,就算單位里有補助,也不可能頓頓吃細糧。領導幹部都吃粗糧,何況一個雜誌社的編輯,還是實習編輯。

羅成給鄭可糧票,也就是想她日子過的好一點,別那麼省。雖然兩人還沒睡一起,但手都伸人家衣服裏面去了,還想要咋樣,已經能算是他的女人了。

「鄭可,我有個事情要告訴你,你先別收拾,到內屋來。」

「這前屋也沒其他人呀。」

「當床上說。」

晚飯吃過後,鄭可想清洗一下碗筷的,但卻被羅成喊住了,說要說個事情,還非要的內屋。

跟不跟着去,鄭可猜想羅成恐怕是想對自己有什麼親密動作。但中午的時候已經那樣了,如果現在羅成想親熱一下,自己好像也不用太矜持了,只是別太過分就好了。

只是稍微猶豫了一會,鄭可也進了內屋。羅成正坐在床邊上等着她,見她進來了,招呼她坐他身邊。

鄭可一坐到羅成身邊,羅成的手就抱住了她的腰。但也只是抱住而已,沒有了其他動作。

「鄭可,你躺下來,聽我的,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羅成~~。」

鄭可內心有點糾結,但還是聽話的躺着了。而羅成也脫了鞋子,躺到了裏面,再次抱住鄭可,這感覺羅成才覺得對了,說隱秘的事情,只有親密的姿態才有感覺。

羅成在床上抱着鄭可,靠近她的耳邊,此時哪怕是羅成輕微的呼吸,她耳邊都能感受到氣息。

「鄭可,我是在機械廠做採購的,並且還是部門的科長,這我之前已經跟你說過。但有些事情我還是想坦白的跟你交代一下,你一定得保持冷靜知道嘛。」

羅成的話說的有些慎重,鄭可聽到后,也沒再有什麼嬌羞感了,羅成明顯是要跟她談正經事,好像有很大秘密似的。她自然也很認真的點頭聽着。

「鄭可,我其實利用採購之便,平時給自己弄了很多福利。我在老家的米面都吃不完,想吃雞就吃雞,想吃肉就吃肉。不過我也沒幹過什麼壞事,就是掙了很多差價,然後自己私帶了一些。」

鄭可聽到這個,有些懵了,她沒想到羅成會說這個,內心想着,這會不會是犯法的。如果是犯法的,她跟羅成都這樣了,自己該怎麼辦。舉報羅成嘛?

羅成見鄭可不吭聲,則用自己的臉貼着她的臉,蹭了蹭才繼續開口。

「鄭可,我可以相信你的是嘛。」

「羅成,你這樣搞,犯法的嘛。」

「這犯什麼法,廚子偷吃,司機夾帶,採購員私倒,這都是職業常規。就是我弄的比較多,而且我也不光是為了自己,現在這世道,大家生活的多麼艱辛,吃不飽穿不暖的。你看你手上的手繩,知道怎麼來的嘛?」

「不是供銷社買的嘛?」

「是我組織人編織的,我得自己有錢有物資,才能幫助別人。我跟你說這樣多,就是不想隱瞞你,你要是怕牽連,我以後消失就是,保證不出現在你面前。」

羅成說道,當然了,口裏是這樣說,這抱着女人的手,又沒忍住伸進鄭可衣服裏面了。不過也就是摸她光嫩的肚皮。

口裏說消失,這親密的動作卻一下沒停,這讓鄭可根本無法保持冷靜的理智。但她認為羅成沒有騙她,因為要騙她的話,根本就不用說出來這個。

然後兩人就開始進行了簡單的一問一答了,比如羅成到底幹了一些什麼,擁有多少東西。問道這個,羅成也只能內斂點說了,比如手繩還有其他類型的繩編,目前有十幾戶人在幫他編織。這個他只是在幫人,一根手繩他掙的也不多。只不過這數量要是起來,掙的就多了。

另外一個,他在昌城那邊,跟很多廠有合作關係。可以弄到瑕疵布,雞,木炭,白糖,茶葉~~反正是各類物質。多到鄭可現在望着羅成都布敢相信,她是真沒想過一個人能有這樣大的能耐。

而且羅成現在說的是昌城,而在這江城,羅成說馬上要到手一批罐頭了。詢問鄭可喜歡吃什麼口味的罐頭,他明天就可以幫她弄一些來。

「羅成,你為什麼把這些都告訴我,你就這樣相信我嘛。」

「我一個人好累,我想要你幫我,你會幫我的對嘛。」

屋內開始沉默,沒多久,鄭可開始無聲的回應了。之前兩人親密在一起,其實一直是羅成在主導。而此時,鄭可也抱着羅成親吻了一下他。

這比什麼答覆都要強了,其實鄭可覺得自己也沒什麼退路了,中午就被羅成親了摸了,現在才告訴她這些,這樣一來,她跟羅成在一起註定不會平凡。

其實鄭可能看上羅成,一開始就感覺他有些特別,要是太過平凡,光長相好看,還真不會讓她動心。

「羅成,你要我怎麼幫你。」

「我想讓更多的人過上好日子,我下次弄點手繩這樣的繩子過來,我教你編幾種東西。然後我們去街道辦那邊找街道辦的人,讓他們去聯繫生活困難的人來編這個,你到時候去教一教別人就可以。」

「什麼,你這事不是說撈了好處的嘛,怎麼敢直接找街道辦。」

「我說了採購員私撈就屬於行業允許的,就比如給單位採購十斤東西,我買了十五斤,另外五斤我也是給錢了的。又不是白拿,而且我們廠里廠長和主任都問我買東西呢,要是不允許,他們敢問我買東西嘛。」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們乾的事情還是光明正大的?」

「當然了,但幹事可以高調,吃喝得關起門來低調,你懂嘛。」

「這我就明白了,羅成,我一開始還真以為你幹了壞事呢。」

「雖然不是壞事,但也有些見不得光,萬一有眼紅的舉報了也麻煩。所以我在老家都是得每天裝窮的。你是不知道我的生活,所以根本體會不到裝窮的~~快樂。」

一句話又把鄭可給逗笑了,她覺得羅成是真的太有意思了。

羅成本來就缺人可用,二狗子他們用起來是放心,但他們書讀的少,沒什麼才能和本領。什麼事情都要聽從他安排,有些事情甚至安排下去都有些難辦到。否則羅成也不會讓張紅秀一個女孩子去跟各廠聯繫了。

而鄭可可是大學生,能力不用說,光人脈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她是現在來江城這邊當雜誌編輯了,要是回到自己的城市,她那些大學同學一聯繫,就能幫羅成處理掉很多東西。哪需要羅成還要跑到鎮里去找黑牛處理一些菜什麼的。

就這樣說吧,一些高端的東西找鄭可去處理,只要有合適的機會,絕對比黑牛強。而且鄭可現在在雜誌社上班,等以後時間長了,也肯定能認識這邊城市的很多人。絕對比羅成一個一個的去結交要強的很。

這聊的差不多了,本來羅成只是想聊點事的,沒想到又在床上親熱了一番。碗筷也就不洗了,得去看電影里,等電影看完,鄭可再回來洗。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年代:開局當上採購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年代:開局當上採購員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你得幫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