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相認

第五十六章 相認

看着瘋了一樣的賀敏然,賀顥天努力壓抑著心頭的對於宋存志的恨,伸手環抱住她:「姐,你先聽我說。」

賀敏然張著嘴,一雙眼睛沒有什麼焦距的看向賀顥天。

她嘴巴張的很大,她想要狂喊,想要發瘋,可是骨子裏的接受多年教育所形成的優雅自持還是讓她努力的自控,不要做出太過激的事情。

看着賀敏然,賀顥天心裏也很難過。

「我見到了一個和我長的幾乎一模一樣的人。」

賀顥天這句話讓賀敏然回神。

她緊緊抓着賀顥天的胳膊:「他在哪兒?他……是不是我兒子?」

賀顥天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取了他的頭髮送去鑒定了,結果還沒出來。」

「那我能不能見見他?」賀敏然小聲詢問。

賀顥天拿出手機,他的手機里存了鍾碩的照片。

他找出照片遞給賀敏然。

賀敏然顫抖的伸手接過手機,她但低頭看着手機上的那個青年的照片。

這是一個很俊朗的青年。

他有着立體的五官,眉毛尤其濃,眉型也是賀家獨有的,他的眼睛瞳孔顏色很深,看上去就像是一汪不見底的深潭,他的鼻子山根挺直,鼻尖處有些微微下彎,賀家幾代人鼻型幾乎都是這般。

賀敏然看着照片,眼裏的淚一滴一滴的掉落下來。

「應該就是他吧。」

賀顥天沒說話。

他沉默的站在一旁,由著賀敏然看着照片哭。

很快,賀顥天的手機響了起來。

賀敏然趕緊把手機還給他。

賀顥天接通電話。

他聽了之後立刻道:「好,我馬上去。」

「你去哪兒?」賀敏然問。

賀顥天笑了一下:「結果出來了。」

賀敏然立刻道:「我和你一塊去。」

醫院病房裏,鍾碩看着窗外漸沉的夜色,他面前放了幾個飯盒,每一個飯盒裏都裝了味道很不錯的菜。

今天除夕,盛小雅給他叫了附近一家很有名的餐館的外賣。

菜送過來的時候還熱乎著,但是鍾碩卻沒什麼心思享用。

他一直在想那個和他長的很像的人。

那個人到底是誰?和他為什麼長的幾乎一樣?

他想問問盛小雅,可又不知道怎麼去問。

就在他冥思苦想的時候,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

鍾碩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是盛小雅打來的電話。

「鍾碩,我要和你講一件事情。」

鍾碩沉靜下來:「好,我聽着呢。」

「今天我帶來看你的那個人他叫賀顥天,從血緣關係上來說,是你的親舅舅,而你是宋存志和賀敏然的兒子,如果你的身份沒有被換,你應該是宋三少。」

一個宋三少,讓鍾碩眼都紅了。

他這些年過的那麼凄慘,過的那樣苦,完全都是拜宋三少所賜。

他原以為是因為自己不識抬舉得罪了宋三少,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磨難的。

他不過是個無依無靠的小人物,得罪了有權有勢的人,除了忍氣吞聲,根本做不了什麼。

被那樣的針對,被那麼折磨,他也認了。

可今天盛小雅告訴他,他本應該是宋三少。

他本不該受那麼多磨難的。

簡直是太荒唐了,荒唐到叫人想要發笑。

「您沒和我開玩笑?」

盛小雅很肯定道:「這不是玩笑,是真的,賀顥天做了親子鑒定,證明了你和賀敏然女士還有宋存志的親子關係。」

「呵。」鍾碩笑了起來。

他捂着眼睛笑的,笑了好一會兒,手拿開的時候,眼睛裏都是淚水。

盛小雅還在繼續:「現在賀家正在去醫院的路上,我和你說這些,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她並沒有說這件事情賀家也是被蒙在鼓裏的,他們並不知情,讓鍾碩不要怨恨。

這種話盛小雅可說不出來。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做決定的是鍾碩,旁人不該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去干涉他,他要不要認賀家,要不要怨恨,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做為朋友,或者說做為鍾碩的新老闆,盛小雅知道自己的立場,她應該站在鍾碩這一邊。

盛小雅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炸開的煙花,手裏捏著的是宋三這些年所做的惡事。

看着那一頁頁的寫滿了累累惡行的紙,盛小雅笑了一聲。

她拿起手機,把這些拍成照片發給賀顥天。

賀顥天開着車,車上載着賀敏然還有賀家二老。

入夜了,今天的於北市車輛很少,一路上車子暢通無阻,以往的喧囂都沒了,這個城市難得的很安靜。

到了醫院,賀顥天停下車子,拉開車門的時候聽到手機響了一聲。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就看到了盛小雅發來的那些照片。

照片上字跡很小,他看不清楚,就放大去看。

才看了一眼,賀顥天心頭火氣怎麼都壓不住。

「怎麼了?」

賀敏然攏了攏大衣問。

賀顥天努力的笑了一下,把手機收起來:「沒什麼,咱們上去吧。」

鍾碩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病房的門就開了。

緊接着,一個中年女子還有兩位老人眼淚汪汪的就進來了。

三個人站着,含淚怯怯的看着他。

他們明顯的很激動,但是卻膽怯的不敢靠近,只是那麼貪婪的望着,用目光描摩他臉上的每一寸。

過了許久,中年女子才往前走了幾步。

「對,對不起。」

她一開口就是道歉。

鍾碩看着有些眼熟的五官,聽着她聲音里所帶出來的那沉重的感情,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

他的眼淚一落下,賀敏然也跟着哭。

母子兩個一個坐一個站,就這麼看着對方,比賽似的掉着眼淚。

賀敏然身後賀家二老使勁的抹着眼淚。

賀顥天沒有進病房。

他站在外邊看手機。

越看,他心中怒火越盛。

好一個宋存志,好一個宋家……

真當他們賀家就是好欺負的。

把他們賀家的骨血換了,換上這麼一個人面獸心的東西。

病房裏,賀敏然已經接近了鍾碩。

她伸手,鍾碩也伸出手,兩個人的手相握在一起。

「對不起,都怪我。」賀敏然泣不成聲:「都……怪我,讓你受,受了這麼多年苦,如果我仔細,仔細一點,你就不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暴富從世界貶值百萬倍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暴富從世界貶值百萬倍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相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