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南洋:倒霉的雷利亞

第486章 南洋:倒霉的雷利亞

第486章南洋:倒霉的雷利亞

大海上,一艘名為「卓越號」的運糖船上,作為船長兼部分船東的雷利亞此刻就像是一頭被放在爐火上后烘烤的肥豬,不斷的有「油花」從他的額頭落下,油花跌落到船長室的甲板上,就像是給甲板刷了一層白漆。

「上帝啊,我這是什麼命啊,怎麼會遇到這麼邪惡的傢伙啊!!」

「萬能的上帝啊,聖母瑪利亞啊,快來拯救我啊,我好想活下去,我不想死啊!!」

很顯然,在雷利亞眼中,當「威脅電報」發來的那一刻,他就認為他們完蛋了。

畢竟這幫邪惡的漢國人可是異教徒,一群異教徒要求他們放下武裝進行檢查,不用想都知道對方打的什麼主意,要知道如果按照以往他面對海盜的慣例,遇到這種情況,要不就是劫持要贖金,要麼「殺人越貨」,總而言之,這些雖然都是海盜才能幹出來的事情,但是漢國異教徒和海盜有區別嗎??

對於一直在南洋附近跑船的雷利亞來說,所謂的漢國蘭芳,其實就是一頭潛伏在東印度附近的惡狼,目光一直盯着東印度這隻肥羊,所謂的和平在很多類似雷利亞這樣的荷蘭人來說,根本就不存在,亦或是說,這個和平存在的基礎,一直就屬於「笑話」,以及狼的仁慈。

在這樣的一個極端的害怕心理下,當明碼電報打來之後,雷利亞就一個想法,如何活下去。

但是想了半天,幾乎想光了反抗以外所有的辦法,但就是想不出來,甚至可以說,這些所謂的辦法,連他們自都不相信,更何況讓那些老奸巨猾的漢國狗相信了。

「鮑里斯——」

「鮑里斯——」

「長官,我們都是賣糖的,裏面都是糖……」

「夥計們,我們這次可能真的要不走運了——」

「這裏是海上,可沒有大火!!」

當一隊接一隊海軍陸戰隊士兵抱着龍武二十五年式短式步槍闖進卓越號的時候,雷利亞挺著大肚子,喘著粗氣,表情複雜的喃喃自語:「上帝啊,異教徒可真強大!!」

「阿門……」

雷利亞的褲子已經出現了「水漬」,臉上的表情也變的有些「恐慌」,甚至說話的時候,雙手還在發抖。

當鼻涕滿臉都是鮑里斯被兩名水手架在雷利亞手裏的時候,雷利亞就說了一句:

「找一份沒有簽過的白紙來,順便再把印泥拿過來!!」

上尉明知故問的看着雷利亞,臉上的表情充滿了試探。

「上帝啊,請原諒我們,我們會繼續向異教徒戰鬥,但在此之前請允許我們將這一切推遲,因為您的信徒,此刻需要為基督的明天而奮鬥!!」

「同時也希望他們遵守條約,讓文明成為文明我們雙方唯一的信仰!!」

看着眼前的白紙和印泥,雷利亞瞧著對面還在呼呼大睡的鮑里斯,嘴角閃過一絲譏諷的笑容,隨後拿起隨身攜帶的鍍金鋼筆,在上面寫下了有關鮑里斯自己主動答應漢國軍艦要求的聲明,甚至在這其中還說了句「船長雷利亞被我打暈」。

「登船,檢查!!」

弄完這一切后,尤其是在接到對面漢國軍艦發來的第二份「催促電報」之後,雷利亞的臉上露出哭喪的表情,對着剛剛被他召集起來的那些水手說:

「雷利亞先生,首先我要謝謝你讓我知道這個倫敦大火的寶貴歷史知識,其次,我再次通知你,你們的卓越號運糖船,違反了大漢帝國蘭芳總督區第九十七號航海通行令,請你,和你在場的五十二位船員,並包括一隻黃色短紋貓在內,去坤甸接受為期一個禮拜的調查……」

雷利亞假惺惺的在自己胸口畫了一個十字,給那些好在「懺悔」的水手,做出了表態。

「上帝啊,你瘋了吧!!」

雷利亞說完這句話后,望着那些表情安穩許多的水手,張口道:「告訴那些漢國人,為了荷蘭王國和大漢帝國之間的友誼,我們願意請他們登船,參觀我們的一切!!」

說完這些之後,雷利亞表情激動的說:

「上帝啊,我對不起您,我,我為了您這麼多教徒的生命,我,我向異教徒妥協了……」

上尉看着眼前這個「荷蘭豬」,直接大笑了出來,讓本來就很恐慌的雷利亞更加恐慌,甚至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不得不擠出一點點笑容,以表達他對於漢國的「濤濤仰慕」之情。

當巨大的晉武帝號戰列巡洋艦朝着卓越號運糖船靠攏的時候,整個船上,包括雷利亞在內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哈哈……」

「請您原諒我吧!!」

「踏踏踏!!」

要知道他這麼愛吃糖的人,都不敢這麼浪費啊!!

而聽到他的話的海軍陸戰隊上尉,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掏出腰間的手槍,對着牆角就扣動了扳機。

「邪惡的漢國魔鬼用他們製造的邪惡武器,將我們光榮的卓越號包圍在這片屬於上帝的藍色海洋上,我們就像是被惡魔包圍的聖騎士,哪怕是再困難,也不能向惡魔低下我們高貴且神聖的頭顱——」

說到這裏的時候,雷利亞看了一下那些有些慌張的水手,嘴角閃現出一絲得意的笑容,隨後又繼續開口:

「雖然上帝教我們要抵禦對惡魔的誘惑,但是耶穌尚且有被釘在十字架的一天,我們現在的低頭只是為了明天的未來,為了我們心中的信仰——」

「砰!!」

「怎麼,雷利亞先生這裏有什麼窩藏的海盜嗎??」

雷利亞情急之下,把他僅有的歷史知識,全部都說了出來,也可能是對英格蘭歷史的感興趣,所謂的倫敦大火,在他的口中,成為了一件十分「羞恥」的事情。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您要是不嫌棄,可以帶一點回去。」

關鍵時刻,雷利亞還是希望和船上的副手,酒鬼鮑里斯商量一下,哪怕這個傢伙本來也沒有什麼作用,但只要對方答應,他心裏就會好受很多,最起碼一旦真的像他想的那樣,還有人一起承擔後果,哪怕最後死了下地獄,到那個時候,也能夠推卸責任給那個該死的酒鬼鮑里斯!!

但是叫了半天和剛剛一樣依舊沒有人,最後只能讓水手下去找。

「我這裏就是一個簡單的運糖船,真的什麼沒有!!」

槍聲響了,雷利亞的褲子也濕掉了。

「我們這裏怎麼可能有鼠疫呢,要有,也在倫敦啊!!」

當一片「阿門」聲在卓越號上不斷響起的時候,對面的晉武帝號戰列巡洋艦,在接到電報的那一刻,艦長歐陽信就說了一句話:

接下來就是雷利亞最恐懼的搜索了,只不過搜了半天,除了一些老鼠屎以及鮑里斯喝剩下的啤酒瓶,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當被架著的鮑里斯,被拉着手蓋上紅色手印的時候,雷利亞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不少。

正當雷利亞準備送這些「殺神」走的時候,那個剛剛還在和他有說有笑談論「阿姆斯特丹夜晚櫥窗特色」的上尉,突然一本正經的告訴他:

「雷利亞先生,我正式通知你,按照蘭芳昨天下午頒佈的第九十七號航海通行令,凡是之前沒有在蘭芳登記的外國船隻,都要接受為期一個禮拜的消毒檢查,以保證沒有鼠疫……」

「什麼,鼠疫??」

雷利亞看着用刺刀在沙袋上搗來搗去,撒出一地白色的漢軍士兵,臉上帶着討好的笑容,心裏卻已經心疼的要死了。

「放心,我們會很快的,不會很痛苦!!」

「請你放心,我們是文明國家!!」

聽着這位自稱是上尉的軍官,口中的「文明國家」,雷利亞瞬間沉默了,整個人就像吃屎了一樣。

好半天才辯解一句:

「真的沒有商量的餘地嗎,難道只是因為我是異教徒,才這麼對我嗎??」

「如果可以,我希望加入伱們,無論是信仰佛祖還是那該死的魔神,我都願意……」

雷利亞的表情是那麼的虔誠,虔誠到就像他剛剛「侍奉上帝」一樣,至於他是否真的要改教,就看異教徒能不能網開一面了,如果可以,信仰一個足夠邪惡的教派,怎麼看,都還算可以,最起碼聽起來是這樣的!!

上尉望着這個突然「聰明」的雷利亞,憋著笑回答:

「不,這是規定,規定,就一定要執行!!」

「這個也不行嗎??」

看着伸過來的金錶,以及那張油愣愣的圓盤臉,以及那停到他前方的肚子,上尉接過金錶,笑着回答:

「很好,雷利亞先生主動上繳被海盜劫持的臟物,去坤甸后,每天加一隻雞腿,對了,是大的哦!!」

「不不不,不是……」

還沒等雷利亞說完,他就被一句話打斷:「從現在開始,你們只需要開船,調轉船頭,目標,坤甸!!」

「完了,一切都完蛋了!!」

雷利亞看着進進出出,開始招呼人開船的「異教徒們」,整個人就像失去了靈魂一樣,目光獃滯的喃喃自語,其中說的最多的就是:

「鮑里斯,這次可是你放漢國異教徒進來的,和我可沒有什麼關係,出了事,我會保護你的家人的……」

「尤其是泰沙夫人!!」

茫茫大海上,一艘被降下國旗的荷蘭運糖船,被兩艘漢國戰艦,包圍在中間,有一種三明治的感覺。

只不過這個三明治的餡料,有點「甜」!!

………………………………………

坤甸港,一座歷史悠久到,漢國成立之前就有的港口。

從漢國接收整個蘭芳公司之後,這座蘭芳最大的港口城市,乃至核心城市,就成了整個蘭芳經濟的命脈,以及權利的中心。

至於周邊的幾個包括「汶萊市」在內的幾個城市,其實都是為整個坤甸市做配套的。

而整個蘭芳的經濟又很偏向種植業,所以作為最大的出海港,坤甸又承擔了出口以及進口的巨大任務,每年都有大量的貨物從這裏進進出出,為整個蘭芳的經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整個蘭芳,在漢國的經濟版圖中,其實一直處於「提供者」的位置。

作為一個出產大量橡膠,以及蔗糖,香料,甚至是水果產品,乃至一部分海產品的地區,蘭芳的經濟價值,從一開始就被定格在了最基礎的「原材料」出產上,這麼多年,除了增加一部分圍繞當地原材料構建的一部分產業鏈,其實都不算太多,更多還是當地商人自發發展起來的輕工業。

這部分輕工業,如果按照漢國的標準,最多和日本一個水平,除了可能買到的機械相比於日本要更加先進,其實本質上是差不多的。

(漢國本土實行先進機械管制,每年定期出台名單,對外國購買者進行限制。)

蘭芳的輕工業雖然水平不算太高,但基本能夠滿足自身的消耗,整個蘭芳,其實除了需要進口大量的重工業產品,乃至原材料,維持工業,以及其他行業運轉,實際很多都已經可以「自給自足」了。

但蘭芳越獨立,本土的那幫「憂國派」就越擔心,畢竟蘭芳畢竟是個半獨立的總督區,而且和鮮卑這樣的漢國實際控制的總督區不一樣的是,蘭芳是當初自願投靠來的,也就是所謂的「帶藝投師」。

而這種情況,也就導致了在蘭芳的中下層,實際都是本地華人在管,他們這些人組成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家族,盤根錯節,哪怕經過早年擴張時候的壓榨,以及前幾任總督的打壓,雖然有所消耗,但經過這些年的恢復和蘭芳經濟的大踏步發展,基本已經恢復過來了,甚至可以說論實力,不比本土的一些大公司差,甚至自主性會更高。

如此的蘭芳,自然也就受到了那些本土高層的關注,而他們關注的地方和蘭芳上繳了多少稅賦,在美洲戰爭中是否出了足夠的兵,以及捐出了足夠多的錢,沒有半毛錢關係。

這些「建制派」關注最多的就是蘭芳是否安全,更清楚對方解釋就是,蘭芳是否會在未來某個時刻脫離漢國。

這一點幾乎是每一年內閣討論到了目標,可是討論來討論去,終究繞不開「化省設巡撫」這條已經談了十幾年的老路。

最最關鍵的是,上面的那位不同意,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同意,但是底下的人,也只能每年瞪大的眼睛看着蘭芳所發生的一切,最後再不斷的調整去蘭芳赴任的官員名單,以達到最好的治理效果。

而治理的目的也很很簡單,那就是「宣揚大漢榮耀」。

在蘭芳街頭,你可以看到各種各樣有關大漢的標語,甚至蘭芳的報紙,除了幾份報道本地,以及南洋形勢的地方報紙,多數都是靠電報生產的本土報紙。

在這裏,隔幾個小時看西京,乃至金山漢州的報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甚至可以說,當地人大多數知道的信息都是從這上面了解的。

雖然這種行為被某些出頭鳥指責為「蒙蔽」,但總督府就一句話:「爾漢人爾,何以不看漢報??」

然後,那個出頭鳥就被抓了,抓的時候,還在「妓館」浪跡天涯。

而對於如今的蘭芳來說,最近一段時間的發生的「巡邏船」事件,依舊在城內發酵。

哪怕是那些不識字的大爺都知道,荷蘭紅毛又不知死活找麻煩了!!

而他們的反應往往是「弄死紅毛鬼」,以及所謂的「拿下東印度」。

而在今天,也就是龍武二十九年的五月十一日下午,坤甸港內,引來了第一批被請來的「荷蘭客人」,他們甚至還帶來了自己的最值錢的東西。

「洋人鬼,鬼洋人……」

「洋人吃羊肉,羊蹄變成腳,羊角變成心……」

「紅毛鬼,無父無母,笑嘻嘻……」

剛剛被帶下船,雷利亞就聽到了一陣他聽不懂的童謠,尤其是看到不遠處圍着他們做着鬼臉,笑嘻嘻的漢國小孩,他還試圖伸手打招呼,甚至還露出了他自認為還算不錯的笑容。

但是回應他的是一髮帶有石灰的沙包,以及一句他聽的懂的:

「荷蘭豬!!」

正當他在想這個「豬」會不會是那個老鼠一樣的豬,給自己做解釋的時候,身旁的上尉拍了他肩膀一下,轉過頭,對他說:

「雷利亞先生,歡迎來到蘭芳,在這裏,你和你的船員會很

安全……」

「對了,由於我們是自費制,所以還需要你們自己交住宿費和伙食費……」

雷利亞心頭一緊,小心翼翼的詢問:「多少錢,你知道的,我們人那麼多……」

「不多,每人一天一百華元!!」

「什麼……」

聽到一百華元的時候,雷利亞差點跳起來了,要知道他們可是有五十二個人,這一天下來,不得五千二啊,整船貨才值多少,有沒有二十萬都兩說。

「雷利亞先生,如果你覺得貴,可以選擇住在船上,但我就不能保證你晚上的安全了!!」

看着這個壞透的傢伙,以及那些小孩的「童謠」,雷利亞最終妥協了,只不過在他心中,又給那個該死的鮑里記了一賬。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美洲日不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美洲日不落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6章 南洋:倒霉的雷利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