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對我有一分真嗎?

第194章 對我有一分真嗎?

輿論怎麼沸沸揚揚的虞念不想去關注,因為相比那些只會猜測的人,她應該算是最接近真相的了。

這還是頭一回虞念覺得在家裏待不住的時候呢。

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裏總覺得惶惶的。

可現如今江家發生的事跟她沒關係,就連江年宴也這麼說的不是嗎?

稍晚些的時候,江年宴來了她這。

進門后整個人看上去有些倦怠,整個人靠在沙發上,頭枕着沙發後背好半天。還是上午那身衣服,西裝褲包裹着的兩條大長腿很隨意岔開着。他抬手扯了襯衫的扣子,脖頸處的紅痕稍稍褪了些顏色。

擱以往,每當他來家裏她都很緊張。但今天她竟是渴望見着他的,見他看上去挺累,她端了檸檬水在茶几上,輕聲問他,「你是從哪來的?」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去醫院瞧瞧情況。

江年宴仍舊靠在那,沒坐起身,但回答了她的問題,嗓音都是低低懶懶的,「從老宅。」

「那些親戚才安頓好?」

江年宴嗯了一聲。

虞念光想着那麼一大幫子人就頭大,過年行程意外的更改,確實是挺麻煩,人少尚算好安排,人一多,各種雜事也多。

兩人之間出現沉默。

很安靜的氣流在兩人之間肆意流竄。

良久后江年宴問,「想知道季姿的事?」

虞念嗯了聲,倒是挺直接的。

怎麼說呢,她倒不是有多關心季姿,只是很關注這件事。而且怎麼講呢,要說季姿跟她一丁點關係都沒有也不現實,畢竟算是她勾搭的江擇劈腿。

暫且別管她到底要不要嫁入江家,最起碼季姿是最直接的導火線。

江年宴坐了起來,見她檸檬水都幫他倒好了他笑了笑,「為什麼不直接問?還挺有耐性的。」

虞念見他主動提起,那她也不客氣了,便道,「我是挺想問的,熱搜上都說江擇朝着季姿大打出手了。但我看你挺累的,所以想緩緩……」

她把檸檬水端給他,「要不,你先緩緩?」

一句話把江年宴給氣笑了。

還緩緩,怎麼想的?

他接過杯子喝了兩口,倒是解了乏。放下杯子他說,「江擇雖然德行有虧,但還不至於動手去打女人。」

虞念愕然,「都被戴綠帽子了還不至於?」

江年宴看着她,眼神似有考量。

雖說是在自己家裏,但虞念接下來的話挺小聲的。「季姿跟江年啟說,自從她進到江家后江擇就沒碰過她。除非季姿撒謊,否則江擇一定知道自己被戴了綠帽子。」

江年宴若有所思,別管江擇之前是個什麼狀態,昨晚只要他沒碰過季姿,季姿卻因為劇烈運動而導致大出血,這一下江擇就什麼都明白了。

「江擇的確是在病房裏發了不小的脾氣,這件事怕是蓋不過去的,至少江年泰會徹查這件事。」江年宴通過老劉,也大致上知道醫院裏的情況。

虞念問,「奶奶知曉了嗎?」

江年宴微微點頭,面色淡淡的。

「奶奶肯定不想事情鬧大。」虞念輕聲說,「在奶奶看來,昨晚留在江家的都是親戚,能跟季姿偷情的也肯定出自親戚,季姿那麼高傲的人不可能看上司機或是下人,退一萬步來說真是司機和下人那也是江家的人,說白了都是家醜不可外揚。」

江年宴說,「公開處置不可能,但少不了內部調查。不管是江年泰還是唐慧,本來對季姿進門這件事就心懷芥蒂,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哪會算完?而且就算長輩們想息事寧人,戴綠帽子這件事江擇也忍不了。」

「可對方是江年啟,能怎麼辦?」虞念說。

江年宴抬眼看她。

看得虞念發毛,「怎麼了?」

「至少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江年啟。」

「那江年啟呢?事發的時候他還跟着去了醫院。」

江年宴笑說,「人人都說江家三子中屬次子最與世無爭溫文爾雅,可在我看來三子之中就屬次子最暗藏心思,他才是佛口蛇心的八賢王。」

他輕輕轉着杯子,「像是這種人,必然不想事態的發展超出他的控制範圍內,所以昨晚他跟着去就變得順理成章。」

虞念恍悟。

是啊,否則平時在面上看着都毫無關係的兩個人他怎麼說去醫院就去醫院了?再說了,他跟江年泰的關係也很一般。

「這件事跟你無關。」江年宴淡淡地強調一句,「所以不管什麼人問你什麼……」

「我都不知道。」虞念馬上說。

江年宴瞅着她笑了,「嗯。」

虞念深深嘆了口氣,這件事查來查去,查到最後傷的只是江老太的心啊。

「那接下來呢?」

江年宴說,「季姿明天出院,或許這件事就該有了結了吧。」

虞念聞言沉默,稍許重重一嘆氣。

江年宴被她的反應逗笑了,「你看着挺傷春悲秋啊。」

「我就是在想,季姿圖什麼呢?」虞念眉心微蹙,「雖然江家直到現在還沒許她名分,可她也算是住進江家了,但凡知道江家的誰不清楚這件事?既然當初拿了孩子做籌碼想要一躍龍門,這馬上臨門一腳了怎麼還能犯這麼蠢的錯誤?」

江年宴不緊不慢地喝着檸檬水,沒吱聲。

「是不是……」虞念突然想到一種可能性,抬眼看江年宴。

江年宴眼皮一抬,「你想說是江年啟的存心故意?」

「不排除這種可能吧。」虞念說,「季姿漂亮是漂亮,但畢竟名花有主,江年啟也不至於痴迷到去挖自己侄子的牆角,是我心理陰暗吧,我會想成陰謀論。」

江年宴放下水杯,「過來。」

虞念遲疑片刻,但還是起身上前。

江年宴將她拉坐在自己身上,雙臂順勢環抱住她,於她腰后十指交叉。

看着她笑,「所以說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聰明,季姿哪怕有你一半智商都不會上了江年啟的賊船。前者擅於心計,後者耐不住寂寞,自然是一拍即合了。」

「可江年啟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打擊江年泰?一旦東窗事發他不是把自己都折進去了?」虞念想不通這點。

江年宴輕笑,「應該會有後手吧,他不用多,一樁醜聞就能讓江年泰翻個大跟頭,畢竟之前的流言蜚語也不少了,就看這次是不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江年啟能從醜聞中脫身而出,也算是達成了目的。」

虞念不說話了,思量著。

江年宴偏頭瞅她,見她聚精會神的模樣着實想笑,「女俠,你又琢磨什麼呢?」

虞念眉心還微微蹙著呢,看向江年宴,「季姿在娛樂圈裏混了多少年了,那是個什麼地方?大染缸啊,什麼人見不著?什麼事碰不到?都能步步為營進到江家那是手段非常啊,還能在江年啟身上翻船嗎?我覺得她並非是耐不住寂寞,她對江年啟是有所圖才對。」

「所以?」

「所以,我覺得季姿肯定也留後手。」虞念下了定論。

江年宴往沙發背上一靠,將她往前一拉,她就順勢趴他懷裏。

這姿勢別提多曖昧了。

「江年宴,我在跟你聊正事呢,你別瞎起性。」她趕緊提醒他一句。

與此同時她僵在他身上一動都沒敢動。

「緊張什麼?」江年宴不怒反笑,手指掀開衣擺鑽了進去,有意無意地摩挲着她的腰心。

細膩軟滑,令他愛不釋手的。

虞念覺得腰間泛軟也泛癢,下意識扭了一下腰。

就聽男人悶哼一聲,倏然掐住了她的腰。

虞念陡然不敢動了。

「虞念,故意的是吧?」江年宴盯着她,咬牙說。

「沒有,你放我下來吧。」說着她要撤。

被江年宴手勁一使重新按回懷裏,「別亂動,抱一會。」

好吧,虞念不動了。

良久后,江年宴開口,嗓音低低的,像是透著淺淺蘇醒了的情慾。「虞念。」

虞念覺得這一聲名字從他嘴裏念出來挺好聽的。

「你說你有陰謀論,覺得男人接近女人都有目的。或許像是季姿那種女人的確會成為別人手裏的槍,但你不一樣。」

他輕輕扣住她的後腦,灼熱的目光在她臉頰上遊走,「男人靠近你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上你,你有讓男人瘋狂的資本。」

「包括你?」虞念呼吸急促。

江年宴與她視線糾纏,「包括我。」

虞念暗自攥了攥手,「包括,曾經的你?」

江年宴盯着她,眼底在隱隱翻騰著暗浪,深邃、神秘,像是帶着宇宙最深處的黑暗力量般。他的眼神讓虞念沒由來地感到害怕,又說不清道不明的。

良久后他不答反問,「曾經的我,對你不好嗎?」

好。

很好。

而今兩人走到了這步田地,虞念出了奇地想要追尋一個答案了。

「曾經你對我的好里,有幾分真?」

她最近一直有個想法,曾經的阿宴為什麼會被帶到虞家?是父親無心的舉動還是他的存心故意?他有他的目的,可真想要挖掘出他想要的真相,估計得需要時間吧。

江年宴盯着她良久,抬手輕輕掐住她的下巴。男人的手指溫熱,還沾了她肌膚的淡香。她有預感,這個答案她應該輕易得不到。

果不其然,就聽江年宴淡淡反問,「那現在的你,對我有一分真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極致掌控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極致掌控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4章 對我有一分真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