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那你走吧

第190章 那你走吧

第190章那你走吧

觀察室,大家笑作一團。

上一秒,他們還沉浸在陳深跟蘇眠的交流之中,好幾個認為陳深和蘇眠的關係要突破了。

可能是小白的到來,讓眠眠對於男孩子的認知加深了些,覺得陳深確實很好。

沒想到反而是眠眠幫助陳深認知到了夏青一來的不同尋常。

一句她跟你一樣,徹底讓陳深認知到夏青一可能真跟自己一樣。

「我們還能看一遍剛剛的對話嗎?笑死我了,一段對話三次反轉,可能也就陳深跟蘇眠了,兩個都不是普通人,哈哈哈~」

「確實,一開始我覺得眠眠好勇敢,要突破關係了,馬上又覺得陳深好殘忍,你連來談戀愛都不承認不就是告訴眠眠,你別對我好嗎?結果呢?眠眠好像特別理解,直接點破了陳深跟夏青一的暗線對立關係,屬實精彩,我感覺現偶劇都寫不出來這些台詞。」

紀南笑道:「我看的是真累,我邊看邊在腦海里設想,設想了無數種節目的發展方向,沒想到每次走向都完美避開了我的設想。」

大家都在注重節目效果,蘇國君則是慢慢把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很久沒有運動了,有些喘氣。

「你看,我就說嘛,你肯定是故意的,你都意識到了陳深去戀綜不是談戀愛的,哈哈哈~」蘇國君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要是徐茉知道了,不得撤資?

蘇眠不服氣的反駁:「我跟陳深就算還不是男女朋友,也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種。」

蘇國君搖頭,看來自己關心則亂了。

蘇國君攤手,一副你叫啊的樣子。

但是,又看不得老蘇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哼了一聲之後道:「你一點都不懂,你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

蘇眠咬牙,要不是陳深現在不想見老蘇,她真敢叫。

蘇眠皺眉,陳深出事了嗎?不應該啊,跟他一起玩,一點都看不出來啊。

蘇國君笑的更厲害了:「伱們不是有聯繫嗎?陳深發生什麼事你都不知道?」

不可能還有雙線操作吧?徐茉恨不得把陳火鍋的事當成自己的事,陳深這個時候跟別的女孩子不清不楚?他有這個膽子嗎?

蘇國君笑意收斂:「意識到了,已經在改了,你不跟我一樣嗎?也是這個倔脾氣。」

蘇眠別過頭去,不看老蘇。

「但是,我還是一個父親,我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兒在他身上陷進去,確實,我對他最大的意見就是你和他之間的關係,當然,現在好像是我杞人憂天了。」

蘇眠別過頭去,不看老蘇。

蘇國君徹底放下心來,仔細想想倒也是,徐茉跟他攪在一起,應該也沒這個閑心來糾纏我的女兒。

蘇眠很不喜歡老蘇這個樣子:「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陳深叫到你面前來?」

蘇眠看過來:「陳深怎麼了?」

蘇眠又看了過來。

蘇國君靠向沙發,他覺得陳深跟自己的女兒好像並沒有那麼好之後,對於陳深的成見也放下不少:「其實,從事業的角度上看,陳深很優秀,比你哥強。」

「好了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咱們看電視,這樣看的話,陳深確實有點東西,僅僅是根據你的幾句話,就猜測出了夏青一來不是那麼簡單,難怪徐茉願意那麼幫他。」蘇國君放下了啞鈴,坐回了沙發。

「就拿這檔節目來說,陳深的任務確實不可能完成,但趙春生給我透了底,他說,節目的剪輯會照顧你,你性格本來就內向,多一種花花世界的體驗對於你的人生未嘗不是好事,我也是基於這一點才同意這檔節目上線,他也說了陳深主導了整個節目的走向,包括趙春生自己也很感謝陳深,他還說,陳深在節目里同樣很照顧你。」心平氣和后,蘇國君像是以一種跟蘇眠交心的姿態開始聊這檔節目。

蘇國君還在哈哈笑道:「沒事沒事,下次我真生氣,讓你有點成就感,我就說嘛,陳深現在一堆事,腦袋估計都大了好幾圈,還能跟你聯繫?」

蘇國君嘆氣道:「你看,又暴露了,就算還不是,翻譯一下就是不是的意思,別急着反駁我,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夠好,讓你的前二十年很糟糕,但我以後會做好,不管你相信不相信。」

「我承認,陳深這樣的男人很有魅力,但我也想讓你認識到一點,你的父親,也就是我不會害你,陳深這種人,不是一般人能束縛住的,青年得志,鮮衣怒馬,他們覺得世界都是他們的。」說到這,蘇國君的神色很複雜。

曾幾何時,自己何嘗又不是這樣?

「比如許又恩,她對陳深不是真心的嗎?但她讓陳深妥協了嗎?這點你是親眼見證者,你比我知道的多。」

蘇眠微微搖頭,不是這樣的,老蘇沒變,他也變不了。

後期徐茉跟蘇眠溝通了很多關於陳深的事,陳深和許又恩不能走到一起的最大原因是不能走到一起。

這一點,陳深很清醒,如果陳深跟許又恩走到一起,夏青一那邊第一個不幹,渝文傳媒也不會幹。

對於許又恩來說,也不是好事,玩弄流量者,會被流量反噬,誰過得好就反噬誰。

陳深跟許又恩不妥協,其實是對許又恩好,只是許又恩不會理解。

這些是老蘇的局限性,他覺得這是陳深在自我上的鮮衣怒馬,實際上是陳深對大家的妥協。

誰過的好流量就反噬誰,這一點不懂互聯網的很難想明白,蘇眠也不懂,但這些是徐茉跟她說的。

蘇眠對於節目最大的擔心,就是後期的觀眾能不能接受那樣的陳深。

但是,蘇眠不想跟老蘇扯這樣,反正他又不懂,也不願意懂。

「那我問你,你覺得什麼樣的女生能束縛住陳深?」蘇眠問道。

蘇國君笑了笑:「簡單又不簡單。」

「你不說我就關電視了。」

「好吧,讓你看看你老爸我的本事。」蘇國君有些神氣道。

蘇國君怎麼想?自己女兒對於陳深,多多少少都有好感,不然不會讓陳深去家裏玩,南濱路那邊的家,也就是裝修的時候,自己才去過一次,陳深算哪根蔥?憑什麼去寶貝女兒的家?

想到這個,蘇國君心裏還是不得勁。

但是,這種事不能硬來,你得先順着眠眠聊,先誇陳深,認同陳深,然後把雙方條件拔高,高到讓眠眠自己都覺得不合適。

「那我就以你能理解的方式跟你舉例,許又恩若是做到極致,能不能束縛住陳深?短時間或許能,什麼叫極致?就是用你的優勢徹底拿住他,許又恩的優勢是什麼?漂亮?懂事?或者賢惠?不,生孩子,對的時間對的空間對的地點,直接生孩子,但是,也不一定能徹底拿住陳深,為什麼?因為男人最大的精力始終是放到事業上的,許又恩對於陳深的事業幾乎是零幫助。」

看到蘇眠皺眉,蘇國君又道:「再比如徐茉,徐茉若是做到極致,能徹底把陳深拿下嗎?也很難,徐茉的優勢是什麼?是她能在事業上完美幫助陳深,但是,男人終究需要一個安心的港灣,徐茉能成為別人安心的港灣嗎?不能,他們或許能走到一起,但也很難走的遠。」

蘇眠低頭,然後做了個深呼吸,盡量不讓自己產生聯想。

她覺得幫陳深搞事業不難,可生孩子好像很難吧?

果然,愛情這種事有點點複雜。

蘇眠看向老蘇,她覺得老蘇今天說話確實很好聽,好像也說的很有道理。

蘇眠不敢踏出安全區,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徐茉。

以遊戲的方式理解,安全區至少不用跟茉姐對線吧,出了安全區,在草叢遇到茉姐,蘇眠想想都覺得可怕。

但是,老蘇說茉姐跟陳深很難走的遠,這可是好消息。

今晚老蘇過來,全是有用的好消息哎。

蘇眠抬頭:「老蘇,你再說點。」

蘇國君愣了愣,然後笑容滿面,聽進去了,女兒終於聽進去了。

「所以,陳深這種人,就讓他去吧,愛禍害誰禍害誰,許又恩自己過不好嗎?有流量后隨便賺錢,還不需要看男人臉色,徐茉自己過不好嗎?節目這麼一鬧,還有幾個女投資人能掩蓋住她的鋒芒?非要甘心在男人之下?何必呢,知道握不住的沙不如趁早揚了它,新時代的姑娘,誰不懂這句話?」

蘇眠點頭:「老蘇,你認識茉姐嗎?你能不能把這些話給茉姐說一遍,但是不能告訴茉姐是我讓你說的。」

蘇國君瞪眼,隨即又笑了起來,他覺得這是女兒擔心朋友,節目里,對眠眠照顧很多的還有徐茉。

蘇國君含糊道:「有機會遇到了我就說。」

蘇眠點頭:「還有嗎?」

還有嗎?還有啥?蘇國君皺眉。

該說的應該都說了吧?今晚來本就是打算跟眠眠說這些,都已經說了,不僅說了,還說的不少,意外收穫!

蘇國君想了想,那就加深一下印象:「反正你記着這幾點,男人的心在哪兒,錢就在哪兒,時間也就在哪兒,再就是陳深,陳深是不可能因為女人停下腳步的,再大的代價都不可能,比如許又恩、夏青一、徐茉,三個領域都極其優秀的姑娘,都比不上他的事業,這種人,誰跟他在一起誰苦,在他眼裏,第一重要的就是事業和錢,倒也可以理解,畢竟陳火鍋差點破產,他的錢也只會花在他的事業上,這種沙別說握住,粘上就是麻煩,最好的辦法就是離得遠遠的。」

蘇眠先是皺眉,差點反駁,可餘光看了一眼房子后,又平和了:「沒了?」

蘇國君想了想:「暫時就這些。」

蘇眠:「那你走吧。」

別墅門口,蘇國君是被蘇眠推出來的。

不過,他沒有生氣,反而很開心。

因為寶貝女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比自己一開始預估的效果好一百倍。

門口,蘇國君還有些神氣的跟羅倩琳,也就是蘇眠的媽媽發了一條微信。

「不會吧,不會有人吃不到女兒親手做的菜吧,也就三個多小時的相處,全是知心話,眠眠長大了,懂得心疼我這個老父親了,我說的每句話她都在認真的聽,還說要好好按照我說的去做,吾心甚慰,吾心甚慰啊!」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拿錢上戀綜而已,都選我幹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拿錢上戀綜而已,都選我幹嘛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 那你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