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

「老大,我回來了!」

「怎麼樣?」陳非看到他后立馬着急問道。

「我見到了鄭真,並且按你的吩咐讓她後天去指定地點見你!」

陳非心裏有些緊張起來,「那她是什麼反應?」

「她說後天會如期過去找你!」

「那就好!」陳非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他對小弟囑咐道:「你去安排一下,還有當天我要做的事你絕對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尤其是凌秋雲,聽到了么?」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會幫你守好秘密的!」

陳非點點頭,「我去見鄭真之前會找個理由跟凌秋雲搪塞過去,若是他跟你問起我的去處,你直接說不清楚便是!」

「我知道了,那個,大哥...」

陳非見他突然有些支支吾吾起來,便問:「還有什麼事么?」

「我覺得...要不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你一個人,我總有些不太放心!」他小聲說道。

陳非雖罪大惡極但待兄弟們卻格外仗義,所以他的這些小弟們一個個不僅對他言聽計從,更是發自真心想要追隨他一輩子,因此他才會這麼擔心。

「不用了!」陳非立刻拒絕,「要是讓鄭真察覺出一絲異樣,我就沒辦法再利用她對付林在李敖他們,你放心,她一個小丫頭,掀不起什麼風浪,再說她對我又沒有戒心,而且還指望着我能幫她除掉林在,所以我更不會有任何危險!」

太過自負很容易使人走向失敗,可陳非永遠不會意識到他的問題所在,就如當初他尚未制定好一個百分百可行的方案就冒然進攻西境,最後導致他損失慘重大敗而歸,並且使他的很多弟兄都為此喪命。

明明是他太過衝動自負所以導致敗局,可陳非卻把一切過錯都歸咎於李敖身上,他從未想過尋找自身的問題,就如此時,他亦是完全聽不進去凌秋雲的勸誡非要一意孤行,甚至認為他已經牢牢控制住了鄭真,根本沒有為他考慮任何一條後路。

「可是...」

相比之下他的小弟要謹慎許多,可陳非卻有些不耐煩了,「你是在懷疑我么?」他厲聲問道。

陳非最討厭猶豫不決畏畏縮縮之人,可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慎重與膽小其實完全是兩個概念。

「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急忙解釋。

陳非知道他是出於好意,因此緩和語氣道:「我心中有數,你大可不必擔心!」

「我知道了,大哥,對不起,我絕不會再說這種話了!」

「樓子,你沒有忘記咱們那些弟兄們是怎麼慘死的吧?」

這個叫樓子的男人臉色立刻變得沉重起來,他目光兇狠道:「老大你放心,我什麼都可以忘,唯獨這件事我一輩子都不敢忘記!」

陳非拍了拍他肩膀,「很快,咱們很快就能幫弟兄們報仇了!」

「是的大哥,多虧你一直的努力與蟄伏,我們才能有機會除掉李敖!」

陳非握緊拳頭,「上次讓李敖逃過一劫,但他不會永遠這麼幸運,他殺了咱們那麼多人,我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樓子對他心中充滿了敬佩。

「嗯,等李敖死後,西境就是咱們的了!」陳非頗為自傲道。

樓子點點頭,「我們這麼多年的心愿終於可以實現了!」

「沒錯!」

陳非已經開始幻想日後風光無限的生活,但是樓子卻突然面帶憂慮地問道:「大哥,你真的那麼相信九王子么?」

陳非聞言心中一顫,他緊盯着樓子,略有些不快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樓子小聲提醒道:「大哥,為九王子辦事的可不只有你一個人啊!」

陳非頓時明白他話中所指,他皺緊眉頭問道:「你是說凌秋雲可能會威脅到我們?」

「沒錯,九王子走後,他把西境的全部事宜都交由凌秋雲處理,這足以證明比起大哥你,他更信任的其實是凌秋雲那個傢伙,所以你覺得如果九王子真的得到西境,他會派誰來管轄這裏?」

陳非這才意識到他的處境,以前他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可現在看來比起自己,九王子的確更加賞識那個混蛋。

他本來就看不上凌秋雲,所以更無法忍受將來還要處處看那個傢伙的眼色。

一想到這,陳非就狠狠地拍起桌子,「我為他出生入死盡心儘力,沒想到最後竟為別人做了嫁衣!」

與他相比,樓子要顯得穩重許多,他低聲勸道:「大哥,你先別急,九王子背靠戎國,我們到時候必然要仰仗他的力量,所以你絕對不能把他給得罪了!」

「那你就讓我這麼算了?不行,我就是咽不下這一口氣!」

憑什麼?

他不甘心,所以他決不能眼睜睜看着那個人爬上比他更高的位置。

「此事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但我們不該把九王子給得罪了,大哥,我覺得我們可以暗中把凌秋雲偷偷除掉,反正九王子也不在西境,到時候我們再隨便找個理由把責任推卸到別人身上不就可以了?」

「你說的沒錯!樓子,等我回來,我們就想個辦法把他給殺了!」陳非面色兇狠道。

凌秋雲在他們營子裏,要想殺他還不輕而易舉?

反正他早就看這個目中無人的傢伙不順眼了。

~~~

第二天一大早,陳非剛走出房門就看到凌秋雲朝這裏走來。

他本想假裝沒有看到,可凌秋雲竟然主動過來向他打招呼。

「早!」

「早。」陳非心裏有一肚子怨氣,可他現在又不好發作出來。

若是讓凌秋雲察覺到自己對他起了殺念,說不定就會悄悄離開這裏,而且他與九王子一直保有聯繫,若他故意跟九王子詆毀自己,到時候難辦的可就是他了。

所以他只能暫時選擇忍耐。

「你要去哪裏?」

「出去走走,你呢?」

「我也是!」

凌秋雲嘆了口氣,這些日子他一直躲在這裏,日子也算過得安寧,可他的內心卻一點都不平靜。

凌秋雲並未像他表露出來的這般淡定,他無法確認西境的具體情況,更不知道娘她最近過得如何。

可他現在卻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覆水難收,無論犧牲什麼,他也都必須堅持下去。

「對了,我明天準備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裏?」凌秋雲立刻皺眉問道。

「明天是我兄弟們的忌日,我要去看看他們!」

「好!」

聽到原因后,凌秋雲便沒有再過多詢問。

「九王子剛傳來消息,他叮囑我們一定要沉得住氣,千萬不能冒然行動!」

「我知道了!」這次陳非竟意外地沒有與之爭執,反正凌秋雲也活不了多久了,先讓他得意一會兒也沒有什麼關係!

「對了,你派去監視李府的人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發現?」

這裏都是陳非的人,凌秋雲根本指使不動他們,所以他只能倚仗陳非,好從他這裏打聽到什麼消息。

「沒有,還是跟以前一樣。」陳非面無表情回道。

「嗯,我知道了!」

他們沒有其他話要說,所以簡短聊了幾句后便各自走開了。

凌秋雲知道陳非不服氣自己,但是他並未想到他此時已然對自己起了殺念。

如果他們倆位置反調,他絕對不會給自己一條活路!

可他卻堅定地認為陳非絕不會有這種想法,所以才沒有對他心存任何警惕。

~~~

明蘭在蕭沐洲別院裏已經住了些日子,可九王子仍是遲遲沒有現身,這讓明蘭心裏愈發憤憤不平。

她的確如願來到戎國,但九王子對她依舊如往常一般冷漠,若長久這樣下去,她來了戎國和待在麗春院又有什麼區別。

哪裏都是牢籠,都是一樣的痛苦。

她必須想辦法改善這種局面,可她根本沒有機會見到九王子,不僅如此,這些日子甲由不知為何總是跟着自己,這讓明蘭心裏更加不安,不知為何,她總覺得甲由最近看起來好像有些不大對勁兒。

甲由不擅長說謊,所以明蘭決定一會兒就去他房間找他好好談談。

況且他和九王子一定時常保持着聯繫,如果想見到九王子,她就只能依靠甲由的幫助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歲華可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歲華可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