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誅十族!朱允炆之死!

第188章 誅十族!朱允炆之死!

第188章誅十族!朱允炆之死!

朱元璋看到朱棣,竟真的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兵臨城下。

心中也升起了諸多感慨,

莫非……老四還真的能夠打破藩王造反,從未有人成功的鐵律不成?

但是想一想,應天府城的堅固程度,這樣的念頭又被他給壓了下來

應天府城修建的極為堅固,畢竟當初他拿下集慶路,將其給改為應天府後,就立刻對應天府城進行了加固改造。

那個時候可是戰爭年月,當時自己以應天府為根本,還要擔心陳友諒,張士誠這些人。

自然要把這個大本營,給修的固若金湯。

城池這東西一旦建好,都是百年大計。

能用上很多年。

老四現在造反,距離現在也不過是二十多年。

堅城歷來便難以攻克。

在這種情況之下,老四想要輕易的拿下應天府城,是真沒那麼容易。

朱元璋相信,自己想的絕對沒錯。

當然,並不排除老四這邊異常兇猛,能把應天府城給轟開。

時間是建文四年,六月初九。

但是別管怎麼算,朱元璋都不覺得老四能夠輕鬆的拿下這應天府城。

行百里者半九十,後面的這一哆嗦最是重要。

在朱元璋如此想着的時候,模擬器之上畫面消失,又有新的畫面浮現出來。

地點是朱棣屯兵龍潭的中軍大營。

就用火炮硬生生轟了三個月,才將裏面的守軍,給轟的受不了。

在這種情況下,應天府城的防禦自然沒得說。

比如江南的廣大地區,以及西南等諸多地方。

如今的應天府城,要比濟南城更加的雄偉壯觀。

也是把陳友諒打的真上頭。

看起來顯得很是吃驚的樣子。

更加的難以攻克。

這倒不是說,朱元璋被朝廷這邊所開出來的割地賠款,要和老四划江而治,放棄半壁江山的舉動,給驚到了。

再比如淮安那邊,還有梅殷那混賬東西,所帶領的四十萬大軍。

此時,朝廷有人正在這裏進行談判……

希望朱棣能夠撤兵。

不得已,掛上了自己的靈牌,進行守城。

一個洪都,論起堅固程度,可遠不及應天府城。

「只要燕王殿下您收兵,便可與燕王殿下划江而治。

攻城之戰都是最難打的。

如今的應天府城,可沒那麼容易被攻破。

應天府城還一直是京師。

一個不留神,就會在這應天府城撞個頭破血流,灰溜溜的退走。

同時也最是難做!

憑藉之前的畫面,朱元璋能夠知道。

朝廷這裏兵馬匯聚而來,老四還是危險的很。

尚且堅持了那麼多天,讓陳友諒流幹了血。

就比如老四,在攻打濟南城的時候。

中軍大帳里,朝廷的使者,對着朱棣非常恭敬的出聲說道,進行談判。

這個時候雖然老四已經兵臨城下,但是整個大明,還有很多地方沒有被老四給拿下來。

只要老四能一鼓作氣,將應天府城給攻下來,遷延時日。

比如元末之時的洪都保衛戰,那一戰打的是真慘烈。

朱元璋看到這樣的一幕後,目光不由的縮了縮。

就算是能拿下,那也得付出巨大的代價,耗費諸多的功夫。

朝廷的力量還是很強的。

而朱元璋也相信,應天府城這邊的守軍,也肯定要比濟南城那邊多。

朝廷這邊,還會拿出相應的錢財,糧餉,補償燕王殿下您此番出兵的消耗……」

甚至於,最終來個兵敗身死,也不是不可能!

而是說,被前來談判的人給驚到了。

前來談判的這些朝廷的人裏面,有一個人,他很是熟悉。

雖然這人已經到了中年,但是這個時候,朱元璋還是第一眼就將他給認了出來。

這傢伙,不正是它娘的李景隆嗎?!

朱元璋看看其身上所穿的、代表着國公身份的朝服。

再看看他此番前來坐的位置,能夠看得出來,這一次前來和老四進行談判,竟還是以他為首。

頓時一股子的荒謬和不可置信,從朱元璋的心中升起。

原本他這邊,在之前的畫面里觀看了李景隆這個傢伙,是如何把仗打的稀爛。

大好的局面,都被他給弄沒了,損兵折將之後。

對於李景隆,便已經沒有了太多的想法。

只覺得是李景隆在接下來,只有一個結果。

這個結果就算是不死,也得脫層皮!

他今後的日子,都絕對不會好過。

想要再得到朝廷的重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哪能想到,現在他所看到的景象,卻是李景隆這傢伙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談判桌上。

還是以主導者的身份出現的。

看起來一切如故,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朱元璋是真被驚到了,

這樣也可以?!

李景隆這狗東西都它娘的捅出了多大簍子,弄出了多少的事情?

結果現在,竟是屁事沒有?

不是……朱允炆是幹什麼吃的?

耿炳文那種真正有本事的人,不過是犯了不算致命的錯誤,都被那樣對待。

怎麼現在輪到李景隆了,卻變成了這樣?

就算是李景隆和皇家關係不淺,爵位為曹國公。

那也不能如此啊!

賞罰如此不公,如何能服眾?

最為關鍵的是,李景隆已經通過之前的種種,充分的證明了他這個人到底有多廢物。

怎麼現在,朝廷那裏卻它娘的連一點教訓都沒有吸取?

還是將這個廢物給抬了起來?

朱允炆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腦袋是被驢踢了吧?!

朱元璋是滿腦子的不可思議。

是真的摸不準朱允炆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這樣的人,都被朱允炆的這些操作,給整迷糊了。

只是……如今仗都打到了這個份上,雙方都已經鬧成了這個樣子。

老四兵臨城下了,再想讓老四退兵回去,划江而治,又怎麼可能?

到了此時,必須要決出一個勝負來。

自從祖龍一統天下之後,華夏這片大地上,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划江而治,不划江而治。

別管哪個政權,但凡有着一頂點的抱負,那都會想着一統天下。

就算是存在過划江而治,割據藩鎮林立,那也只是暫時的。

這些割據的人,一個個心裏面想的,都是把對方給消滅,一統江山!

這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老四不一鼓作氣,把事情解決了,這事兒對於他來說終究有着天大的不利。

果然如同朱元璋所想的那樣,畫面里的朱棣,一口便回絕了李景隆的提議。

「我起兵打到這裏,並非是為了割地,為了索要錢財。

所為的,是要清理掉那些朝廷之中蟲豸!

把亂國之賊盡數拿下!

朝廷若是讓我退兵,也不是不可以。

回去告訴朱允炆這個侄子,只要他把齊泰、黃子澄,方孝儒,陳迪、練子寧……這些人都給我交出來。

那我這邊便可退兵。」

朱棣口中,說出來了一長串的人名。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朱允炆登基之後得勢的新貴。

乃是朱允炆朝廷的中堅力量。

若是按照李景隆所想,把這些人給交出去,自是最好不過。

他也同樣看這些文人們不順眼很久了。

但可惜,他知道這也是皇帝的底線。

朱允炆是不可能把這些人給交出去的。

交出去的話,朱允炆的統治,在很大程度上,就崩塌了。

畢竟一直以來,朱允炆所仰仗的都是這些人。

尤其方孝儒,黃子澄,齊泰這些人。

更是被他視做了肱骨之臣。

怎麼可能交出去?

所以,這一次的談判無疾而終。

隨後,朝廷那邊,派人又進行了一次談判。

同樣是什麼都沒談下來。

當新的畫面浮現出來后,朱棣已經陳兵到了應天府城之外。

燕軍兵馬雄壯,眾多將士將應天府城給團團圍困。

旌旗蔽空,看上去聲勢十足。

但應天府城,也同樣是雄壯無比。

城牆之上,也是兵甲林立,旌旗飄揚……

「父王,朝廷這邊兵馬還不少。

從得到的情報來看,各路兵馬加起來,說是有二十萬之多……」

朱高煦看着面前應天府城上,那陳列的諸多兵馬,對着朱棣出聲說道。

在說這話的時候,還有一些躍躍欲試。

一副想要動手,率先攻城的樣子。

朱棣聞言點了點頭道:「縱使有二十萬又能如何?

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說是有二十萬,人數不少,可這二十萬里,又有多少是真正能征善戰之人?

應天府城必須拿下!

我視之如探囊取物!」

朱棣這個時候,滿身的豪情。

畫面緩緩消失,朱元璋卻看得皺了皺眉頭。

總覺得老四有些自信過頭了。

這可是他在位時候,修建的應天府城。

如今從畫面當中所看到的景象,也能得知應天府城雄偉依舊。

不是那麼好攻克的。

再說,這朝廷在應天府城,還有這麼多的將士。

老四這邊,遇到了一根最大的硬骨頭。

想要將其給拿下,還真沒那麼容易。

事情到了此時,勝負依舊未可知。

在朱元璋如此想着的時候,新的畫面又一次浮現而出。

這一次時間間隔很短,只差了不一個時辰。

但是所出現的畫面,卻令的朱元璋的雙目都瞪大了。

原因無他,是那陳列著諸多雄壯兵馬,城門禁閉的金川門,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就從裏面打開了。

有人帶着兵馬,從中而出。

迎接燕王朱棣。

帶頭人,總共有兩個。

一個他不認識,是一個比較年輕的人。

但從其穿着來看,卻能知道這是一個親王,也就是自己的兒子。

因為他身上穿着袞龍袍。

至於另外一個人,朱元璋就再熟悉不了。

正是曹國公李景隆!

朱棣見到金川門開,李景隆兩人打開城門,便立刻讓人前去控制金川門。

隨後,他這邊就率領大軍,自金川門入京師……

畫面緩緩消失,但朱元璋的心裏,卻變得一點都不平靜。

整個人都是目瞪口呆。

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不是……事情咋就變成這樣了?

想像之中,這將會是一場血戰,老四將在這裏碰個頭破血流。

就算是能打贏,也是一場慘勝。

結果……結果老四來到這裏后,基本上可以說沒費一兵一卒,仗還沒有怎麼打,城門就開了。

想像的之中的京師保衛戰,根本就沒有。

最關鍵的是,開城投降的一個人,還它娘的是李景隆!

朱元璋這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轉折,給整的懵逑了……

再去看李景隆的時候,簡直都沒眼看了。

若非觀看未來,他還真不知道,這個狗東西居然在今後,都干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來!

不是……李景隆這傢伙故意的吧?

之前在和老四的爭鋒之中,接連落敗,葬送了朝廷六十萬大軍。

徹底的讓老四站了起來,難以遏制。

結果現在,老四來到了這邊后,他又第一時間開門投降。

這……這它娘的,李景隆這是妥妥的靖難第一功臣啊!

李景隆這混賬東西,他怎麼敢?!

朱元璋被李景隆的這些操作,給整的徹底綳不住了。

再想想李景隆這傢伙,好像現在就和老四很親近。

朱元璋就變得越發的狐疑了。

總覺得這件事情里有貓膩。

不然按照常理去推測的話,真不應該會是這個樣子。

在朱元璋如此想着的時候,新的畫面又一次浮現出來……

新浮現的畫面當中,可以看到在朱棣進入到了應天府城之後。

有着眾多的人,紛紛跪地下拜,恭迎朱棣。

場面無比的熱鬧。

朱元璋在看到這樣的一幕之後,心情依舊顯得複雜。

到了現在,面對老四入城,他的反應已經沒有那麼強烈了。

甚至於在看到了不少朱允炆這邊,氣死人不償命的操作后。

都有想着讓老四趕緊取代了朱允炆這個蠢貨,坐了皇位,別讓這蠢貨,別再糟蹋大明江山了!

可這個時候,真的看到了朱棣率兵進入到了應天府城后,心情卻顯得有些複雜難言。

大明終究還是發生了內亂。

自己選出來的、正統的繼承人,終究還是守不住江山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朱元璋才忽然間意識到,自己在此之前想錯了。

仗打到這個份上,應天府城這邊的很多人,都不會再死守了。

在老四兵臨城下之後,朱允炆這裏,就沒了機會。

這是因為老四的身份,終究和別人不一樣。

老四是自己的兒子,還是自己的嫡子。

同樣是朱家人。

他和朱允炆之間是親叔侄。

就算是老四登基做了皇帝,對於許多人的利益,都沒有太大的影響。

而且這件事,歸根結底也不過時自己家的一場內鬥。

屬於政變的一種。

在老四來到這裏后,很多事情可以說已經塵埃落定了。

他和朱允炆之間勝負已分。

剩下的很多人,都知道該怎麼選。

大明的性質,不會因此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從這個方面來看的話,李景隆他們開城投降,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而且,李景隆的投降,雖然讓他感到意外,令人有些不恥。

但是在另外一個層面,其實還是挺不錯的。

因為這避免了一場血戰,減少了大明內部的極大消耗。

如此想着,朱元璋又一次想起了朱允炆這個蠢蛋那蠢到家的操作。

從他在之前所得到的消息來看,朱允炆登基之後,瘋狂的提高文人地位,打壓武人。

而老四則是武人出身。

本身就是自己培養的統帥。

那很多勛貴,以及軍中武將會站在他這邊也合情合理……

想起這事,他就忍不住想要罵朱允炆。

這當真是它娘的,一個十足的蠢蛋!

就沒見過這麼愚蠢的人!

罵歸罵,但是對接下來朱允炆會有什麼結局,也為之擔憂。

雖然他被朱允炆的種種操作,給氣的火冒三丈。

但朱元璋可是很重視親情的人。

手心手背都是肉,爭奪皇位可以,卻不太想看到手足相殘。

不願意看到一些事情,做的血淋淋的。

只是……他也明白,事情都發展到了這個程度,想要有一個比較好的結局,只怕很難!

新的畫面浮現,朱棣人還在前往皇城的路上。

皇城之中,便已經升起了滾滾濃煙。

似是有人在其中縱火……

朱元璋的心揪到了一起。

片刻后,畫面消失,新的畫面浮現。

這個時候的朱棣跪在地上,懷裏抱着一個燒的黢黑的屍首,在那裏失聲痛哭。

「傻小子,你這是何苦來哉!

你說做叔叔的,又怎麼可能會真的拿你怎麼樣?

這都是奸臣誤國,才導致你做出了這麼多昏庸之事!

你雖然被那些奸臣,蒙蔽了雙目。

可別管怎麼說,咱們都是親叔侄。

你是大哥的親骨肉,我這個當叔叔的,真的就容不下你嗎?

你怎麼就走上了這條路?

叔叔我給伱一個安穩的生活,還是能做到的……」

畫面之中,朱棣哭的是真傷心。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

看起來簡直比死了親兒子還要難受。

朱元璋看到這一幕,心情也顯得有些沉重。

這事兒,終究還是發生了。

朱允炆身死……

不過,倒也沒有那麼讓人不能接受。

畢竟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老四人還沒有到皇城,皇城之內就已經起了火。

再結合著這個時候,老四的反應來看,有很大的可能,這火是朱允炆自己放的。

老四沒有對他痛下殺手,終究沒有骨肉相殘。

而且老四這個時候,抱着被燒的黢黑的屍體哭成了這樣,看得出來人也是真的難受。

這上面做不了假……

朱元璋心情複雜,但在這個時候,卻也說不出更多的話……

畫面消失不見了,片刻之後,又有新的畫面浮現出來。

這一次,卻是朱棣騎着馬在前行。

忽然一個人來到了馬前,攔著了老四的戰馬。

望着朱棣道:「殿下先謁陵乎?先登基乎?」

原本對於這個突然間衝出來的人,朱棣這邊還有人,準備動手將其給拉走。

但這個時候,聽了此人所說出來的話后,朱棣的神色一下子就變了。

坐在馬上,稍微一沉吟,就讓人立刻住手,把此人給留下來……

朱元璋聽到此人所說的話,也明白了什麼。

這個世上,從來都不缺乏聰明人。

老四的入了城后,也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有很多人,都會開始自發的為他做事情。

朱元璋也記住了問老四這句話之人的名字。

此人叫做楊榮,為翰林院編修……

新的畫面浮現出來,這是老四入場之後的第二天。

有着許許多多的人上本,請朱棣登基為帝。

朱棣卻並沒有如此做。

反而令人為拜謁帝陵做準備……

片刻之後,又有新的畫面浮現出來。

這一次所出現的地方,是皇陵。

老四帶着諸多的人,在這裏舉行莊嚴而又肅穆的祭拜儀式。

朱元璋看着這一幕,心情還是複雜。

畢竟他這個時候,人在壯年,身體很好。

可結果現在,突然間就看到了自己死後的陵寢。

還看到自己兒子,在那裏帶着人對自己的墳塋祭拜。

這種感覺,可當真是令人感到無比複雜……

拜謁孝陵之後,朱棣也在當天舉行登基儀式。

成為新的皇帝。

隨着朱棣登基,靖難之役徹底落幕……

朱元璋看着那身穿龍袍,坐在龍椅上的朱棣,心情複雜。

這老四,終究還是造反成功了。

還真的是打破了,自古沒有藩王造反成功的鐵律……

……

「朱允炆這個皇帝,做的不稱職。

簡直就是一個傀儡皇帝。

我這個皇位,不是從他身上奪取的,是奉天靖難,撥亂反正得來的。

所以朱允炆,不能算是皇帝,只能是藩王!」

新出現的畫面里,朱棣出聲說道。

聲音鏗鏘有力,顯示着他在這件事情上的決心。

「父皇……可這朱允炆,就是當了四年皇帝……」

朱高煦顯得有些遲疑的出聲說道。

朱棣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朱高煦剩下的話,頓時就咽在了肚子裏,不再說了

朱棣則繼續開口道:「所以我決定要削其皇位,以及建文年號。

將建文元年改成洪武三十二年!」

「陛下所言極是,而且太祖高皇帝還曾給陛下您託夢,說朱允炆這皇帝做的不行,把大明方方面面都給糟蹋了。

這天下只有陛下你來坐才最合適。

即如此,將建文年號給取消,也合情合理……」

道衍和尚開口說道。

朱元璋看着模擬器當中的畫面。多少是顯得有些目瞪口呆。

還它娘的可以這樣做??

自己家老四,還真它娘的孝順!

這是硬生生的又讓自己這個當爹的,多活了四年!

簡直太孝順了!

也是這個時候,朱元璋忽然間意識到了事情的一些不同。

那就是,自己居然活到了洪武三十一年才去世!

並不是自己所猜想的,洪武二十六年。

既如此,那為什麼自己的之前模擬老四人生時,只看的了洪武二十六年左右,直接就跳到了建文元年?

時間跨度竟是如此之大?!

他在此之前,還從來沒有遇到過有如此大的時間跨度。

這次……怎麼變成了這樣?

這是因為這段時間裏,沒有關於老四的重要的事情?

還是因為一些別的什麼原因?

那要是洪武三十一年自己才去世的話,那豈不是說自己居然活了七十一歲?

這麼久!

自己的壽命竟是這麼長的嗎?

在自己的印象當中,自己父祖輩,還從來沒有這般長壽的人!

在朱元璋的思索之中,模擬器上很快又有新的畫面浮現出來。

這次所出現畫面里,老四那裏正式宣佈,將建文年改為洪武年。

同時還確定了他的年號為永樂。

準備在明年,就改洪武年為永樂元年。

「年號為永樂?

這個永樂,自己聽着怎麼有些耳熟呢?

好像在哪裏聽過……」

朱元璋看着畫面當中的景象,心裏思索。

但想了一陣后,卻沒有想到自己具體在哪裏聽到過。

便不在這件事情上多想。

反正左右不過是一個年號而已,叫什麼都成。

這它娘的老四弄個永樂做年號。

這是準備在今後永遠快樂?

如此想着,朱元璋又變得有些擔憂起來。

他是在擔憂,老四成了皇帝后,能不能把事情給做好。

可別它娘的,老四登基之後,把諸多事情做得稀爛。

如同朱允炆那個混賬玩意兒一樣。

真若是如此,拿自己的大明可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剛送走了一個蠢蛋,又它娘的來了一個胡作非為的皇帝。

朱元璋升起這樣的擔憂,在情理之中。

畢竟他這邊,先是看了朱允炆登基之後的諸多愚蠢舉動。

心裏變得不怎麼自信了。

還有一個原因,則是這老四,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把他當成繼承人去培養。

所想的,一直都是讓他當一個統帥。

現在老四這突然間做了皇帝,他根本就沒有學過如何做皇帝,真的能把事情做好嗎?

皇帝可不是那麼好當的!

「哈哈哈……」

在朱元璋如此想着的時候,忽然有着一連串哈哈的狂笑,將他驚醒。

朱元璋忙朝着模擬器上望去。

只見模擬器上,一個被捆綁起來的人哈哈狂笑。

「朱棣!你就是一個反賊!

你就是得位不正!就是造了反!

哪怕把陛下的年號給取消,給改成洪武,也一樣改變不了你造反的實事!!」

朱棣的臉顯得很黑。

「方孝儒,你滿嘴噴糞!

就是你們這等愚蠢之人,在那裏蠱惑君上,離間天家骨肉!

以至於發生這等慘事。

現在還敢恬不知恥,說出這些話來,我看你是想死!

朕誅你九族!!」

面對朱棣的這話,方孝儒絲毫懼意都沒有,依舊的哈哈狂笑。

「誅九族就誅九族!

你就算誅我十族,又能如何?

就算是誅了我十族,你也依舊是個反賊!

我看你今後死了,到了地下,如何面對太祖高皇帝!」

「那朕就誅你十族!」

朱棣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如同冰珠子一樣,攝人心魄!

「哈哈哈,那我就看着,你如何誅我十族!!」

方孝儒哈哈大笑,帶着嘲弄……

畫面緩緩消失,朱元璋這個時候也同樣是陷入到了方孝儒的疑惑之中。

不知道老四這怎麼誅十族?

歷來都只有誅九族,哪裏來的第十族?

憑空編出來的嗎?

他覺得這只是老四的氣話而已。

如此想着,沒過多久便有新的畫面浮現。

在看到了新出現的畫面后,一向很有創造力,很會發明東西的朱元璋,都覺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朱元璋會變得如此震動,原因無他。

因為這新出現的畫面里,正在砍頭。

砍頭這事,朱元璋並不稀奇。

他這邊把人剝皮萱草的都不少。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發現老四這邊,居然真的把方孝孺給誅了十族!

將方孝儒的弟子等不少人,都給砍了!

就連朱元璋這樣的人,都不由的為之驚嘆。

自己家老四,還真它娘的是個小天才。

竟然是一個連這個都能想得出來!

說誅十族就誅十族!

關鍵是這第十族,居然還它娘的有理有據的

對於這些文人們而言,師承關係好像還真的是能另算一族。

畢竟天地君親師嘛!

通過的師承關係,很多原本沒有什麼聯繫的文人,都能憑此而聯繫到一起去。

最關鍵的是,這些人還大多同氣連枝。

在很多理念上面都是一樣的。

這點兒最讓人感到可怕。

從這方面來算,他們這些理念相近的人,在親密關係上,甚至於超過了很多的親戚關係。

這個誅十族是真不錯。

朱元璋在感到震動之後,很快就決定了把這個事兒給牢牢記住。

今後自己若是遇到一些,把事情做得很過分的人時,自己這裏也不妨給他們來一個誅十族!

想想就感到解氣!

朱棣登基之後,便開始大開殺戒。

將建文一黨很多人都給解決

尤其是齊泰黃子澄這些人,更是沒放過一個。

原本隨着朱元璋的去世,而自覺去掉了身上的枷鎖,隱忍了二三十年的那些文人們。

都開始歡呼著,慶祝屬於他們時代的到來。

在瘋狂的爭權奪利,培養他們的勢力。

準備再次實現,君與士大夫共天下。

並且也在不少的地方取得了勝利。

可以說是全面的復甦。

可是現在,隨着朱棣的上位,他們這些人的美夢一下子就驚醒了。

被朱棣拎着刀一頓砍,把他們給砍了個七七八八。

那些士大夫們再次被壓制……

「朱棣!你殘暴不仁!謀朝篡位,必將為世人所不恥!

今日便是殺了我等忠臣義士,你也同樣不能掩蓋你之罪惡!

今後,你必被無數仁人義士戳脊梁骨!!」

方孝儒臨死之前,依舊在那裏大聲疾呼。

齊泰,黃子澄等不少的人,也同樣是言辭激烈。

一副朱棣砍了他們,就是罪大惡極,將會成為歷史罪人的樣子……

「砍的好!這些狗東西,一個個都該殺!」

還是老四的這傢伙,事情乾的節氣!

朱元璋看着模擬器裏面的畫面,出聲稱讚,他也是看不上這些文人。

原本的時候,朱元璋對於很多的文人還是挺尊重的。

覺得這些學問高的讀書人,有本事,能幹事。

直到朱元璋在宋濂等人的建議之下,開了一次科考。

再然後,心思就變了。

實在是科考遠上來的那些人,是真不中用。

說起四書五經,頭頭是道。

真的讓他們做實事了,卻一個比一個拉稀。

很多人嘴上說着禮儀廉恥,可實際上,背地裏做的事,比誰都臟……

但是在解氣過後,心裏又滿是擔憂,很怕朱棣也在今後干不好,把大明弄得一團糟……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大明:天天死諫,朱元璋人麻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大明:天天死諫,朱元璋人麻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8章 誅十族!朱允炆之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