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每個人都有八百個心眼子

第456章 每個人都有八百個心眼子

許琳的表情一看就知其中有故事啊,三人更好奇了,不明白轉機在哪兒。

「許同志你知道的多,多講點唄。」張俊做出可愛的小表情,還衝許琳眨著大眼睛放電。

要不是看出這小子沒有花花腸子,許琳得送他一個大逼兜子。

想聽故事,許琳也不吝嗇,把自己知道的講出來。

「你們知道嗎?小泉諾夫身邊的第一護衛就是出自山田家。

如果沒有意外他們家應該是小泉諾夫派到山本家族那伙陣營的卧底,

可惜啊,到底是出了意外,先是武器庫被搬空,後來山田家的財產也被搬空,

再就是兵工廠爆炸,樁樁件件都指向了小泉諾夫。

當然了,這是山本家族所想,估計小泉諾夫想的則是山本家族又在栽贓陷害他。

也不知山田家認為是哪方勢力出手的?

只要被他們認定是幕後黑手的一方,就是山田家全力攻擊的一方。」

說到這兒許琳嘚瑟的挑眉,能說幕後黑手是她嗎?

哇哈哈,那兩撥人猜來猜去就是沒猜到正主,山田家的下場卻是很多人都看到的。

接下來的戰鬥會更兇殘哦。

也不知島國的首相有沒有能力壓下這次的動亂,還是說對方會趁機收權。

嘖,不大的小島人心是真雜,每個人都有八百個心眼子。

至於其他人什麼反應,許琳不在意,她就負責點火,不負責善後。

許琳在外面跑了一天,帶回來的消息自然不止這麼多。

不過有一個消息是好的,那就是蘭誠三人逃出的事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重視。

這讓蘭誠三人也鬆了一口氣,許琳瞅著蘭誠問道:「山田高丸想從你嘴裏得到什麼消息?」

這個問題一出,蘭誠整個人都綳直了,警惕的盯着許琳,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那表情讓許琳一頭黑線,同時也明白了,這個問題肯定與他們的任務無關。

說不定只有蘭誠一個人知道。

估計涉及機密,如果許琳想算出來還是能做到的,只是,算了,許琳不想涉密。

當時她用幾人的生辰八字掐算時,重點是算他們的下落,並沒有涉及到太多的機密。

不過許琳不後悔,做人還是有點分寸感的好。

她趕緊說道:「不能說就不說,現在我要跟你們說一說那位科學家的事。」

蘭誠聽后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但是警惕並沒有消散,他怕許琳是敵人派過來的卧底。

如果想要悄悄的感化,呵呵,蘭誠心裡冷笑,那敵人註定要失望了。

「那位科學家目前被關在一處武器研究所的地牢,那家武器研究所屬於軍方機構,

地理位置設在山腹,四周設有禁區,一般人根本沒辦法靠近。」

許琳講到這兒,看着三人說道:「想要把人救出來不容易。」

「不容易也得救,」蘭誠握拳,盯着許琳問道,「我能問問你是怎麼調查到這個消息的嗎?」

許琳淺笑,好小子,這是懷疑她了。

但是她能說是自己算到的嗎?

當然不能了。

但是她會解釋嗎?

許琳表示我不會解釋滴,就是知道了怎麼滴,愛信不信,不信自己查去。

正好在這三人調查期間,她去把人救出來,把研究所毀掉。

至於帶着三人一起行動,講真的,許琳不願意,這三人在別人眼裏很強大,在她眼裏是拖累。

「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帶來的信息,你們可以自己調查。

不過我建議你們先休息好,養好身體再行動。」許琳說完繼續吃美食。

這世上唯有美食不能辜負。

蘭誠沒說信,也沒說不信,看到許琳吃東西,他示意兩位兄弟一起吃,挑許琳吃過的吃。

就像許琳說的那般,他們就算想救人,也得先把身體養好再說。

四人吃的美了,有人不美了,特別是山田高丸,被隔離調查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那一個個密集的問題差點把他問懵。

最讓山田高丸想吐血的是,他收到了財產被搬空的消息,不管是藏在家裏的,還是藏在外面的,都被搬空了。

這操作手段與井川家族的案子很像啊,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家的產業沒有被人賤賣。

可是沒賣並不是好事,因為它炸了啊。

被賣還有機會搶回來,被炸可就真的啥也不剩了,還要背上管理不善的罪名,還要賠償訂單上的損失。

哎喲不能想,越想越氣,山田高丸想與上層通話被拒了,想見小泉諾夫也被拒了。

這讓山田高丸很絕望,特別絕望。

被山田高丸惦記的小泉諾夫的日子也不好過,莊園的風景雖美卻不是他的最愛。

他最愛的寶貝不見了,他急啊。

着急的小泉諾夫還被人尋上門要求算命,這讓小泉諾夫更不爽了。

他覺得眼前的人特別不識相,不知道想算命先排隊嗎?

他現在哪來的心情幫人算命。

可是不爽歸不爽,還得幫人算,沒辦法,他要是拒絕了,肯定會傳出對他不利的流言。

放在平時小泉諾夫自然不怕,可是放在現在就不同了,他不能背上不利的流言。

想到看相算命,小泉諾夫心裏有了主意,或許他可以把山本凌志那個狗東西抓過來算一算。

不行不行,那個狗東西現在嘴歪眼斜還流口水,應該算不出什麼,還是換一個人吧。

唉,小泉諾夫嘆息,看相算命他並不在行,他最在行的是利用陰陽師的本領害人。

早知道有這一難,他當年應該在看相算命上多下工夫。

小泉諾夫思來想去,決定向同行求助,他算不出來,同行應該能算出來。

那個人就是小泉諾夫的老友流川魯升。

流川魯升的年紀比小泉諾夫小一個年輪,兩人能成為朋友只是一個意外。

當年小泉諾夫甚至還打壓過流川魯升,都被流川魯升憑本事化解。

後來也不知怎麼滴就成了朋友,小泉諾夫記得好像是流川魯升主動示好。

也是兩人不在一個賽道上,所以小泉諾夫才會輕易接受了示好,後來越聊越投機,就成了忘年交。

小泉諾夫心裏有了決定,立刻拔出流川魯升的電話,發出請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許琳秦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許琳秦芳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6章 每個人都有八百個心眼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