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錢難掙

第191章 錢難掙

第191章錢難掙

老蘇走後,蘇眠沒有第一時間上樓。

以前不願意想這些事,現在好像被老蘇拉到了明面上來,都知道了不想也控制不住。

蘇眠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腦袋裏嘎嘎轉。

節目里,已經到了新嘉賓來的第二天下午。

五點,鏡頭給到了鍾聞白。

回來后就在廚房裏轉悠,嘉賓的畫外音還是納悶,納悶他們商量的今天不是陳深跟許又恩一起做飯嗎,小白乾嘛在廚房搗鼓。

外面傳來聲音,許又恩回來了。

鍾聞白很熱情的打招呼,然後跟許又恩聊了起來。

「懂了,小白要復刻一遍丑哥走的路。」

紀南嘆氣:「咱們不能把這檔節目當成傳統戀綜去看,林老師也一直強調,節目播出取得了嘉賓們的同意,那咱們就當個現偶去看,陳深也沒辦法,他不這麼做確實對不起導演對他的信任。」

「又恩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她好像有種社交責任感,對待每個人都很認真。」

「丑哥也是,青一來了后就一直圍着青一轉,這下又恩更沒有心理壓力了。」

「我是真能理解小白,他昨天寫信的時候就特別糾結,一開始寫給眠眠,後來又撕掉了,剩下半張寫給了又恩。」

「我感覺小白的世界觀可能要崩塌,我約眠眠,眠眠不接茬,回去就找陳深,現在接觸又恩,還是陳深,哈哈哈哈!」

這會給予許又恩一種錯覺,陳深還是對自己有好感的,只是約會的時候自己的猶豫有些傷害到了他,所以才這樣。

觀察室那邊也在說這件事,跟彈幕聊的差不多。

鍾聞白:「沒關係的,你不用怕麻煩我,我就是想找點事干,閑着太折磨人了。」

「呵呵,有些人說的好像小白還有機會似的,又恩已經有點偏向陳狗了,你覺得小白比丑哥強?」

彈幕上樂的不行。

「等他?」鍾聞白熱情的笑容還僵在臉上,然後像是被點了穴一樣愣在了原地。

導致向來比較照顧別人情緒的許又恩,這一次當着別人的面違背了她自己的社交習慣。

陳深很不是人,一邊跟別的女孩子玩,又把信給了又恩。

許又恩臉上的神色有些尷尬:「我約了陳深了,要等他。」

「雖遲但到,我就說嘛,丑哥都干不過陳深,你一個學生可以?」

節目繼續,聊了幾句之後,許又恩說要去買菜,鍾聞白立馬熱情的說道:「我幫你吧,又恩姐。」

「小白,咱們干票大的,直接去追茉姐!」

許又恩愣了愣:「沒事,我不急。」

「其實,丑哥很好,小白也不錯,可惜有個狗東西,我不說是誰。」

「我笑死了,陳狗真該死啊,這兩天他一直沒咋理又恩,但又一直給又恩寫信,蘿蔔加大棒,這小子是真敢玩啊!昨晚跟眠眠散步,又恩那個幽怨的眼神,感覺都要玉玉了。」

「跟眠眠吃飯,一回來眠眠就跑向了陳深,還跟陳深單獨散步,其實也挺好的,第一時間就跟小白表明了立場,絲毫不拖泥帶水。」

「咱們為什麼做這檔節目?肯定是希望給大家帶來歡笑的同時,也讓看節目的人有所得,比如陳深,以後咱們女孩子遇到這樣的男生,就要躲得遠遠的,這就是這檔節目的價值。」

紀南磕磕巴巴說完了這段話,一副這份工資不好拿的樣子,身邊的觀察室嘉賓都在憋笑。

陳深對許又恩,典型的PUA,蘿蔔加大棒。

但是,不能這麼去引導,他們是藝人不想說,一句讓專業的人分析分析就推給了紀南。

對於紀南來說,他的工作核心只有一條,那就是坐在這說話,引導節目走向,不能讓觀眾去罵嘉賓。

前幾期還好,笑笑就過去了,陳深開始發力后,每次都要找角度給陳深洗白,好累。

節目里,鍾聞白神色恢復后,滿臉的疑惑,好像真的在琢磨,怎麼又是陳深?

「我看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咱們先去把菜買回來,等深哥回來后一起做?」鍾聞白又道,只是這一次聲音小了許多。

許又恩皺眉,然後才笑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我都跟他約好了,不能不幹活!」

鍾聞白開始撓頭,好像才確認下來許又恩真的是在等陳深這件事。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陳深真回來了。

「這麼早?」陳深詫異道。

鍾聞白好像有些受刺激了,說話沒有彎彎拐拐:「我還好,大部分時間都是這個點回來,又恩姐才早,她都提前請假一個小時了。」

他的語氣不是那種綠茶的語氣,是真的有點為許又恩打抱不平的語氣。

許又恩順着鍾聞白的話說道:「就是,我都請假了,不過,也還好啦,你也挺早的,不着急。」

鍾聞白:「.」

「哈哈哈,我好像看到了哈士奇的眼神!」

「不好意思,雖然很心疼你,但是我真的很想笑!」

「太扯了,我就說小白的世界觀要崩塌,他是真的有點清澈的愚蠢,確實啊,昨晚還跟眠眠一起散步,現在又讓又恩等,換誰不這樣?」

「小白,你別懷疑自己,不是你的問題,真的,我們都知道!」

「白啊,還是回學校吧,這道題伱是真不會!」

陳深上樓去放包,許又恩跑到樓梯口等陳深,鍾聞白還站在原地,眉頭緊鎖,有些懷疑人生。

觀眾特別理解鍾聞白,換誰都要懷疑人生。

昨天約眠眠,回來眠眠毫無遮掩的跑向陳深,受挫了,一點餘地沒有,那不得看向別人?

許又恩的性格比較熱心,跟他聊了幾句,以至於鍾聞白覺得這是好的信號,糾結后就把信給了許又恩。

然後許又恩等的那個人又是陳深!

這個世界怎麼了?

出門買菜,鍾聞白也跟着了,他主動的,好像有些不服氣。

但是,許又恩跟陳深聊他們約會拍的照片,熱火朝天的。

許又恩還拿出手機給陳深看,看她覺得好看的照片,觀察室有人嘆氣。

說正如他們猜測的那樣,許又恩覺得自己跟陳深約會是她怠慢了陳深,現在聊就是一種情緒補償。

你看,你給我拍的照片,我多重視啊,還各種誇呢。

陳深又開始作妖,對着許又恩才說好看的那張照片一般,許又恩跟他爭論了幾句。

然後把兩張照片遞給鍾聞白看,問鍾聞白哪張好看。

鍾聞白仔細對比了起碼十秒鐘,然後才點頭:「這張好看,主要是把又恩姐你酷酷的氣質拍出來了,這跟你現在的樣子有反差,特別有范,拍的真好。」

許又恩靠向陳深:「你看,小白都說這張好看。」

陳深笑道:「你們審美不行。」

許又恩哼哼道:「你才審美不行。」

陳深:「我審美獨一檔!」

鏡頭下,能明顯的看到鍾聞白張了好幾次嘴,終於開了口:「又恩姐,你別聽他的,我們審美是正常的,那張是真好看,深哥說的那張就是你平時正常的樣子,沒把范拍出來!」

許又恩瞪眼,然後看向鍾聞白:「什麼意思?我平時的樣子沒有范是吧?也不好看?」

鍾聞白:「.」

彈幕爆炸了。

「哈哈哈哈,白啊,陳狗是狼,你是哈士奇,不一樣就別融進去了。」

「我真該死啊,這一段嘎嘎笑。」

「哭死,讓我想起了我的某個朋友,自己小心翼翼對待的女神,卻被一個開GTR的男的說不要纏着他了,真不要臉。(﹏)」

「節目組還算良心,把這兩張照片放出來給我們看,小白和又恩說的這張確實比陳狗說的那張好看啊。」

「對,是陳狗的審美不行,他說的這張就是一張普普通通的上半身照片,全靠又恩的顏值支撐,確實沒有鏡頭語言。」

「對對對,我也覺得陳狗審美不行,小白沒錯,是陳狗的錯,老子玩攝影三年了,陳狗這種垃圾審美我都懶得說。」

「嗚嗚嗚,剛從又恩的小紅書過來,她壓根沒放自己覺得好看的照片出來,反而放的是陳狗覺得好看的這張!」

「????」

「哈哈哈,誰說陳狗審美不行來着?笑死我了,你專業,但有用嗎?」

「瑪德,看了這檔節目后,老子看誰都像我周哥!」

「確實,又恩的小紅書上還掛着這張半身照,配的文字還是「我也覺得這張好看~」!」

「我就不一樣,我一開始就覺得陳狗的審美嘎嘎好!」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拿錢上戀綜而已,都選我幹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拿錢上戀綜而已,都選我幹嘛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1章 錢難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