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金屋藏嬌,塞麗娜吃醋

第262章 金屋藏嬌,塞麗娜吃醋

第262章金屋藏嬌,塞麗娜吃醋

「我怎麼敢耍你,是這樣的……」

原來,瑪琪也知道鑒於自己間諜身份,一旦暴露了那麼這份黑料就會很危險,所以她將存儲著這份黑料的U盤放在了鐵路的一輛日光號火車上。

而這輛火車是一輛橫跨幾千公里的列車,要十五天之後才會重新回到到達洛杉磯這兒。

「那這不是簡單,我們直接去到這趟火車的所在地,將東西取走不就行了,何必要等這麼久呢?」

尼森不以為然的說道。

「不,CIA雖然把我交給了你們,但他們一定對我掌握的東西感興趣,保不准他們已經開始監視起你們和我了,如果我們這時候刻意去取的話,很難保證他們不會暗中參與進來爭奪,這會引起麻煩的,當然,如果你們不嫌麻煩的話,那我也沒意見。」

聽瑪琪這麼一說,戴維一想也覺得有些道理。

表面上來看,埃爾維斯已經妥協將人交給他了,但對瑪琪手裏的東西肯定是感興趣的。

而以CIA的作風,在暗中監視着他們甚至出手爭奪也符合他們也是有可能的,這不得不防備。

「好,那我就等15天,你最好保證東西不會出差錯!」

來到樓下時,這兒已經有七八名稽查員在等著了,其中一名稽查員拿來了一個電子腳鐐先給瑪琪的腳套上。

「行政助理?」

「嘿嘿……」

尼森似乎看出了戴維的糟心,出言道:「局長,現在荷里活的工作量太多了,又有CIA的這些事情,我覺得您或許要找個行政助理分擔一下壓力了。」

尼森笑了一聲,然後說道:「是這樣的,我有個表妹在拉斯維加斯土地管理局任職,業務能力蠻不錯的,我覺得他應該能夠幫得到你。」

下午兩點時分,尼森推門走了進來,將一疊文件放在了桌面上,並說道:「局長,CIA方面送來的間諜資料。」

他現在的助理是塞麗娜,不過只是名義上的而已,這肯坭迪家族的大小姐,才不會鞍前馬後的為他處理各種事務,無非是掛個名而已,甚至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都見不到人影。

……

「是局長。」

得到了回復,戴維乾淨利落給她打開了手銬,隨後讓人收拾了一下房間的電話和電腦什麼的,以防她和外界聯繫。

為了不引起其他麻煩,戴維還是覺得按照瑪琪的意思等這趟列車回來再悄悄去取算了,反正他得到這份黑料也只是為了未雨綢繆而已,也不是說馬上就要用上,倒也不在乎這十幾天時間了。

「不,其他地方又太危險了,誰也不知道CIA會不會再次對我做些什麼,不是嗎?」

做完這一切,他走了出去,對守在門前的四名稽查員說道:「看好她!」

事實上,自從迪士妮宣佈投降認罰之後,荷里活的大大小小電影公司便爭先恐後來來這兒進行稅務申報,這也導致了西郊分局的行政壓力很大,不得不高薪招聘一批臨時工來才能勉強維持運轉。

戴維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讓伱走了,東西沒拿到或者是假的,那我不是成水魚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可是半個月的時間吶,你難道要把我一直關押在西郊分局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還不如回CIA那裏。」

「這不是想得好,這是對你和對我都好的事情……」

今天的西郊分局依然是門庭若市。

不過就在到了半路,瑪琪卻突然開口問道:「等等……你們這是要把我帶到西郊分局嗎?」

不過沒辦法,既然已經答應了人家,那做還是要去做的。

「你想得倒挺好的。」

他租的這套房是有兩個房間的,一間被他用來當儲物間了,簡單收拾了一下這間房間,最後他掏出了手銬的鑰匙,對眼巴巴的瑪琪警告道:「現在我給你打開手銬,然後你就在這兒待夠十五天,等我拿到U盤確認沒問題后,你想去哪裏我就送你去哪裏,但如果你敢玩什麼花樣的話……後果你知道的,明白了嗎?」

「那就好。」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瑪琪還是在不斷的遊說着,最終戴維也實在是受不了,算是妥協了,讓巴基將車開向了他公寓樓的方向。

不過如果真照他所說他這表妹業務能力不錯,那戴維倒也不是很介意,畢竟,行政助理這種職位基本等同於他的化身了,用知根知底的人自然是最好的。

戴維算是聽明白了,這尼森表面上是提議讓他找個行政助理分擔一下壓力,可實際上卻是在推銷自己的親戚呢。

瑪琪賭氣般的說道。

車子又重新上路了,朝着西郊分局的方向而去。

「都是軍隊退下來的一等一好手,任憑這女人有三頭六臂,也絕對不可能突破得了他們的重圍。」

聽到這話的戴維一怔,不過很快他便動心了。

隨後,戴維將她帶了上樓來到了房門前,掏出鑰匙將門打開。

「不然呢,你想我現在就送你回國?」

戴維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自家分局的事情都忙不過來,現在又要去處理CIA的間諜事情,真是頭都大了。

戴維想了想,說道:「行吧,給她找個地方……」

「很明白。」

而局裏的工作壓力如此之大,戴維這個做局長的自然也不會輕鬆,每天都有各種文件等着他簽署、各種卷宗等着他審批,可謂是焦頭爛額。

「這樣,不如讓我去你家待着吧,CIA的人就算是膽子再大,但也絕對不敢到你家撒野的,怎麼樣?」

除了房門前有四名稽查員外,在公寓樓樓下還安排了四名駐守,這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戴維有些不耐煩了,轉頭瞪着她說道:「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戴維點了點頭,回道:「有什麼好推薦的人選嗎?」

「害……」

不過在上車后,戴維還是對尼森問道:「你叫來的這批稽查員沒問題吧?」

想到此,他說道:「行吧,那你看她什麼時候有空,讓她過來讓我先面試一下。」

「好嘞!」

內心處於忐忑的尼森在聽到這話后,也是開心的露出了大白牙,隨後立即轉身離去。

而戴維則是拿起CIA送過來的文件查看了起來,前面三份還沒什麼,但看到了第五份資料,他似乎想起了什麼,面色陷入了沉思。

第五份資料是涉及到拉斯維加斯的,也就是說到時候他還得去一趟內達華州,而他想起的事情,自然是當初的勞遜·魯賓斯。

當初在內達華州時,他就是利用這傢伙出面的整治的史蒂文森。

而這傢伙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內達華州參議員候選人。

當初戴維對此人並沒有太多想法,只是想利用他來扳倒史蒂文森時,而現在他要發展自己的人脈和勢力,那這位參議員候選人自然是值得拉攏的一個對象!

想到此,他拿起了手機,找到了勞遜·魯賓斯的電話撥了過去。

「戴維局長?」

電話很快便被接通,勞遜略顯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我,怎麼樣勞遜先生,最近還好嗎?」

「談不上很好,你也知道的,中期選舉11月份就開始了,現在我是一刻也不敢鬆懈吶。」

「不是勞遜先生,史蒂文森的事情應該讓你收穫了不少的支持率吧,內達華州還有人爭得過你?」

當初整治史蒂文森時,雖然副州長勞里是收穫最大的一個人,但勞遜收穫的政治聲望也不小。

按道理來說,他被選上不說是穩如老狗,但起碼也算得上是內達華州概率非常大的一個人選了吧?

怎麼現在戴維聽着他的語氣,好像還是沒有多少勝算似的?

「這你可有所不知了戴維局長,在你被調到洛杉磯去后,有一股勢力便介入了內達華州,通過操縱媒體、網上輿論為這史蒂文森洗白了不少,而史蒂文森一洗白,那我之前所收割的聲望自然也就弱化了,所以啊,事情就是這樣了。」

聽到這話戴維總算是明白了,這所謂的勢力介入恐怕就是魔根家族介入了,而尤太人在媒體這一塊的影響力可謂是舉足輕重,難怪史蒂文森不僅在內達華州的輿論被扭轉了過來,還能去到紐約州競選參議員。

「還有什麼事情嗎戴維局長?」

聽着電話那頭久久沒能傳出聲音,勞遜不禁出聲道。

「是這樣的,過幾天我應該會去一趟內達華州,到時候不知道勞遜先生能不能抽個時間出來,我們聊一聊?」

「過幾天……行吧,到時候通知我一聲,我好安排行程。」

「OK。」

……

夕陽西下,又到了一天的落幕時間。

辦公室內的戴維伸了個懶腰,在簽署完最後一份文件后,他合起放在了架子上,隨後便站了起身推門離去。

回到公寓樓下時,駐守在此的稽查員們立即挺直了腰板問候道:「局長。」

「怎麼樣,沒出現什麼狀況吧?」

「沒有,一切正常。」

「那就好,辛苦了。」

戴維走進了公寓樓,坐上電梯一路來到了房間所在的樓層,而這兒駐守的四名稽查員也仍然是在駐守着,同時他們也是稟報著一切正常。

戴維點了點頭,掏出鑰匙開門而進,一股濃郁的香味瞬間撲鼻而來,再定睛一看,廚房裏有一道身影正在忙碌著,不是瑪琪還能是誰呢。

「回來啦……」

正當他還在失神時,廚房裏的瑪琪端著一盤青椒炒肉走了出來,看着她和藹的面容和系著圍裙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一位在等待着丈夫歸家的家庭主婦呢。

「我不是讓人給你送吃的了嗎?」

「那些外賣不好吃,我還是比較喜歡吃自己做的菜,快過來坐下吧,嘗嘗我的手藝。」

戴維走到了桌前,看着上面除了剛端出來的那盤青椒炒肉之外,還放着一盤水蒸蛋、酸辣土豆絲、以及一盆烏雞湯。

因為戴維前世是華夏人的原因,所以他對美利堅的飲食並不怎麼習慣,因此便經常購置一些菜回來儲存在冰箱裏,下班之後就自己煮來吃,這也是現在瑪琪有材料做出來的原因。

不過等等……

戴維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好奇的問道:「你一個熊國人,怎麼會做這麼多中式菜呢?」

從這些菜的香味和色澤來看,這絕對不是胡亂做出來的,而是有一定的水平的。

瑪琪笑了笑,回道:「我以前去華夏待過兩年,這些中式菜,都是當時在那兒學到的,嘗嘗看吧戴維局長,看看符不符合你的口味。」

戴維依然是不為所動,用目光來回打量着她。

「放心吧,沒有毒,更何況我現在被你的人監視着,也沒有辦法能夠弄到毒。」

為了自證,瑪琪直接便坐了下來,熟練的使用筷子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而戴維在頓了一下后也是坐了下來,用筷子夾起一塊青椒放入了口中,不咸不淡,味道和火候都是剛剛好,而其中的肉採用的是五花肉,吃起來也是肥而不膩。

平心而論,這瑪琪雖然身為一名間諜,但燒菜的本領也算是不錯的了,看來,這間諜也不是很好乾啊,各方面的技術都要掌握一些才行。

二十分鐘后,看着桌面上一掃而空的菜盤,瑪琪也是露出了一些笑意,並說道:「戴維局長,要不我再給你燒兩個菜吧?」

「夠了,我吃飽了。」

「怎麼樣,我做的菜還可以吧,如果戴維局長你願意,我可以天天給你做,我還有十幾種拿手菜沒做出來呢。」

戴維擦了一把嘴,抬頭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她,並說道:「少來這一套,我們不是同一路人,還是那句話,我拿到想要的東西,那你想去哪裏我送你去哪裏,之後,我們就再無瓜葛,懂了嗎?」

把一名熊國間諜留在身邊,這要是以後被人知道拎出來做文章,那對於他的前途自然是一個打擊,他當然不會蠢到這種地步。

「好吧,我懂了,你去休息一會吧,我來收拾就好了。」

看着自顧自看似十分懂事開始收拾起碗筷來的瑪琪,戴維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抹惻隱,自己剛才說的話是不是太過重了一些呢?

不過轉念想想,這瑪琪可不是一般的間諜,她的拿手絕活就是依靠美色來誘惑各路高官權貴們,難保現在不是裝出來的這副模樣從而讓他升起憐憫。

想到此,戴維立即將這些雜亂的想法拋開,轉而來到了客廳中將電視打了開來。

二十分鐘后,瑪琪已經將餐具收拾完畢,她從自己的房間拿着一些衣物走了出來,彙報道:「我洗個澡。」

戴維微微頷首。

又過了十來分鐘的樣子,這時候敲門聲也響了起來,他當即走了上前將門打開,只見塞麗娜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這兒了。

「進來吧。」

兩人一路走進了客廳坐下,但還沒等塞麗娜說點什麼,耳邊傳來的陣陣滴滴答答流水聲讓她立即為之側目。

只見在浴室的方向中,一道人影的輪廓若隱若現著,而通過男女之間身材的高聳差異,她一眼就看出了這裏面的是一名女性,這讓她精緻的妝容一下就暗淡了下來。

思緒間,浴室的水流聲停止了,十幾秒后,身着一席蕾絲睡袍的瑪琪走了出來,那傲人的身材加上一頭濕漉漉的秀髮,再配合著那張動人的臉龐,就連戴維也是本能反應的咽了咽口水。

至於一旁的塞麗娜,在看到出來的是如此一位不亞於自己姿色的美女后,心情也像是如同刀割一般難受。

雖然還沒有正式提出聯姻,但在塞麗娜的心裏已經默認了這個結果,現在這瑪琪的出現,彷彿讓她感到自己的東西被人給奪走了。

這讓自尊心很強的她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呀,來客人了?」

「不關你的事,回你的房間。」

瑪琪也沒有多說,邊用毛巾擦著頭髮邊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你這次來找我,是為了昨晚聯盟的答覆吧?」

「她是女朋友嗎?」

塞麗娜哪裏還有心思說什麼聯盟的事情,她現在最想搞清楚的就是這個女人和戴維是什麼關係。

「不是,暫住在這兒的一個朋友而已。」

雖然戴維沒有直接承認,但塞麗娜並不相信這個說辭。

如果是朋友的話,能這麼不注意形象連蕾絲睡衣都穿出來了?

這肯定是關係很密切的人才會這樣的。

當然,這只是塞麗娜的看法而已,如果她知道瑪琪是什麼樣的人,或許就不會想這麼多了。

不過戴維也不可能去跟她解釋這瑪琪的身份,因為這樣有可能會暴露蘿莉島黑料這些事情,從而引起麻煩的。

「對了,你昨晚說的聯盟的事情,我考慮過了,我可以答應,但是具體的一些事宜,你們肯坭迪家族難道不應該讓其他人出面和我接觸一下、好好談談嗎?」

雖然他知道這塞麗娜在肯坭迪家族地位不低,但到底也不過是個女人而已,她們家族的高層總不能一直通過這個女人來和他聯繫吧?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美利堅稅務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美利堅稅務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2章 金屋藏嬌,塞麗娜吃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