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珍瓏白玉鼎

第460章 珍瓏白玉鼎

柳媚有些疑惑地看着林風眠身上的傷口,若有所思。

這傢伙身上的傷看着嚇人,但都是剛剛造成皮肉傷,完全沒有傷筋動骨。

她自認為也算了解這傢伙,畢竟兩人知根知底。

這冤家一個眼神,她就知道他想走水道還是旱道。

若真是死到臨頭,他應該像上次一樣默默離去,而不是跟自己等人絮絮叨叨。

趙凝脂發現了柳媚的表情,不由有些無奈。

這麼一會就被柳媚發現了不對勁,再多待一會還得了?

「好了,人見到了,快走吧,等一下宗主回來發現了,我麻煩就大了。」

夏雲溪可憐巴巴看着她道:「師叔,你讓我再多跟師兄說兩句,就兩句。」

趙凝脂把心一狠道:「不行!趕緊走!」

現在你們關心則亂,等一下還不得發現端倪?

林風眠沒想到這麼快趙凝脂就趕人了,連忙道:「師伯,你讓我單獨跟柳媚說兩句!」

趙凝脂看着柳媚,遲疑了一會,點頭道:「行吧!快一點!」

她拉着夏雲溪等人就往外走去,夏雲溪一步三回頭地對林風眠交代著。

「師兄,你等我,別再頂撞師尊了,知道嗎?」

她淚流滿面的樣子看得林風眠心也揪了起來,連連點頭。

「雲溪,你別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

他不由暗罵一聲,上官玉瓊這娘們沒事把自己折騰這麼慘幹什麼?

看把自家雲溪嚇成什麼樣了。

等自己有資格跟合歡宗談判以後,一定要讓她把雲溪給自己送過來。

片刻后,水牢只剩下柳媚和林風眠兩人,

柳媚小心地在兩人四周布下隔音屏障后,才開口道:「你有什麼放心說吧。」

林風眠微微一笑,不愧是知根知底的柳媚,就是善解人意。

「我在仙女湖底下給你們留了點東西,你按我說的方法施法取上來,開啟口訣是……。」

他被吊起來的手艱難掐訣,告知了柳媚取物的法訣和開啟九曲玲瓏盒的方法。

「東西取出來以後,你們幾個分著用了,千萬不要讓外人得知了。」

柳媚看他跟交代遺言一樣,也不由有些心虛。

「你真不會有事吧?」

林風眠微微一笑道:「我還以為你不關心我呢。」

柳媚咬了咬紅唇,氣呼呼道:「王八蛋!」

林風眠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道:「我不會有事的,你等我!」

柳媚嫣然一笑道:「好!」

林風眠交代道:「你幫我看着雲溪,別讓她做什麼傻事,還有,自己照顧好自己。」

柳媚嗯了一聲道:「我知道了,你也是,別再老是逞強了。」

兩人話沒說兩句,門外的趙凝脂就已經開始催促了。

柳媚伸手在胸前溝壑緩緩撩過,對林風眠比了一個飛吻,便頭也不回往外走去。

「小冤家,等你回來姐姐陪你慢慢玩。」

林風眠看着還是一樣愛逞強,不喜歡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的柳媚,不由啞然失笑。

「真是個迷人的妖女啊!」

密室的石門緩緩關閉上,水牢裏面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一陣陣綠光從水底冒出,月疏影從水中露頭,歪著腦袋看着他。

「林風眠,那些都是你的伴侶嗎?」

林風眠不由有些尷尬道:「只有兩個是,其他是我朋友。」

「但你眼中有慾望啊,你想跟她們交配?」月疏影好奇問道。

林風眠差點沒被她直白的話給嗆死,這女人怎麼對男女之事這麼直接?

「你誤會了,我只是把她們當好朋友。」

月疏影搖了搖頭道:「明明就是想,卻又藏着掖着,你們人族真是不夠直接呢。」

林風眠古怪看着她,都不敢想像這女人以前呆在什麼環境之中。

此刻,水牢再次被打開,一個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正是上官瓊。

上官瓊看着林風眠這凄慘的樣子,不由有些愧意。

如果不是自己,玉兒怕是不會這樣對他。

她巧笑嫣然道:「怎麼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啊!」

林風眠抬頭瞪了她一眼,沒好氣道:「你個瘋女人,還不把我放下?」

上官瓊抬手就將那水幕破去,而後把遍體鱗傷的林風眠放下。

她對月疏影笑道:「疏影,你幫他療傷,帶他回去繼續學習。」

月疏影點了點頭道:「嗯。」

等上官瓊離開后,林風眠好奇道:「你覺不覺得這女人有點問題?」

月疏影白了他一眼道:「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她病得不輕。」

林風眠額了一聲道:「不是這個意思,她給我感覺總像是兩個人。」

月疏影聞言若有所思,難道上官宗主是傳說中一卵雙生的雙胞胎?

但這些她自然不敢跟林風眠說,萬一被上官玉瓊知道,她可就麻煩了。

她淺淺笑道:「她雖然性情變化很大,但身上的血脈氣息從始至終都是一樣的。」

這個倒是實話。

林風眠想了想也是這個理,大概是自己多心了?

畢竟令牌什麼的都是血脈認證,上官玉瓊要是真是兩個人,那怎麼能通過血脈驗證呢。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來到了要赴約的前一天晚上。

林風眠看着上官瓊詢問道:「宗主,現在可以跟我說說你們的計劃了?」

上官瓊嗯了一聲,一揮手一個丈高的白玉圓鼎出現在一旁。

此鼎三足雙耳,上有鼎蓋,周身遍佈神妙的浮雕紋路,倒像是一個煉丹爐一般。

林風眠無語道:「你們這是要給君無邪送最地道的合歡宗腌菜嗎?少女腳踩出來那種?」

上官瓊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這是珍瓏白玉鼎,不是弄腌菜的!」

她拉着林風眠凌空飛起,俯瞰整個珍瓏白玉鼎,而後打入法訣。

白玉圓鼎底部突然打開,露出下方一個狹小的空間來,對比整個鼎身微不足道。

「這就是你藏身的地方,到時候鼎中我們會放入能屏蔽神識的特製靈液。」

「本來還有神魂波動可能會暴露,但配上你那詭異的術法,便是天衣無縫了。」

林風眠點了點頭,但心中的疑惑不減反增。

「你們用什麼理由扛着這麼一個大鼎進去?」

「就算他讓你們進去了,我又怎麼跟君無邪互換?」

「那二貨總不能自己傻乎乎往鼎裏面跳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林風眠夏雲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林風眠夏雲溪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0章 珍瓏白玉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