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模擬梅殷未來

第189章 模擬梅殷未來

「朱允炆這個蠢貨,登基都它娘的,乾的什麼事兒?

從今之後,這朱允炆登基后,所實行的各項政令,全部廢除!」

新的畫面浮現,應天府皇城之內,武英殿裏,朱棣坐在這裏對道衍幾人出聲說道。

聲音里一樣帶着一些憤憤不平,與鄙夷。

觀看着模擬器的朱元璋,在聽到了朱棣所說的話后,微皺了一下眉頭。

覺得朱棣是不是有些武斷了。

雖然朱允炆足夠愚蠢,但這登基之後,應該也能多少弄出一些利國利民的政策。

總不能到處都是混賬嗎?

老四怎能不加以甄別,全部都給廢除呢?

這事兒,可有些不太好啊!

朱元璋本就有些擔憂,老四以往沒有被他當成皇帝培養過。

這個時候陡然登上高位,會做出一些錯誤的事情來。

這個時候聽了朱棣所說的話,心中的擔憂,頓時就變得濃郁了不少。

這老四,還真有可能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不少事兒都做不好。

可千萬別如此!

真這樣的話,自己的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可真就要被糟塌的不成樣子了!

如此想着,便聽得畫面之中,朱棣的聲音繼續響起

「你看看,這蠢貨都它娘的弄的什麼事?

讓江浙一帶的人,擔任戶部尚書,公然違背父皇命令,還減免江浙等眾多江南之地的稅賦稅。

讓他們和北方等諸多地方,繳納一樣的賦稅。

對於這些文官,也都大肆提拔。

六部尚書,全部由從二品弄成正一品……

各放眼望去,他所施行的種種政令歸結起來,都是各種的抬高文人地位,打壓武將。

父皇在世之時,拚命的壓制文官發展。

結果到了他這裏,全都給廢除了,和父皇唱對台戲!

還把北方的學校都給停了……

他這皇帝,是大明的皇帝嗎?

我看他是皇帝就是給那些江南的士紳文人當的!

就是他們的傀儡!」

朱元璋原本還很是擔憂,怕朱棣做的過於武斷。

可這個時候,在聽到了朱棣所說的話后,心情頓時就變了。

不僅不覺得朱棣把事情做的武斷了。

相反還覺得老四一股腦的,把朱允炆這個蠢貨弄的政令給廢除了才好!

這蠢貨還真它娘的愚蠢。

老四沒有白罵他!

自己在位時,為什麼要給江浙等這些江南之地,加重稅。

收的要比其餘地方高?

這是因為江浙之地,本就它娘的富庶。

給他們加上重稅,他們過的日子也要比其餘地方的人好。

稅收這東西,不像那掙錢多的人多收取,莫非還要像那些掙的人多收嗎?

江南這邊,就是錢袋子!

可現在,它娘的朱允炆這個蠢貨,上台後就把自己弄的這些政策給廢了。

讓江南的富庶之地,和其餘的貧瘠地方,繳納一樣的賦稅。

這不妥妥的蠢蛋嗎?

還有,自己在位之時,為什麼不讓將南這邊的人擔任戶部尚書?

就是因為太清楚這些人的德性了!

這些人,本身在朝廷當中勢力就很大。

而且還極善於鑽營。

江南之地,又過於富庶,戶部尚書等人,讓江南等地的人來擔任。

肯定要想方設法的為江南等地,謀取好處。

從而動了朝廷的錢袋子。

結果這蠢貨到好,自己才剛它娘的一咽氣兒,這狗東西就把自己的諸多政令都推翻了。

把自己的話當成了放屁!

弄出了這些事情來!

真它娘的過分?

還它娘的,把北面的學校也得廢除!

這一點。更是讓朱元璋氣的直罵娘。

如果朱允炆在眼前,他絕對會把他抽個皮開肉綻!

雙腿打斷,把他給廢了!

丟到鳳陽老家,讓他去那裏守皇陵去!

什麼狗東西!

不知道北方那邊,被韃子霍霍了好多年。

經濟,民生,教育等各方面,都遠遠的比不上南方。

南北之間差距很大。

南北割裂也很嚴重。

自己如今都在想方設法,拼了命的要好好減少南北之間的差距。

把這個巨大的創傷,給盡量的彌補抹平了。

本身南北之間差距就很大,結果現在朱允炆這個狗東西,竟然還它娘的廢除了北方的學校。

這它娘的,他這是在做什麼?

是嫌南北之間割裂的的不夠嚴重嗎?!

這狗東西,他這個皇帝是給誰做的?

他眼裏到底有沒有整個大明?

它娘的,他眼裏面的大明,就只是江南這一片吧?!

當真觀之不似人君!

自己在今後瞎了眼,才會把皇位給他!

這狗賊!!

朱元璋是越想越氣,在這裏罵娘!

再想想呂氏這個東西,就更氣了。

這都它娘的生的什麼兒子?!

……

「陛下,那些藩王又該怎麼辦?

新出現的畫面里,一身黑色僧衣的道衍和尚,望着朱棣出聲說道。

朱棣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來望着道衍出聲道:「道衍大師,以為如何?」

道衍直視着朱棣的目光,緩緩的吐出兩個字:「削藩。」

隨着道衍的這話說出,房間里陷入到了靜默之中,

片刻之後,道衍再次開口,打破了這沉默。

「藩王確實是一大隱患,您和朱允炆之間,可是親叔侄。

在之前,從來沒有過任何的造反的意思。

即便是這樣,又能如何?

朱允炆當上皇帝后,還是要對您們開刀。

血緣關係,一樣也抵不過權力之爭。

這個事兒若不解決,今後大明還會因此而產生戰亂。

這件事兒,不可不防。

陛下您剛吃過這方面的虧,可不能不吸取教訓。」

道衍在朱棣這邊說話的時候,還是挺直接的。

該說什麼就說什麼,沒有那麼多的彎彎繞。

這也是他們兩個人交談的方式

「真的削藩,又該如何削?

朱允炆削藩,惹的天怒人怨。

我活不下去,起兵造了他的反。

如今咱們這裏再削藩,會不會也鬧出諸多亂子來?

如今大明剛趨於安定,我不想再起兵戈!」

道衍聞言出聲道:「削藩這事,藩王們肯定不會樂意。

但並不能因為他們不樂意,就不動手削藩。

此時不削藩,今後問題就會更加嚴重。

此事不能拖,只能動手去做。

做的越早越好!

如今陛下征戰剛結束,威名赫赫,手下多能征善戰之士。

諸多藩王,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和您急眼跳腳。

乃削藩的最佳時機。

再說,陛下您這邊就算是削藩,也肯定不會如同朱允炆那般,往死里削。

陛下您也說了,您這邊奉天靖難,最為根本的原因不是削藩,而是朱允炆在削藩之時,完全不給你們活路。

既如此,那接下來進行削藩之時,給那些藩王們一些活路,也就是了。

不把事情做得太絕。

宋太祖當年杯酒釋兵權,令手下的那些將軍們,在今後廣置田產,過富足的生活,當富家翁。

陛下您這裏倒是可以學上一學。

在對他們削藩,收回藩王三護衛時,可以多給他們一些錢糧,提高藩王宗室待遇。

再加上陛下您的天威在,這些藩王縱然心中有些不滿,但對於這事兒,也只能是捏著鼻子的人了。

當然,在做這些事情之前,陛下您這邊,可以先一步的做出一些事情來。

把朱允炆那邊胡亂行事,無端削去的藩王們,給重新恢復王位。

先施恩於他們。

除此之外,還可以把一些處在重要位置的藩王內遷。

不讓在其駐守邊疆……」

道衍和尚侃侃而談,將他所想的、關於削藩之事,一一說與了朱棣聽。

朱棣聽了一陣后,點了點頭道:

「道衍大師所言極是,就按照道衍大師所說的來。

確實要削藩啊!

不削藩,今後真的還要鬧亂子來。

這些宗室們,罵我就罵吧。

我多擔當一些罵名,總是要比大明在今後,又因為藩王之事鬧出亂子,讓無數的百姓跟着遭受劫難來的好。」

道衍聞言,宣了一聲佛號。

說天下蒼生,定然會感念陛下之仁德!

「呸,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無非就是自己以藩王之身造反開了一個壞頭,擔心別人也有樣學樣。

也在今後造你的反,讓你或者你的子孫後代坐不穩江山。

才要削藩的!

這個時候。在這裏鬼扯什麼?」

朱元璋還是一如既往的嘴毒。

看着那畫面出聲,憤憤的罵道。

但是罵歸罵,卻也知道這件事是老四登基之後,必須要考慮的事兒。

藩王執掌大權,到底靠不靠譜。

從老四造反的事上,已經能看出結果了。

既然這樣,那老四這個,以藩王之身造反成功的人,肯定是要考慮這方面的。

平心而論,老四這邊做出來的削藩舉措,其實還確實是挺不錯。

真按照他們所想的這些,進行削藩,肯定不會鬧得如同朱允炆那般雞飛狗跳。

弄得天下皆反。

如此想着,他看向了畫面之中,那個穿着一身黑色僧衣,長著一雙三角眼的胖大和尚。

將這和尚的容貌,給深深的記在了心裏。

這它娘的,你說你一個和尚,不好好的吃齋念佛,在這裏瞎摻和什麼?

還別說,這個胖和尚還是挺有見識的,很多事情都是他謀划的。

老四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胖和尚在裏面出力不小。

只是……這胖和尚如今都已經輔佐老四取得了江山。

怎麼還一副僧人打扮,沒有還俗的樣子?

他不還俗,今後這官可不好做呀啊!

如此想着,朱元璋又搖搖頭,覺得自己的擔心是有些多餘的。

只怕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和尚就會還俗。

就算是不還俗,依照他立下的功勞,也很有可能會令的老四給他開特例。

讓他以和尚的身份,擔任要職,在朝中做事。

這等事肯定是會發生的。

這傢伙辛辛苦苦的造反,所為何事?

為的肯定就是高官厚祿。

要不然怎麼能為老四這般拚命?

依照朱元璋的眼光,去看老四和這個和尚商議出來的削藩之策,都覺得挺靠譜。

朱允炆做不成的事,還真的能讓他給做成了。

只是……如此想着,朱元璋的面色忽然間就變了變了。

因為他突然間想起了一個事情,那就是之前,梅殷這個混賬東西對自己進行死諫宗室供養制度,給自己算的那個賬。

尤其是畫格子進行擺米,真它娘的令人印象深刻。

自己定下的宗室供養制度,在今後必然會吸干朝廷的血。

成為朝廷最大的負擔!

結果現在,老四這邊為了能夠成功的削藩,不讓那些藩王們有太大的意見。

還決定在自己所定的基礎之上,再加錢。

這這它娘的,到了今後,每年要給這些藩王們多少錢呢?

真這麼下去的話,梅殷這混賬東西,當初與自己所說的那些,豈不是真的就要成真了?

那種可怕的情景,真的就要出現?!

朱元璋心中着急,憂心忡忡,有心想要給老四說上一聲,讓他別犯這個蠢病。

千萬別這麼做。

可是……這也只是他通過模擬器這個神奇的東西,看到的未來一角。

他能看到那邊,那邊的人卻看不到這裏。

也只能是干著急。

這老四,還有這個禿驢道衍,看起來都是一副精明至極的樣子。

可卻連這裏面的,這個大坑都看不到?

和自己比差遠了!

朱元璋帶着一些着急,又有一些優越感,鄙夷他家老四和道衍和尚。

當這樣的想法升起了之後,朱元璋很快就意識到了一個方面的問題,人變得有些遲疑起來。

那就是,他這邊在被梅殷這個混賬東西,死諫之後,充分的認識到了宗室供養的巨大危害。

並且已經下定決心,在今後必然要對這個事兒動刀。

在他還當着皇帝的時候,就將之給解決了。

這怎麼現在……通過觀看老四的未來,發現這藩王制度怎麼還存在?

並且還鬧出這麼大的亂子

以至於需要老四這邊接着削藩。

並通過增加藩王的辦法,來讓那些被削藩的藩王們閉嘴。

接受削藩。

這是自己因為什麼特殊原因,在今後沒有動手解決宗室供養問題,以及藩王問題?

還是說自己後面做了,卻沒有起到什麼太大的效果。

不應該是這樣啊!

自從在梅殷那裏得知了這些事情后,自己就一直為這個事兒而擔憂。

那在今後,肯定會將之解決的,不會坐視不管。

既然自己會解決,那怎麼又會有現在的這種事情發生?

朱元璋一時間,腦瓜子都是嗡嗡的。

覺得整個人的思緒都亂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怎麼好端端的,就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越想越是摸不著頭腦。

還是說現在模擬的未來,是自己沒有做出改變之前的未來?

朱元璋如此想着,就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還真就是這樣!

畢竟若是所模擬出來的未來,是自己改變之後的未來,朱允炆這傢伙,都不可能稱帝!

自己去世之後,那當上皇帝的不是標兒,就是雄英!

自己絕對的能通過一些辦法,改變標兒和雄英的命運。

如此想了一陣兒后,朱元璋並不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了。

開始接着看模擬器上的畫面。

「混賬!狗屁不通!

殘民之賊!」

畫面還未變得清晰,就已經聽到朱棣的咆哮聲響了起來。

朱元璋愣了一下,老四這傢伙,怎麼這個時候發這麼大的火?

如此想着,畫面已經變得清晰。

只見一身龍袍的朱棣,坐在龍椅之上,手裏面拿着一個奏章,大發雷霆。

「朕說了,北面諸多百姓,因為戰爭,拋家舍業被迫成為流民。

來到山林水澤等地方,隱蔽過日子。

如今戰爭已經結束,急需恢復戰爭創傷,令我大明趕緊煥發生機。

那些流民,並非本意要成為流民。

朕要鼓勵他們,趕緊回到原來的地方,去耕種土地。

官府要給他們種子耕牛等農具,還給他們免稅。

可你這狗入的東西,上的什麼奏章?

竟讓咱這邊,將這些的流民歷年以來所欠的、應繳納的稅,全部都給追繳回來。

你是何居心?

你是想要讓這天下變得大亂?想要這些百姓的命嗎?!

你這不是要把人往死里逼?

是嫌得百姓不夠困苦?

朕可去你娘的!」

朱棣出聲大罵!

聲音落下后,手中拿着的奏章,猛的被他摔了出去!

正中站在他面前,面色蒼白,但還想要說些什麼的官員面門。

直接將此人砸了個眼冒金星,鼻血長流!

「陛下,臣……沒這個心思!

臣也是為我大明着想!

大明如今百廢待興,各方面都需要錢。

再這麼下去,朝廷稅收將無以為繼……」

「住口!!

既然你這樣憂國憂民,擔心朝廷稅收不夠,那你就做個表率,先把你家給抄了!

看看你家裏有多少錢!」

朱棣一聲令下,頓時就有如狼似虎的甲士,將這官員給當朝拿下。

拉了出去。

剛才還想要再說些什麼的話,據理力爭,顯示自己氣節的這人,頓時面色蒼白,整個人都慫了。

連忙出聲求饒。

說他之前都是胡言亂語。

但朱棣又哪裏會理會他?

只管讓人將其給拉下去,進行處置。

「還有哪個覺得那些流民,接受官府號召,出山為民之後,應該徵收往年賦稅的?」

朱棣坐在龍椅之上,雙手按在面前的御案上,身子前傾。

望着滿朝的文武,出聲詢問。

再沒有一個人,敢在這一個事情上多言。

紛紛表示朱棣這事做得好,心裏有百姓……

畫面緩緩消失,朱元璋面上露出笑容。

「好!它娘的!就該這麼做!真痛快!

就該如此處置!

讓它娘的一個個站着說話不腰疼!

嘴上說着為大明,心裏面一個個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盤,殘害百姓!

損害大明利益!」

老四這手玩的漂亮!

對於這等人,就不能客氣,該殺就殺,該埋就埋。

抄家不行,還應該誅九族!!

原本朱元璋對於朱棣當上皇帝,還滿是擔憂,怕朱棣做不好。

但是現在,在看了老四的表現之後,朱元璋心中的擔憂卻逐漸的放下了。

老四這傢伙,比自己想像的要更加的優秀。

雖然是被自己當藩王來培養的,但是皇帝也做得非常的合格。

把大明的江山交到他手裏,自己很放心!

老四這傢伙,造反造的好啊!

還好是他造了反,奪了朱允炆這個蠢貨的皇位!

若不然,讓這個蠢貨繼續下去,早晚有一天,會把大明給糟蹋的不成樣子!

到了這個時候,朱元璋對於朱棣造反登基的事,態度上面已經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不再是提起來,就怒火直奔天靈蓋兒而去的樣子。

反而覺得,老四造反造的好。

再想想自己,剛看到老四造反的時候,把老四給喊過來狠抽抽了一頓的事情,朱元璋都覺得有些後悔了。

覺得自己不該那麼衝動,沒看前因後果,就把老四給喊來抽了這麼一頓。

這一頓打,老四挨的是挺冤枉的。

就說嘛,自己如此英明神武。生的兒子咋可能不行?

自己選定的朱允炆這個繼承人不行,那是標兒的事。

誰知道朱允炆這個混賬東西,標兒和呂氏那個蠢貨,是怎麼生出來的?

還得是自己的兒子爭氣!

看看!老四這傢伙,只是自己當成大將培養的,從來都沒有往皇帝這上面去培養。

結果老四的傢伙,當上皇帝后都乾的這般優秀。

從這一方面,就足可以看出自己在教兒子上面,能力有多強。

能看出來,自己的兒子都有多優秀!

這也就是標兒去世的早,不然若是讓標兒這個自己精心培養的皇帝種子當了皇帝,那做的肯定要比老四更加的優秀!

朱元璋又一次臭屁上了。

如此想着,畫面又一次發生了變化。

只見朱棣一身龍袍,坐在那裏。面露沉思之色。

一看就是遇到了一些,難以抉擇的難題。

他坐在那裏,陰沉着臉,一言不發。

如此過了好一陣兒后,長嘆了一口氣。

「把朱允熥這侄子的吳王王位,給廢了吧。

改其王位為廣澤王。」

他說着,停頓了一下,似乎在下定什麼決心似的。

片刻后開口道:「讓朱允熞和他一起,到鳳陽老家去守祖陵吧!」

「朱允熙怎麼辦?」

大皇子朱高熾出聲詢問。

這個時候,朱高熾已經從北平來到了應天府城。

朱棣猶豫了一會兒開口道:「就讓他和呂氏留下,讓他二人守東陵吧!

大哥的陵寢,也需要有後人駐守。

時常掃墓。

他年紀小,就不讓他去鳳陽那邊了,留在我大哥陵寢這裏好了。」

說完之後,朱棣嘆了口氣。擺了擺手。

顯得很是疲憊。

「去吧,就這樣安排吧……」

朱高熾聞言,躬身領命而走。

只留下朱棣,背負着雙手,背對着門,看着面前的牆壁,久久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朱元璋也不由得嘆了口氣,心情同樣也變得有些沉重了。

很多事情,處置起來其實很簡單,按照規矩來,該怎麼來就怎麼來。

可是,一旦在裏面摻雜了親情,那很多簡單的事,都會變得複雜。

處置起來讓人糾結。

似乎不管怎麼做,都是錯的。

總是不完美。

但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老四能夠做到這一步,還算挺不錯。

畢竟別管怎麼說,他都是屬於把江山,從標兒的這一支給奪走了。

肯定要防著今後會有什麼人,藉助標兒兒子的名義,來進行造反。

標兒這幾個兒子,想要逍遙的過日子,根本不可能。

不過目前的這個局面,倒也還算能夠讓人接受。

能讓老四消除一些擔憂,和一些危險。

免得大明今後,再因此而出現什麼波瀾。

同時,也算是給了標兒的這些孩子們,一個不錯的生活。

沒有趕盡殺絕……

朱元璋如此想着,很快便又有新的畫面浮現出來……

「……二妹,你給二妹夫去封信,讓他回來吧。

別帶兵在那裏堅持了。

如今一切事情塵埃已定,他再堅持又有什麼意義?

再說朱允炆登基之後,都做了什麼事,二妹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把咱父皇弄的大好河山,糟蹋的不成樣子了。

這樣的人,真不值得為他賣命!」

朱棣在那裏和寧國公主說着話,進行勸解。

朱元璋看到了這一幕後,才忽地驚覺,原來梅殷這個混賬東西,竟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投降。

還帶兵在淮安那邊駐守!

梅殷這個混賬東西,真夠可以的!

都到了這一步,竟然還沒和老四妥協。

這混賬做事,當真令人意想不到!

如果不是通過觀看老四的未來,看到梅殷人生。

他是真沒想到,梅殷在這大是大非上面,沒有一點含糊,竟如此的有堅持!

「陛下……這事兒只怕有些不太好做,夫君他性格執拗。

況且也是父皇臨終之時,給他的交代,說讓他輔佐允炆。

他這是在執行父皇的命令。

想要讓他改變,只怕不太容易。」

寧國公主出聲說道。

朱元璋在聽到了自己家的女兒所說的話后,心頭又是不由得跳了跳。

竟是自己給梅殷這混賬,下達了這樣的命令,做出了這樣的交代?

他這般堅持,並不是因為朱允炆有多好,而是因為自己臨終前對他的囑託?

這……

朱元璋的心情,變得更加的不平靜了。

這個混賬,平時的看到自己就逮著自己死諫。

把自己氣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十分不尊重自己這個老丈人。

哪能想到,在關鍵時刻,面對大是大非時,這混賬竟能把自己的話,給牢牢的記在心裏。

如今老四已經取得了天下,坐穩了皇位,登基稱帝。

多少在此之前,進行抗爭的人,都已經不再做鬥爭,認同了老四這個皇帝。

梅殷這個混賬東西,還在那裏堅持。

僅僅只是因為自己對他的囑託……

朱元璋心潮起伏,梅殷這混賬,竟然比許許多多的人都要更加的好!

當下朱元璋就決定,自己接下來要抽空到雙水村那邊,去見見梅殷這個混賬東西。

今後再面對這混賬時,自己的態度,或許也可以發生一些轉變……

畫面之中,聽到寧國公主稱呼自己為陛下,朱棣的眼中當中,閃過了一抹複雜的神色。

「二妹。」

他出聲喊道。

「你還是給他去封信吧。

別讓二妹夫繼續這樣做了。

不然會鬧的很難看,對誰都不好。

咱們是正兒八經的親戚,一家人。」

聽了朱棣如此說,好一會兒,寧國公主才答應,去封信試一試……

朱元璋都有被梅殷給感動到。

同時也開始為梅殷而擔憂。

並想着,若是可能的話,梅殷還是別在那裏拗了,順從了老四比較好。

反正天下都已經這樣了,再說老四這傢伙當皇帝,乾的還是挺不錯的。

在朱元璋如此想着的時候,模擬器上畫面消失,新的畫面浮現。

這一次,則是在了應天府之外。

朱棣身穿一身龍袍,在這裏迎接人。

依照老四現在的地位,能讓他親自迎接的人可是不多。

如此等待片刻,遠處便有人出現。

為首一人,騎在馬上,身披鎧甲,看上去很有威儀。

雖然人已經到了中年,但還是很帥。

朱元璋一眼就認出來了。

對這張臉,他的印象再深刻不過。

正是梅殷這個混賬東西!

見到梅殷,朱元璋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梅殷這混賬東西,也沒有那麼死腦筋。

這樣如此就好!

自己不必再為他今後多擔憂!

朱棣立刻向前迎接,見到梅殷后,還率先開口和梅殷說話。

「二妹夫辛苦了。」

朱元璋見到這一幕後,心裏還挺高興。

別管老四和梅殷這個混賬,兩個人之間都鬧出了什麼不愉快。

但終究都是因為公事。

他二人的私交,還是蠻可以的。

有了這次的事,二人便可冰釋前嫌。

結果在此時,卻聽到梅殷不冷不淡的開口道:「沒有立下什麼功勞,只有慚愧……」

朱棣的面色變了變。

氣氛顯得有些冷……

朱元璋的心,也隨之抽在了一起。

梅殷這混賬東西,還是這個臭脾氣!

咋能這麼說話呢?

真以為老四這傢伙的脾氣,也和自己一樣,能容忍他那麼多嗎?

畫面緩緩消失,下一刻便有新的畫面浮現。

這一次並非是在紫禁城內,而是在一處禪房之中。

朱棣一身龍袍,對面盤坐着一個胖大和尚。

這個時候,這和尚身穿一身黑色僧衣,看起來倒是顯得有些慈眉善目。

「道衍大師,你覺得到底立誰為太子比較好?」

朱棣道衍和尚,微垂的眼帘張開,望向了朱棣,開口道:

「大皇子為人敦厚,又是燕王世子,這是高皇帝親自定下的。

他為陛下嫡長子,按說這太子之位,非他莫屬。

偏偏二皇子為人英勇善戰,在很多事情上,最像陛下。

陛下當初還曾說過,世子多疾,汝當勉勵之。

我看這話,二皇子是當了真。

如今二皇子和大皇子兩方,身邊都各自有着不少的人,在爭這太子之位。

大皇子身邊多為文臣,二皇子身邊多為軍中武將。

在這上面來看,也是個勢均力敵。

這事兒不好選。

但老和尚覺得,還是立長比較好……」

畫面之中,朱棣聽了道衍的回答,並沒有開口說話。

只是站在那裏背負着手,看着供在那裏的、一個小型佛像,定定的出神,不知道心中具體如何想……

朱元璋對於道衍所說的話,很是認同。

覺得不管怎麼說,還是立嫡長子最好。

而且從之前所看到的畫面中,能看得出來這朱高熾,並非是個無能的人。

為人也是挺有手腕的,還是嫡長子。

但是朱元璋再想一想,因為生朱高熾時,導致妙雲這丫頭難產。

老四打小就對其看着不順眼。

以及二皇子朱高煦這傢伙的英武善戰,在靖難中,數次給老四解圍。

再加上老四對他說的,世子多疾,汝當勉勵之這話。

以及老四這個時候的態度。

究竟是他們兩個誰當太子,朱元璋也有些拿捏不準了。

當然,比起這個,朱元璋這個時候,更為擔憂的還是梅殷這個混賬,在今後會被老四如何對待?

可別……真被老四給弄沒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大明:天天死諫,朱元璋人麻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大明:天天死諫,朱元璋人麻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章 模擬梅殷未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