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你怎麼欺負到我的頭上了?

第238章 你怎麼欺負到我的頭上了?

在《歌手》第三期排位賽最後宣佈排名的環節,其他競演嘉賓被導演大喘氣的宣佈方式拉扯得叫苦不迭,只有李亦然神情自若的端坐在沙發上,絲毫不為自己的前途擔心。

她清楚誰都有可能被淘汰.惟獨不會是她。

而結果也沒有任何意外,李亦然當之無愧的拿到了這期的第一名。

很多觀眾完看《歌手》正片后意猶未盡,循環播放《凄美地》的視頻,同時搜索和李亦然相關的信息。

他們自然而然的看到了李亦然發佈的新微博,和網絡上關於樂言新專輯的討論。

「《凄美地》是樂言寫的?」

「樂言發新專輯了?」

「每一首質量都這麼高嗎?」

類似的討論在全國很多角落發生著。

今晚過後,有幾百甚至幾千萬人知道李亦然的緋聞男朋友、獅城電影節最佳新人獎得主樂言,發佈了一張質量似乎還不錯的專輯.

當晚10點。

見局面僵持住了,季學禮出來主持大局:

閉麥很久的季學禮也出聲了:

上個月,樂言也參與了一個關於獅城電影節的內部執行會,下了會,他和李亦然抱怨宣發套路太深了,像是宮斗劇,他聽的頭疼。

「你會用什麼手段引導這些路人粉購買?」

「你說的答卷,指的是這張專輯能給公司賺多少錢嗎?除了專輯銷售額外,每首歌的全網播放量、下載量和平台版權購買也會產生收入,而這些都要依靠歌曲傳唱度;你也知道我的粉絲群太窄了,他們不能讓歌曲傳唱出去,從長遠考慮,我認為不應該馬上收割,應該把今晚來的這些優質用戶養起來,儘可能的留住他們。」

另一邊。

搭乘着《歌手》這條巨輪,樂言的新專輯在非粉渠道得到了海量曝光,他們監測到節目播出后,關於新專的討論量和搜索量都出現了巨額增長。

宣傳懵了。

樂言乾淨利落的表達自己的看法:

現在面對的就是選左還是選右的問題,其實兩邊都能走通,就看目的是什麼了。

倪震那邊先說話了,但他問的是宣傳:

躺在樂言大腿上的李亦然見他掛了電話,抬手摸著樂言的臉說:

「你成長得太快了。」

樂言最近在團隊中的份量越來越重,他的話沒人敢直接反駁,即使季學禮也不行。

今天,樂言已經能主持會議,對經驗豐富的宣傳說不,且表達自己的看法了。

「先散會吧,我想想,一會兒我把決策發群里。」

會議結束,季學禮馬上聯繫了老闆葉新純,把現在的情況彙報給她。

「樂言,你的想法我理解,但專輯銷售量也很重要啊,從某種程度上講,這是你給公司返回的最直接的答卷,現在的數據是很好,但還可以更好的。」

進入項目時間越長,他越無語。

去年,李亦然新專輯宣發時,樂言雖然偶爾在場,但眼睛裏滿是懵懂和無知。

他居然只用了半個月就了解並走入了一個行業.

而樂言在其他方面的成長更是驚人。

更恐怖的是,樂言不僅做藝人是全能天才,演員歌手兩不誤、能寫會唱跳得好,做幕後更是天才。

今天搞了這麼大動靜,目的不就是為了讓這些人買專輯嗎?

「真的不用引導用戶購買嗎?今晚積累了這麼大的聲量,不推進一步是不是有些浪費了?」宣傳又問了一遍。

她從未如此自信過也從未如此渴望過舞台,她『猖狂』的認為自己有絕對的實力站到歌壇的最高峰。

如果李亦然是天才,那麼樂言是什麼?

天才中的天才?

而且現在這個公司里,也只有葉新純能壓得住樂言了。

樂言『嗯』了一聲:

「路人粉對專輯太重要了,好不容易吸引進來,看到滿屏都是『買買買』,是我就走了,有這個功夫不如在那些地方安排些新專輯的專業點評什麼的今晚吸引來的人都是喜歡聽音樂的優質用戶,讓他們看到想看的內容才能留住,才能產生轉化。」

你們項目一直這樣嗎?

「聯繫粉絲站,借用她們的身份在各個平台組織用戶購買專輯曬單等運營活動,獎品咱們出;還有買大號.」宣傳一連說出好幾個途徑,顯然已經早就想好了。

去年還被雜誌欺負的小萌新,只用了半年多時間就走到了國際舞台上拿獎,樂言現在的代言身價已直逼入行六年的她.

要知道李亦然出道以來一直被冠以天才的稱號。

樂言說的『要把你小歌后前面的小去掉』是認真的.

李亦然對着鏡頭說『想拿第一』、『渴望』等話已經收斂很多了。

巨星內部開了一個小型線上會議。

也只有走向樂壇的最高峰,才能配得上身邊那讓她愛到骨子裏樂言。

倪震那邊安靜了幾秒,又問樂言:

因為巨星的人員是混用的,這個宣傳第一次跟樂言的項目。

「你覺得這些動作太『硬』了?」

無論選擇了哪邊都要承擔與之對應的責任,既然如此,那麼這責任就拉着老闆一起承擔吧。

樂言那邊卡頓了兩秒,才開麥:

「我們才吸引來路人粉的關注,展露出太強的企圖心會把他們推出去的,從數據上看,只靠粉絲銷量已經很好了,下一步應該把工作重點放在如何提高傳唱度上,所以千萬別敗人品,之後有一個多月宣傳時間,不急於第一天讓他們買單,這是我的個人看法,倪震和季總監也一起看看。」

而且,季學禮也很理解樂言這樣想的原因和初衷。

宣傳提議,趁著這個熱度應該趕緊安排一波引導購買新專輯的動作,但樂言卻提出了反對意見。

樂言說,這個時候不要急於引導路人粉購買專輯,在超話和微博把購買途徑置頂足矣,再做其他就畫蛇添足了。

全都聽藝人的??

不止是宣傳,線上參會的所有人都在等待近期逐漸主導內部工作的樂言解釋原因。

聽到別人誇讚,樂言都是敷衍的笑笑從不入心。

但李亦然誇他,他是真的會聽進去的,因為李亦然很少夸人。

樂言開心的挑了下眉毛:

「沒給你丟人吧?」

網友們誇你眼光好,入了一個爆倉的好股!

李亦然半真半假的嘆氣:

「你成長這麼快,我壓力很大啊。」

樂言語無倫次的指電視:

「你都這麼強了.壓力還大?是我壓力大吧?」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在音樂領域已經有很深根基的樂言,對剛剛李亦然的表演只有一個評價——恐怖!

李亦然之前的實力已經很強了,但現在的她強到讓人窒息。

別說節目里的選手們怕她了,樂言剛剛聽歌時覺得自己快被歌聲『吞沒』了。

你把《凄美地》唱到這個高度,我之後去宣傳時咋唱啊?

日子還不過過了?

怎麼看都是我壓力更大吧??

李亦然突然抬起雙手勾住樂言的脖子:

「寶貝,你別的地方都太強了,做歌手我再壓不住你,會被你欺負到頭上的。」

樂言切了一聲,撇著嘴搖頭:

「即使有朝一日你在家做家庭主婦,這個家裏也沒人敢欺負到你的頭上,只有你欺負到我頭上的份。」

欺負你?

誰敢啊?

「真的嗎?」李亦然忽閃著大眼睛問。

這表情和電視里自信、冷艷的大魔王完全不像是一個人。

「那當然了——」話音未落,樂言被李亦然一個用力拉倒到床上。

李亦然騎上了樂言的頭:

「那我就聽你的,欺負欺負你吧。」

趁著12點還沒到,生日還沒過做些一直想做但平時不敢做的事情吧。

李亦然終於來興緻了。

李亦然欺負到樂言頭上的時候,在京郊大別墅里泡澡的葉新純發出了今晚的第三聲嘆息。

「這些話,都是樂言說的?」

給公司的答卷不止應該看新專輯銷售額,還要放眼到未來的播放量、下載量和平台版權收入。

不要只顧眼前的利益,要放眼未來.等等。

以上這些,都是從樂言嘴裏說出來的?

季學禮實事求是的複述:

「對,這些都是樂言說的,他還說有這個功夫不如在那些地方安排些新專輯歌曲的專業點評,今晚吸引來的人都是喜歡聽音樂的優質用戶,讓他們看到想看的內容才能留住,才能產生轉化。」

葉新純語氣平靜的說:

「嗯,我知道了。」

季學禮趕忙追問:

「那今晚我們要安排什麼動作?是引導購買還是養起來?」

今天是周六,時間是晚上十點多。

季學禮冒着『大不敬』的風險不適宜的聯繫葉新純,就是因為這個決策要馬上下。

晚了那些引來的人可就真的浪費掉了。

葉新純從浴缸里站起來,本想好好泡個澡的,現在一丁點心情都沒有了。

「聽樂言的。」

季學禮再次確認:

「聽樂言的,把這批粉絲養起來?」

葉新純披上浴袍,走到洗手台前:

「對,養起來。」

「好的,我馬上安排下去。」季學禮馬上答應下來。

葉新純突然再次出聲:

「之後樂言的工作進展寫到周報里,不用每天彙報了。」

電話那邊的季學禮馬上緊張起來。

老闆這是在表達,不該在非工作時間打擾她嗎?

他心驚膽戰的問:

「那彙報的顆粒度,跟之前一樣嗎?」

葉新純冷漠的說:

「也不用了。」

季學禮汗流浹背了

完了完了完了!

出大事了!

我把老闆惹到了?!

掛掉電話后,葉新純抬頭看向鏡子中的自己。

皮膚雖然緊緻細膩,但沒有了精緻的妝容修飾,能明顯看出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外界盛傳她四十多歲,但葉新純的實際年紀已經五開頭了。

她不想正視自己的年紀,就像她不想正視自己老了一樣。

雖然復出后再次把巨星帶出了泥沼,但不得不承認,她沒有太多的精力放在巨星的業務上了。

過年後這幾個月的操勞已經讓她感覺到了疲憊,而這兩天耗費大量時間思考如何處理樂言的問題讓她更加疲憊了。

不止是身體,還有心。

這終將是一個屬於年輕人的時代,比如樂言。

樂言是一個萬金油般的存在,而且是一個成功的萬金油。

做藝人成功,做策劃成功,玩弄輿論成功,造星成功

其實今晚季學禮彙報上來的這個問題,選哪個都可以。

無非就是先賺錢還是后賺錢的問題。

大部分商人一定會選擇賺快錢。

只有錢進了自己口袋才是錢,未來有可能進的永遠是別人口袋裏的錢,不穩妥。

但樂言表達出來的態度,證明他是個眼光長遠的人,願意犧牲眼前的利益去換取更好的未來可能性。

通過這件事,葉新純在樂言身上看到了很多可能性。

萬物皆有起伏,周而復始,潮起潮落。

巨星可以二次騰飛,也肯定會再次面臨低谷。

按照葉新純的狀態,她沒有精力第三次帶巨星騰飛了。

但巨星是她一輩子的心血,即使退休了,也要把巨星保住。

所以這次回歸后,除了要讓巨星脫離困境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是把巨星未來十年的路鋪好。

她要找管理層面的接班人,也要給這個接班人找左膀右臂。

而現在,她認為樂言是一個很好的幫手。

有樂言在,巨星在業務層面不會倒下。

樂言可以帶新人,可以帶項目,可以造星,還可以做策劃。

同時,如果樂言在核心領導層有一席之地,依靠他的長遠目光和運營思維,能幫公司走在正確的方向上。

樂言是很強,但是巨星更強,他在這個時候要股東身份並不合時宜。

但放眼到未來

樂言是巨星在葉新純退休后非常重要的關鍵人物,無論從哪個層面上考慮,巨星都需要有樂言在。

剛剛,葉新純並沒有給季學禮解釋,讓他按照樂言的意見執行是因為什麼。

如果一定要問出來一個原因.

那是因為葉新純不是一般的商人,她和樂言一樣,願意捨棄眼前的利益去博取未來更高的回報。

葉新純播出一個電話:

「陳律師,明天你來一趟公司吧,我有一些股權上的問題想和你討論。」

葉新純決定了,樂言就是那個她要賭的未來。(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高考都拿下了,拿不下這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高考都拿下了,拿不下這娛樂圈?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8章 你怎麼欺負到我的頭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