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見夫子 定風波

第215章 見夫子 定風波

第215章見夫子定風波

毫無疑問,夫子是站在修行界最頂端上的幾個人之一。他的修為有多高很少有人知道。

關鍵的問題是他是從京城來的。

「會不會是蕭乾派他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所謂的亂世災星,若是如此那幾乎就是沖着宗主來的!」

一個天人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我們得馬上去通知宗主。」

「對,要通知宗主,但是記得要繞遠路過去,最好是從夫子已經經過的地方繞過去,這樣被發現的幾率就會小很多。」仲可道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可惜,我們還無法監視他,否則會立刻被發現。」

他們若是暗中監視,當他們看到天人的那一刻,天人就會發現他們,這便是神奇的「天人感應」。

事不宜遲,馬上行動。沈驚聖立即下了山。

「有所未聞。」

他這純粹是沒事找事,沒話找話,就是為了拖住眼前這位夫子,為王慎爭取一點時間。

「老黃,你在這裏等我,不要亂走,我去山中轉轉。」說完話老人向前邁出一步,然後就到了青河對岸。

沈驚聖轉身再跑,跑了沒多遠就發現那個老人又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走了。」說完這句話,夫子轉身就要離開。

忽然,王慎睜開了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起身推開門朝着外面望去。

沈驚聖只能笑了笑,尷尬的笑,有些心虛的笑。

此時的山神洞中,王慎的修行已經到了頗為關鍵的時候,他成功的找到了第四處神竅,並且試圖打通它。

「怎麼,還有事?」

這讓沈驚聖大吃一驚。

他身材頗高,八尺有餘,七十多歲模樣,鬚髮皆白,面容慈祥,一雙眼睛閃爍著光芒,好似一眼就能看透人心。

「見過一次。」沈驚聖道。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修為和夫子差的太多,信心是建立在在實力的基礎上,他還在擔心,替王慎擔心。

在他看到那個老人的時候,那個老人轉過頭來望着他這邊。

老人就好似在林中散步一般,一邊走一邊看着四處。

「等等!」沈驚聖見狀急忙道。

「我又不是什麼凶神惡煞,你跑什麼?」夫子臉上始終是和善的笑容。

他雖然遊歷天下,看遍山河,觀遍了人間,各式各樣的人他都見過,但是在面對之夫子這般人物,他卻沒了往日的從容和自信。

他們的確是見過一次面,不過是沈驚聖見父子情,夫子看沒看見他就難說了。

此時乃是冬季,山中蕭瑟寒風之中枯樹、荒草都在瑟瑟抖動,實在是沒什麼可看的,偏偏這個老人還看的很認真,似乎覺得在這寒風裏,在這荒山中,自己一個人走走看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想起來了,你是天和宗的沈驚聖,人啊上了年紀記性就會變差。」夫子在沉吟了片刻之後一口喊出了沈驚聖的名字。

忽然,沈驚聖猛地停住了腳步,他望着遠處山林之中,一瞬間整個人愣在那裏,他的眼中出現了恐慌神色。

然後他轉身就跑,跑出去一段距離之後,他猛地停住了腳步,他眼前百步之外正是剛剛看到的那個老人,對方正笑眯眯的望着他。

他看到了在林中閑逛的老人。

「天下見了夫子不緊張的人只怕是沒幾個。」

「跑,我得把他引開!」這是沈驚聖的下意識的想法。

沈驚聖意識到自己跑不掉了,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青河邊,吃完了魚的老人並未急着上牛車離開而是望着河對面的連綿青山。

「暫住。」沈驚聖如實道。夫子聽後點了點頭。

「你很緊張?」夫子微笑着道。

山中,一道人影在快速的穿行,他很急。正是從雲峰山下來的沈驚聖。他是專門來這裏提醒王慎的。

不管夫子為何而來對王慎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他得儘快趕到山神洞通知王慎讓他避一避。

不過這需要時間,要慢慢的去磨,並不是一下就能通開的。

「我又不吃人,就是一個老頭子,你住在這附近?」夫子聽后笑着道。

有了通開其它三處神竅的經驗,要打通第四處神竅並不是一件難事。

「夫子。」他有些艱難的說出了這兩個字。

「我們見過面嗎?」夫子笑着問道。

「夫子可知道前些年有幾個門派被陸續滅門的事情?」

「那夫子是否知道那是何人所為?」沈驚聖接着問道。

「快點,再快點!」

「夫子?」

「我是知道一些,但是那些人的身份也不確定。」

「那些人恐怕所圖不小。」沈驚聖道。

「這天下圖謀甚大的人還少嗎?」夫子反問道。

「可是.」

「你先前見了我是有些恐慌的,明顯想要躲開我,現在卻主動跟我交談,是為了拖住我嗎?」夫子望着沈驚聖。

沈驚聖一下子愣住了,心猛地跳到了嗓子眼。

「我很好奇,什麼事值得你這麼做,這山中有什麼?」夫子環視四周。

「我」

夫子忽然就從沈驚聖的面前消失了。

「糟了!」

沈驚聖迅速的朝着王慎修行的山神洞而去。

「阿慎,快跑!」他喊了一嗓子。

到底是參玄境的修士,這一嗓子傳的極遠。

同時他朝着山神洞的方向馳去。當他趕到山神洞的時候發現山神洞的洞門是開着的,夫子就站在門口的位置。

他急忙沖了過去。

「好字,好字啊!」夫子看着正對着山岩門口的那一個「山」字,忍不住讚歎道。

沈驚聖一下子愣住了,這山神洞中居然是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讓他擔憂的王慎並不在這裏。

呼,他暗自舒了口氣。

「你擔心的人曾經在這裏修行過?」夫子轉頭望着一旁的沈驚聖。沈驚聖沒說話,只是勉強笑了笑。

「山神洞,這裏的確曾經有過山神。」夫子指着眼前的這個山神洞道。

「不錯,挺好的一個地方,聚集了四方的靈氣。」

在這山神洞中駐足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夫子就離開了山神洞,他轉身來到了旁邊的溪流旁。

那裏的岩壁上,兩株蘭花長勢頗旺。

就在他靠近的時候,一隻猴子攔在他的身前,吱吱吱叫着。

「我就是看看,不用緊張。」夫子笑着對那如臨大敵的猴子道。

他看了一眼那兩株花,然後準備離開。

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個人,一個年輕人。

沈驚聖一下子愣住了。

「阿,阿慎?!」

他萬萬沒想到王慎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最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

王慎原先一直是在山神洞中修行的,只是剛才不知道怎麼的就想出去轉轉,換個地方,純粹的是那種突然冒出來的念頭和想法,然後他就去了深山之中另外一處更加偏僻的地方準備潛修,忽然他聽到了喊聲,然後就趕了過來。

「阿慎,快跑啊!」回過神的沈驚聖立即喊道。

「跑什麼?」

夫子和王慎異口同聲道。

夫子饒有興趣的看着眼前這個年輕人,他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出眾的年輕人。

「這位是夫子,稷下學宮的夫子。」

「夫子?一品天人!」王慎聞言立時大為警惕,伸手握住了橫行。

這可是天下站在最高峰的幾個人之一。

稷下學宮可是在京城,離著皇宮也不是特別的遠,他來這裏是不是奉了皇帝的命令,尋找禍亂天下妖星?

夫子笑着出手,他只是抬手一掌,沒有驚濤駭浪,看似十分平淡的一掌。

王慎看到卻是另外的一番光景,他看到了風雨,這一掌就好似前些日子裏天地間那連綿不住的風雨,一下子罩了過來。

沈驚聖想要動,想要幫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被禁錮住了。

王慎見狀抬手也是一掌,他這一掌是一座山。

任伱風雨風雨如晦,也吹不動萬丈高山。

「山意,好!」夫子忍不住讚歎道。

他四指併攏個,只剩下了一根食指,這一根手指就指了出去。

這一刻,風停了。

這一刻,王慎的眼中這一根手指不斷的變大,充塞天地。這一根手指就好似一座山。

一聲輕響,橫行出鞘,迎著這一根手指斬落下去。

斬山!

少傾,

北風又颳了起來。

夫子的手放了下來,攏在了袖子裏。

王慎的刀也歸了鞘。

「好刀,好俊的刀,這一刀可有名號?」

「斬山。」王慎道。

「嗯,名字也好。」夫子點點頭。

「你就是王慎。」

「是我。」王慎點點頭。

「天下這麼亂,有什麼想法嗎?」

「夫子呢?」王慎反問道。

哈哈,夫子沒回答王慎的問題,反倒是笑了。

「很高興認識你,有空去稷下學宮做客,走了。」說完話夫子就走了,眨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走的很瀟灑。

「這,就這麼走了?」沈驚聖驚訝道。

「不然呢,殺了你我?」

「嗨,害得我白擔心了一場,走了最好,走了最好啊!」沈驚聖長長的舒了口氣。

「阿慎,剛才和夫子交手了,如何?」

「高深莫測,受益良多!」王慎道。

剛才夫子的那一掌還好,那一指確實讓王慎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好在關鍵時刻他想到了觀畫之法。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萬丈高山不過一尺畫。

同樣那一根手指也被他看成了一幅畫,一刀斬畫。

「那當然是高了,人家只是指頭動了動,我就動不了了,還好他對你沒有惡意。」

「師父,您說夫子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或許只是遊歷天下,偶然來到此地,據說早些年夫子也曾遊歷天下,而且不止一次。

或許他來這裏就是為你而來,來看看你,畢竟欽天監預測荊州之地出亂世妖星,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將你當成了妖星之一。

至於他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出來,或許是躲一躲。」

「躲,躲什麼,天下還有什麼能讓夫子躲避的?」沈驚聖道。

「他知道蕭乾要做的事情,但是卻又不能阻止,那索性就出來轉轉,眼不見心不煩。」這是王慎的猜測。

青河邊,夫子來到了老黃牛旁。

老黃牛就靜靜的趴在那裏,在這寒風之中似乎是睡著了。聽到了夫子的聲音這才抬起頭來望着他。

「老黃,起來,準備趕路了。我剛剛碰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年輕人,那刀霸道的很呢,你看看,我這都受傷了。」夫子伸出右手的食指,指頭肚上一道細長的口子。就好似不小心被小刀劃了一下子。

「他今年應該是不到四十歲,這個年齡就成了一品天人,還領悟了如此厲害的刀道。嘖嘖,了不得啊!」

北風中,老牛車又上了路,車輪轉動,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山中,王慎和沈驚聖回到了山神洞中。

「你不知道,當時我看到夫子的時候冷汗瞬間冒出來了,我是真的怕!」提起見到夫子的時候,沈驚聖仍是心有餘悸。

「讓師父您擔心了。」

沈驚聖擺擺手。

「都已經過去了,他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夫子那一指甚至了得。」

「那當然,他是夫子,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一指可能是傳說之中「定風波」。」

「定風波,這名字聽着有幾分詩意。」

「天下風波何其多,不管什麼風波,不論大小,一指定之,你說這一指厲害不厲害?」

「那確實厲害!」王慎點點頭。

「你也很厲害,知道是夫子,不卑不亢,不恐不慌,還能跟夫子過兩招,這可是天下少有人能做到。」

「師父過獎了。」王慎道。

「你沒事就好,我得趕緊回去跟伏未休和仲可道說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沈驚聖離開了山神洞,王慎卻在想着剛才和夫子交手的過程。特別是那一指「定風波」。

夫子使出那一招的時候,天地之間在再無它物,只有他,只有那一指。

如此高妙的意境王慎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也王慎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論如何,自身的實力才是最為可靠的依仗。

他準備繼續閉關修行,

雲峰山上,見到沈驚聖回來,伏未休急忙上前詢問。

「如何,可是見到了宗主,通知到他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從雜魚開始刷經驗修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從雜魚開始刷經驗修仙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5章 見夫子 定風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