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南洋故事:矛盾

第484章 南洋故事:矛盾

第484章南洋故事:矛盾

寬廣的海面上,兩艘大小不同的艦船正在進行抵近對峙。

尤其是那艘看起來更大,但是缺乏武力的商船直接將僅有的兩門小口徑的近防炮,拉到了船頭,對準了那艘看起來武力更加雄厚,甲板更加結實,掛着三種顏色國旗的軍艦。

「這幫天殺的,老子就不信了,在老子大漢的地盤上,還能讓一幫紅毛鬼佔了頭!!」

「老郝,給老子加大馬力,一會真出事了,咱們就學當年的昭襄王號,也來個青史留名,做第二個霍將軍!!」

冷鏈船的船長室內,戴着帽子,嘴裏叼著牙籤,舒緩心情的董大偉,面朝對面,眼睛死死的盯着對面的荷蘭巡邏船,在他看來,對面那艘小船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個頭也沒有他們的冷鏈船大,也就多了幾門火炮,這在自小就膽子大的董大偉眼中,根本就不算什麼,甚至在他腦海中一直都在幻想,如果自己學昭襄王號「殉國」了,會是什麼樣的地位,會不會被寫入正在慢慢編寫的「漢史」,又或者家鄉給自己樹立了巨大的碑文,紀念自己的愛國精神。

當然,剛剛所謂的超過霍將軍,那是吹牛的,打死他也不相信撞成一艘荷蘭巡邏船,會真的和那位在加勒比海戰中一戰成名的霍將軍相比,甚至在他看來,能夠有後人記住他,就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而身旁在小心操艦的郝峻在聽到那些話的時候,翻了翻白眼,跟着回答:

「成不成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不做打算,咱們是真的要完蛋了!!」

而聽到這話的董大偉則是滿臉不屑的說:

「你信不信,這幫荷蘭紅毛鬼,不敢對我們真的做什麼,剛剛那些都是嚇唬我們的??」

而對面的荷蘭巡邏船上,一直在觀察對方動靜的史萊奇看着動作有些不對勁的漢國冷鏈船,好似想到了什麼,立即大喊:

董大偉嘴裏的話讓身旁一直暗自喊「感謝菩薩保佑」的郝峻有些難堪,甚至在他看來,如果剛剛不是他勸阻,沒準小命都得被這個董大膽弄沒了,這命都沒有了,所謂的英雄,又有什麼用處呢??

當對面的荷蘭巡邏船開始逐漸向後退的時候,整艘冷鏈船上,到處都是關於勝利的歡呼聲,其中不乏類似「紅毛鬼」「無膽鼠輩」,以及所謂的「洋人都沒用」。

「娘希匹!!」

而在對面正準備「殊死一搏」,好「青史留名」的冷鏈船,在看到對面正向打來的旗語后,一直在觀察的郝大偉直接吐出一句:

「娘希匹,老子就知道這幫紅毛鬼無膽,現在看,他們不僅僅沒有膽子,連卵蛋都沒有-——」

「老郝,開船,咱們給他們來個大的!!」

「告訴他們,檢查結束了,不要再向前了!!」

「真把老子當病貓了!!」

還沒等董大偉反駁,對面再次打來信號,只不過和剛剛的通電,這次是近距離的旗語,旗語很簡單,依舊是接受檢查,甚至直接要求要登船檢查。

說完直接大喊:「告訴弟兄們,發財的機會來了,闖過這一關,大家就都發財了!!」

站在船長室內,看着對面那艘讓開航道的荷蘭巡邏船,董大偉不屑的吐了口口水,隨後開口:「老郝,野狗被趕走了,繼續開船!!」

雖然這些都是那些水手說出的,單純發泄情緒的話,但對於此刻的冷鏈船上的所有人來說,這種取笑,何嘗不是一種自我的安慰,甚至是散發自己內心剛剛的恐懼呢??

畢竟剛剛可是真的離撞船只有一步之遙,所謂的不怕死,只不過是董大偉的一廂情願罷了,就像當初在昭襄王號的官兵一樣,難道他們都不怕死嗎??

董大偉那興奮的模樣,直接把郝峻嚇了一跳,嘴裏慌張的說:「你真敢啊,你不要命了??」

不,他們也怕,但是在那個時候,那個時間節點,選擇犧牲就是他們唯一的選擇,但是哪怕如此,後來人也不會關心他們到底怕不怕死,甚至提出這個疑問的,都會被世人唾棄,以至於被罵做「賣國賊」,而這個規律放在冷鏈船上,同樣如此,只要這艘冷鏈船,真的完成了撞擊,甚至最後和昭襄王號一樣與敵人同歸於盡了,那麼在未來的漢國史書上,只能是「英雄」,這艘冷鏈船上的所有人都只能說「英烈」,甚至就連這艘舷號十七的冷鏈船都會被冠以「英雄船」的稱號。

而回答他的則是:「命算什麼,所謂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咱們幹了這一票,便是死了,也是值的!!」

旗語學的很不錯的董大偉在看到對面桅杆上打出的旗語后,直接氣的拍了桌子,嘴裏的奉化口音語速驚人,除了一句「娘希匹」,其他的都聽不出來,以至於旁邊的郝峻都有些懵,腦子裏仔細的將方言和他的中原官話上套,但是套了好一會,也只是得出了「全是罵人」的解釋。

「老子好不容易趕上一次發財的機會,這幫膽小鬼竟然不幹了,早知道剛開始就直接撞,現在沒準都評上英雄了!!」

看着眼前這個把「生死」當作「發財機會」的董大偉,董船長,郝峻徹底明白了,為什麼對方是船長,而他只能做一個操船的船副,光是這個能把死說成活的態度,就不是他能夠學來的,甚至哪怕是一輩子都不可能。

關鍵時刻,史萊奇慫了,荷蘭人慫了。

回過頭看着信心滿滿的董大偉,郝峻就說了一句:「你吃藥了嗎??」

對於此刻在冷鏈船上的所有人來說,剛剛的他們不亞於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因此發泄的過程中,出現過激的行為也情有可原。

「今天老子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你們這些紅毛鬼,不知道董王爺有幾隻眼!!」

郝峻表情複雜的看了一眼意氣風發的董大衛歐,嘴裏應了一聲「知道了」,隨後便轉動了面前的方向舵,方向舵向左,很顯然是為了荷蘭人錯開。

而看到這一幕的董大偉不高興的說:

「走什麼左邊,要走就走右邊,讓那些荷蘭紅毛知道,這裏是誰的地盤,在這裏還輪不到他們撒野!!」

「老郝,你記住,咱們是漢國人,還怕他們幾個紅毛鬼……」

郝峻聽到這些,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直接將船開向了荷蘭巡邏船所在的位置。

「混蛋,這幫漢國狗……」

十九號荷蘭巡邏船上,史萊奇看着正朝他們衝過來的漢國冷鏈船,氣急敗壞的不斷的大罵,嘴裏的荷蘭地方俚語,一個接一個的跳了出來。

當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之後,史萊奇表情異常複雜的做出決定:

「讓路,把路讓開!!」

當船上操縱艦船的舵手得知這個消息后,甚至還來不及辯解,就被要求立馬躲避對方。

而當懸掛漢國國旗的冷鏈船和懸掛三色旗的荷蘭巡邏船,相互交叉的時候,雙方甚至在那一刻,都能夠聞到對方的呼吸聲,以及雙方之間那剪不斷的「憎惡」。

「該死的漢國狗!!」

「去踏馬的荷蘭鬼!!」

這是雙方在「錯船」的時候,互相問候最多的話。

當一切結束,雙方各自離開的時候,海面上剛剛颳起的風,這才慢慢停止,但很快又自動颳了起來。

陣陣海風吹過,吹動了不知道多少海浪。

………………………………………

蘭芳港內,剛剛回來的十七號冷鏈船,在抵達不到半個小時內,瞬間成為了港口內「遠近聞名」的明星。

消息越傳越廣,其中甚至出現了「冷鏈船大戰荷蘭軍艦,軍艦二死一逃」這種讓人一聽就想知道的故事。

而當消息傳到駐守在坤甸的總督府後,整個事情的脈絡,才真正開始顯現。

「你是說,伱們在西北角遇到了荷蘭人的巡邏船,他們要你們交出船上的貨物信息,你們沒有交,後來發生了持續十六分鐘的對峙,我說的是不是??」

「是是是,李總督你說的對,當時的情況確實如此!!」

「當時我就在船上說,這做人要堂堂正正,做漢國人,更是要有骨氣……」

「當時我就和大家說,要學習昭襄王號的英雄事迹……」

「發揮勇於……」

「行了行了……」,看着眼前這個越說越來勁的董大偉,留着八字鬍的李子豪,伸手就打斷了這個口音那麼奇怪,每句話都在「戰鬥」的董船長。

「你就說,當時荷蘭人為什麼要兩次讓路,你們不是後來又有一次嗎??」

李子豪觀察問題就和他打仗一樣,基本關注的都是那些很少有人關注的細節問題。

「額,這我還真不知道!!」

董大偉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而在他對面的李子豪則是繼續問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后宣佈:

「這次你們面對外侮,沒有妥協,而是展現出了咱們大漢的精神,值得表揚,等這件事結束,我就給你們十七號冷鏈船謀個英雄船稱號,你們這些英雄,自然有獎金,沒有獎金,我個人也會給你們發一筆,以示鼓勵……」

「謝謝李總督,謝謝李總督……」

「我代表我個人,還有船上四十三名兄弟,對……」

「好了,你現在可以出去了!!」

李子豪看到還要繼續「發作」的董大偉,提前把對方請了出去。

看着眼前這個一步三回頭的董大偉,李子豪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但很快又隨着對方的離開去,一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嚴肅是冷靜,以及:

「通知總督府各個部門的主官,讓他們立馬來見我!!」

說完這句話后,李子豪站在原地,而在他的斜對面,則是一個荷蘭大航海時期戰船的模型,那是他剛剛上任的時候,前荷蘭東印度總督,送給他的禮物,那個時候他還對對方說了句:

「希望我們雙方是在陸地上碰面,而不是在海上!!」

………

「要我看,荷蘭人這次絕不是越境巡邏那麼簡單,很可能有更深層的目的……」

「沒準在這背後,就有英國佬的影子!!」

「英國人確實很擅長做這種事情,但是我實在想不通,這個時候和我們鬧出問題,是為了什麼,我怎麼也看不出來,出了事情,對於大英帝國來說,會有什麼好處??」

「唉,沒準這幫英國佬就是單純看我們不順眼,畢竟咱們剛剛在大西洋擺了他們一道!!」

(漢國向大西洋方向調集了更多巡邏軍艦,美其名曰當地海盜猖獗,要剿匪,但其實就是搶佔那些具有國際爭議的島嶼,至於什麼是無主,除了那些國際規定的,只要是地圖上找不到,或者法律不健全的,在大漢帝國眼中,全是新地方,而按照誰發現,誰控制就是誰的默認規則,漢國自然有權利佔有這些地方,只不過在這其中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罷了)

「要我說,沒準這次就是試探咱們的反應,把咱們的底線試探完后,再在其他地方搞事!!」

「沒準還真的這樣……」

不大的總督府客廳內,坐滿了各廳的主官。

(按照最新的殖民地官員等級標準,廳一級就是除總督以外最大的官)

「李督……」

「李大人……」

當軍人氣息濃厚的李子豪大胯步走進客廳的時候,場上的議論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各樣的招呼聲,以及夾雜在其中的「恭維」。

「各位,聊的怎麼樣了??」

「看到各位我就想起了當初在參謀部的日子,那個時候,也是一大群人討論問題,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李子豪眼中失落之色一閃而過,緊接着又說:

「這次荷蘭紅毛如此放肆,視我蘭芳於無物,橫行無忌,闖入蘭芳領海監察蘭芳商船,這要是不給個教訓,消息傳出去,還以為我蘭芳無人,大漢無人……」

李子豪嘴裏說着懲罰,其實心裏對於荷蘭人的鄙夷已經到達了頂點,畢竟被一艘冷鏈船逼的兩次讓位,光是這一點,就讓李子豪打心底認為荷蘭人的「無膽」,但是讓他疑惑的是,這麼無膽的荷蘭人,竟然敢跑來巡邏,還就只有一條巡邏船,這無論從邏輯,還是理智上,都是不可能幹出來的。

而偏偏荷蘭人幹了,還乾的那麼「滑稽」,李子豪就是想破腦袋都不認為,這裏面沒有陰謀。

「剛剛我在外面聽了一會,各位剛剛說,裏面有英國人的影子,還說這裏面是對我蘭芳,對我大漢的試探……」

「那麼我想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李子豪目光誠懇的對客廳內的官員們問起,對於他來說,現在就像是當初在北方戰場一樣,他的手底下有着幾個謀將,每天和他們在一起,就是商量如何解決戰爭中所發生的問題,以及更快的戰勝美國佬。

客廳內的各廳主副官互相對視了幾眼,最後還是負責海防的林澤東站了出來,主動開口:

「李大人,這次事情發生后,我們海防已經加派了至少一倍以上的力量,對周邊至少五十海里的區域進行定期巡邏,並且一旦發現再次越界的荷蘭船,立馬驅逐……」

林澤東說的侃侃而談,而對面的李子豪就問了一句:

「若是發生衝突,對方不願意走怎麼辦??」

林澤東聽到這句話,沉默了一會才回答:

「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直接擊沉,不留後患!!」

「啪!!」

「好,就要有這樣的志氣!!」

李子豪在林澤東剛剛說完,站起身豪氣干雲的拍了拍桌子,讓在場所有人的精神起來。

「剛剛你們這次是英國佬的問題,我看,十有八九就是如此!!」

剛剛坐下,李子豪又撿起剛剛沒有回答道問題,隨後又說:

「可是英國人是為了什麼呢,單純就是為了報復我們在大西洋做的事情嗎??」

「但他們派荷蘭人來幹嘛,來了還沒有膽子??」

這才是李子豪最疑惑的地方,畢竟要是真想藉著荷蘭人挑事,也不應該派這麼一個膽小的傢伙來啊??

怎麼看,怎麼不合理!!

「李總督,我認為這場沒有完成的衝突,很可能是英國人逼着荷蘭人乾的,只不過這幫荷蘭紅毛中途膽小怕事,再加上十七號冷鏈船的不怕死,讓他們不敢幹下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負責港口的雷明站出來主動對李子豪剛剛提出的問題,做出回答,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是說,荷蘭人也不是自願的??」

李子豪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這個身材有些矮小,但為人卻看起來很精明的雷明,語氣低沉的追問。

「英國人也好,荷蘭人也罷,他們都只是相互利用,只不過英國是主人,荷蘭人是槍!!」

「只不過,這次槍卡殼罷了!!」

雷明矮小的身體下是聰明的大腦,以及一顆強大的心臟。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美洲日不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美洲日不落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4章 南洋故事: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