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知更鳥的衰落

第255章 知更鳥的衰落

第255章知更鳥的衰落

胖子最開始一聲不吭,打算儘可能的恢復身體,再繼續力量反擊,但是根本沒有支撐多少時間,在鑽心剜骨不斷增加的痛苦下,很快他的忍耐就到了極限,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出聲發泄。

「想要讓我求饒,痴心妄想,什麼行刑拷問我沒見過……」

最開始還在嘴硬怒吼,但是隨着他開口,堅持的一口氣就泄了,再往後就沒有了一開始的硬氣。

「啊——殺了我,殺了我——」

「……停下來……」

「我說,快停下來……我都說……」

高達三米,膀大腰圓的壯漢,堅持的時間甚至還不到五分鐘……

原因無他,鑽心剜骨魔法帶來的痛苦是難以用語言來描述的,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痛苦會愈演愈烈,最開始劇烈的痛苦,和此刻後面的相比,兩者是天壤之別。

李道顯在胖子苦苦哀求之下,終於抬起手指,停止施法:「早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們也不用平白浪費這麼多時間。我這個人最是心善,實在不忍心讓看人吃這麼多苦頭。」

雖然已經停止了魔法,但是此時胖子的身體在鑽心剜骨的影響下,仍舊在不時抽搐,對身體和精神的摧殘影響,並不是魔法停止就能夠消除的,但是他的臉上還是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欣喜地笑容。

他看着李道顯的目光如同一隻渴望撫摸的羔羊,有恐懼,但是更多的是崇敬。

李道顯接過記錄,翻看了一下,隨口問道:「怎麼不起來說話?」

簡直是噩夢一樣的經歷。

隨着李道顯的話音落下,胖子身上的毒素突然消失,麻痹的感覺消失了,傷口也在血肉魔法的作用下開始癒合,但是胖子卻沒有在乎這些,而是一個翻身,匍匐在李道顯的面前,親吻李道顯的靴子。

可是,儘管胖子剛剛和李道顯激烈交手,落敗后甚至被李道顯痛苦折磨,但是此刻卻恭敬地低下了頭。

胖子聽到李道顯的話,看向李道顯的目光滿是恐懼。

眼前這樣匪夷所思的場景,在混沌樞紐卻稀鬆平常。

儘管這種信賴中甚至包含着強烈的恐懼和害怕,但是信賴的程度卻非常深刻。

胖子低着身子,從自己口袋中拿出一疊各個銀行的不記名黑卡,同時還小心的附帶着一冊財產記錄。

沒辦法,太痛了,只要痛苦停止,就讓胖子感覺自己好像重獲了新生一般……

在說話間,李道顯從胖子的身上收穫到了一縷信念,他竟然對自己有了崇敬的心理,被「和平領袖」的天賦認可了……不僅如此,在胖子說話之後,就連身後的侍者們,也都將李道顯視為領袖,並且獻上了忠誠,同樣被「和平領袖」天賦承認。

胖子自己也不是好人,身為罪犯,他最清楚,即使是在罪犯中,根據性質和行為也是劃分等級的。因為一時衝動而進行的犯罪,和以折磨他人為樂的犯罪,完全不是一回事。

立刻回想剛才的感受,甚至條件反射地抖了起來。

他的動作非常的小心,甚至在遞交財產記錄的時候,仍舊低垂著身子,雙手捧著記錄抬到頭頂。

他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夠發明出這種專門折磨他人的魔法,在被魔法施加的過程中,他甚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對方以此為樂的邪惡意念,源源不斷的通過魔法傳遞過來。

剛剛自己還用魔法折磨了他,但是被折磨的人不僅沒有仇恨,反而像是遇到了明主一般,這也讓李道顯對於混沌樞紐有了更多的認識。

「是我有眼無珠,冒犯了大人,大人對我的懲罰是應該的。我只求能夠在大人身邊做事,像您這樣的人,一定能夠在阿比索沃爾成就一番事業,我願意盡我所能,只要能夠幫到大人。」

李道顯居高臨下地看着癱軟在地上的胖子,笑着說道:「有意思……我剛來這裏,的確需要一些人幫我處理事情,所以你們的忠誠,我就收下了。」

總有一些人,他們是天生的惡人,從骨子裏就感情薄弱,邪惡弒殺。

很顯然,眼前這個傢伙就是其中一個,不僅可以在舉手之間輕描淡寫的拿下自己,甚至在折磨自己的時候,臉上也同樣帶着微笑,以至於現在胖子看到李道顯眯眼微笑的表情,自己的身體都在條件反射地止不住顫抖。

「感謝大人,另外,大人提供的情報的確重要,而且非常準確,這是酬金。」

胖子恭敬地說道:「大人,在下身體虛弱,還是在地上舒服。」

原來此前胖子起身和李道顯對峙的時候,李道顯抬頭時眼中的那一抹厭煩被胖子捕捉到了,既然已經決定要投靠李道顯,他自然會放低自己的姿態,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李道顯翻看記錄,很快將其中的信息收錄完成。

記錄上面事無巨細地記載着胖子作為臨時管理員時,運營過程中收取的所有資產費用,這些財產都儲存在不同的銀行內的不記名黑卡上,正是胖子遞上來的這些。

李道顯失笑搖頭:「你呀你呀,真是識時務者。」

胖子的所思所想,在他被「和平領袖」天賦統御之後,就再無秘密可言,再加上他體內還有病毒寄生,此刻李道顯對他的心理所思所想洞若觀火。

原來這傢伙雖然看上去五大三粗,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心思細膩之人,李道顯此前消息提出要賣八千金幣,胖子猜測李道顯或許是缺乏資金,所以胖子當機立斷,立刻將自己在銀行的全部財產交了出來。

「行了,留下你在擔任臨時管理員時候抽走的財產,其他的收回去吧,起來說話。」

李道顯擺了擺手,他此刻已經通過攝神取念,在翻閱着眼前胖子的記憶,對於這裏的情況也多了幾分了解,不過,他不能暴露自己攝神取念的事情,所以必須通過正規的途徑,獲取信息來源。

聽到李道顯的話,胖子連忙起身,龐大的身軀此刻規規矩矩地站着,乖巧地如同小學生,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

但是,這副滑稽的樣子卻是胖子有意為之,將自己包裝的直率、憨傻,是胖子的慣用手段。

於是,李道顯問道:「憑你的處事風格,即使是對情報收集不精通,上手接管,也不至於讓知更鳥衰落的這麼快……發生了什麼事情,詳細說說。」

聽到李道顯的詢問,胖子立刻咬牙切齒地說道:「都是暗盒搞的鬼……我猜測,他們的背後,應該是暗影行會那幫傢伙。」

暗影行會的會長,正是十二議員之一,暗影行會同樣是其所屬勢力,以暗殺、間諜和秘密交易為主要活動,擅長刺殺、滲透、情報收集,掌握著混沌樞紐的情報網和暗殺任務。

所以嚴格來說,知更鳥情報組織這個隸屬於翡翠魔盜團的情報組織,其實是涉足到了他們的職能範圍。

通常來說,各個勢力都有着自己的情報網絡,這無可厚非,但是知更鳥情報組織經營地有聲有色,甚至已經成為了混沌樞紐頂級的情報交易之一,這種情況下,很多人都猜測,暗影行會不可能坐視知更鳥壯大,因為這已經嚴重威脅到了暗影行會的行業地位。

在知更鳥前任管理者出事之後,暗盒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多個方面針對知更鳥,偽裝成情報販賣者,公開譴責知更鳥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兩頭出售情報,導致自己因為販賣情報被追殺。

於此同時,還有不少知更鳥的線人被殺害,事情鬧的沸沸揚揚。

知更鳥非常被動,要麼承認自己泄露了情報,違背了職業道德。要麼承認自己能力不足,沒有能力守住客戶的私隱。

無論怎麼處理,對於知更鳥來說都是一場災難,當時胖子已經臨時接手知更鳥組織,剛上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着實是有些焦頭爛額,採取的方式就是冷處理,不回應。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開始,知更鳥這個組織的口碑開始下跌。

原本事到這裏,知更鳥還是有翻盤的能力的,畢竟這麼多年的經營,底蘊還在。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大批執事公開承認內部管理混亂,並且說明新任管理者缺乏能力,所以決定脫離出來單幹,成立告死鳥組織,並且拉走了一大批線人和客戶。

並且在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告死鳥就宣佈併入暗盒。

暗盒聲勢大勝,反觀知更鳥還在輿論的漩渦中焦灼,隨後,就是大量的線人叛變,轉投到了暗盒組織。

知更鳥就此一蹶不振,儘管後續他們已經查明,最開始爆料的人的身份存疑,和暗盒組織的關係密切,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願意再聽他們說什麼了。

澄清信息發佈出去,沒有掀起什麼波瀾,甚至還有不少人嘲諷道:「情報組織連這個都查不出來,難怪會衰落。」

胖子說到這裏,怒不可遏,對着李道顯說道:「只有可能是暗影行會,只有他們才能在我們這邊剛出事的時候,他們就收到情報,也只有他們,才有可能策反我們的人員,他們早就計劃出手了。」

李道顯點點頭。

這種事情,幾乎是肯定的。

目前混沌樞紐明面上頂尖的三個情報組織,背後都是暗影行會,它是知更鳥衰落最大的受益者,就算它不是主謀,也一定脫不了干係。

李道顯看着胖子說道:「放心,殺不死我們的,只會讓我們更強大,遲早,我會讓他們百倍奉還!」

胖子神情激動,立刻說道:「甘願大人差遣!」

情緒到位了,話也是盡量簡潔,突出重點,增加爆發力,不錯的演技,可以打八十分。

李道顯靜靜地看着胖子賣力的表演,甚至在內心還能點評一下胖子此刻的表現。

胖子這激動的神情,的確出自真心,但是也有極大的藝術誇張,也根本沒有想到李道顯能夠讀到他的內心。

「正好,有一個需要問你的事情。」

李道顯也不客氣,繼續問道:「我比較想知道,暗影行會是專業的間諜組織,他們能夠掌控完善的情報網,暗中控制多個頂尖的情報機構,這個不足為奇。但是為什麼知更鳥組織可以抗衡他們,成為頂尖情報機構的一個例外……」

胖子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一點,其實我也很好奇,前老大沒有告訴過我,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老大有自己的情報來源……有很多信息,甚至就連暗影行會都不知道,老大就已經預先準備了,也正是因為如此,知更鳥才有了自己的名聲……」

「情報來源是翡翠魔盜團嗎?」

胖子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

就在這時,費爾南多從酒館大門走了進來,對着李道顯說道:「當然不是,甚至我們有不少情報都是知更鳥提供的,另外,你們真的打算用這紙一樣的屏障掩耳盜鈴,實際上大聲密謀嗎?」

李道顯無所謂地說道:「反正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讓他們有些準備也好。」

看到費爾南多,胖子躬身行禮:「大人。」

他能夠成擔任知更鳥的臨時管理員,正是費爾南多過來通知的。

費爾南多沒有理會胖子,走到了櫃枱面前,自顧自的坐在李道顯身邊,揮手喚來了一瓶酒和兩個酒杯,琥珀色的酒液倒入杯中,將其中一杯推給李道顯:「嘗嘗?真是我最喜歡的酒——特洛伊,當然,如果是翻譯成夏國,也可以叫做糖衣。」

李道顯笑了起來,說道:「喔?那我倒要好好品嘗一下了。」

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清甜……這是李道顯的第一反應,入口甘冽,甚至精神也隨之一振,魔力在酒液的作用下被洗滌。

可是很快,酒的回味發苦,甚至苦的發麻,原本的魔力被酒液吸收,精神也被酒液熏擾。

但是李道顯的眼眸卻發亮了,並且稱讚道:「有意思的酒,名字也不錯。」

費爾南多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嗯?」

李道顯輕聲說道:「如果想要一個人走入陷阱,就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糖衣炮彈,總有人只看得到誘惑,看不到誘惑中蘊含的絞繩。」

費爾南多問道:「如果是你,伱會怎麼做?」

「我會在服用這杯酒回味還未開始的時候,再服用龍血威士忌,這樣我既能夠品嘗到糖衣和龍血威士忌的味道,又能夠利用龍血消磨掉炮彈……」

費爾南多聞言哈哈大笑。

不動聲色間,費爾南多傳來一封隱匿符文,被李道顯的意識捕獲。

符文開始分解,蘊含的信息流露出來:「知更鳥有自己的專長魔法,很多人都在猜測,這就是他的信息來源,如果你能夠找到,那麼你就有很大可能通過這次考核。」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巫師:從魔葯綜藝開始抽卡變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巫師:從魔葯綜藝開始抽卡變強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知更鳥的衰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