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瓊華—我也想去趟西關

第440章 瓊華—我也想去趟西關

慕長離覺得他多少有點兒毛病。

「我為什麼要吃醋?咱倆一個互相利用的婚姻,我犯得着吃醋么!」

蕭雲州按按額角,頭疼。

「沒有。」他說,「師父沒有什麼話留下。

因為他是死在戰場上的,我沒跟着一起去,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着,哪能有什麼話。

後來教導瓊華,一來因為她是師父的女兒,二來是她的確在武學上有天賦。

但其實我能教她的也不多,我只大她四歲,師父沒的時候我也還是個孩子。

再加上我得管着整個西關大營,將士們見我是個小孩子,有一半都是不服我的。

我只能不斷地提升自己,打出一場一場的勝仗,用實績說服他們,在西關站住腳。

所以真正帶瓊華更多的,是軍中那些上了年紀的將領們。

西關來信說,我走之後,瓊華就徹底從將軍府搬了出來,住到了大營。

有幾次仗都是她領兵打的,打的非常漂亮。」

他說到這裏停了下來,慕長離問:「完了?」

「嗯,完了。」

慕長離有些失望,「也沒什麼意思。我還以為你回京這麼久,西關那邊會有很多事情。

但是聽起來平平常常,說明邊關還算穩定。」

「最好能一直穩定。」蕭雲州說,「西關穩定,我就能在京城多留些年月。

一旦西關異動,我立即就得回去。」

她往前探了探身子,「能領兵打仗的女將軍,一定英姿颯爽,很帥吧?」

蕭雲州認真作答:「確實。」

「那我也能。」慕長離開始琢磨起來,「要不抽時間去一趟西關?」

「我很樂意回去,但京里怎麼辦?似乎不是說走就能走得了的。」

「倒也是。」慕長離嘆氣,「這鳳歌城也不知道捅了什麼鬼窩,破事兒一件接一件,煩!」

今天的早膳吃的是土豆泥。

慕長離給提供的吃法。

她還教芙蓉做了帶肉沫的鹵子,拌在土豆里,主食副食一塊兒解決了。

蕭雲州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吃法,再一次感嘆,跟着慕長離是真長見識。

他走之後,鍾齊給芙蓉送了一些大骨頭過來,「今早上新剁的,特別新鮮。

你看這些夠嗎?不夠明兒我再讓賣肉的留。」

芙蓉說:「夠了夠了。主要是想做洋芋泥的鹵子,王妃說用骨頭熬出來的湯更香。」

鍾齊讓她給說饞了,芙蓉馬上又道:「等做好了,晚上給公公盛一大碗。」

慕長離覺得芙蓉這個丫鬟的可塑性是真挺強,干一行愛一行。

跟着破案可以,寫卷宗也行,做飯更行。

如今小果子也能給她打個下手,切菜都能切得很快了,有天分。

芸香熱衷於造景,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她開始研究王府里能添哪些植物。

昨兒聽說想在府里開片菜地,得到了鍾齊的認可。

慕長離也懶得管,這些人留在她身邊,她也沒指望自己能受到多少照顧,主要就是給大家都找個事做。

人啊!還是得動起來才顯得有價值,才能快樂。

當然,動起來的前提是銀子得給夠,要不然還是躺着更舒服。

接近晌午時,孟婉如來了。

慕長離一看這個時辰,就問她:「你是來蹭飯的嗎?」

孟婉如想了想:「你要是能留我一頓飯,也不是不行。」

慕長離還能說什麼,只能告訴芙蓉午膳多備一個人的份兒。

孟婉如坐下之後,從丫鬟提着的小籃子裏拿出個繃子,又拿出針線,開始繡花。

慕長離懂了——「合著你原本也沒打算坐坐就走!這是帶着活兒來的。」

孟婉如說:「這很正常,一邊說話一邊綉幾下花樣,這是女子之間相處最常見的。

要不然我們坐着干嘮,那也沒意思不是。」

慕長離覺得她說得對,可惜她不會繡花,所以有意思的還是孟婉如,她依然沒意思。

「那你準備跟我嘮點兒什麼?」

「嘮之前的事兒唄!」孟婉如說,「沈玫跟謝文遠的婚事定下了。」

「謝家同意了?」

「嗯。謝家原本也不是對沈玫這個人有意見,他們只是對沈家有意見。

如今沈玫的爹娘都死了,謝家就沒什麼理由再拒絕她進門。

何況他們家兒子也老大不小的,再蹉跎下去也不太好。所以就同意了。」

慕長離「嘖嘖」兩聲,「行吧!緣分到了,肯定是要走到一起的。」

「你不看好?」孟婉如問她,「我聽你這意思,是覺得謝文遠不行?」

「倒也不是不行,事實上我也不知道他行不行。畢竟一個跟我無關的男人,行不行的也不應該來問我。」

「你這……」孟婉如都無語了,「雖說成了婚的女人是沒有多少忌諱,但你這話說的未免也太直白了。得虧屋裏沒有外人,不然又要說你。」

「怎麼,我說的有錯嗎?確實不應該問我啊!」

「我問的是他人品行不行!」

「我說的也是人品行不行啊!你想哪去了?」

孟婉如:「……」合著是她想多了是吧!

「我就是覺得當初還沈玫一堆東西這事兒,辦得不漂亮。」慕長離說出自己的看法,「這不是一個成熟男人的表現,也側面說明他對沈玫並不了解,也不信任。

不過這年月,多數人成婚之前都沒見過對方,所以了不了解的,可能不了解才是常態。」

孟婉如嘆氣,「是啊!不了解才是常態。或許真的了解太多,婚事就更難成了。

不過我覺得他們能成也挺好的,畢竟這麼多年了,互相都喜歡對方。

另外把沈玫嫁出去,也是我母親和嫂嫂的意思。

總不能一直住在孟家。

就是姨父姨母還在大喪期間,不好大肆操辦。

所以謝家跟我們家商量,婚事一切從簡,兩家人在一起吃頓飯就算辦過了。

我爹娘都表示理解,畢竟剛辦完喪事,再操辦喜事是不好的。」

她說到這裏,停下手中針線,看了慕長離一眼,「長離,當初狐妖的事,你給了我鐲子,應該是提前有察覺了吧?那為何沈瑜的事你沒有察覺出來呢?

是那鏡子中的妖怪,比狐妖還厲害嗎?」

「那倒不是。」慕長離接過芙蓉遞來的水果,邊吃邊說,「狐妖是妖,但沈瑜鏡中那位可不是妖,更不是鬼。

事實上她就是沈瑜本人,是沈瑜的心魔所化,將她整個人一分為二。

既沒有妖氣,也沒有鬼氣,所以很難讓人發覺。

你可以這樣理解,她跟沈瑜其實是一個人,但一個人分裂出兩種性格,每一種性格又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再加上鏡子這個媒介,這樣就看起來像是有兩個人。」

孟婉如似懂非懂,「可是那個鏡子裏的沈瑜,她會殺人的手段。這也不算妖嗎?」

「不算。」慕長離搖搖頭,「你可以稱之為妖,但她身上沒有妖氣。

那所謂的殺人的手段,是心魔具象化之後,與生俱來的一些小手段。

對付凡人確實沒有問題,但也沒強大到能致人於死的地步。

之所以沈家夫婦死了,是因為他們的命數本來就到了頭。

之所以沈玫還活着,是因為沈玫的陽壽還沒過完。」

「合著一切都是巧合。那這種鏡子裏照出來的心魔,是人人都會照出來嗎?」

「倒也不是。要真是人人都照得出來,這陽世早就亂了。」

慕長離搖著頭說,「只能說沈瑜趕上了,類似於機緣,她碰巧趕上了。

不過……」她說到這裏頓了頓,提醒孟婉如,「不過沈家的事,我總感覺還沒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詭醫嫡女超凶,九州煞神都跪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詭醫嫡女超凶,九州煞神都跪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 瓊華—我也想去趟西關

%